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8 pm - Thursday 05 August 2021

美日韓經驗:台灣「觀審制」玩假的 (蔣念祖)

週二 2014年07月15日, 3:3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9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圖為手繪紐約州布朗地方法院,進行補徵選兩位陪審員與兩位候補陪審員程序。圖:何宗勳/繪
新頭殼newtalk2014.07.12 文/蔣念祖

司法院從下周一(14日)起將召開人民參與審判國際研討會,邀集美、日、法、韓各國學者專家進行陪審制、參審制的專題演講,週三、四並將至基隆地方法院參觀模擬法庭觀審員的選任程序和審判程序,週五會進行綜合座談會。事實上,只要實地看過美日韓經驗,都會知道司法院的「觀審制」根本是玩假的!

第一、相較各國選出立場不偏頗之法律素人的選任程序,挑選台灣觀審員的提問題項最少,所願意花費的時間也相當短。

公平審判的關鍵前提是選出立場不偏頗之法律素人的選任程序:因為不管是採用美、韓的「陪審制」、日本的「參審制」,或者是司法院力推的「觀審制」,其目的都是希望藉由一定數量的民眾一起參與司法審判,讓威權法袍下的職業法官不用完全負擔判罪的責任,然後經由檢辯雙方開示證據、交互詰問過程中,透過素人以其不同的行業智慧與生活經驗加持下做出公正判決。

經走訪比較日本東京千葉地方裁判所、韓國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以及美國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地方法院以及紐約地方法院,可以發現,韓國選定陪審員的程序最為精簡,日本裁判員次之,美國聯邦法院與地方法院陪審員選定程序雖略微不同,但仍顯繁複許多。

韓國選定陪審員時,潛在陪審員全部都坐在旁聽席一側,全體一起接受法官初步詢問無法擔任之陪審員的問題後,只要你講得出來無法擔任的理由(例如:照顧家人、身體不適、就學中)便可離開,然後自初步篩選合格之潛在陪審員中按編號次序先選定前九位民眾依序坐上陪審席,經由檢辯提問數個題項過程,剔除不適任民眾,再依序補上空缺。這個程序會一直重複直到選定九位合格陪審員為止,所需時間不用半天時間。

日本裁判員選定過程不同的是,潛在裁判員必須逐一經由檢辯雙方提問,篩選出合格的潛在裁判員,再經由電腦隨機抽選出六位正式裁判員及兩位備位裁判員,所需時間亦不會超過半天時間。

至於美國,聯邦法院法官一開始便會闡明這件民事訴訟案件要耗費三個禮拜審理,然後從早上10點進行到下午1點,又從下午2點審査到4點半,法官耐心且尊重陪審員的態度,除了先前30個是非題勾選方式,讓陪審團候選人透過簡單yes或no的回答勾選30個題目,這30個題目由法官的範本與雙方律師共同設定,試圖找出有困難有疑慮的陪審員,接著針對陪審團候選人30題答案中,有問題的部分進行詢問,使得陪審員到底適不適仼是完全可以充分掌握,選任所需時間多為一天是正常現象。

相對我國在選任觀審員方式,看似採用日本裁判員選任程序,但誇張的是,目前士林、嘉義地方法院模擬時,檢辯雙方提問題項均只有三題。因此,就選出立場不偏頗之法律素人的選任程序,各國相較之下,台灣觀審員提問的題項最少,所願意花費的時間也十分短。

想到此處不禁揑把冷汗,因為這也太隨便了!難道這是因為別的國家把擔任陪審員當成是國民應盡義務,而我們還是祖上有德的人才有資格跟法官平起平坐的緣故?

其次,依據司法院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內容規定來看,台灣並不打算施行「起訴狀一本」(亦即卷證不併送制度)制度,而此一審理程序,將攸關被告犯罪事實是否成立及刑期多少的關鍵。

因為既然要讓素人參與審判過程,不管是日本裁判員制度或美、韓國陪審制均採取「起訴狀一本」制度,檢察官在起訴刑事案被告後,不會將被告犯罪證據(含偵查紀錄與證據物卷宗及證物),附在法官審理的案件卷宗裡,而是在公開審判時才提出來,由檢察官及被告辯護人各盡攻擊防禦能事,再由法官、素人依雙方提出的證據形成心證,並作出裁判。

美國聯邦法院法官甚至在選定陪審員面前會特別提示,審理案件時要掌握住無罪推定原則,檢辯所稱只是故事,凡事要看證據;並主張直接審理,所有的證人、證據都以開庭所見所聞為主,其餘警詢筆錄、檢察官偵訊筆錄均為傳聞證據,不得當成直接審理時的證據。

所以,進入陪審團的證據必須可靠且乾淨,檢方所提證據必須經過毒樹果理論的檢驗,以及要超乎合理懷疑證據支持和事實的提出才行。

反觀台灣,依據現行刑事訴訴法第264條第3項規定:「起訴時,應將卷宗及證物一併送交法院。」所以法官在開庭進行審判時,早已預先將案件之全貌瞭記於心。

更且,由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內容規定可知,台灣並不打算真正施行「起訴狀一本」制度,因為基本上於第四十五條條文第一項規定,法官、觀審員、備位觀審員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不得接觸起訴書以外之卷宗及證物。但第二項卻讓法官為①處理準備程序、②審判期日行訴訟、③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沒入保證金、退保、搜索、扣押裁定等事項時,於必要之範圍內,不受前項規定之限制 ,亦即包括審判長、受命法官在某些程度上都還是接觸過檢察官送來的卷證資料。

最嚴重的是,在模擬法庭上,不時看見檢方以筆錄和警詢筆錄貫穿整個證據開示和交互詰問程序,且以斷章取義方式,只挑選檢方認為重要部分訊問證人或被告,根本無法讓參與審判的民眾看出全貌,除非民眾事前也接觸過卷證,誰可以從檢方提供的片段證據中釐清真相?更遑論做出正確判決。

因此,司法院所提「觀審制」,不管是選任程序或審理程序,只要實地看過美日韓經驗,都會知道根本玩假的!

作者:蔣念祖 (民進黨團柯建銘總召國會辦公室法案召集人)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9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