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6 am - Thursday 09 February 2023

台大醫學院院慶 日本學者小田滋話說重頭◎洪有錫

週二 2003年04月22日, 8:1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洪有錫
2003/04/22 第369期 新台灣週刊

在陳定信等的陪同下,小田滋和夫人參觀展示人文歷史的二號館。手拿《台灣醫學五十年》原著和南瀛會誌的小田滋,仔細觀看展覽內容。台大醫學院二號館,分為常設展和半年更換一次的循環展,來到常設展的堀內、小田家族三代合家照片前,小田滋腳步停止了!

四月十二日,台灣大學醫學院舉辦一百零六年院慶典禮,應邀參加典禮的貴賓中,包括和台灣淵源頗深的小田滋,他是前國際裁判所法官、日本東北大學榮譽教授。

小田滋教授,一九二四年出身於北海道札幌市。第一次來台,是因父親小田俊郎在北海道大學醫學院教授(之後歷經台北醫專教授後,擔任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院第一內科教授和院長)留學德國期間,母親堀內澪子帶著哥哥小田稔(故前東京大學校長)和小田滋教授來台依親。當時印象最深刻的,是植物園和擔任台北醫專校長的外公堀內次雄。

堀內次雄教授,是日治時期台灣醫界的靈魂。從一八九五年日本開始統治台灣,一直到戰後留用二年的一九四七年的半世紀,都是擔任台灣醫療、衛生工作和醫學教育的主軸人物。

◆醫療衛生的開拓者

繼山口秀高和高木友枝之後,堀內次雄擔任二十幾年的台北醫專校長〔台北帝大(現台灣大學醫學院)的前身〕,桃李滿天下。近年來,台灣醫學史研究顯示,後藤新平是日治時期台灣統治藍圖的定基者;醫療衛生方面,山口秀高、高木友枝和堀內次雄是實踐者,而且以堀內次雄最長久。

雖然堀內次雄是日本統治者的高官,卻深受台灣人醫學生的敬愛,甚至被邀參加日治時期台灣人自治政治活動最高潮的台灣民眾黨的建黨典禮。從台大醫院內現有的身掛勳章的堀內次雄照片來看,可窺知他威中帶柔的家長形象。

堀內次雄的長女堀內澪子長於台灣,畢業台北第一高女(現北一女)。一直到和小田俊郎結婚遠赴札幌市前,居住台北。札幌市期間,她在台北第一高女同窗會誌創立廿五年紀念號上,描述對台灣思鄉心切,令人動容。小田俊郎的台灣赴任,紓解了她的鄉愁,同時也開啟第二、三代堀內、小田家族和台灣的密切關係。

◆致力發行醫學專刊

現在代表我國醫學雜誌的《台灣醫學會會誌》的前身,是《台灣醫事雜誌》,這兩本雜誌,歷經日治時期五十年和戰後的五十幾年。特別是前者,在一九○二年創刊,是台灣唯一發刊一百年以上的學術雜誌。堀內次雄和小田俊郎都專攻內科,除了在該誌刊登肺結核等論文外,日治時期也致力於發行兩個雜誌,功不可沒。

戰後,小田俊郎和台北帝大的同事、外科的澤田平三郎、內科的石井潔、生理科的細谷雄三等,聯袂參與大阪市立大學醫學院的創立。小田俊郎接受台灣醫界的長老、當時高雄醫學院長杜聰明的邀請,一九六○年曾再訪台灣。當時杜聰明以漢詩「醫育兩世在蓬萊、講學重遊舊意回、時代變遷風景異、桃花喜見滿山開」,感謝堀內與小田兩人對台灣醫界的貢獻。

小田俊郎教授除了《醫學者‧南船北馬︱大學教授四○年回想》、《續‧南船北馬》等隨筆,曾論及台灣醫界一般外,一九七四年出版了《台灣醫學五十年》(台灣版,一九九五年前衛出版、二○○○年再版)。《台灣醫學五十年》以當事者第一手親身體驗等資料,綜合性的概觀日治時期的台灣醫學與醫療。該書是探討台灣日治時代的醫學與醫療的導引,除了國內某些人文系所當作教科書、參考書外,也是學術論文、雜誌和論著頻繁引用的論著。

◆台灣是望鄉的台灣

第三代小田家的小田稔和小田滋,都不是專攻醫學。小田稔專攻宇宙物理學、小田滋專攻國際法。戰後,小田滋擔任小田家族和台灣的聯絡人。

小田滋和台灣的關係,主要環繞在台北第一師範附屬小學校、台北高校(現師範大學)的同窗和父親小田俊郎的醫界門徒和國際法專業人士間。日治時期,大部份台灣人的高等教育,是傾向學醫。而自然而然的,小田滋的交際圈是以醫界和法界為主。

在台大醫學院院長陳定信等的陪同下,典禮結束後,小田滋和夫人參觀展示人文歷史的二號館。手拿《台灣醫學五十年》原著和南瀛會誌的小田滋,仔細觀看展覽內容。台大醫學院二號館,分為常設展和半年更換一次的循環展,來到常設展的堀內、小田家族三代合家照片前,小田滋腳步停止了!照片中的年輕少年,是七十年前的小田稔和小田滋。小田滋向周遭人士,濤濤不絕地說明這張照片的原由,瞬間猶如回到七十年前般。這次的感傷旅遊,是小田滋國際法庭退任後第一次的舊地重遊。

台北高校畢業後的小田滋,東京大學專攻國際法後,一九五○年任職東北大學,朝鮮戰爭爆發後,留學美國耶魯大學法學院。一九七五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選任以來,廿七年擔任荷蘭海牙國際裁判所裁判官。一九六○年代,耶魯大學法學院學生的陳隆志(現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對小田滋說過「你說的台灣是望鄉的台灣。我們挺身說出台灣獨立。」至今猶令小田滋印象深刻。

(本文作者為長庚大學醫管系副教授)

第三國人

攸關台灣的國際地位,一九五○年代小田滋從專業上曾繪出「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統治金門、馬祖的中華民國、台灣人的台灣」的「三個中國論」。這個想法,在當時的日本並不受注目。 除了這些經歷外,戰後兩年居住高砂寮(清華寮),也是小田滋關心台灣國際地位論的遠因之一。小田滋近著的《堀內‧小田家族、三代百年的台灣》以台灣醫事、衛生為主軸,書中部份也描述自稱為「戰勝國民」的、居住東京的台灣人,他們大量衝進屋中,並要求日本人歸還高砂寮。 戰後初期東京的台灣人,意識和行為方面出現「第三國人」的政治、社會意涵,有待台灣史研究學者日後多做探討。小田滋今後撰寫的回憶錄,包括台灣醫事與衛生、台灣國際地位等,或許將給研究學者提供許多第一手資料。(洪有錫)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7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