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4 am - Tuesday 29 September 2020

台灣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容得下這種「會殺人的產業」◎楊憲宏

週一 2014年08月04日, 12:1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0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楊憲宏 2014-08-03 16:23
楊憲宏,柏克萊大學公衛碩士。資深媒體人,歷任台灣重要的平面與電子媒體經理人。長期關注人權運動,2011年參與創設「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並出任理事長,強調民主、人權、自由和法治是「台灣唯一的籌碼。
台灣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容得下這種「會殺人的產業」

高雄市地下管線密布,從電力電信污水石化,40幾家管線密密麻麻、長12萬8323公里,這麼驚人的管線密度,卻無資料可查(圖片:民報資料照)

高雄的石化管線丙烯外洩造成連環爆,已使高雄市成了一個「危機城市」而不是「宜居家園」。未來的解決之道只有一個,就是全面結束石化業,否則高雄人等於是生活在「不定時的超大巨彈」上,相同的災難,還有可能再發生。經過這次悲劇,不但受害居民不可能讓石化管線埋回去,既有的道路埋設的石化管線,這次未受災的高雄人也有權要求撤除。沒有了這些石化管線,石化業不可能生存。台灣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容得下這種「會殺人的產業」。石化業在高雄關門,只有十家哭,石化業在高雄不關門,高雄人等著萬家哭。要十家哭,還是要萬家哭? 答案不是很明顯了嗎?

要十家哭? 還是萬家哭?

這次的事件最關鍵的情節,要從馬英九總統到高雄的談話說起。馬英九總統到高雄重災區凱旋三路和三多二路口勘查災情,凱旋路沿路管線因丙烯外洩造成的連環爆,有六公里的道路被炸成4、5公尺深逾2公尺寬的長溝。,陸軍第八軍團中將指揮官何安繼向馬總統做簡報時,馬總統不解提問,「為何只爆炸5個點,卻好幾條馬路都炸開」,何安繼回答,「由於馬路彌漫著氣體,所以爆炸狀況是一路連環爆」。馬總統看到炸得四處散亂的汽車,他問陸戰隊潘進隆,「為何汽車是散在炸開的路溝兩邊」,潘進隆說,「因為爆炸的氣體由下往上衝,所以停在路面的汽車往兩邊散開」。

馬總總的大哉問,也是全部人的疑問,兩名軍方將領的回答都不足以解馬總統及眾人的疑惑。

此次高雄連環石化氣爆,輸送到仁大工業區的丙烯等氣體其實是利用「地下排水箱涵」內部空間設置管線,箱涵直徑約3公尺,管線就直接掛在排水箱涵內側,石化氣體丙烯外洩充塞整個六公里的路面下箱涵,無法宣洩,濃度累積超過起爆點,引發連續爆炸。就已知的資料,華運這端是以每小時24噸泵料;李長榮大社廠回報大概收到20噸左右。也就是在凱旋路沿路管線三公尺直徑,六公里長的地下排水箱涵內,在三小時內可能累積了4噸到10噸(估計值) 外洩丙烯。丙烯化學式是C3H6,內含3個碳,比空氣重,會向下沉積在排水箱涵內,形成了「超大炸彈」。只要空氣中濃度達到2%,就會起爆。丙烯分子量42.08,,冰点-185.3℃,沸点-47.4℃。在常溫下無色,帶有一種較淡但令人不愉快的氣味,容易燃燒。爆炸極限为2%~11%。不溶水,所以噴水無法稀釋其濃度。

凱旋路沿路「排水箱涵」,埋在柏油路面下2到3公尺的地下。在大爆炸發生時,等於是有一個直徑三公尺,長達六公里的「超大丙烯巨彈」,從地底分段爆開來。

六公里丙烯超大巨彈 從地底爆開

這樣的「超大巨彈」,把排水箱涵上半部的鋼筋混凝土炸穿,還掀翻上面2至3公尺的覆土及堅硬的柏油路面,餘威還可以讓一旁的車輛被炸飛的巨大柏油塊壓得扁平;更有爆炸力直接上衝,讓停在正上方的近1噸重車輛,凌空飛3層樓高,正在騎機車的騎士當場被炸斷腳;路旁房屋鐵門嚴重變形,窗戶全破,招牌掉落一地,有如戰地。疑問來了,是誰讓石化業者管線走在「排水箱涵」內的?

馬總統也問了高雄市副市長李永得市政府有沒有做「共同管溝」,並關心災後復建,何時可以完成,李永得表示,「原來的管路就是共同管溝」,整個的復建工作預估約需9個月。其實這是有大問題的,全世界沒有人把「排水箱涵」當成「共同管溝」。正常的城市,水路與線路是完全分開的,更不用說有災害性的石化管線,根本不可能都放在一起。「復建工作預估約需9個月」講的是純工程的時間,還沒有把受害民眾的同不同意放進來考慮。單純的「排水箱涵」是民眾的需求,其他的管線恐怕談都不用談,決不可能放進來。

高雄市地下管線密布,從電力電信污水石化,40幾家管線密密麻麻、長12萬8323公里,這麼驚人的管線密度,卻無資料可查,高雄市政府5年前得了政府品質服務獎,得獎原因是「地下管線,電腦數位化」,現在才知道還有沒建檔的管線。

保家園 全面扺制石化管線

高市工務局長楊明州說:「這應該由管線主管機關(經濟部),他要去要求早期所建置的(李長榮),如果管線機構沒有送資料過來,那我們道路主管機關沒辦法知道,這3小時李長榮應告知而未告知,應關而未關。」這場驚天連環爆造成在現場指揮的高雄市消防局主祕林基澤及瑞隆分隊小隊長劉耀文失蹤,警消莊政潔、黃國棟、王中及義消黃尚強死亡。代表著高雄市府專業人員一樣不清楚這些管線內到底運送著什麼樣致命的東西。如果專業的都不知道,那麼對專業更無知的人民,怎麼辦?為了保衛人命家園,保住房地產,只能全面抵制石化管線通過家門前。

丙烯輸送以地下管線為主,供貨源有地域性,高雄丙烯的主要貨源是中油高雄及大林煉油廠,餘為進口;中油的丙烯從煉油廠連結到前鎮區的前鎮儲運所存放,運送到各廠都經地下管線。運送距離有20公里長,經過人口稠密的「南高雄」都會區,包括前鎮、苓雅及三民區,約72萬人口。而李長榮化工廠在高雄有大社廠、小港廠及林園廠,其中大社廠丙烯管線,除了由中油前鎮儲運所供應外,同一管線也會由華運設在高雄港倉儲供應,由控制閥操控輸送者。另外,中油前鎮儲運所另有一管線輸送丙烯到中石化大社廠,與李長榮化工大社廠走同一條路,兩管線並行。這還不是全部,「北高雄」也有石化業,他們的管道輸送路線狀況如何還有待澄清。

高市府可以不許可石化管線重埋

現在社會已出現全面公佈管線埋設的聲音。經濟部次長杜紫軍8月2日表示,只有經濟部主管的事業埋設管線時會向經濟部申請,其他行業則必須向高雄市政府申請。因此經濟部會成立平台,協助提供管線清查。但杜紫軍說,就算是經濟部主管的行業埋設管線,也「必須經過高雄市政府的同意」,因此「相關資訊都在地方政府手上」。如果高雄市政府要公佈,經濟部絕對配合。他說:「所謂我們負責,是我們政府所屬的公司,這樣的公司不管是國營或民營公司,在所有埋設管線過程中,還是要地方政府的『許可權』。也就是說,所有的資訊在地方政府那邊,如果地方政府要統一公佈,我們絕對會配合來做」。這話是有玄機的,責任歸屬是在高雄市政府。也就是高雄市府未來可以「不許可」石化管線重新埋設。

至於經濟部管線清查協助平台調查後,是否會「遷移管線」?杜紫軍強調,「必須看調查結果而定。如果管線保養良好、沒有安全顧慮,是否遷移就有討論空間;如果管線有安全疑慮,該怎麼汰舊換新?就必須和高雄市政府討論後續的處理方式」。也就是這次未受災卻有與受災戶面臨相同危機的高雄人,可以要求市政府「遷移管線」或立即停止輸送危險石化氣體。

總統表示,這次氣爆事件是高雄史上最大,也是台灣最大,絕對不希望再次發生,「小的都不應該有,更何況大的」,他要求行政部門拿出最大的決心與魄力,杜絕類似事件重演。總統呼籲,無論是地方和中央,都應該就這次氣爆災變的每個環節要「細緻地加以檢討」,避免類似事件重演。馬英九講真的嗎? 會「拿出最大的決心與魄力,杜絕類似事件重演」嗎?幾天來認真看災難發生,檢討原因的人,都很清楚答案只有一個,必須讓石化業從台灣消失。馬總統有決心這麼做嗎? 還是朝野都沒有人敢做這個決定? 大家開始在合演一場騙局? 「小的都不應該有,更何況大的」?報告總統,這次災難算是「小的」,如不清除石化業,「大的」就等在後頭。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0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