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am - Friday 18 September 2020

一個台灣“皇軍”的回憶

週一 2005年08月15日, 10: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70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二戰結束60周年專題報道
BBC中文部記者 林楠森:

_40691186_japanpilot
台籍日本兵邱錦春是台灣屏東人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結束六十年。根據日本官方統計,二戰期間,有二十多萬台灣青年加入日軍行列。

當年擔任日本飛行員的台籍老兵邱錦春,是台灣屏東人,1943年考上日本陸軍軍官候補生,經過九個月的訓練,到日本陸軍航空部隊當了轟炸機副駕駛。下面是他的回憶:

“昭和19年,民國32年畢業以后,我被派到第七航空部隊。部隊在名古屋附近。到部隊報到后部隊長交待副官說,邱錦春是台灣人,對待他不要有任何差別,他同我們一樣是天皇的軍人。”

“爾后我被派到飛行12中隊。那時美軍開始琉球登陸戰了。為了保護日本本土,就調了我們11、12轟炸機中隊。我是副駕駛。調轟炸機隊不是要去轟炸,而是 運送物資。美軍琉球登陸后,我們一共18架飛機去給琉球島上還沒撤退的日軍部隊空投糧食和彈藥。空投時距離地面只有3到5百英尺。飛機到琉球上空后受到了 地面炮火攻擊。雖然有戰斗機掩護,但返航時只回來了4架飛機。”

“神風特攻隊”

二戰末期,為了抵御美國軍力的強大優勢,日本組織了“神風特攻隊”。即讓飛行員駕駛滿載炸藥的飛機,對美軍戰艦進行自殺式的攻擊。

邱錦春當時認識的一些飛行員,后來便成為“神風特攻隊”的成員,再也沒有回來。我問邱錦春,這些神風特攻隊隊員究竟是一種什么心態,真的是由于對天皇的效忠而視死如歸嗎?邱錦春的回答是:

“對。我們的教育里面講到,人都有生,死。我們‘生’都已經經歷過了。今后就是‘死’了。人要怎樣死呢?交通事故死,是一種死。生病死也是一種死。做了壞 事被槍斃,這也是死。你為了國家的戰爭死也是死。但是如果是為國家戰爭而死,你的名字會留給世世代代。日本一億國民都會尊拜你們,在靖國神社尊拜你們。所 以不要怕死。一個人為國家死是最光榮的事情。所以他們會這樣做。”

“救滿洲國皇帝”

日本投降的1945年8月,邱錦春還經歷了一件他沒有想到的事。二戰結束時,日本准備把中國的末代皇帝,當時是滿洲國的皇帝溥儀接走。這個任務就交給了邱錦春的飛機中隊。他談到當年的經歷:

“光復以后第三天,派我去救滿洲國皇帝。我8月18號飛到漢城,從那里聯系,沒有聯系上。又飛到北韓的平壤,還是聯系不上。結果我們就在平壤住了一晚。那 天晚上,當地人暴亂了起來。警衛的憲兵叫我們不要出去。第二天我們回到漢城。上面告訴我們說,滿洲皇帝會到這里來乘我們的飛機。要我們隨時做好准備。人一 來馬上就可以飛。但是19號沒來,20號還是沒來。21號早晨,叫我們趕快回去。我准備好飛機的時候,隊長叫我把一個老阿婆和一個小孩載到日本。當時也不 曉得他們是什么人。就這樣回到了日本。好久以后,我又見到當年的隊長時,他告訴我說,當年好懸啊。再晚20分鐘,肯定會被蘇聯打到了。原來,19號那天早 上滿洲皇帝本來是要用訓練機飛到平壤然后讓我們接走的。結果被蘇聯人發現把他抓起來了。從他那里知道日本要用飛機接他。21號早晨蘇聯就命令他們的戰斗機 來攻擊我們的飛機。幸虧我們早走了一步。隊長還告訴我,那天乘我的飛機回日本的是日本關東軍司令官山田大將的太太和他的孫子。”

“被中國兵罵”

邱錦春當年駕機回到日本后不久,在1945年的8月底就退伍了。退伍后,先是住在日本。第二年日本政府把他們這些曾在日軍服役的台灣人送回了台灣。邱錦春回到高雄。他對本台記者談到回故鄉后的情景和他怎么看自己為日軍作戰:

“我回來以后,看到中國兵。他們態度很差的。看到我們就罵。警察也來罵我們。他講的話我們也聽不懂。回來后我的一個親戚跑到我這里來,告誡我千萬不要對人 說我曾是日軍的飛行員,絕對不要講。我的親戚朋友也是為了保護我吧。台灣228事變之前,我在一個中學當老師。學生對我都很尊重。228事變以后,有人就 到學校來講,說我當過日本兵,賣國,如何如何。我就說,不要這樣嘛。當時我們是日本人嘛,要對日本有貢獻。現在回歸台灣了,就要對台灣有貢獻。我當日本兵 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我怎么賣國了?沒有嘛。”

2005年08月1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31北京時間 19:31發表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70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