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 pm - Thursday 09 July 2020

你以為我派張志軍來台灣幹嘛◎吳傳立

週五 2014年06月27日, 11:1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85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派張志軍來台灣,當然有很多技術上的細節、還有戰術上的運用。

2014年06月27日21:28

作者:吳傳立(金融業)

六月下旬的午後好熱,我躺在床上吹著冷氣打算補眠,想著那些熱血的年輕人在街頭抗議張志軍、抗議中國、為台灣發聲,而我呢?除了寫幾篇沒什麼人看的廢文之外,什麼力氣也沒出,真的有點慚愧,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變成了中國的領導高層,看著台灣來的匯報呵呵笑。你們說抗議是要抗議給中國聽。我聽到了些什麼?答案是,一切的一切我當然都聽到了啊!不是開玩笑的,你以為我只看報紙嗎?台灣所有的風吹草動我都睜大眼睛監控著。

你們的媒體都在說什麼我派人過去「闢室密談」、「黑箱作業」、友善一點的媒體說我派人過去「了解台灣」。該密談的、黑箱的,早就在這之前都做好了。我幹嘛大張旗鼓的派人去台灣在鎂光燈下關上門「密談」「黑箱」?該情蒐的、該拉攏的,早就已經在做了。你以為我們每五年一次的計畫,對台部門的工作目標都只是「召開專家學者組成專案小組進行深入了解」嗎?

那麼我派人過去幹嗎?當然有很多技術上的細節、還有戰術上的運用。比如說,看看哪些團體到機場迎接張志軍、聽聽哪些政治人物在媒體說了哪些話,我就知道我對台部門的統戰工作做得是否扎實到位。基本上,這是一趟驗收之旅。

我當然知道派個人過去「交流會談」,有些人,尤其一些最近開始關心政治的年輕人會很憤怒,然後用盡各種方法抗議、讓台灣看起來變得很亂。這本來就是我的目的啊!

第一,看哪些團體出來抗議,我就知道還有事情做得不夠到位、哪些團體需要處理。比如說兩岸之間的宗教團體、公益團體是不是還有更「密切交流」的空間,從側面讓兩岸的民間關係更緊密、從外圍團體慢慢接觸這些核心團體。

第二,給你們這些年輕人一個發揮創意的機會,我才能多了解你們,知道你們的抗爭強度、知道你們的思維理路,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啊!

第三,先別說實質的談判了。「我派出去的人」接見誰或不接見誰,就已經是我的一個籌碼!見面的「先後順序」與「時間長短」又是一個籌碼。馬習會?馬英九想要歷史定位?很好啊!我就先派個人過去,看看他的表現如何。看看馬政府是否能夠有效壓制你們民間反對的聲音。如果不行,馬英九有什麼資格和我會面?

第四、關於抗議人士與馬政府之間的衝突,我這麼比喻吧!我舉辦這場志軍盃拳擊賽,左邊紅色角落是馬政府的警察、右邊綠色角落是民間的抗議團體。這本來就是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拳賽,從這拳賽中我可以掌握的資訊可多著呢!

首先我要看馬政府多用心。果然他可以不顧拳擊比賽的規定,第一回合戳眼睛、第二回合踢下陰,端出或協助端出各種客房服務,完全不把憲法、法律這些比賽規則當做一回事,我打個勾。

擂台上負責偵查犯規的執法裁判對於這些下流招數視而不見,我再打個勾。

台下的台灣觀眾呢,要不然冷漠以對,要不然對於這些沒事挑釁公權力的暴民挨打鼓掌叫好,我再打個大大的勾。

你們這些小蝦米進入司法程序,一方面被檢方提告、一方面又說要控訴馬政府。很好啊!司法程序曠日費時、你們有幾隻小蝦米禁得起天天跑法院?這不是剛好讓那些老愛到立院前阻止兩岸服貿貨貿自經區的人分身乏術嗎?我再打個勾!

然後,我等著看台灣的司法怎麼處理這些案件。如果沒有好好處理,我就處理馬英九的兩岸關係,並且要求對台部門抓緊對台灣司法的工作目標。

夢到這裡,我就嚇醒了。我臉色發白、滑著手機上臉書想要轉移注意力壓壓驚,忽然看到臉書上有人說張志軍只是一塊紅布,我們幹嘛像牛一樣奮力往前衝?管理學所說的「目標、策略、方法、指標」,為什麼大家都忘記了呢?

我忽然發現我滿頭大汗。大概是冷氣不夠強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85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