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8 pm - Tuesday 13 April 2021

馬腿集團強暴司法皇后◎王伯仁

週二 2014年06月24日, 10:2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4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馬腿集團強暴司法皇后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日前舉行記者會,抨擊張瑜鳳被拔除庭長職務是政治清算(劉明堂攝)

國民黨撤銷王金平黨籍案,高等法開庭二審,司法院「庭長任期審查委員會」趕在日前開會審查,在卅四位任期屆滿庭長中,單獨挑出一審兩度判決黨籍案由王金平獲勝的合議庭長張瑜鳳「審查」之,並以七比四表決通過拔掉張瑜鳳庭長職位。消息傳出,驚爆各界,或有人形容司法院此擧是「狎玩」司法,吾人則認為比狎玩嚴重十倍、百倍,簡直是投贊成票之委員集體「強暴」司法皇后,除了討馬主子歡心外,也是對該案二審合議庭的「殺雞儆猴」,這樣子,還敢否認「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張瑜鳳原是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庭長,在去年九月政爭時,國民黨奉馬命「鍘王」,撤銷黨籍。王金平會因此連帶喪失不分區立委資格,當然立法院長也被拉下馬,影響至鉅,故向台北地院提「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案。

該案經由腦抽籖,分由張瑜鳳任庭長之合議庭審理,裁定假處分案成立。國民黨上訴,高院亦支持地院見解。進而進行確認黨籍存在之實質審判,在一審亦由張瑜鳳庭審理,以現行政黨法並未訂定,規範政黨之相關法律以「人民團體法」為最貼切,故黨員黨籍,如同人民團體之會員資格,應以人團法為依據,故一審判決王的黨籍存在,現正上訴中。

張瑜鳳庭兩度判決國民黨在黨籍案敗訴,固然有其「獨立審判」之法理和心證,但與長期以來「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深入人心刻板印象,有相當的差距,故判決後即有人暗替張庭三位女法官揑好幾把冷汗。事有湊巧,張合議庭陪席法官陳靜茹,四年前發生誤寄未完稿的判決書給當事人,去年被司改會移送法官評鑑委員會,當假處分案一審裁准後,只隔十四天,法評會就認定陳靜茹法官「違失重大」,移送監察院,於今年一月通過「彈劾」,四月司法院職務法庭判陳靜茹「降級改敘」。陳法官固有疏失之處,但較之張通榮、黃世銘等「老虎」都通不過「彈劾」,陳法官豈非被當軟柿子揑?

誰知,更大條的接踵而至。今年各級法院共有卅六位庭長三年任期屆滿,除兩位主動表示欲免兼庭長外,其餘卅四位庭長均提到司法院「庭長任期審查委員會」開會審查。會中十一位委員,對卅三位庭長都沒意見,獨獨「青睞」張瑜鳳庭長,對她是否適合續任進行表決,結果以七比四決定:免兼庭長,和幾年前士林地院洪英花法官,因曾寫文章主張扁案「自始無罪」,被拔掉庭長十分相似。

張瑜鳳被「免兼」庭長案經媒體披露,自然引起在野黨「秋後算帳」的嚴厲批判,懷疑馬的黑手又伸進司法院報「老鼠寃」。部分執政黨立委也大不以為然,指馬或無此歹意,但司法院馬腿們揣摩上意,徒陷馬於不義。連張的直屬長官—–台北地院院長吳水木,也不解張為何無法通過連任。

庭長免兼事小,司法稀微的政治案獨立審判星火,遭到強力水柱澆灌,才是大事。君不見,二十年前時任國民黨祕書長許水德一句直白話:「法院是我們國民黨開的」,千古名言。遠的不說,像扁案審判到一半,居然中途換法官,無罪變重罪,難怪至今還有很多人認為扁並未犯罪,因為沒有程序正義,那來實質正義?

除了「換法官」是奇中之奇外,換誰來審更是天下絕學。諸君猶記得審判馬英九巿長特別費案,引用宋朝「公使錢」和「大水庫理論」的審判長是誰?大名鼎鼎的「蔡守訓」也。而半途扮程咬金,用小案併大案方式,把阿扁國務機要費案「攔截」,然後由無保釋放,改為當庭逮捕羈押,無罪改判重罪的審判長,居然也叫「蔡守訓」。一個法官審判前後兩位擔任總統的貪瀆案,恐天下第一人,台灣大概沒有別的法官了。阿扁在國務機要費案同樣引用「大水庫理論」,蔡守訓卻說不一樣。廢話!一個叫特別費、一個叫國務機要費,文字當然不一樣,但實質內容呢?接下去就前釋後押,判決就無罪變重罪的不一樣了。

林洋港名言:司法像皇后貞操不容懷疑,但事實卻是天差地別。從張瑜鳳免兼庭長的「小事」,見微知著,司法界還是充滿了馬屁精,「政治司法」獨立審判空間還是狹窄得令人窒息,國民黨繼續開法院,忝不知恥和死活。偶有一、二夥計幹部良心理性維護法律尊嚴,就常會被當「白目」,黨同伐異,這樣的政治法院,還有存在和管轄人民的權力正當性嗎?

王伯仁 2014-06-21 10:46
資深記者。主跑省議會及省政新聞廿餘年,對台灣地方自治的演進發展與關鍵人物均有深刻觀察,著有「看千帆過盡~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一書;退休後仍筆耕不輟,目前亦經常於報端發表精闢評論文章。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4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