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9 am - Friday 14 May 2021

中國管制轉基因稻米失控 各大城市人心惶惶

週三 2014年07月30日, 1:2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33 views
  • Print Print

台海網(微博) 7月30日訊據新京報報導,農業部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公室29日表示,對個別公司或個人違規種植、銷售轉基因作物的,農業部將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

2014/7/30 6:57:14 來源:新京報

日前,有​​媒體對湖北部分地區非法銷售轉基因稻種作了報導。報導播出後,農業部第一時間責成湖北省農業廳依法迅速核查,嚴肅處理,及時發布相關信息,回應社會關注。

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表示,發放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並不等同於允許商業化生產。對轉基因作物,無論是製種、試驗、還是種植,都要經過嚴格的程序批准,對個別公司或個人,違規種植、銷售轉基因作物,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

據悉,目前我國並未商業化生產轉基因主糧。按照種子法的要求,轉基因作物需要取得品種審定證書、生產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才能進入商業化種植。

■ 相關新聞

武漢部分超市大米銷量降八成

據新華社電日前媒體曝光了武漢超市混入轉基因大米。儘管湖北省農業廳和武漢市委市政府出台緊急措施排查,但事件仍在當地引發反應。記者29日調查發現,部分超市大米銷售連日來出現停滯,即便是營業高峰,大米櫃檯前的顧客也寥寥無幾​​。

記者從武漢網點較多的中百倉儲和武商量販了解到,兩天來大米銷量較平日至少降8成。在武昌區東亭路上的中百倉儲,記者蹲點半個小時,發現沒有消費者購買大米。一位女營業員說:“這兩天來買大米的消費者突然變少,有的顧客一來就問,是不是轉基因大米。”武昌區岳家嘴的武商量販售賣60多種大米,店內客人較多,但大米櫃檯前半個小時內沒有一位消費者。

採訪中,一些市民呼籲加強監管,保障知情權。市民王女士說:“我不反對轉基因本身,只反對剝奪知情權,讓群眾自己選擇到底吃不吃轉基因食品。”

據了解,武漢超市轉基因大米被曝光後,武漢市委市政府以及湖北省農業廳已展開調查,一旦發現含有轉基因成分的種子或大米,將立即封存下架。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

■ 新聞背景

武漢超市大米查出轉基因

據媒體26日報導,今年4月記者在武漢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這些大米被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有3種含有轉基因成分BT63。

據了解,BT63是華中農業大學研發的轉基因水稻,1999年研製成功,2009年這種水稻獲得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未得到商業化種植許可。按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據新華社電

農民成轉基因大米犧牲品

正如每次出現此類新聞一樣,轉基因控和反轉控們依然在網上爭論不休。一方嚷嚷中華民族有滅種之危,一方則打著“科學進步”的旗號,似乎誰也說服不了誰。

作者:馬克

央視《新聞調查》欄目調查湖北地區轉基因大米,在武漢大超市裡隨機挑了五袋大米,檢測發現其中有三袋大米是轉基因大米。這個事實讓人無比震驚,因為這說明至少在武漢地區,華中農業大學的BT63轉基因大米已經悄無聲息間佔據了大部分的市場,湖北百姓不知不覺中都在吃著這種轉基因大米;更因為迄今為止,國務院並沒有批准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的商業化許可,所有這些流通的大米都是違法的,違反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

不過更觸動筆者心靈的,是新聞播出後,湖北省農業廳雷厲風行的應對舉動,除了對種子來源徹查到底外,還要求堅決剷除確認種植轉基因水稻的田塊。筆者不由擔憂,農民因此受到的損失由誰來補償?

此次涉案的BT63轉基因水稻無疑是從位於武漢的華中農業大學洩漏出來的,因為這是張召發院士率領下的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且在2009年獲得了為期五年的轉基因安全證書。當然,根據上述《條例》,這種轉基因水稻就算獲得了安全證書,到允許農民真正種到水田里和出現在百姓餐桌上,還需要獲得生產證書和經營證書。而就是這兩個證書國務院遲遲沒有放行,以至於去年發生了要求推進轉基因水稻產業化的61名院士上書國家領導人的事件。

正如每次出現此類新聞一樣,轉基因控和反轉控們依然在網上爭論不休。一方嚷嚷中華民族有滅種之危,一方則打著“科學進步”的旗號,似乎誰也說服不了誰。

一直以來,我們的政府對待轉基因主糧的態度都很曖昧:允許你種植,但要經過“嚴格”的安全程序。規則的製定者也許以為這樣既能表明自己並非反對科學進步,又能給民族以交代。

但是在社會明顯出現對立情況的情況下,制定規則時的這種曖昧態度卻造成了激化矛盾和兩邊都不討好的客觀結果。在反轉控眼裡,允許轉基因主糧的存在就是大逆不道。在轉基因控眼裡,一道道的審批程序無疑在讓人望山跑死馬,證明了政府沒有誠意推動科學進步。

我們的政府為何總是要大包大攬,以至於把自己置於兩難的境地呢?單拿轉基因主糧來說,這完全是一個消費者愛吃不吃的問題。反轉控可以選擇不吃,轉基因控敢吃就讓他們去吃唄。

在這件事情上,政府為何偏要替人做主,而非讓消費者自主選擇呢?BT63轉基因水稻抗蟲性好,農民樂意種,就讓他們去種唄,正好還有最淳樸的轉基因控自願當試驗品。天底下哪裡還能找到這樣的好事。政府所要做的,應是強制標識轉基因,讓反轉控們有迴避的空間。數十年後自有定論。如果這種大米吃出問題了,也是轉基因控自作自受的結果。

遲遲不批准BT63轉基因水稻的生產和經營許可證,使我們的政府漸漸走到了“科學派”的對立面。武漢多地BT63轉基因水稻的大面積擴散,其中既有商業利益的驅動,筆者以為,或還有“科學正義”的因素在裡面。

無論是什麼原因,都造成了多輸的後果。種子公司無疑是違法了,農民也違法了,當地的農業主管部門有失查之責,消費者更是被蒙在鼓裡一無所知。要知道,萬一這種轉基因水稻有安全隱患,而中國人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大量食用,那將是一場比麥當勞洋快餐過期肉更為可怕的食品安全危機。

而在當下,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就是農民了,原本每畝只有1000多的毛收入,如今在剷除令下,當季就連那點可憐的收入也全都化為烏有,他們的損失誰來補償?話說在中國,農民也許是最不自由的身份了,連在自己土地上種什麼都說了不算。他們沒有什麼科學理想,相信只是簡單的利益訴求,只為了每畝能多掙兩三百塊錢,如今卻成了轉基因大戰中無人關注的犧牲品。轉基因控與反轉控們在網上爭論再激烈也不損失一毛錢,而當地農民則是蒙受了真真切切的損失。筆者覺得,與其剷除這些糧食,不妨待其成熟收割後統一處理,賣給願意做小白鼠的轉基因控們試吃吧。

媒體曝轉基因秘密:種植偷偷摸摸標識羞羞答答

發佈時間: 2014-07-29 03:42:14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央視近日曝光隨機買5袋米3袋含轉基因,轉基因農作物被一些農民偷偷摸摸種植,再次將轉基因話題拉進了公眾視野。

事關轉基因都是“秘密”?

據媒體報導,早在2005年,轉基因水稻在一些地方便被偷偷種植,湖北省曾經剷除過上萬畝違規種植的轉基因水稻。這些沒有經過安全認證的轉基因作物分散在民間被種植,到底有多少誰也說不清。

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通報裡,僅2013年中國出口歐盟的大米製品中就有25次被查出含有轉基因成分。

種植偷偷摸摸,轉基因實驗也遮遮掩掩。海南省農業廳曾對外通報,抽查檢測的107個作物樣品中有15個樣品呈轉基因陽性,這種罔顧法律法規和科研道德的行為引起了國內外的一致聲討。

除了實驗和種植,與百姓生活更為貼近的轉基因食品標識也一直難以落實。記者在天津、北京等地調查發現,不少市面銷售的轉基因食品存在標識不清的情況,部分使用轉基因原材料加工製成的食品標識“羞答答”,標識“能印多小印多小,能不印就不印”。

公眾對轉基因技術更加不信任

“在很多人談’轉’色變的情況下,屢屢曝光的轉基因秘密無疑使公眾對轉基因技術更加不信任。”福建師範大學教師張翔說,“在轉基因食品已經大量進入餐桌的情況下,這種愈演愈烈的焦慮情緒或許會產生嚴重的社會後果。”

在新近曝光的湖北轉基因水稻種子事件中,轉基因種子一經流出便覆水難收,長此以往甚至會“污染”整片區域的作物種植,並且給農作物對外出口帶來巨大負面影響。

讓轉基因技術在陽光下發展

農業政策專家、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程同順認為,應該在全社會展開轉基因知識的普及和討論,使群眾對轉基因農產品有所認識和辨別,“要公開化,多討論,科學家不能替老百姓做決定。”

同時,規範標識滿足消費者知情權。張翔認為,規範並完善轉基因食品標識制度至關重要,轉基因食品的推廣和銷售要建立在充分的信息公開和尊重消費者選擇權的基礎上,充分尊重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

日前有媒體曝光,在湖北武漢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的5種大米中,有3種被檢測出含有轉基因成分BT63。記者28日從武漢市委有關部門獲悉,武漢市委市政府為此成立調查專班,對全市所有大米種植基地、加工企業、作坊和超市展開排查,嚴控轉基因大米流向餐桌。

據媒體26日報導,今年4月記者在武漢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這些大米被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有3種含有轉基因成分BT63。

據了解,BT63是華中農業大學研發的轉基因水稻,1999年研製成功,2009年這種水稻獲得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未得到商業化種植許可。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

據新華社

轉基因大米為何能從試驗田流入市場
海口網http://www.hkwb.net 時間:2014-07-28 14:55

央視《新聞調查》最近公佈轉基因大米調查情況,4月武漢市一家超市的5種大米中,有3種大米被檢測出含轉基因成分—BT63。而中國政府從未批准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的商業化種植和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就意味著市場上的轉基因大米都是非法。

“轉基因大米已經擴散,很難收回,一發不可收拾。”上海某食品企業總經理表示,“湖南、湖北、安徽、福建一帶的米,基本上大部分都被轉基因’污染’掉了。企業無法分辨大米是否含轉基因。”

轉基因大米是如何流入人們的餐桌?誰應該來承擔這個責任?

據央視報導“在哪裡能買(抗蟲稻)?”央視記者向一名種子銷售點人員問道。“江夏區,段嶺廟,那裡要多少有多少。”這人回答。

據調查,在武漢市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在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買來。

“不打藥對於農民輕鬆些。我在家裡種田,老公在外面打工。”一名當地的農婦表示,這種轉基因抗蟲稻在農民中很受歡迎,因為能抗螟蟲,他們可以節省出買農藥的錢和打藥的人工費用,每畝能省二三百塊錢,這對於一畝地毛收入只有1000多塊錢的農民來說,相當有吸引力。

這名農婦幫助記者順利買到兩袋轉基因抗蟲稻種。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檢測出,該稻種含有抗蟲轉基因BT63。

稻種包裝信息中顯示,該稻種由株洲的湖南秀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在株洲市種子管理站的協助下,記者對該公司的“兩優江恢902”種子進行了現場取樣。檢測結果表明,取樣的穀種不含BT63抗蟲轉基因。也就是說,在武漢江夏區買到的種子和湖南秀華科技公司糧庫裡的種子,並不是同一種。

隨後記者來到買到種子的武漢銷售點,老闆對賣出轉基因稻種堅決否認。記者沒能查到稻種的具體進貨渠道。

溯源轉基因大米如何流向市場?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簡稱華農)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作為該學院的教授,張啟發是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

“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也還是有的。我不否認這種可能性。”張啟發接受采訪時表示。根據他的說法,最早擴散的渠道可能有兩種:

第一種,是1999年華農進行成果展示時,有多家單位和個人拿走稻種。“我們那一次做(成果)鑑定的時候,沒有規定說要把它圍起來,鎖起來。誰要拿(轉基因稻種),不用找我們登記,樣本都在田裡。”張啟發說,“我敢說,凡是做水稻育種的,直接或間接地差不多都拿了。”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國家對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並沒有嚴格的法律規定,許多科研成果都是大家一起共享。直到2001年,國務院發布實施《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法》,轉基因作物安全管理才變得規範起來。

第二種,2003年華農在進行大規模生產性試驗時,數百戶農民參與其中。“農民應該沒有這個製作技術,”張啟發表示,“但種子公司有洩露的可能性,可能有種子公司拿到種子後進行非法育種。”

而據多家媒體報導,張啟發掌舵的原武漢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曾在轉基因水稻生產性試驗過程中,因“擅自擴大製種”被農業部門責令整改。

追問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一旦未獲批產業化種植的轉基因品種流向市場,其責任應該由誰承擔?育種家還是相關安全監管單位?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蔣高明認為,轉基因稻種在未獲准商業化種植之前流進市場,相關科學家是有責任的,畢竟流出去的轉基因種子,農民是不懂的,必須有內行告訴農民,且有很大的利潤才會有人出售轉基因稻種。
同時負主要責任的監管部門對自己的職責也相當模糊。

“目前種子站執法人員主要還是在種子購買高峰期前往實體種子商店進行檢查,檢查的主要內容側重於假冒偽劣產品、三無產品,以及核查銷售發票是否與實際銷售相一致。基層的監管單位不具備轉基因檢測的技術力量,需送交農業部指定的具備資質的專門單位進行檢測。”一名種子站站長表示。

“種子執法需要的不僅僅是種子法律知識,更多的是種子質量標準、技術規程甚至一些檢驗儀器的使用等專業知識。我國尚未建立上下統一的、專業的農業行政執法體系,多數農業行政執法人員沒有經過基本的農業知識培訓和法律素質培養,執法人員缺乏法律知識和依法維權意識,效率可想而知。”華中科技大學文法學院教授劉旭霞坦言。“《種子法》規定種子經營實行許可製度,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無證或者未按照許可證的規定經營種子。”劉旭霞補充說,“但是在製度層面,對基層種子銷售點缺少嚴格的限制條件,大量不完全具備專業技術知識和賠償能力的經營者都可以在任何地點開辦種子銷售店。這就給某些善於鑽法律空子的個體商販制假造假提供了機會和空間,造成轉基因農作物種子市場的混亂的同時,也使得轉基因農作物種子市場檢測、查處難度增大。”

“湖南省歷來重視轉基因生物安全監管工作,但目前還未有確切證據表明我省存在大規模非法種植轉基因作物情況。省農業廳公開舉報電話是0731-85551980,對於舉報線索​​,一經查實,將對非法種植者依法嚴肅查處。”
—湖南省農業廳

“轉基因大米流入市場,幾乎跟企業沒有關係,跟農民也沒關係,與種子公司的關係最大。”
—北京東方艾格農業諮詢公司糧食分析師馬文峰

“轉基因大米”何以“氾濫成災”?
2014-07-28 19:20:15 來源:東北新聞網
劉棟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導,湖北武漢地區周邊市場上銷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與此同時,中國出口歐洲的大米製品也頻繁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通報裡,僅2013年中國出口歐盟的大米製品中,就有25次被查出含有轉基因成分。隨機買5袋米3袋轉基因。(7月27日人民網 ( 603000 , 股吧 ))。

隨著人類科技的不斷進步,各種各樣的“轉基因”技術催生下的產品,給我們的生活帶來豐富多彩的變化,但同時有些“轉基因”食品對人類身體的危害卻是不可估量的,有時甚至會危及生命。在我國湖北省武漢市地區就多次被報導出“轉基因大米”,5袋米中就有3袋“轉基因”,如此大的概率,不免讓人憂慮甚至恐慌,“轉基因”大米何以“氾濫成災​​”?是當地政府的監管漏洞?是“黑心”生產商銷售商“利欲熏心”?還是民眾對此的極大危害缺乏全面認知?

想必2008年的“黃金大米”事件,還不曾被我們忘卻。當時“ 美國塔夫茨大學的湯光文研究共選取了湖南省衡陽市一所小學的72名六到八歲的健康兒童,令其中24名兒童在21天的時間裡每日午餐進食60克“黃金大米”,並對其體內維生素A含量進行檢測,得出的結論是黃金大米與維生素A膠囊效果相當。農業部和浙江省農業廳在得知該研究計劃後即叫停該項目。”事後,國際對美國用“中國兒童作為轉基因大米的實驗對象”這種極度不負責行為,進行了嚴重的譴責和批判。

有了此類“觸目驚心”的教訓之後,為何還會出現如此“規模”的“轉基因”大米呢?

在我國現行的關於“轉基因”的法律還有待完善。可以說存在的漏洞也給了生產商以及銷售商“充足藉口”,使其越來越“肆無忌憚”,為人類“黑心”供應“毒大米”,民眾對“轉基因大米”大多不了解,就算食用了也不知其中的極大危害,成本造價的利益優勢使“別有用心者”大發橫財的念頭日漸強烈,道德倫理被無情的拋諸腦後,一點點無情的蠶食人類的生命健康。

對於“轉基因”,我們要了解其危害,才能有效的避免危害,科學發展的同時,我們是受益者,有的時候也不可避免的變成了“受害者”。讓更多的人了解“轉基因大米”的極大危害,讓更多的已經或正在遭受轉基因食品侵害的人明白真相。避免更多的人在不知不覺中成為轉基因食品的“試驗品”,抵制轉基因食品從我做起。也希望政府能對“轉基因”產品的監控監督力度大大加強,形成行之有效的法律條文,讓其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嚴厲懲處那些在此類事件上“投機倒把”的可惡蛀蟲們。

武漢超市現轉基因稻米隨機購買5種3種含轉基因
2014-07-28 07:52:04 來源:央視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導,湖北武漢地區周邊市場上銷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與此同時,中國出口歐洲的大米製品也頻頻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准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准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和米製品都是非法的。

今年4月,央視記者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隨後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令人吃驚,在這5種大米中,有3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發現,歐盟預警系統中所顯示的轉基因成分也大都是這一類型:BT63。

武漢多地種植轉基因水稻

BT63是由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研發的專利轉基因抗蟲水稻,1999年研製成功,經過11年的評價論證,2009年,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獲得了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並沒有得到商業化種植的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是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的。那麼市場上被檢測出的含有BT63轉基因的大米來自哪裡,在哪裡種植,種子從何而來呢?記者在武漢展開了調查。

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是著名的種子一條街,這裡集中了大大小小數十家種子銷售門市部。2014年4月,正是稻子播種的季節,因為BT63轉基因水稻的特點主要是抗蟲,所以在武漢種子市場上,當地人都把轉基因稻稱為抗蟲稻。

記者調查發現,在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從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買來,但因為各種原因,銷售點的老闆迴避了記者的採訪。

轉基因大米如何被洩露擴散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從理論上說,市場上出現的所有含有BT63轉基因水稻的最初種子源頭就是華中農業大學,於是記者來到華農進行調查。

中科院院士、華中農業大學生命技術科學學院教授張啟發,主要從事分子遺傳學和基因工程研究,是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採訪中,張啟發不否認轉基因大米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

據多家媒體報導,張啟發曾經擔任過一家名叫科尼爾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正是華農有意洩露出轉基因水稻的重要源頭,當地農業執法機構還因此對科尼爾公司進行了處罰,剷除沒有按審批要求種植的轉基因水稻。

根據國家對轉基因農作物的管理規定,轉基因抗蟲水稻在獲得生物安全證書之前,必須要進行大規模生產性試驗。2003年,農業部先後批准了2000畝農田,用於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的生產性試驗,數百戶農民參與其中。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當時科尼爾公司委託別的種子公司製種,在回收種子之後,再將種子發放給農民,那麼制種公司和農民是否可能將轉基因抗蟲稻種洩露出去呢?張啟發表示,農民應該沒有這個技術,但種子公司有洩露的可能性。

記者又來到武漢市江夏區五里界鎮,找到了當地的一位農民,請她幫忙到鎮上的種子銷售點去買轉基因稻種。隨後,記者將買到的稻種送往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進行轉基因檢測,檢測結果表明,該稻種含有抗蟲轉基因BT63。根據所購買的名為“兩優江恢902”的轉基因稻種包裝上的信息,該稻種由湖南秀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記者來到了位於湖南省株洲市的湖南秀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找到了當時申報該品種的負責人李永紅,他稱公司不可能有轉基因種子。

在株洲市種子管理站的協助下,記者對“兩優江恢902”的種子進行了現場取樣。檢測結果表明,取樣的穀種不含BT63抗蟲轉基因。這也就是說,記者在武漢江夏區種子門市部所購買的種子和湖南秀華科技公司糧庫裡的種子,不是同一稻種。

記者再次來到武漢江夏區五里界鎮的界興種子門市部。老闆娘矢口否認曾經賣過稻種,於是記者拿出了購買稻種時門市部所開出的收據。這時,老闆出現了,一陣爭執之下,老闆將收據撕毀,並驅趕記者離開。

出廠標準不含轉基因檢測項

根據轉基因大米外包裝上的信息,記者來到了位於武漢市黃陂區城鄉接合部的灄口街,在記者買到的被檢測出含有轉基因的三種大米中,有兩種​​大米的生產廠址就在這裡。

據倪廠長介紹,在大米加工過程中,工廠會根據大米的口味和成色做一定調配,然後包裝出廠。

在倪廠長所出示的檢測報告裡,記者看到,目前武漢市場的大米所實行的是GB1354—2009標準,這個標準只是對大米的一些物理性指標進行了規定,當地監管部門按照這個標準對大米進行檢測後,合格的大米就可以進入市場銷售。

在我國所製定的大米出廠標準中,並不含有轉基因的檢測項,這就導致即便有一些大米含有轉基因成分,大米銷售商和消費者都無從知情。

農業部回應非法銷售轉基因大米:嚴厲查處不姑息
2014年07月29日15:30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農業部回應非法銷售轉基因大米:嚴厲查處絕不姑息

新華網北京7月29日電(記者王宇)農業部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公室29日表示,對個別公司或個人違規種植、銷售轉基因作物的,農業部將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

日前,有​​媒體對湖北部分地區非法銷售轉基因稻種作了報導。報導播出後,農業部第一時間責成湖北省農業廳依法迅速核查,嚴肅處理,及時發布相關信息,回應社會關注。

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表示,發放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並不等同於允許商業化生產。對轉基因作物,無論是製種、試驗、還是種植,都要經過嚴格的程序批准,對個別公司或個人,違規種植、銷售轉基因作物,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

據悉,目前我國並未商業化生產轉基因主糧。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的要求,轉基因作物需要取得品種審定證書、生產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才能進入商業化種植。

記者獲悉,農業部現已要求各省農業行政主管部門要認真貫徹落實《農業部關於進一步加強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強化監管責任,細化監管措施,始終保持對轉基因種子非法生產和銷售的高壓態勢,按照屬地化原則認真做好監管工作。

轉基因大米流入市場?科學家:管理滯后必然導致偷種
2014年07月29日13:29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人民網北京7月28日電(實習生吳姣)隨機購買5種大米,3種查出了轉基因成分?日前,央視播出的《追查轉基因大米》引發公眾和科技界熱議。值得關注的是,這一報道似乎同時引起了挺轉、反轉雙方的不滿。

以科學家共同體形式為背景的農業生物技術科普傳播平台“基因農業網”今天上午發布官方微博,認為“隻談‘濫種’而避談安全性共識的報道是不合格的”。有不具名的業內專家私下對記者表示,“王(志安)採訪時沒有提問農民怎麼認為轉基因水稻的安全性?農民哪裡來的轉基因安全知識?農民自己吃不吃?好東西為什麼不批准種植?”他認為節目的客觀效果是導致相當的媒體和公眾混淆轉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和轉基因管理的滯后性,“這兩者根本是兩回事”。

而“反轉”派代表則認為王志安《追查轉基因大米》的調查淺嘗輒止,只是一味的強調轉基因管理的亂象,回避了轉基因大米的安全性問題。

對此,深入湖北種植轉基因水稻村庄報道了此次湖北轉基因大米追查的的當事人、央視記者王志安態度鮮明地表示,“我們的節目明明就是討論轉基因的管理問題,可好些個媒體在轉發時紛紛刻意斷章取義,暗示轉基因大米有安全問題。我鄙視這些媒體,雖然鄙視也沒啥用。”對於網友“你自己吃轉基因食品嗎”的質疑,王志安還調侃說,“吃呀,在武漢天天點米粉吃,實在太好吃了。”

前央視主持人邱啟明亦發表微博支持王志安,“再為小崔說一萬次,倫家@崔永元 政協會上明明質疑的就是轉基因的管理問題,你們斷章取義意欲何為?我不鄙視你們,我只是替你們捉急,捉急!另外,志安童鞋好樣的,這才是我喜歡的評論部干的事,加油!”知名博主鬆鼠雲無心在微博上就王志安的表態評論道,“不管是黃金大米還是濫種,王志安非要用冰冷的理性把科學問題(是否安全)和管理問題(是否合法)分開,結果隻會被雙方狂吐口水。”

有不具名的業內專家表示,“轉基因安全性通過后就應該及時完成品種認証和種植許可,否則市場規律就要發揮作用,必然導致偷種”。挺轉派科學家認為,農業部的監管有著相當高的高難度,真正出路是加快審批轉基因作物,讓獲得安全証書的轉基因農作物順理成章的獲得品種認証和種植許可,實現重大專項的預期目標。

“轉基因稻種失控”是一場食品安全事故

新聞熱線:0311-85264547 2014-07-29 16:40來源: 新華網-新京報

■ 觀察家
央視記者在超市扛幾袋米就能查出轉基因,當地農民隨便在田裡看一眼,就能分辨出轉基因水稻。湖北農業廳用了納稅人那麼多錢,抽檢上千樣品,卻找不出“轉基因”。

據央視報導,記者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隨後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五種大米中,有三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隨後調查發現,當地種子市場上有轉基因抗蟲稻種在銷售,許多農民在種植這種轉基因抗蟲稻。

此前,曾不斷有媒體報導,湖北市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當地一些農民在種植轉基因稻。有國際組織還在武漢抽樣大米,送到國外檢測,稱發現轉基因成分。但對於這些消息,有關部門一再否認。今年5月,湖北省農業廳方面稱,其在省內抽取水稻種子、植株、大米等樣品1300多個,檢測結果尚未發現一例樣品含有轉基因陽性成分。

但央視的調查和國家權威部門的檢測,戳破了“湖北沒有市售轉基因大米”的假象。央視記者在超市扛幾袋米就能查出轉基因,當地農民隨便在一塊田裡看一眼,就能分辨出轉基因水稻。而湖北農業廳用了納稅人那麼多錢,抽檢上千樣品,卻找不出“轉基因”。兩相對比,不禁讓人啞然。

這些非法的轉基因稻種是如何流出的?作為最初種子的源頭,華中農業大學否認是自己洩露的,轉基因稻種包裝上的生產商,也否認是自家生產的稻種。而一般農民沒有製種能力,更是不可能。央視的調查沒找出種子來源,但種種信息顯示,湖北地區存在著一個規模可觀,從制種到售種的地下產業鏈,這樣的產業鏈正在讓轉基因稻種走向失控。

如此現狀令人憂慮,轉基因稻種侵入農田,並與其他稻種雜交,這對於農業乃至物種安全會帶來怎樣的影響?轉基因大米在公眾被蒙蔽的情況下,被大量消費,公眾的知情權被置於何地?國家至今未批准轉基因大米進行商業種植,顯然是考慮到這項技術仍存在的風險,但現實中的轉基因大米種植銷售,事實上突破了審批關口,令國家法令成為一紙空文。

對於轉基因稻種失控,有關方面必須追查源頭。不但要追查出這些轉基因稻種的最終來源,鎖定相關責任人,依法追究法律責任,也要查清一些地方的農業部門為何對於轉基因大米蔓延漠不關心,其中,有沒有官員存在失職瀆職。還有,就是要查清並公佈目前轉基因大米的擴散現狀,包括種植地點和麵積數據,含轉基因大米的品種,產量以及市場銷售流向,收繳這些大米,同時向民眾發出消費警示。

我們現在重視食品安全,轉基因稻種的失控,其實就是一場嚴重的食品安全事故。此前,中國出口米製品被發現轉基因成分後,有關國家啟動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反觀國內,卻是一片平靜。無論如何,這種對於轉基因非法擴散的無動於衷不能再繼續下去。轉基因雖非洪水猛獸,但可怕的是隱瞞。對於央視的曝光,湖北以及國家農業部門應當正面回應,給社會一個負責任的交代。

沒有批准的轉基因稻米為何流入餐桌

2014-07-27 16:53:52

在中國,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宣佈的是從未批准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商業化種植或進口,但現實是在湖南、湖北、福建等省的糧食市場卻有大量的轉基因稻米存在,而且出口歐盟的中國食品經常檢測出含有轉基因成份,中央電視台記者隨機在湖北市場購買五袋稻米中,其中三袋就含有BT63轉基因稻米,可見,在這些糧食生產區的轉基因稻米生產範圍已十分廣泛,而且這些轉基因稻米已經悄悄的流入了我們的餐桌。

在這裡,我們且不爭論轉基因稻米到底對人類有什麼害處,但從國家層面來說,國家還沒有允許任何轉基因稻米商業化種植或進口,就說明了任何轉基因稻米在我國的市場上流通就是非法的,是需要進行嚴厲打擊的行為,然而,在中國糧食市場轉基因稻米為何又能夠如此猖獗呢?其稻種源頭到底在哪兒呢?

看完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星期六的新聞調查,令人痛惜的是,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的媒體竟然也沒有找到轉基因稻米種子的源頭,也就是說沒有打到真正的兇手在哪兒?為什麼國家嚴厲禁止的轉基因稻米卻在市場上猖獗而且找不到源頭呢?這其中的詭秘性到底何在?而且中國法律已經能夠覆蓋的範圍為何卻沒有發現執法部門來執法?即使有中央電視台的記者當面舉報而無人來處理?而且銷售種子的商販在人證、物證都齊全的情況下竟然如此猖獗?看完央視的報導,我們不能發現,中國轉基因稻米之所以最終流入普通餐桌,根本原因在於以下五個方面:

一是有一大批專家在背後悄悄的運作。在中國,鼓吹轉基因糧食的所謂專家有不少,最著名的當然是方舟子和華中農業大學的教授張啟發,當然還有一大批海歸專家,方舟子有句名言「讓中國人天天都吃上轉基因」。從現在來看,他的理想似乎已經實現。而以教授身份出現的華中農業大學張啟發更是培育轉基因稻米的身體力行者,以他為首研製出的Bt63轉基因稻米就是目前中國市場流通的轉基因稻米,如果說在中國政府沒有放開轉基因稻米商業化運作的前提下,轉基因稻米能夠在市場上如此猖獗,而且已經流入普通老百姓的餐桌,無論這些專家、教授如何狡辯,他們無疑是幕後的最大嫌疑者,從張啟發帶著驕傲的說話中,如果說張啟發教授不知道中國轉基因種子的源頭那只能是自欺欺人。

二是中國的執法部門已經被某些背後的機構買通。雖然中國法律明令禁止,而且各種子商販也知道法律禁止,但為何在表面沒有轉基因種子流通的情況下,背後卻有大量的種子在出售,而記者當面舉報竟然沒有任何執法人員出現,這其中的詭秘我們只能現象,那就是坊間傳說的有美國某公司通過大量的金錢買通了中國相關的執法部門,在暗地裡運作中國種子市場,而所謂的執法部門成為這些機構的保護傘。丁丁從來不想以陰謀來論,但看到央視記者的舉報竟然沒有執法人員來執法,不能不聯想背後的陰謀,可以說有一部分執法人員拿著中國政府給的薪水在為國外機構辦事,這種可能性不能沒有,為什麼方舟子如此自信要「讓中國人天天都吃上轉基因」?

三是部分沒有覺醒的中國農民充當了轉基因稻米的最後運作。從央視的調查來看,轉基因稻米最大的優點就是抗蟲,雖然在產量上與普通稻米沒有差別,但正是因為抗蟲的原因,讓農民省去了因為使用農藥消除害蟲的人力和財力,可以節省幾百元的鈔票。雖然這些農民也知道這些稻米是明令禁止的,而且也知道這些稻米對人類是否有害還是未知,但這些農民可以節省一部分人力和財力,這是看得到的好處,而且這些農民也可以驕傲的說自己從來不吃自己種植的稻米,這讓丁丁聯想到了一些制假販假的人員驕傲的說自己從來不吃自己生產的食品,這似乎是同一個道理,他們就沒有想到,他們去市場購買的食品也許和他們的生產過程是一樣的,他們自己實際上也在吃著有毒食品。

四是一些關鍵部門的領導對此採取默許的態度。在中國,如果沒有領導的默許,非法的東西能夠在市場上流通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轉基因稻米這種特別集中的源頭,而且在相對集中的區域,尤其是湖南、湖北的稻米含有轉基因成份的傳說已經很久了,並非才開始,如果領導重視,而且領導重點抓,轉基因稻米的種子源頭不可能找不到,轉基因稻米之所以在這些市場如此猖獗,應該與關鍵部門的領導採取默許甚至縱容的態度有著非常大的可能。

五是轉基因的檢測還不夠普及。由於目前對轉基因食品的危害還不具有明確性,所以,要求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註的呼聲越來越大,雖然那些為轉基因食品鼓與呼的所謂專家、學者、教授要求對轉基因食品不能標註,達到渾水摸魚的目的,但是,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選擇有機食品應該還是最佳選擇,可是,面對市場上的各種食品,如何分辨,目前來說似乎沒有辦法,因為檢測轉基因的技術許多地方還無法檢測,尤其是廣大的中小城市和農村市場,再說,老百姓購買食品都拿著去檢測,不但手續複雜,而且花費挺高,老百姓根本無法承受,從央視的調查報導來看,對糧食的幾次檢測都集中在北京。如果能夠生產出簡單易測的工具,能夠隨時檢測食品是否含有轉基因成份,那轉基因食品流入餐桌的可能性就比較小,而且也讓消費者能夠自主選擇,那些對轉基因食品鼓與呼的專家、學者、教授包括喜歡食用的可以專門挑選轉基因食品食用,而那些不願意食用轉基因食品的消費者可以選擇那些不含轉基因食品來食用,這樣可以兩盡其美,而且那些喜歡食用轉基因食品的人可以通過自己身體力行的食用來影響那些對轉基因食品有疑問的人,這樣似乎更好。

所以,從以上五個方面,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個完整的鏈條,而這個完整的鏈條就讓中國政府還沒有批准的商業化運作的轉基因稻米就這樣悄悄的流入了我們千家萬戶的普通餐桌。這樣,中國人賴以生存的主要食品之一就這樣被污染了,但老百姓有什麼選擇呢?生命的喉嚨就這樣卡住了,不吃也得吃,而未來未知的危害當然只能由我們老百姓用生命來冒險。

武漢五袋大米三袋轉基因 廣州未有轉基因大米銷售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馬燦、尹安學 發表時間︰2014-07-28 06:10

圖/東方IC

有關部門暫未在廣州市面發現有轉基因大米銷售

羊城晚報訊 記者馬燦報道︰央視日前報道了湖南、湖北、安徽、福建等4省存在轉基因大米的新聞,引發社會極大關注。27日,羊城晚報記者追訪發現,目前有關部門暫未在廣州市面上發現有轉基因大米銷售。同時,廣東相關職能部門正進一步加強監管和防控。

央視記者在武漢市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經檢測後發現,這5種大米中,有3種含轉基因成分︰BT63,而這也是歐盟預警系統中顯示的轉基因成分類型。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及其制品都是非法的。

央視報道引述了上海某食品加工企業總經理說法,根據他們了解的情況︰轉基因大米已經擴散,很難收回,一發不可收。湖南、湖北、安徽、福建一帶的米,基本上大部分都被轉基因“污染”掉了。因為市場上大米來源眾多,盡管有檢測環節,企業也是防不勝防。

轉基因大米的消息,引發了廣州市民的廣泛關注。27日下午,廣州友誼商店的超市里,一位正在選購大米老太太不停問服務員︰哪種大米不含轉基因成分?“應該是受到央視新聞的影響吧!”一名服務員無奈地說。

隨後,羊城晚報記者來到新天鋮糧油食品批發中心,只見搬運工人正從一輛江西來的貨車上卸運大米。據了解,這里的大米品牌比較雜,不少還是散裝的大米。記者詢問是否有轉基因大米,一檔主告訴記者︰絕對沒有!

但廣州一家米廠的負責人卻表示,由于大多加工廠的稻谷和大米來自全國各地,在加工過程中,工廠會根據大米的口味和成色做一定調配,然後包裝出售。“不排除有加工廠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收購了含有轉基因成分的大米”。

據了解,對于大米的檢測,我國目前實行的是GB1354—2009標準,這個標準只是對大米的一些物理性指標進行了規定,並不含有轉基因的檢測項,所以政府監管部門和企業都不會對出廠大米進行檢測,這就導致即便有一些大米含有轉基因成分,銷售商和消費者都無從知情。

羊城晚報記者從廣東省相關職能部門獲悉,目前,廣州市面上暫未發現有轉基因大米的銷售跡象。有職能部門負責人表示,對于轉基因大米事件,目前正進一步加強監管和防控。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 IC供圖

央視記者武漢轉基因水稻調查︰隨機買5袋米3袋有轉基因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武漢地區周邊市場上銷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與此同時,中國出口歐洲的大米制品也頻繁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通報里,僅2013年中國出口歐盟的大米制品中,就有25次被查出含有轉基因成分。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和米制品都是非法的。

2014年4月,央視《新聞調查》記者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隨後記者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令人吃驚,在這五種大米中,有三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發現,歐盟預警系統中所顯示的轉基因成分也大都是這一類型︰BT63。

武漢多地種植銷售轉基因水稻

BT63是由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研發的專利轉基因抗蟲水稻,1999年研制成功,2009年,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獲得了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並沒有得到商業化種植的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是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的。

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是著名的種子一條街,這里集中了大大小小數十家種子銷售門市部。2014年4月,正是水稻播種的季節,因為BT63轉基因水稻的特點主要是抗蟲,所以在武漢種子市場上,當地人都把轉基因稻種稱為抗蟲稻。

記者調查發現,在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在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買來,但因為各種原因,銷售點的老板回避了記者的采訪。

轉基因大米如何被泄露擴散?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從理論上說,市場上出現的所有含有BT63轉基因水稻的最初種子源頭就是華中農業大學,于是記者來到華農,采訪了華中農業大學生命技術科學學院教授張啟發。

張啟發,中科院院士,主要從事分子遺傳學和基因工程研究,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采訪中張啟發不否認轉基因大米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國家對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並沒有嚴格的法律規定,許多科研成果都是大家一起共享,直到2001年國務院發布實施《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法》,轉基因作物安全管理才變得規範起來。張啟發說,在此之前,種子公司可以很容易地拿到BT63轉基因抗蟲稻種,然後自行育種,進而流入市場。但是,據多家媒體報道,張啟發曾經擔任過一家名叫科尼爾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正是華農有意泄露出轉基因水稻的重要源頭,當地農業執法機構還因此對科尼爾公司進行了處罰,鏟除沒有按審批要求種植的轉基因水稻。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當時科尼爾公司委托別的種子公司制種,在回收種子之後,再將種子發放給農民,他本人並不參與運作,那麼制種公司和農民是否可能將轉基因抗蟲稻種泄露出去呢?張啟發表示農民應該沒有這個技術,但種子公司有泄露的可能性。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 IC供圖

央視記者武漢轉基因水稻調查︰隨機買5袋米3袋有轉基因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武漢地區周邊市場上銷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與此同時,中國出口歐洲的大米制品也頻繁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通報里,僅2013年中國出口歐盟的大米制品中,就有25次被查出含有轉基因成分。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和米制品都是非法的。

2014年4月,央視《新聞調查》記者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隨後記者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令人吃驚,在這五種大米中,有三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發現,歐盟預警系統中所顯示的轉基因成分也大都是這一類型︰BT63。

武漢多地種植銷售轉基因水稻

BT63是由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研發的專利轉基因抗蟲水稻,1999年研制成功,2009年,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獲得了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並沒有得到商業化種植的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是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的。

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是著名的種子一條街,這里集中了大大小小數十家種子銷售門市部。2014年4月,正是水稻播種的季節,因為BT63轉基因水稻的特點主要是抗蟲,所以在武漢種子市場上,當地人都把轉基因稻種稱為抗蟲稻。

記者調查發現,在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在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買來,但因為各種原因,銷售點的老板回避了記者的采訪。

轉基因大米如何被泄露擴散?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從理論上說,市場上出現的所有含有BT63轉基因水稻的最初種子源頭就是華中農業大學,于是記者來到華農,采訪了華中農業大學生命技術科學學院教授張啟發。

張啟發,中科院院士,主要從事分子遺傳學和基因工程研究,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采訪中張啟發不否認轉基因大米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國家對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並沒有嚴格的法律規定,許多科研成果都是大家一起共享,直到2001年國務院發布實施《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法》,轉基因作物安全管理才變得規範起來。張啟發說,在此之前,種子公司可以很容易地拿到BT63轉基因抗蟲稻種,然後自行育種,進而流入市場。但是,據多家媒體報道,張啟發曾經擔任過一家名叫科尼爾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正是華農有意泄露出轉基因水稻的重要源頭,當地農業執法機構還因此對科尼爾公司進行了處罰,鏟除沒有按審批要求種植的轉基因水稻。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當時科尼爾公司委托別的種子公司制種,在回收種子之後,再將種子發放給農民,他本人並不參與運作,那麼制種公司和農民是否可能將轉基因抗蟲稻種泄露出去呢?張啟發表示農民應該沒有這個技術,但種子公司有泄露的可能性。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 IC供圖

央視記者武漢轉基因水稻調查︰隨機買5袋米3袋有轉基因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武漢地區周邊市場上銷售的大米中含有轉基因成分,與此同時,中國出口歐洲的大米制品也頻繁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通報里,僅2013年中國出口歐盟的大米制品中,就有25次被查出含有轉基因成分。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水稻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和米制品都是非法的。

2014年4月,央視《新聞調查》記者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大米。隨後記者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令人吃驚,在這五種大米中,有三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發現,歐盟預警系統中所顯示的轉基因成分也大都是這一類型︰BT63。

武漢多地種植銷售轉基因水稻

BT63是由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研發的專利轉基因抗蟲水稻,1999年研制成功,2009年,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獲得了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並沒有得到商業化種植的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是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的。

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是著名的種子一條街,這里集中了大大小小數十家種子銷售門市部。2014年4月,正是水稻播種的季節,因為BT63轉基因水稻的特點主要是抗蟲,所以在武漢種子市場上,當地人都把轉基因稻種稱為抗蟲稻。

記者調查發現,在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在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買來,但因為各種原因,銷售點的老板回避了記者的采訪。

轉基因大米如何被泄露擴散?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從理論上說,市場上出現的所有含有BT63轉基因水稻的最初種子源頭就是華中農業大學,于是記者來到華農,采訪了華中農業大學生命技術科學學院教授張啟發。

張啟發,中科院院士,主要從事分子遺傳學和基因工程研究,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采訪中張啟發不否認轉基因大米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國家對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並沒有嚴格的法律規定,許多科研成果都是大家一起共享,直到2001年國務院發布實施《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法》,轉基因作物安全管理才變得規範起來。張啟發說,在此之前,種子公司可以很容易地拿到BT63轉基因抗蟲稻種,然後自行育種,進而流入市場。但是,據多家媒體報道,張啟發曾經擔任過一家名叫科尼爾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正是華農有意泄露出轉基因水稻的重要源頭,當地農業執法機構還因此對科尼爾公司進行了處罰,鏟除沒有按審批要求種植的轉基因水稻。

按照張啟發的說法,當時科尼爾公司委托別的種子公司制種,在回收種子之後,再將種子發放給農民,他本人並不參與運作,那麼制種公司和農民是否可能將轉基因抗蟲稻種泄露出去呢?張啟發表示農民應該沒有這個技術,但種子公司有泄露的可能性。

轉基因稻種非法流入種子市場 或涉院士張啟發
2014年07月28日 08:05:3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導讀: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從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大米的商業化種植,也沒有批準轉基因大米的進口,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出現的轉基因大米和米制品都是非法的。

26日,央視《新聞調查》播出了記者調查武漢轉基因稻種的內容。2014年4月,央視記者在武漢市一家大型超市隨機購買了五種大米。隨後,記者將這些大米送往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進行檢測,檢測結果令人吃驚,在這五種大米中,有三種含有轉基因成分,記者發現,歐盟預警係統中所顯示的轉基因成分也大都是這一類型:BT63。

轉基因“抗蟲稻”很受農民歡迎

BT63是由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研發的專利轉基因抗蟲水稻,1999年研制成功,經過11年的評價論證,2009年,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獲得了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但並沒有得到商業化種植的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轉基因作物在沒有獲得商業化種植許可之前是不允許被商業化種植的。那麼市場上被檢測出的含有BT63轉基因的大米來自哪裏,在哪裏種植,種子從何而來呢?記者在武漢展開了調查。

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是著名的種子一條街,這裏集中了大大小小數十家種子銷售門市部。2014年4月,正是稻子播種的季節,因為BT63轉基因水稻的特點主要是抗蟲,所以在武漢種子市場上,當地人都把轉基因稻種稱為抗蟲稻。

記者調查發現,在江夏區段嶺廟的金星村,有不少農民正在種植轉基因水稻,他們以40元一斤的價格在金星村的種子銷售點購買種子。據了解,這種轉基因抗蟲稻在農民中很受歡迎,因為能抗螟蟲,他們可以節省出買農藥的錢和打藥的人工費用,每畝能省二三百塊錢,這對于一畝地毛收入只有1000多塊錢的農民來說,相當有吸引力。由于抗蟲稻在當地農民中銷路好,所以種子銷售點都願意向農民推銷。

只有當地人才能買到轉基因稻種

記者又來到武漢市江夏區五裏界鎮,這裏也是一個水稻主產區。根據在段嶺廟鎮採訪的經驗,記者作為陌生面孔很難買到轉基因稻種,所以記者找到了當地的一位農民,請她幫著到鎮上的種子銷售點去買轉基因稻種。

五裏界鎮上的種子門市部大大小小有近十家,替記者買種子的農民進了一家叫做界興種子門市部的銷售點。幾分鐘後,老板轉身進入到後面的屋子,拿出了兩袋轉基因抗蟲稻種。但當記者再次進入到剛剛農民買到稻種的這家門市部,老板娘卻稱從來不賣轉基因抗蟲稻種。

隨後,記者將買到的稻種送往了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進行轉基因檢測,檢測結果表明,該稻種含有抗蟲轉基因BT63。根據記者所購買的名為“兩優江恢902”的轉基因稻種包裝上的信息,該稻種由湖南秀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

轉基因大米如何被泄露擴散?

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是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的專利,從理論上說,市場上出現的所有含有BT63轉基因水稻的最初種子源頭就是華中農業大學,于是記者來到華農進行調查。

張啟發,中科院院士,華中農業大學生命技術科學學院教授,主要從事分子遺傳學和基因工程研究,BT63轉基因抗蟲稻項目的帶頭人。張啟發曾經擔任過一家名叫科尼爾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正是華農有意泄露出轉基因水稻的重要源頭,當地農業執法機構還因此對科尼爾公司進行了處罰,鏟除沒有按審批要求種植的轉基因水稻。

根據國家對轉基因農作物的管理規定,轉基因抗蟲水稻在獲得生物安全證書之前,必須要進行大規模生產性試驗。2003年,農業部先後批準了2000畝農田,用于BT63轉基因抗蟲水稻的生產性試驗,數百戶農民參與其中。張啟發說,當時科尼爾公司委托別的種子公司制種,在回收種子之後,再將種子發放給農民。種子公司可以很容易地拿到BT63轉基因抗蟲稻種,然後自行育種,進而流入市場。據央視《新聞調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3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