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9 pm - Saturday 16 January 2021

也是台灣人的悲哀?◎敏洪奎

週二 2014年07月15日, 11:3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5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敏洪奎 2014-07-13 14:02
1972年曾以「孤影」筆名發表<一個小市民的心聲>,感於社會紊亂經濟蕭條,因此主張政治穩定高於一切,被當時執政當局引為宣傳利器。後因感嘆執政者保守極權毫無進步,開始為文呼籲外省選民放棄敵視心態,理性面對本土化的大浪潮。
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馬英九出訪中美洲途中以「不能迴避,不能姑息,不能鄉愿」,批評蔡英文。(中央社檔案照)

身居政府高位,屬於國家領導團隊人士,若也不時說出讓人聽不下去的話,對國人不啻是一種精神凌虐。重量級政要發言似是而非,令人愈想愈覺沒道理,甚至懷疑是意在唬弄人民,國人對之恐不免產生深沉的滅感。原該是為民表率之士,為何反似意在誤導人民?

自馬先生以次,幾位中央級政要的幾段言論,即不免予人以這種感慨。

馬先生不顧是身在國外,出訪中美洲途中以「不能迴避,不能姑息,不能鄉愿」,嚴詞訓誨蔡英文小姐,即可說是經典型讓人聽不下去的話。

在檢視馬先生這段話之前,先回顧一樁將近五十年前往事,或可作為馬先生今後言行禮儀的參考。

當年尼克森選總統落敗,曾以在野身分來台訪問。其實台方對甘迺迪當政的美國政府頗有不滿,所以有記者發問時,即請尼氏談談對現政府的觀感,意在誘導他發表一些負面言論,為台灣政府出出氣。

但尼克森的反應,大意却是「我對現政府是有不同意之處,但我的作風是人在國外時,不談論本國政治」,給記者碰一顆軟釘子。

尼克森的說法,也正是歷來國際通例。如習近平訪南韓期間,不可能失儀失態痛批政敵薄熙來。歐巴馬在國外,也不會藉機修理在野的共和黨。但馬先生是全不理這一套,只要他喜歡,即沒有什麼不可以,國家顏面和國人觀感,似都不在他考慮之列。

然則馬先生拋出他的「三不」教訓蔡英文,原因又是何在?原來是共幹張志軍訪台時,被抗議人士近身潑漆,未見蔡英文譴責這一「暴力」,馬先生見獵心喜,乃又企圖將之和暴力畫上等號,讓國人心生恐懼。

且慢說潑漆不是丟汽油彈,不是身綁自殺炸彈行刺,能否算作暴力犯值得討論,馬先生道貌岸然丟出三不教訓人,已難免有「只知正人,不知正己」之譏。

如果向張志軍潑漆是暴力,則國內時見身分不明黑衣人逞兇痛毆抗議人士,是否更屬暴力?馬先生身為國君,是否該飭令徹查該等黑衣人是何背景,背後是何許人何許團體主使,「不能迴避,不能姑息,不能鄉愿」?

自稱「高級外省人」的罷斥官員郭冠英,時來運轉又獲美缺,日內更能風光榮退,繼續受納稅人供養到死。此事已成政府一大醜聞,但看來連監察院和銓敘部也奈何他不得,具見其關係之深厚背景之硬。不過此案事關政府形象,也可能影響年底選情,馬先生是否也該啟動黨政情治力量,徹查是誰在為此人保駕護航,誰是他的黑後台,給國人一個交代,「不能迴避,不能姑息,不能鄉愿」?

馬先生擺出的三不,是否更該對他自己講幾遍?

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也發出一段似是而非,乍聽頗有學院氣息,細想之下也是老梗之論。

據江教授開示,早期的人權概念,是特指個體性人權,亦即保障個人權利,但這一理念已有一項大突破,是即集體權利,亦即一民族或族群的權利,可說和個體人權同等重要云云。

江教授這段話,頗似一篇學術論述,初看確實很能唬人,但也算不上什麼大突破,說白了就是國家民族的利益,應和個人權利受到同等重視,和威權時代國人熟知的「國家民族自由高於個人自由」,曲調大致相同。俗語說「舊瓶裝新酒」,江教授之論則可稱為「新瓶裝舊酒」,把老梗觀念包裝一番,重新上市而已。他這一番論述,說穿了也是為共幹來訪時,身分不明人物踹破旅客房門尋找法理基礎而已,恐也算不得高級知識分子道德良知的上好表現。

國家民族利益,有時確也須高於個體權益。但關鍵是所謂國家民族利益之界定,解釋權是在誰手上,所作解釋又能否為多數國人認可認同;如果所謂集體權利,可以由統治集團任意界定,再以之為藉口任意迫害異己,踐踏人民權益,則所謂民主社會也即名存實亡矣。本文這一顧慮,不知江教授能認同否?

馬先生和江先生,原該是一言一行都堪為國人表率之士,如今居然又都說出讓人聽不下去的話,背後又似隱伏不甚純正動機,如何能不讓國人產生深沉的幻滅感?

這該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5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