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9 a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民怨沖天,斯文掃地!

週一 2014年07月14日, 10:1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0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07-14 10:00

幾個月來,課綱微調引發朝野嚴重對立,服貿審議強渡關山讓大學生和高中生占領立院,十二年國教的會考讓國中生走上街頭,飲食漲價讓平民百姓苦不堪言,民怨沖天。這幾天,熱浪一波波來襲,讓人頂受不住,備感煎熬,但更受煎熬的是,國際媒體報導包括教育部長涉案的台灣學者論文舞弊事件,讓台灣的學術良心遭受著更痛苦的凌遲。

英國倫敦SAGE出版公司經過14個月的調查,一次撤銷與屏東教育大學資訊科學系副教授陳震遠有關的60篇論文,《震動與控制期刊》總編輯Ali H. Nayfeh為此疏失下台負責,陳震遠也因此在今年二月向屏東教育大學請辭副教授職務。這個事件的嚴重性在於台灣學者的集體舞弊竟然牽涉現任的教育部長,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衛報等國際媒體的報導讓台灣學術圈的醜聞引起世界矚目。

根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所指控的事實,陳震遠扭曲了同儕審查的程序,藉著創造不實的網路帳號(fraudulent online accounts)和捏造不存在的幽靈科學家(fake scientists),建立了一個同儕審查和論文資料引用的小圈子(peer-review and citation ring),以便朝有利的方向來權衡論文的優劣以利其出版(to judge the papers favorably and help get them published),甚至形成自己審查自己的論文的結果。這一句句血淋淋的指控,讓台灣學術界顏面盡失。

但是涉入其中的蔣偉寧,還在公開喊冤,打模糊仗,對於「一起掛名的學者有誰不知情」、「有幾篇論文共同掛名不知情」、「研究生登錄論文為自己的著作不知情」,一問三不知,意圖用切割法,撇清他在其中的關聯與責任,意圖在作弊事件發生後再製造一個「論文門」。

立法委員要求蔣偉寧下台,理由之一是要他遵循最高的學術道德標準負起責任。對於政學兩棲、貴為教育部長的蔣偉寧來說,不僅是學術道德應該高標準,政治道德也要高標準,也就是不管他有沒有實際涉入弊案,只要被弊案纏身,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用懷疑的眼光審視,他過去所做的一切和獲得成就的過程都遭受質疑,這時候他就應該下台以示負責。

但是身為一個關切教育的公民,我們其實是以最低的標準在要求蔣偉寧。蔣偉寧至少必須誠實,因為誠實是做人最低限度的道德標準。

然而蔣偉寧首先在11日出面澄清跟涉嫌造假論文的前屏東教育大學副教授陳震遠並不認識,13日卻立即改口說彼此見過兩次。學者也爆料,陳震遠與蔣偉寧部長共同署名發表的論文至少有9篇。這麼密切的關係,一開始蔣偉寧說彼此不認識,他說了真話嗎?蔣偉寧跟一個多次作弊的學生一起掛名在好幾個作了弊的論文上,因為這樣而屢次得到利益,然後在弊端被掀開之後告訴大家說他跟弊案無關,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像話嗎?

要求蔣偉寧下台真的只是最低標準的要求,因為他涉入弊案而連帶使執政團隊受到牽累,他真的應該辭職以示負責,身陷醜聞風暴的教育部長再不下台,朝野就會對行政院長究責了。但蔣偉寧無法當機立斷,經過他的頂頭上司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兩天之內三催四請,他才對外說明,顯示他還在做困獸之鬥,嘗試撇清他和這起事件的關聯,自己若是沒有智慧做出明快的決定,拖拖拉拉,就是讓整個團隊跟著陷入泥沼的他一起愈陷愈深。

《五代史》馮道傳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孔夫子〈論士〉曰:「行己有恥。」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顧炎武〈廉恥〉曰:「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堂堂一位教育部長,不可以不知恥。

蔣偉寧不是三歲小孩,不要再用不知情的理由卸責推諉了,不要再把論文共同掛名推說是學術界的通病,因為這已經牽涉到學術誠實和集體貪瀆的共犯行為。蔣偉寧現在還心存僥倖,企圖用烏賊戰術逃生,我們不得不提醒蔣偉寧,公民意識高漲的今日,論文造假事件是不可能隨著時間就被人淡忘的。民怨沖天,斯文掃地,蔣偉寧還有甚麼臉再戀棧下去?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08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