02:38 pm - Thursday 15 November 2018

那些不配當台灣「國民」的孩子們‧‧‧◎黃創夏

週日 2014年06月15日, 5: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1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2年國教會考登場 家長憂當白老鼠
文/黃創夏
前言:偏鄉的孩子們持續被剝奪,在政府「偉大德政」的「十二年國教」之下,「加分」取消、「母語認證」沒有用,連「推徵」、「保送」和「薦送」都取消,最用功的學生,和都市與平地那些「天之驕子」一比,望塵莫及,命定「考不到」公立的高中職工學校。
===【顯微鏡】===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真的一輩子只能去打洞?

有一群孩子,他們臉龐同樣稚嫩、笑容不但青春還天真。他們的皮膚卻早就不再白皙、眼神也不見清澈,永遠都有著那麼一點點兒的滄桑與茫然。

政府偉大的「德政」,十二年「國民」教育的會考成績出爐後,他們眼中的茫然更濃了。

他們更質疑,教育部長蔣偉寧輕描淡寫的一句「不好意思」就能改變他們被犧牲的宿命?

他們更無助與無奈,難道一生註定永遠不可能靠教育翻身,無法享受同齡孩子相同教育資源與關愛的「國民同等待遇」?

阿傑,是一個偏鄉的孩子,早熟的他被同學戲稱是「低調的男人」,很穩重也想讀書,我曾經送他一本書,他如獲至寶,一讀再讀,書頁都翻爛了。

國中三年,他除了幫父母下田之外,有時間就讀書,三年都是全校第一名,他希望自己能考上公立高中或高工,減輕父母的負擔,也讓自己有機會改變貧窮。

會考成績出來了,他還是全校第一名,「五B」成績卻讓他不但讀不到公立高中,連公立的高工、高職都排不到,私校一學期好幾萬元的學雜費,是他父母一整年的收入,何去何從?他茫然了。

小玲,家住台21線往玉山深山的路上,她也是全國中第一名,從不和同學嬉鬧,學校考試每一次都是平均90分以上,她也只有「五B」,三年勤勞的代價,和那些嬉鬧孩子沒兩樣,她也一樣讀不到公立的高中、高職。

讀私校?她眼中只看到父母的愁眉苦臉。

不是「國民教育」嗎?

他們問我:「為什麼我們沒辦法讀公立學校,受到國家的照顧?」

我無言,看著稚嫩的臉龐、茫然的眼神,我只能擁抱著他們說:「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和考驗」。

這些年,我常常和偏鄉的許多孩子互動,也常常抽空教她們一些功課,我和他們一樣,越來越茫然。

他們在教育資源的欠缺下,這種「考不上」公立的高中與高工和高職的宿命,變本加厲!

過去,他們校園裡的「合格教師」不到二分之一,甚至少於三分之一,立足點就被虧待,就是不公平競爭的宿命。因為連監察院都說有「五千六百個老師被濫權徵調」,到平地去「支援」各種行政工作。

中央、縣市教育主管機關借調轄屬學校的正式教師協助辦公的情形嚴重,監察院調查發現,在十年內就有五千六百名教師被借調,有人還被借調了二十五年,嚴重影響學生受教權益。

荒謬的是,合格的教師都被借調了,偏鄉校園裡面因此有了教師荒,老師都不夠了,學生無法獲得完整教育。

台灣的教育單位,不會因此讓被借調的老師歸建校園辦教育,卻是又再推出「二六八八專案教師」計畫,寧願苦孩子、窮教育,也不願意讓公務員這些「官」多承擔一點

何謂「二六八八專案」?

就是全台灣的中小學校園內,因教師不足課程量達到二六八八名,這樣的缺額,無法補缺(因被借調的老師還要占缺),也不願擴大「代理老師」(因為學校要多負擔預算),所以就擴大了「代課老師」。

代課老師沒有保障,年資無法累積,人浮於事,學生受教權很不穩定,學生的教育更沒有保障。

因為「二六八八專案」缺師荒太嚴重,沒有教師證、沒有修過教育學程、甚至連大學都沒讀過,只有高中學歷(不論是什麼樣的高中),都有機會可以在「二六八八」專案中去「作育英才」!

五千六百名合格之老師不去教育孩子,卻變成公務員「借調」去專搞「行政」,放任孩子的教育用「二六八八」專案而受傷害,這樣的荒謬就是會發生在今日之台灣。

偏鄉的孩子們持續被剝奪,在政府「偉大德政」的「十二年國教」之下,「加分」取消、「母語認證」沒有用,連「推徵」、「保送」和「薦送」都取消,最用功的學生,和都市與平地那些「天之驕子」一比,望塵莫及,命定「考不到」公立的高中職工學校。

然後,在「十二年國教」中,那些「龍、鳳」和根本忘記教育本質應是「有教無類」的明星學校們吵吵鬧鬧,一抗爭,教育部又妥協,整套制度變的更複雜,更犧牲偏鄉的那些原本就被國家忽視的學子們。

只有明星學校的「龍、鳳」才配當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那些偏鄉孩子果然只是「老鼠」?而且還是根本不被當人看的「白老鼠」,是死是活,這個國家不關心!

還有心教育這些「台灣原來的主人」的老師,沒機會抗爭,他們只能找出最好的辦法就是請山上那些六、七十歲的阿公阿嬤再拚三年,借錢背債讓孩子混一個私立的高職或高工,拿到高中畢業證書後,「更不要去幻想大學是什麼?」

他們的宿命,男孩,大多數還是困守偏鄉複製貧窮。

好一點的,就去考個警察學校,當當保警,譬如現在「保五」、「保六」,好多好多人都是來自南台灣的魯凱、排灣,還有玉山和大霸之間的布農與泰雅;將來還會更多。

女孩,不是早早嫁了,重複父母宿命,一輩子困在田裡,就是在都市邊緣的民宿飯店當雜工,猶如風中飄萍,她們永遠不敢想像可以因教育而翻身!

這就是「十二年『國民』教育」嗎?

難道,真的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真的一輩子只能去打洞?永遠會有一群當不了「國民」的孩子們‧‧‧

懂了嗎?十二年「國民」教育,就是這麼一個「種姓制度」的深化,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永遠只配去打洞!

偏鄉一再被犧牲,在馬英九集團主導的「十二年國教」中,「龍、鳳至上」的主體思想中,理所當然,偏鄉的孩子終究只是「野孩子」?國家本來就不把他們當成是「國民」!

2014/06/12 18:08:00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17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