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 p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愛沙尼亞「唱歌獨立」對台灣的啟示◎陳順勝

週六 2014年06月28日, 9:5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0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愛沙尼亞「唱歌獨立」對台灣的啟示
一個人口不到130萬的國家,不用武力,而是用「歌唱」,在俄羅斯軍隊佔領下,愛沙尼亞獨立了。

一個和台灣處境類似的國家,不用武力,而是用「歌唱」完成獨立建國,一個人口不到130萬的國家,在俄羅斯軍隊佔領下,在蘇聯老大哥強力反對下,愛沙尼亞獨立了。

在波羅的海三小國中,愛沙尼亞是面積最小,卻是經濟實力最強的國家,網路Skype即源自於此,這裡已被視為矽谷的延伸,也是歐洲資訊技術發展最活躍的國家。首都塔林Tallinn舊城區在1997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歐洲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紀城市之一,分上、下城區,地勢較高的圖姆皮(Toompea) 上城區,易於防守,屬於統治階層與貴族的活動領域。

5月27日當我來到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愛沙尼亞的朋友迫不及待地告訴我,他知道台灣人想脫離中國的魔掌威脅,成為不屬於中國一部分的獨立國家。他告訴我,您們不必要武力與戰爭,學習舉世聞名的歌唱革命──愛沙尼亞以歌唱代替暴力,勇敢爭取獨立建國的故事。他是台灣與中國通,他知道台灣學運期間五月天的「起來」歌詞,也會唱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中的「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我們好像他鄉遇故知,一整天談了許多,我體驗到愛沙尼亞人對台灣關心的熱忱。

愛沙尼亞,一個西向波羅的海、北向芬蘭灣,南面和東面分別與拉脫維亞和俄羅斯接壤的小國。自13世紀起被丹麥和日耳曼人的利窩尼亞騎士團征服後,愛沙尼亞曾多次受北歐列強包括丹麥、瑞典、波蘭統治,並在18世紀時遭俄羅斯兼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愛沙尼亞完成了第一次的國家獨立,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卻又不幸遭到俄羅斯併吞,命運的坎坷台灣很類似。

即使邁向獨立之路坎坷不斷,愛沙尼亞的人民始終不放棄希望,並積極尋求獨立的可能。不同於其他國家所採行的武裝革命,愛沙尼亞國民以己身特有的文化—音樂,作為推行獨立運動的根基。於1988年11月9日的這天,數萬名愛沙尼亞歌唱音樂工作者與民眾聚集於首都塔林的歌唱場,以非暴力抗爭的合唱方式抗議蘇聯統治與爭取民主獨立,大聲歌詠傳奇的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序曲。最終,藉由蘇聯垮台的契機,愛沙尼亞成功地譜出獨立樂章。而有愛沙尼亞的「歌唱革命」歷程。

和台灣的228事件一樣,蘇聯從1940年佔領愛沙尼亞之後,屠殺了數千個社會菁英,人民在白色恐怖中,隨時可能被殺或送去西伯利亞的「古拉格集中營」飽受肉體和精神的拷打,目的就是要消滅種族。1941年德國納粹佔領愛沙尼亞,三年後德國撤退,蘇聯又返回佔領,從1949年5月起,蘇聯開始向西伯利亞流放愛沙尼亞人,並遷入俄羅斯人,以改變該共和國的人口結構。愛沙尼亞人在該共和國內的比例已從1941年的90%,2014年下降至70%,俄羅斯人增至25%。土地被收歸國有,不服者被送去西伯利亞,目的想併吞愛沙尼亞成為附庸國。

愛沙尼亞人自古有著「歌唱」的傳統,出現過許多世界著名的作曲家,自從19世紀開始第一個「歌唱節」之後,每五年就舉辦一場大型的「歌唱節」活動。祖先留下雋永有意義的民謠,歌詞裡盡是愛鄉愛土愛國的內容。在「歌唱節」的最後一首歌是「我們的故鄉、我們所愛的土地」,數萬人一起唱,歌詞是:「過去、現在和未來,讓我們體認我們是愛沙尼亞人,我們有偉大的文化,我們是一個國家。」他們的信念就是「我們人雖少,所以必須強調我們的存在。」這歌唱撫慰了人心,帶來希望和信心。

1969年的歌唱節場合,蘇聯不准他們穿傳統的服裝,不准唱他們的「最後一首歌」,可是台上台下置之不理,一遍又一遍地自動唱著「祖宗之地、我愛斯土」,最後才請一個指揮上台指揮,昭告天下:「我們是一個國家,精神不死,唱歌維繫了國魂!」

1985年戈巴契夫上台改革,在1987年數千人參加示威遊行,訴求政府誠實公開所有的歷史案件。活動都是由青少年發起,在廣場聚集很多人,十萬人唱歌如同只是一個人唱一般整齊。平時不准拿國旗,那一晚卻是旗幟飄揚,他們用微笑和歌聲重新詮釋的「革命」的偉大,沒有暴力、憎恨!

1988年9月由「人民陣線」舉辦的音樂會,總共有30萬人參加,鼓舞著每個人可以如同祖先一般自由幸福!1989年上百萬人站出來,手牽手環繞六百公里的長度,四個月之後,蘇聯才宣告「當初非法佔領愛沙尼亞的事實」。

回顧國府是在1937年與愛沙尼亞建立公使級外交關係,1940年因蘇聯吞併愛沙尼亞而結束關係。

2003年12月28日,在新竹市台聯新竹市黨部舉行成立大會。李登輝說,台灣應效法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的經驗,以人民的集體力量,加速走出獨立建國的台灣正途。

2007年12月07日陳水扁在「再見,蔣介石!」演説中,提及1991 年蘇聯解體後,列寧格勒改回她的原名聖彼得堡,東柏林的馬克斯─恩格思廣場也改回Schlossplatz 廣場,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愛沙尼亞也將蘇聯紅軍勝利紀念碑拆遷。為什麼要有這些改變,因為必須誠實的面對過去的歷史,對於威權統治之下所有的不公不義,不願再沉默以對、視而不見。

2011年的近三年,愛沙尼亞議員來台灣訪問後之感言,指出對於積極支持台灣的人來說,「馬政府傾中加速,我們的努力成空。已經不能信用,也無法針對台灣發表意見」。表示他們與波羅的海及俄羅斯對台灣的失望是來自於當今政府的傾中。

台灣人也是愛唱歌的民族,我們的卡拉OK幾乎成為國民閒暇的重要活動;同樣在中國出現的場合,就不准拿出國旗,我們希望台灣會是遠東的愛沙尼亞,全民走出來用唱歌,春自己喜歡的旗幟,爭取台灣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不讓我們愛沙尼亞的友人失望!

陳順勝 2014-06-27 11:48
長庚大學退休教授 神經內科專科醫師 精神科內科專科醫師 職業醫學專科醫師 前台灣神經學學會理事長 台灣醫學史學會理事長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0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