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 pm - Thursday 05 August 2021

蔣介石曾參與刺殺希特勒 派密使出資援助

週四 2014年06月19日, 9:1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3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此文章取自中國網站,由於時間發生於1942年,所以就放在國際看板的揭開中國的面紗單元中,因為當時的台灣,還是日本領土!


華夏經緯網 2010-08-11 09:53:03

蔣介石曾參與刺殺希特勒 派密使表示支援

驚天秘聞:蔣介石曾參與刺殺希特勒

1944年7月20日,希特勒在“狼穴”軍事會議上遭到施道芬堡上校放在公文包中的炸彈襲擊。在此以前,德國內部發動過數起針對希特勒的刺殺行動。其主謀者都是德國軍隊或政府機構中的反納粹人士。他們企圖制止德國對外的侵略與戰爭擴張,建立一個沒有希特勒的新德國。筆者研究發現,蔣介石與其中的部分人士有聯繫,曾派密使表示支援,並出資援助。  

德國“三人組合”密謀搞掉希特勒

蔣介石1942年1月10日日記《本星期預定工作》第一條雲:“對德運動倒戈工作之進行。”次日日記《預定》欄第六條雲:“派齊焌赴瑞士。”1月14日日記雲:“運動德國軍隊倒戈計劃應告知羅斯福總統。” 1942年年初,中國抗戰正處於艱難時期,蔣介石怎麼會將手伸到歐洲,管起推翻希特勒政權的事來了?

日記中提到的齊焌,字子焌,河北高陽人,曾留學德國,後任軍事委員會秘書,兼任德文翻譯。1937年6月,隨孔祥熙、陳誠等訪問德國,訂購軍火,受到孔的倚重。1938年10月,參與《中德貨物互換及貸款合同》談判。1940年7月,和桂永清一起被蔣介石派往德國,時任駐德使館武官,以“經濟專員”的名義活動,在德國軍事、經濟兩界結下廣泛人脈。

齊焌在德國與一個反希特勒的“三人組合”聯繫密切。“三人組合”的主要人物是軍火商人克蘭(HansKlein)。1934年1月,克蘭在柏林組織德國工業產品貿易會,從事對華軍火貿易,與孔祥熙、何應欽、翁文灝等人關係匪淺。

其次是內閣部長沙赫特(H.Schacht)。沙赫特,德國國家銀行總裁,被譽為“金融怪傑”。1934年8月,任希特勒政府經濟部長。1937年,因反對希特勒和戈林的過度軍備支出政策而辭職。1939年被免除德國國家銀行總裁職務,但仍保留內閣成員的虛銜。他反對德、意、日三國同盟,主張對華友好。

第三位是德國國防經濟廳廳長托馬斯(G.Thomas)。1933年12月,托馬斯倡議“在中國設立一個代表德國工業界的統一代理處”。1939年,成為最高統帥部經濟與軍備局長官。他認為進攻波蘭將觸發世界大戰,德國的原料和糧食都不足以支援,因此,堅決主張“把希特勒搞掉”。因負責軍備,須從中國進口鎢砂,與齊焌、桂永清等接觸頻繁。

“三人組合”向齊焌透露反對希特勒的密謀是在1941年。當年5月15日,克蘭約齊焌到瑞士會面。克蘭告訴齊焌,已在德國國內秘密聯絡大量“友人”,準備將來組織新政府,改善國際外交。

29日,克蘭派其原私人律師愛爾哈特上尉自柏林到瑞士與齊焌繼續晤談,長達八日。愛爾哈特稱:德軍上下將領均對納粹當局嚴重不滿,反對政府者大有人在,均正秘密進行中,以備將來有所作為。“國內友人”希望克蘭先生代表德方,認真尋覓國際路線,沙赫特和托馬斯均請克蘭轉托蔣介石,“負責代德國友人與羅斯福、丘吉爾取得相互間的諒解與聯絡”,至於“德國內部如何解決,一般友人自有辦法”。

愛爾哈特要求齊焌立即飛赴重慶彙報。事後,齊焌即電告蔣介石,要求返渝,得到蔣的同意。6月9日,齊焌返回柏林。

“三人組合”預告:1941年秋季行動

此後,齊焌即在柏林緊張活動。

6月13日,齊焌到德國國防部經濟署會見托馬斯將軍。托馬斯關心希特勒下臺,恢復和平後,西方各國能否公平合理地對待德國。托稱:“我們對委座之賢明政治態度及其抵抗決心十分欽佩。”

“如世界各大政治家確有正大決心,樹立公平、和平,則為全世界之福。當然,將來談判最大障礙為希特勒,我們亦知希氏退休然後可談,但我們不願(在)希氏退休(後),德國仍無公正和平地位。事當慎重,故須先獲得國際間之保證。”

托馬斯保證,新政府成立後,“除去經濟合作、資源分配公允,並共同解決失業問題以外,我們對西歐各國毫無野心。”“我們將裁(軍)到50萬或30萬。”並表示自己別無要求,“惟望戰爭早日結束,和平早日恢復。”

6月14日上午,齊焌到沙赫特的柏林私人寓所。沙很高興地說:“好極了!好容易有辦法了”,他表示:“現看世界各國領袖,只有蔣委員長一人為最適當。不但對英美有關係,而對我德人亦特有好感。”“只希望委座以委座之地位,以委座之人格與聲望,肯幫助德國告知羅斯福、丘吉爾,德國已有勢力雄厚人眾,準備取消目前政局。”他希望取得“國際間之諒解”,保證在希特勒“退役”後即可恢復“真正和平”,否則,德國內部不會採取任何舉動。

19日下午,齊焌再度拜訪沙赫特。沙赫特向齊焌提出:德國內部變化以今年秋季為宜,當在德國軍隊解決蘇德戰事至相當程度之際。沙赫特最後叮囑齊焌:“以後吾人性命全在兄等之手,切望謹慎進行為禱,甚望早日獲得好消息,並請敬候委座。”至此,齊焌已經掌握了“三人組合”反對希特勒的基本情況及其計劃。

正當此時,形勢突變。德政府于7月1日宣佈承認汪偽,中德隨即絕交。8日齊焌到瑞士,與克蘭詳談。

克蘭向齊焌透露了若干最重要、也是最機密的內情:德國國防軍中有十余位元帥,連同老友萊謝勞將軍在內,都對當局至為不滿,但萊謝勞是希特勒委任的元帥,不可能輕易舉旗政變,因此將來的領導人會是其他人。愛爾哈特上尉曾建議,以戈林為政變時的臨時元首,克蘭表示不贊成,因為戈林的罪惡並不少於其他納粹分子。

克蘭並稱:托馬斯是現役大將,柏林武裝警察司令達律格將軍等都參與密謀。他表示:“事之成否,全賴委座同意,相信羅、丘兩氏亦聰明人,未見不予最嚴重之考慮。”通過談話,齊焌了解到,在德國軍隊中反對希特勒的力量已經相當龐大。並且希望通過蔣介石與美國、英國建立聯繫,得到美國、英國的保證。

早在1938年至1939年之間,德國國內、軍內就逐漸形成反對希特勒的派別。其中一部分人熟悉西方,他們既希望“搞掉希特勒”,又希望在建立沒有希特勒的新德國後能與英、法平等相處。這一部分人曾通過幾條渠道和英國人,包括丘吉爾、艾登聯繫,也有人和在瑞士的美國戰略服務處的艾倫·杜勒斯聯繫。另一部分人則親華,希望通過蔣介石與美國、英國建立聯繫,得到美國、英國的保證。克蘭、沙赫特、托馬斯的“三人組合”就是這部分人的代表。

蔣介石派特使策動德軍倒戈

齊焌摸清了德國內部反納粹力量的情況後,即向蔣介石申請歸國彙報,經蔣批准。10月上旬,回到重慶。

齊焌在回國之前,已于7月15日在瑞士寫成《機密報告》。回到重慶後,又陸續寫成三份機密報告。其間,蔣介石曾于10月28日召見齊焌。在這份《機密報告》中,齊焌向蔣介石詳細地陳述了德國內部反納粹力量的發展情況以及他們對蔣介石的要求,內稱:“彼等籌劃已非一日,實力甚巨,有軍部及經濟(界)人物為其後盾,雖國社黨警察之防範甚嚴,而範圍日益擴大,德國民眾如能得到國際上項保證,則潮流奔放,事將易辦。”

齊焌稱,根據沙赫特的意見,“德國政變以秋季為宜”。“請鈞座接受此項偉大問題,恢復世界和平,救德民出永久戰爭。”其具體要求是,請蔣介石“委託人員一人,代為向英美領袖人物(接洽),以期獲得相當保證,再求進一步聯絡”。報告送呈後,暫無回音。

齊焌回國後,克蘭一直焦急地等待消息。10月25日,克蘭自瑞士致電齊焌稱:“德內部情況日益嚴重,將來演變,當不出吾人之已意料。事關重要,深盼兄早日返來,以利前途。到渝後晉謁委座,諭示如何?急盼相告。”11月18日,齊焌將克蘭來電呈報蔣介石,意在促蔣做出決定。

齊焌提供的是極為重要的情報,但蔣介石一直在思考,沒有立即做出決定。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國際局勢的變化使蔣介石立即亢奮起來,迅速採取了一系列對策,也就暫時擱置了德國問題。12月9日,中國政府發表文告,正式對日宣戰,同時,宣佈對德、意處於戰爭狀態。但克蘭等人仍在焦急地等待中國方面的消息。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克蘭再次致電齊焌,希望早日獲得中國方面的“諒解”,表示“友人等仍盼繼續努力,代為進行”。正是克蘭等不斷來電催促,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已經形成的狀況下,蔣介石權衡再三終於在1942年1月做出決策,派齊焌赴瑞士,策動德國軍隊倒戈,並且決定將有關計劃報告羅斯福。

反納粹行動一拖再拖

1942年3月,齊焌奉蔣介石之命到達瑞士,以該地為基地進行工作。之所以選擇瑞士,一是因為瑞士與德國鄰近,交通方便,更主要的原因則是當時德國內部的反納粹成員不少人聚居該地,聯絡方便。齊焌抵達瑞士後,陸續發回有關歐洲局勢的情報。

戰局發展到1943年2月,蘇聯軍隊在史達林格勒全殲德軍,德國內部矛盾加劇。一方面德軍高級將領與希特勒發生爭執,迫使希特勒不得不讓出部分軍權。另一方面,德國人民對希特勒的怨憤也在增加。有關情況,齊焌不斷向蔣介石和宋子文通報。

4月8日齊焌發電稱:“德大將與希特勒及重要納粹爭執,尚未解決,但大將如勃克曼斯坦及其他友人多數恢復總司令職權,雖然總指揮權尚未掌握,但積極指導目前作戰。希特勒經此次東線慘敗刺激,神經頹喪。”電中所稱“其他友人”,指秘密參與反納粹的德軍高級將領。關於德國民眾,同電報告稱:“軍民對希特勒及納粹信仰消滅殆盡,且國內恐怖政策日厲,小職工商一律停頓,中等階級遭摧殘,國民怨懣。”該電的核心部分是反納粹力量的動態,稱會在本年6月有最後行動。

當時,英美方面對戰後德國提出了許多苛刻的條件,反納粹力量不願接受這些條件。齊焌擔心:“英美倘堅持此項苛求,則未來德國新政府,亦有寧與蘇俄徹底合作,不願淪為英美殖民地之可能,似應注意。”據德方資料,反納粹分子當時對西方的要求是:在他們逮捕希特勒並推翻納粹政府後,盟國就同德國媾和,與非納粹政府談判一項體面的條約。如遭拒絕,就轉向蘇聯。德方資料和齊焌電所雲,完全一致。

德國反納粹力量與齊焌交涉希望通過中國取得國際保證。蔣介石理解他們的意圖,於是接到齊焌的電報後,立即致電正在白宮訪問的宋美齡,要她轉告羅斯福總統:如果提出過分嚴酷的議和前提或要求德國無條件投降,則可能使德國寧願與蘇聯合作,不願淪為英美之殖民地。也會使德國內部反對希特勒的力量躊躇不前,不利於從內部推翻納粹政權,請其注意。

宋子文也接到了齊焌的上述電報,他沒有馬上向羅斯福彙報,而是首先核實情況。5月8日,宋子文復電齊焌,解釋英、美方面之所以條件苛刻的原因:“弟意英美因懼俄德速和,故發表對德如此苛刻條件。現德在北非及俄境慘敗,聯軍力量日益膨脹,並已決定侵歐,德失敗不過時間問題。”

到了5月19日,齊焌回電宋子文,報告希特勒的權力雖有削弱,但納粹黨人尚在頑抗。德國內部盲從希特勒的力量還十分強大,現在看來“德國友人”認為起事時機尚不成熟。那何時才算是時機成熟呢?齊焌報告說:希特勒已經決定今春對蘇繼續取攻勢,擊潰蘇軍佔領莫斯科。然後分兵援助墨索裏尼。

與希特勒的估計相反,德軍中的反納粹將領認為,德軍對蘇聯的進攻必遭挫折,至多勉強招架,蘇聯大反攻之時,德國民眾及軍隊必對希特勒及納粹的殘余希望盡失,屆時將是反納粹力量的舉事之時。1941年沙赫特在會見齊焌時,就曾預言,反納粹的舉事時間在當年6月,現在則推遲到1943年6月了。

1943年4月7日,宋子文復電齊焌:“茲匯美金3萬元計合瑞士法郎12萬0千元,收到後,希秘密設法交克蘭,最好取出鈔票,分次交給,以免外間注意。”4月16日,齊焌自瑞士復電雲:“克蘭囑呈如下:鈞座鼎力協助,無任感謝。深知辦理款事異常困難。茲承高誼優待,銘感五中。實因進行要是,需款孔殷,否則不敢有擾。收據自當遵照來電,簽妥交齊君矣。克蘭敬候。”這裡所說的“進行要是”,暗指推翻希特勒的有關活動。

6次暗殺行動均告失敗

克蘭、沙赫特、托馬斯最初希望在國內外、軍內外的壓力下,能夠迫使希特勒“退職”。其具體計劃是:在東線和西線的高級司令官按照預先約好的暗號,一齊拒絕作為總司令的希特勒的命令,藉以製造混亂局勢。在此情況下,前陸軍參謀部總參謀長貝克大將立即依靠駐守柏林的部隊,奪取政權,解除希特勒的職務。不過,他們很快認識到,這是一種幻想。

1941年秋,陸軍中有部分年輕軍官提出:“殺死希特勒是最乾脆的。也許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於是,便有種種暗殺計劃的提出,並且逐漸形成了“貝克-戈臺勒-哈塞爾密謀集團”。1942年一年,反抗力量多方聯絡,直到1943年2月才有舉動。據德國資料,反納粹密謀分子進行了不下六次暗殺希特勒的嘗試。其中有一次,他們在希特勒乘飛機巡視俄國戰線後方的時候,把一顆定時炸彈放在他的飛機裏面,但是這顆炸彈沒有爆炸,密謀失敗。

1944年7月20日的行動是最著名的一次。當日,陸軍上校馮·施道芬堡將定時炸彈安放于希特勒作報告的會議桌一側,準備在炸死希特勒後,立即宣佈暗殺成功,切斷通訊線路,在柏林的反納粹分子立即接管首都,佔領廣播電臺,宣佈新政府成立,以貝克任國家元首,維茨勒本任武裝部隊總司令,戈臺勒為總理。但是,由於偶然的原因,爆炸僅使希特勒受了輕傷。政變失敗,在11個半小時內政變被平息。共處死4980人,逮捕7000人。

蔣介石在7月22日就確知德國發生政變,日記雲:“本週倭閣東條已倒,德國希特勒被刺未死,敵方之命運失敗在即,固為可慰。然而敵國敗後我不能自強,則雖勝猶敗,究有何益乎!因之焦灼更甚矣。”

可以確認的是,托馬斯將軍、沙赫特博士這兩位和齊焌聯繫的人在“狼穴”事件後都被逮捕了,在1942年2月派人向蔣介石表示“忠誠”的法肯豪森將軍也被逮捕了。由於克蘭早已避居瑞士,因此逃過了希特勒的大逮捕。沙赫特、托馬斯被捕後,囚禁于南提羅爾的下多夫集中營裏,看守他們的秘密警察打算將他們全部處決。

5月4日,盟軍的先頭部隊趕到,法肯豪森、托馬斯、沙赫特等人成為美軍俘虜。1945年5月7日,《紐約時報》發表有關消息,蔣介石得知後,于5月15向美方通報情況,提供他們反納粹的證明,說明他們早已在德國內部“獨持異議”,是“推翻希特勒運動的重要分子”。這顯示,蔣介石對於有關情況是十分清楚的。(文史參考/揚天石)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3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