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am - Wednesday 05 August 2020

黃國昌:香港公民創造歷史 台灣呢

週二 2014年06月24日, 10:0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香港政改公民投票,已有逾60萬香港人參與。杭大鵬攝

2014年06月23日00:03

由「香港佔領中環運動」所發起的「政改公民投票」,自6月20日開始迄今,已有超過60萬香港公民參與投票,遠遠超出當初設定的20萬人目標,令香港民主派人士大為振奮,表示這顯現了「香港公民社會的力量與成熟」,但也引發了中國政府的強烈反彈,批判這個公民投票是「非法」而「無效」的,指責香港「某些人為一己私利」,非法策動公民投票,破壞香港社會秩序與繁榮發展。

香港的確沒有法定的公民投票制度,這次的公民投票也沒有一般所認知的法律拘束力。那麼,為什麼民間社會還要發起這樣的活動呢?因為,透過公民投票讓公民直接決定公共事務,可以說是公民社會成員基於「自我治理、自我決定」的核心價值,所為最為素樸、卻也是最為神聖的權利行使與願景追求。這個公民投票的權利,不僅具有促進實踐人性尊嚴的底蘊內涵,更反映在國際人權憲章所肯認的「人民自決原則」與當代《憲法》所共認的「國民主權原理」之上。公民投票的結果,也因而具有高度的民主正當性,對於掌權者形成強大的政治改革壓力。

也正是因為如此,推動香港在2017年能夠「實踐真正的普選」而非「經由北京篩選的名單、透過扭曲的民意」產生行政首長的香港公民,方會透過公民投票累積「推動政治改革、要求直選首長」的政治能量。而公民投票所代表的「自決」與「民主」的價值,也正是處心積慮將其在中國所施行極權統治移植到香港的中共政權最為畏懼的力量。

值得吾人省思的是,台灣雖然自2003年已經建立了法定的公民投票制度,而公民投票也是《憲法》所賦予人民的直接民權;但是,在目前這部鳥籠《公投法》的束縛下,公民投票這個「展現人民意志、矯正代議失靈」的強大武器,卻遭到徹底的「癱瘓」。除了過高的第一階段提案與第二階段連署門檻(分別為9萬人及90萬人)、以及不合理的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設計之外,《公民投票法》對公民投票權利所造成最為嚴重的箝制與扭曲,則是「百分之五十的投票門檻」。這個投票門檻的存在,不僅違反「只有參與投票的人才能參與決定」的民主原則之外,更使得許多人從「爭取公投」成為「畏懼公投」、「敵視公投」,不願再透過公民投票決定具有爭議的公共事務。

「讓台灣人民視公投為畏途」、「讓整個公民投票機制遭到徹底癱瘓」,正是中國政府最希望看到的結果,也是中國國民黨不願修正《公投法》的主要原因。當香港公民正在透過公民投票創造歷史,台灣人民的公民投票權利卻仍被鎖在牢籠之中。毋庸置疑地,要奪回公民投票這個《憲法》權利,《公民投票法》的修正,勢在必行。推動「補正《公投法》」的道路,固然艱辛,但如果我們因此放棄,不啻是選擇「自我閹割」,更是中了「國共權貴集團」的下懷。困難,應該是奮鬥的理由,而不是放棄的藉口。當處在更為險惡情勢的香港人民,都已奮起反抗,台灣人民怎麼能夠不選擇勇敢前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