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5 p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管中祥:台灣是個新聞自由的國家嗎?◎管中祥

週日 2014年07月06日, 5:0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63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07/03
作者: 管中祥

「台灣是個新聞自由的國家嗎?」

對許多人來說,這應該是個怪問題,台灣媒體想講什麼,就講什麼,想罵誰,就罵誰,而且還經常亂講一通,媒體亂象就是因為媒體太過自由,台灣怎麼會沒有新聞自由?

會有這樣的想法,並不讓人意外,也許是每個人對新聞「自由的包容度」不同,所以對「新聞自由」的認定也有差異。我曾經在一場有關華人媒體關鍵議題的口試中,詢問應試者對台、港、中三地新聞自由的看法,大部分的人認為台灣的新聞太過自由,對香港新聞自由沒啥印象,但卻大多覺得中國的新聞自由越來越好,報導只要不涉及敏感性議題沒問題了。

這幾年中國新聞媒體的自由度的確和以往些許不同,特別是前些年地方報業集團發展出的「異地監督」,A省的報紙揭露B省官僚的舞弊與貪污,或者在政治新聞的管控下,強化踼爆黑心商品、敗德奸商的社會新聞,吸引讀者眼球的作法,都讓人眼晴為之一亮,誤以為中國的新聞自由越來越好。不過,當一個國家的媒體不能監督政府、不能監督與自己利益相關的權力者,這樣也算有「新聞自由」嗎?

當然,即使台灣新聞自由度這幾年持續下滑,但不論是國際排行或實際運作,台灣的新聞自仍然遠高於中國,但這樣就表示:「台灣是個新聞自由的國家嗎?」

簡單來看,檢視新聞自由的標準,就是媒體所監督的對象,特別是政府、政黨、政客,或者財團,在追求公共利益的前提下,願不願意讓你說批評他的話?願不願意讓你監督他的作為?願不願意讓你揭露他的「秘密」,如果,這些具有影響力的權力者拒絕或限制媒體的批評、監督與揭露,媒體也因此龜縮,這樣還算是個新聞自由的國家嗎?

政府控制新聞自由的作法未必只是限制或禁止,有時也會收買。「置入性行銷」是典型的政府收買媒體的作法,中華民國政府曾經是台灣最大的廣告主,透過「專案」的方式,提供經費給媒體,在新聞或戲劇中宣導政令或藏入私己意念,而媒體因此拿人手短、吃人嘴軟,自廢武功,這就是危害新聞自由。

但更扯的是,這幾年台灣警察屢屢在公共場合執行公務時限制記者採訪。

警察代表公權力在公共場合執行公務,不僅正當,也是國家權力的展現,不但不必害羞、遮遮掩掩,反而應該大方接受媒體監督。

不過,這些年國家無能,社會運動頻繁,部分警察在專業不足,或因過度疲累以致情緒不佳,甚至在長官的命令下,限制記者採訪,甚至與採訪記者發生衝突的情況經常可見。

過去,警察阻擾的對象大多是獨立媒體或公民記者,例如,《苦勞網》、《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都曾被警方限制採訪,也曾發生公民記者拍攝警察執勤務,被警察以「侵犯肖像權」為由阻擾採訪,發生衝突。

而最近警察不僅阻止獨立媒體採訪,甚至連主流媒體記者也失去了採訪自由。去年法務部強行拆除華光社區時,警方拉起圍籬,檢查記者記者證,並且限制記者採訪範圍。

今年,更是台灣新聞自由的悲劇年。

3月23日晚上,警方在驅離佔領行政院群眾前,第一波先趕走的是在現場採訪的記者,4月28日,反核群眾佔領忠孝西路,警方除了限制採訪記者,甚至架離記者,不僅妨礙人身自由,也妨礙了新聞自由。5月26日,「黑色島國青年」在烏來用鐵鍊綁身封路抗議張志軍來台,《新頭殼》記者採訪時卻遭警方阻擾,就算記者表明身份,還被警反嗆「有採訪證又怎樣?」甚至威脅要被逮捕。警方這種一連串的舉措和集權國家沒什麼兩樣,也難怪有人會覺得中國的新聞自由還算不賴。

「台灣是個新聞自由的國家嗎?」可以說是,但也不是!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33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我也沒辦法確定 台灣自由 還是 中共自由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