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pm - Thursday 22 April 2021

青年顧問團變國民黨綁架生意人的方法?◎新新聞

週二 2014年07月01日, 10: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1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0701224420
2014-07-01 12:30
【政治事】青年顧問團變國民黨綁架生意人的方法?

企業家家裡有超過十八歲孩子都怕被「徵召」

行政院青年顧問團謠傳成不了軍,只好要黨工到處「烙人」,甚至黨政不分地要政府部會首長都下海「拉伕」;只是找的對象許多是大企業老闆的後代,不免讓老闆們笑稱馬政府是來要人質的。

羅芋宙

學運期間成為眾矢之的的馬政府,五二○就職六周年演說上,宣布行政院將成立「青年顧問團」,邀請青年參與政府對話。消息一出,歷經被看衰訕笑、報名期限因大學「期末考」延長,目前又傳出「青年顧問」成為燙手山芋,馬政府將青年對象鎖定企業家第二代,讓企業界人人自危!

青年顧問團被青年大潑冷水,但「聖旨」既下,場面又要做得好看,底下一群人接旨接得雞飛狗跳。

部長們親自下海「揪」人

據瞭解,政務官被要求對外廣泛徵求優秀青年,每人還有配額,要上繳名單。邀請對象瞄準台灣一千五百家上市櫃公司推薦人選,並鎖定五百大企業第二代,要求黨部員工一家一家打電話邀請,如果是重量級企業,由部會首長親自邀請,顯見馬英九主席對青年顧問團有多重視。

「你孩子多大?」已成了企業老闆們最近見面的口頭禪。就有位企業主日前被一位政務官問到小孩的年紀,他順口說了三十出頭,就被這位政務官力邀他兒子參加青年顧問團的甄選,讓他兒子頗為困擾。

甚至,幾乎每家金控老闆都接到類似的詢問電話,像是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台灣工銀董事長駱錦明等人的小孩,都在十八至三十五歲之間,全都是青年顧問團的「標的」。

這可讓一堆金控老闆、企業二代相當頭痛。通常企業最不願被貼上政治標籤,不僅怕得罪了藍綠任一方,也怕與學運的學生大軍作對,到時不到三十人的名單出爐,一個個被人肉搜索揪出來羞辱一番,但又拒絕不了政府盛情,心情可說「接受也不是,推又推不掉」。

不少企業主聚會都會聊起此事,席間,一位企業主還頗慶幸自己超過三十五歲「三個月」。但是,「中標」的家庭可一點都笑不出來,幾家歡樂幾家愁,如果知道有人年紀不符合條件,還會拍拍對方肩膀羨慕的說,「你兒子豁免了!」
老闆們開玩笑說,青年顧問團是「國民黨想出來的綁架生意人的方法」,讓孩子成為變相的人質。

青年顧問甄選條件以年滿十八歲以上、三十五歲以下為原則,採取「自薦」或「各界推薦」方式徵選,自薦報名者需撰寫一千字短文,並上傳三分鐘影片,各界推薦者需由產、官、學等各界人士推薦。

太多人報名,所以還要延期?

原本報名期限已到,卻又延長一周至二十四日。行政院特別澄清,報名情況踴躍,是因適逢大學期末考,才延長報名期限,不是因為外界所傳的沒人報名。

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說,近兩周前,「自薦」人數就有六十多名,「他薦」的人選更多。部會即有人推薦人才,也不像外界所說,到處拜託人參加。

但孫也坦言,有發送簡單簡訊給各部會首長,請他們幫忙推薦青年合適人選,不過,絕對沒有給政務官壓力,強迫推薦、強迫中獎,更無配額之說。

各部會首長「工作效率」如何?孫立群回應,各部會首長有些很認真推薦,也與受推薦青年溝通說明,讓對方瞭解狀況;有些人只是把名字送上來,「有推跟沒推一樣,誰去跟這些人連絡?」他說,希望推薦人與青年溝通好,否則到時如果對方不願參加,傳出去反而難聽。

孫立群也提到,宣傳方式目前是靠部會提供超連結、透過朋友人際網路傳播徵選訊息。至於遴選委員會,行政院亦已公布名單,為了怕有人「來亂的」,在委員會決選前,行政院會先經過初步篩選。

「青年」正夯,主要是因為太陽花學運的爆發,帶給政黨不小壓力,紛紛表示對青年意見的重視,儘管這番「表示」,不代表實際的重視程度。

新系、謝系有青年工作營隊

然而,參考馬政府過去對青年意見的處理方式,以及青年顧問團這種透過「部會」、「人脈」的青年徵選方式,似乎已注定缺乏社會民意支持。

不只是國民黨,向來組織較年輕化、但也面臨青年支持者流失困境的民進黨,也開始大動作召喚青年回歸。五月,蔡英文上任黨主席,任用太陽花學運學生、年齡是七年級後段班的傅偉哲、黃曼婷當青年部正、副主任,令人耳目一新。
過去,民進黨青年養成與派系有關,民進黨內謝系、新潮流系素有培育年輕人的傳統,透過舉辦營隊等方式吸收人才。

歷史最悠久的是謝系每年暑假的新文化研習營,九二年至今已持續二十三屆。擔任幹部的學生,後來又加入新文化工作隊繼續辦理營隊相關事務,立委趙天麟、蘇貞昌文膽李厚慶、市議員阮昭雄、謝長廷發言人林鶴明等人都是新文化出身。謝系政治人物包括謝長廷等人親自擔任營隊講師,維繫派系的傳承與能量。

至於新潮流系的「春雨」在中部扎根,舉辦新青年領袖營,但要想「入流」,還得經過嚴格篩選;小英基金會成立之後,也開辦青年政治工作實習計畫,從中挑選人才。「青年力」的培養,是各派系累積實力、持續創造新活力的來源。

基本上,民進黨內年齡七年級前段班以上的青年,許多是受政黨輪替前高昂的政治氣氛所感召。例如民進黨新上任的發言人黃帝穎,高中時代加入扁友會,在校園中為阿扁搖旗助威,成為民進黨小小的政治種子,日後逐漸走向政治工作。

但是,隨著扁執政末期氣氛不佳,民進黨魅力逐漸消退,黨內辦選戰營,參與人數愈來愈少,青年部慢慢消沉,也開始面對組織老化的問題。

如今,七、八年級生的青年面臨的政治環境大不相同。取而代之的,是諸如野草莓運動、不斷走上街頭的NGO,成為新世代青年政治啟蒙。像傅偉哲就在野草莓後投入台大學生會長選舉,卸任後加入農陣,參與社會運動,並興起回苗栗家鄉服務的念頭。他和陳為廷等幾個有志一同的年輕人,自己辦起高中生營隊,又幫理念相近的楊長鎮助選。後來在楊延攬下加入小英基金會,這才走入了主流政治領域。

國民黨以資源支持校內學生社團

如何壯大青年力,吸納更多的社會力量,是兩大黨面臨的課題,執政的國民黨急,在野的民進黨更急。藍營透過青年團辦校園論壇、讀書會,開辦政治實踐營,運用資源優勢支持學生社團,維繫青年的淡藍色彩;而小英上任之後,直接延攬青年擔任黨內幹部,大動作跳脫傳統模式,外界頗有感氣勢回升。不過,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可以確知的是,如果對青年的重視,依然是「有期待又不當一回事」的思維,或是只揀選特定類型屬性做為「取暖型」顧問,諸如此類缺乏誠意的假動作、缺乏力度的保守作為,青年們想必不會買帳,愈是故作姿態,只愈見其諷刺可笑罷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1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