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 p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高級外省人還是低級的賊仔?◎Jerome F. Keating

週一 2014年08月04日, 12:3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62 views
  • Print Print

Jerome F. Keating 2014/07/30

譯者:TOTTORO

很顯然的,我們不能也不該一竿子打翻中國國民黨的一船人,但最近才剛發生的兩件事,持續的揭露台灣在過去及目前仍存在的國民黨深根固柢的問題。其中的第一件事是郭冠英為了替自己的退休金多撈幾塊錢所做出的無恥行為;乍看之下似乎只是個人主義的問題。第二件則是多年以來台灣和國民黨之間的糾葛以及監察院無法扮演有效角色的問題。這些都是重要且必需被檢驗的議題,不應該單一處理,是屬於國民黨一黨專制時代所留下的不幸遺毒,而且是整體且持續未決的問題。

首先是郭冠英的案子。這個人是2009年從政府的職位被解僱,而且是現已解散的新聞局辦公室。當年郭冠英寫了數篇貶損和對台灣人種族歧視的文章,儘管他曾試圖躲在筆名之後,最終還是被人發現了。他的發言重點是,他把自己看成是一個「高級外省人」,但卻很不幸不得不替低級的台灣人也就是「台巴子」工作;他甚至質疑台灣的國家主權。郭因此而丟掉了政府的工作和退休金。

結果在2014年的年初,同樣也是已經精簡、幾近解散的台灣省政府,突然創造了一個外交事務顧問的位置(一副省府缺之不可的樣子),而郭冠英也立即提出申請。在篩選過程的前兩階段,郭的得分比其他候選人要低了許多,但隨後在最後很匆促的評估階段中,他突然超越所有的競爭者,雀屏中選。

事情還沒結束呢。郭冠英一上任這個肥缺,幾乎沒有幾個禮拜之後就立刻提出退休的申請(他是在快65歲時被雇用的)。這下子就引起各式各樣的問題和質疑。第一個是顯而易見的,為什麼省政府要雇用一個名譽掃地的人?而且是在接近退休的年齡,加上這個位置也很可疑,特別是當這個職缺必須在不到半年內又再度經過同樣的招聘過程。第二個起人疑竇是更明顯甚至是可笑的問題,在此人的有生之年,台灣人民不得不掏出一個月六萬塊新台幣來養他。這個郭冠英,這個自稱是所謂的「高級外省人」,但他的行為在現實中卻像是一個低級的賊仔。這個事件讓國民黨的虛偽更加顯而易見。

再來是監察院的部份。當台灣省政府創造這個職位和選拔過程被發現,監察院監委錢林慧君啟動調查後也挑戰這個過程在法律上有瑕疵。但最後的結果只是監察院提出對省政府的糾正案,無異是一個輕描淡寫的責備。

假如這只是「高級」的郭冠英,為了搶救個人的退休金而降低他自己的「道德」標準,那就是如前文所談到的可恥和可笑。但是,此事代表的是更深層,而且是一致並不變的中國國民黨的權宜之計。這裡所涉及的是國民黨根深蒂固的意識,其優先獎勵「忠誠」的成員,無論他們是否有罪、貪得無厭、或者是個罪犯。郭冠英的例子不是國民黨的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此外,犯罪的不止一個人。郭冠英的職位必須由一群人在一個持續而且合作無間的機器和系統中才能產生。該系統是被國民黨帶到台灣的,這個系統照顧的對象主要是為了黨和自己人,而且是永遠高於台灣人民和國家之上。觀察海峽另一邊中國曾經發生的事,會有似曾相識而且是一遍又一遍重播的感覺。就是這種行為,加上「高級」的任人唯親和腐敗(簡稱就是貪婪),中國國民黨因此失去了中國人的民心而輸給了中國共產黨。而現在,又是這一群騙子政客在掏空台灣,一遍又一遍的延續他們不變的手法。

這就帶我們回到了目前監察院的問題,這個所謂是國家的看管人的單位。這隻無牙老虎早已失去了牠的用途,就算牠曾經有過任何的功能。監察院不僅是「獎勵」忠誠黨員的另一種手段,甚至是黨或總統用來獎賞他們的最愛。總統甚至可以用監察院來阻撓即將可能出現的麻煩,萬一他自己將來被審判。實際上,他可以利用監院變成自己的防護衣,不論是現在還是為了將來可能出現的麻煩。 因此很諷刺的是,無論是總統辦公室以及國民黨的發言人,近日都不斷的大聲疾呼狼來了,表示危機當前。但是如果大家能回想當年民進黨的陳水扁擔任總統的期間,國民黨卻沒有任何危機意識,並以其主導的立法院阻撓陳水扁所提出任何監察院的任命。而且國民黨並不是質疑陳水扁任命名單上的資格,而是全然拒絕他提出的任何任命。也就是說,國民黨所表現的是他們寧願讓這個國家沒有看管單位,也不願意讓陳或者是民進黨委任任何一個監察院的位置。

然而今天的局面卻是每下愈況。台灣的總統馬英九在任期只剩近兩年時,推出了連一些他自己的同黨人士也都質疑的監察院委員的名單。然而馬英九推動任命的堅持,是連適當的考慮和檢驗都缺乏,正如同他希望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和服務貿易協議(TISA)的過關是一樣的,把立法院當成橡皮圖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如此的堅持,更增加了一些險惡和腐敗的動機,而不只是任人唯親的酬傭的可能性。

馬英九這個人老是想把方釘子塞進圓洞裡;無論是強制台灣和全世界相信他的中華民國與過時的1947年的憲法,還有虛幻的九二共識一定要延續下去的信念。他的行動也證實了他帝王般的思想,以及他全然不懂如何在民主政治下執政。但儘管如此,不論他是如何的魯鈍、無能和/或Bumbler,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在算計。監察院委員的任期是六年。這意味著不僅是為了馬英九剩下的兩年,也在未來的四年,無論是誰或哪個政黨在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馬英九的這些親信們將有監察的權力。馬英九很清楚知道他是怎麼樣扭曲和使用國家的系統,並以雙重的標準來迫害陳水扁。而現在,他顯然是為了未來在尋求專斷獨佔性的逃避牢獄之災的鎖匙。無論馬英九將在最後兩年對國家造成什麼樣的傷害,這是政客為了自己的保險而藏起來的鎖匙。郭冠英的問題和馬英九比是小巫見大巫,台灣對國民黨多年來的腐敗也還有許多賬要算。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病毒學博士,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 資料來源: 極光 希望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6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