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1 pm - Thursday 13 August 2020

管仁健:從美國兔女郎趴遙想「赤城花榜」

週四 2014年06月19日, 2: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7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2014.06.19 文/管仁健   

年底縣市長的選舉尚未鳴槍起跑,藍營已提名確定的候選人,卻紛紛陷入各種法律與道德的泥淖裡。這幾天鄉民最關心的八卦,就是國民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候選 人連勝文,遭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爆料,說他當年在美國讀書時,曾參加過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對,因此被連勝文提告求償五百萬,並要求公開登報道歉。   

但在訴訟過程中,周玉蔻卻爆出了更大的料。原來她的消息來源,竟是當年馬英九市長特別費貪汙案的辯護律師宋耀明。為釐清本件民事求償案,台北地院民事 庭在6月17日上午,首度應被告周玉蔻請求,傳喚宋耀明到庭作證。當然,這種政客控告媒體或媒體人的誹謗案,除非被告當場有錄音,否則證人在庭上的說詞,往往因人情壓力或未來商業利益,不是避重就輕的閃躲,就是完全否認。   

宋律師與國民黨之間,關係比疊床架屋還複雜,因而原本鄉民們也都不認為會有什熱鬧可看。不料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是:宋耀明竟當庭指稱,他與連勝文是二十 年前赴美攻讀法律碩士班的同班同學,曾與媒體友人私下聊天,提到連勝文可以住川普大樓豪宅,讓他感到驚訝。更勁爆的是:連勝文還告訴他,曾經到過 Playboy Mansion(發行人海夫納的家)。宋律師還強調,國民黨不該提拔連勝文這樣的人從政。   

宋律師證詞中關於兔女郎趴的部分,立刻成了媒體的頭條。至於連勝文本人,還是比照之前的各種爭議事件,只交由發言人錢震宇出面表示,連勝文行事坦蕩, 不怕調查。並強調連勝文與宋耀明並不熟,見面次數寥寥可數,上次見面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這是很嚴重惡意的指控,請宋耀明說清楚,連勝文是在何時告訴他這件事情?有沒有任何證據?   

這些年來,我對台灣媒體的素質,除了不滿,還是不滿。連家從戰後至今近七十年來,已經兩代掌權,靠著炒作房地產成為台灣排名前幾位的巨富,這就已經夠 荒唐了。年紀輕輕的連勝文,在美國就學時住豪宅,與前朝太子陳致中服役時開名車一樣,照些奢華無度的誇張行徑,其實就已昭告世人,這些靠爸族的老爸手腳絕 對不乾淨。   

無奈嗜血成性的媒體,對官箴之類公眾事務總是興趣缺缺,非要等到太子爺開車召妓,或是官三代去了兔女郎趴,牽扯到了與情色有關的案情,才肯開始放狗追 人,實在讓人感慨。   
其實召妓也好,去了兔女郎趴也罷,這些都是個人私領域裡的事,根本不必浪費寶貴的媒體資源。如今連勝文一定很嘔,也一定很羨慕我們台灣歷史上最有名的 阿舍連爺爺。大家別誤會我在影射他爸爸這位「台灣地王」的連爺爺在召妓,因為此連爺爺非彼連爺爺;而是十年前對岸西安小朋友朗誦時,朝思夜慕的那位連爺爺 真正的爺爺。   

話說在連爺爺的爺爺那個時代,台灣男人對妓可說是愛怎麼召就怎麼召,而且根本不必等狗仔隊來偷拍,嫖客們還自己寫嫖妓心得公諸於世。1900年,這位 連爺爺的爺爺在《台南新報》上開「赤城花榜」,撰寫〈花叢回顧錄〉。描述當時年僅12歲的雛妓李蓮卿,如何被他們這些無聊文人摧殘蹂躪至死的經過。   

其實這位連爺爺的爺爺對於風月場所,簡直就是專家中的專家。他在上海聽見青樓女子說:「妓女亦國民,寧可自棄?」立即回答說:「青樓亦一業,修其客, 習其聲,以售其技,博金錢於溫柔繾綣之中,固賢於貪吏之強噬民血也。」這句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說別像我兒子我孫子那樣,全家都當自耕農搜刮農地,用變更 地目去炒地皮,讓百姓生無立錐之處,死無葬身之地;還是像我這樣去吃幼齒的比較實在。   

關於這位連爺爺的爺爺與名妓夢癡(王香禪)的韻事,由於劇情太曲折,在此先按下不表。還是解釋一下什麼叫「赤城花榜」?「赤城花榜」的赤城就是台南市,花榜就是妓女選美會。1900年台南的「十大名妓」,第一名是年僅十二歲的雛妓李蓮卿。可惜妓怕出名豬怕肥,一旦登上花榜,不堪眾多像連爺爺的爺爺這樣的變態「戀童症」蹂躪摧殘,十六歲就香消玉殞了,連爺爺的爺爺因而寫文章與作詩,哀悼這個超幼齒的雛妓李蓮卿說:   

「台南固舊時都會,仕宦遨遊,商賈雲集。西關之外盛設女閭,風定日斜,歌聲漸起,衣香花氣,蕩魄銷魂,誠升平之樂事,而沈醉之柔鄉也。海桑以來,日就衰 落。閱今僅三十年,而南都金粉變為北地臙脂,回顧花叢,閑愁萬種,真不勝今昔之感矣。     

先是庚子之秋,余乏南報,曾開赤城花榜,遴選十美,以李蓮卿為首。蓮卿,台南人,年十二,鬻于勾闌,姿容妨(妨當作「妙」)曼,體態溫柔,又能纏綿宛轉之歌;豔名日著,而蓮卿則自恫不已。蓋狂且之肆虐,由是而來,遂以病沒,年方十六。餘傷其遇,以詩弔之,和者甚多,因成一帙,曰:『悼蓮集』。   

嗟乎!天胡此醉,我見猶憐,歌唇含雨,珍伊扇底馨香;掬手清波,墜此懷中明月。尊前之紅淚半枯,江上之青杉未浣,餘雖學太上之忘情,甯不歎美人之薄命?偶懷舊事,為錄挽詩!   

一朵蓮花墜劫塵,紅樓半現女兒身。西風昨夜吹裙帶,好向情天證夙因。   
寶蓋銀幡好護持,一泓春水漲瑤池。采蓮隊裏嬌歌起,翻作東山薤露詞。   
藕斷絲連恨未消,莫愁湖畔月無聊。十分金粉飛蝴蝶,覓汝香魂剪紙招。   
生既飄零死亦遲,落紅憔悴夢迷離。芙蓉鏡裡人何處?天上塵間兩不之。  」 

台北市民對官二代實在是夠寬容的,從馬英九到郝龍斌,都是典型的靠爸族。但這兩位權貴子弟還有點自知之明,起碼也要在眾人面前「假仙」一下,自爆棉被 蓋34年、游泳褲破了都要縫補的鬼話。但集富三代與官三代於一身的連勝文,竟驕奢狂妄到如此誇張的地步。選戰還沒有開打,就惹出住豪宅、喝數萬元紅酒、跑 百萬元生日趴的花邊新聞,若再加上他姊姊連惠心被起訴的禁藥風波,連勝文還真是神經大條到已經是處「驚」不變了。   

面對一波波的爭議,連勝文的回應依然不脫自我安慰,只當成是選戰的「小菜」、定位是對手「陰謀論」,簡化為媒體的「抹黑」。如今連花花公子兔女郎趴都出現了,或許他也不是真的想選市長,而是真心嚮往曾祖父的恩客風采,也想來搞個「首都花榜」?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7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