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 am - Friday 23 October 2020

平路:空難悲劇/媒體鬧劇

週六 2014年07月26日, 12:0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1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飛機失事現場。翁清雅攝

2014年07月25日09:15

總在家屬猝不及防時,鏡頭對準當事人嚎啕的面容,譬如那位先悲後喜,以為女兒罹難,後來才知道女兒平安生還的母親,當她一開始初聞噩耗,鏡頭已經捕獵到她。這位母親坐在機場櫃檯的地下,光著腳,鞋子踢在一旁,她絕望地頓足,「還我女兒來」的嘶喊著。接下去整個夜晚,走馬燈輪番轉,電視上一再重播這位母親飽受刺激的鏡頭。

如果是你、是我,失去至親,傷痛到徹底失控的一瞬,不會希望被鏡頭追到,更不會願意自己無助哭喊時原音重現,在公眾面前反覆放送….

面對這空前的悲劇,見到傷亡者的家屬,媒體鏡頭本應該退避到一旁,讓親人有安靜的空間以及足夠的時間整理情緒, 而不是搶拍他們的淚眼、更不是逼著家屬對堵過來的麥克風發表感言。但在我們台灣的媒體環境,如果,記者只是平實的報導,大概會擔心沒跑到「重點」新聞….因此觀眾不會有感覺。

或者,我們觀眾也習慣成為自然,如果沒聽見嘶喊、沒見到張開嘴巴嚎哭的畫面,如果鏡頭不去特寫家屬的淚崩乃至情緒徹底失控….,又怎麼叫做悲劇?在媒體的預設中,閱聽受眾心智早已麻痺了,刺激不夠強,就難以傳達什麼叫做傷慟。

空難隔天,翻開各早報,這位母親哭斷腸的照片,果然又出現在新聞裡。而這個早上某報的標題是:「民宅遭撞毀、乘客掛牆上」;另一個報紙的標題是「機艙像擠壓的罐頭,乘客堆疊」….,這般誇張報導,是想要加深讀者身歷險境的現場感?還是在無端製造恐怖畫面?報導中,每一家報紙都用了「屍塊四散」幾個字,難道,若不出現血淋淋的驚悚詞,讀者不能夠感知空難的慘狀….

更不用說,在螢光幕上,電視鏡頭如何連續地…..以聳動畫面刺激觀眾的視神經。先是近距離對準失事現場,特寫一包包包裹著的屍塊….接著,嵌夾了主播生死今昔的喟嘆聲,招魂的場面成為螢光幕上的聲光大戲…..再接下去,配上淒惻音樂,放出一張張往生者甜甜笑著的生活照。想來電視台在最短時間,隨意拼貼一番,即時將亡者的生平濃縮成為浪漫、唯美、簡單易懂的極短篇!問題是,這樣的速食新聞,消費了這場空難的同時,可能也….曲解了往生者的自由意志、簡化了一則則曲折而複雜的生命故事。

想問的是,媒體擅自剪接並強加註解,亡者的生命尊嚴何在?

至於出事後的電視談話節目,頻道上吵成一團,各種失事原因的揣測與推理,是風切?是重飛而失速?是駕駛員沒有解除自動裝置?名嘴們眾說紛紜,飛航專家與氣象專家提供各種說法。空難之後,電視台急著熱炒新聞,背後自是收視率考量,而觀眾哪弄得懂事實真相?人們原沒有如此強旺的求知慾,急於在飛盒子解祕之前,非要第一手掌握失事的原因。對大多數電視機前的觀眾,習慣地聽聽,聽名嘴瞎鬧一陣罷了。此刻空難的原因,與飛碟、外星人與百慕達三角一樣,同屬於談話節目裡的娛樂話題。

媒體的嗜血與煽情,原是一線之隔!而喧鬧的資訊之間,悲劇與鬧劇,竟也只是一線之隔。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1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