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2 pm - Tuesday 19 January 2021

馬英九總統與江宜樺院長,你們才是阻擋台灣未來與希望的絆腳石◎張育寧

週三 2014年06月11日, 4:0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4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8548243958_8f4fe09172_z

20141003212617  by: 張育寧 2014-06-11

昨日(2014/06/10),台灣政經圈一則被忽視的重要事件

「行政院院長江宜樺 10 日與工商協進會理監事進行早餐會。江說近期他與青年創業家座談,『從他們身上,我看到台灣經濟發展的動力,顯示除了學運以外的年輕人,台灣各個角落,都有 許許多多充滿理想、充滿幹勁,既不抱怨政府,也不會把自己失敗歸於別人的年輕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台灣的未來跟希望。』」

江宜樺這番言論顯然是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遊說而發,另一篇報導中:

「江宜樺表示,希望在野黨重新思考這國家重大新制度的創建,『不要用負面、有限的、封閉的眼光來看待這樣一個重大經建的決定』」

江宜樺這番發言後,在場商界大老們一搭一唱

工商協進會長駱錦明在同一個場合上對媒體說,「雖然每個人都有發言權力,但要懂得和別人溝通,台灣與其他國家簽署經貿合作協議,是取捨問題。」

台玻董事長林伯豐說,「聲音大的未必是民意,民意是無所不在的。」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則說,「台灣應該要更努力拚經濟和國際化,不然全世界都連線了,我們是要把門關起來嗎?」

每一句,都是指向抗爭者說的。

  • 執政者用「何不食肉糜」姿態與人民對話,粗糙而且沒有格調

自由經濟示範區是 318 學潮後,行政院主推的經建政策。作為閣揆,江宜樺本就有責推銷行政院政策。但是在經歷台灣 20 多年來最嚴重的政治抗爭運動之後,江宜樺的盡責,就是在工商協進會早餐會上,指責參與學運的年輕人「只會抱怨政府、把自己失敗歸於別人」。如果媒體沒有太 健忘,大概還記得,駱錦明不到一週前,才剛說出「年輕人可在房價相對便宜的台中買房子,就算搭高鐵到台北,上班通勤時間也不過 1 個小時」的荒謬言論。

執政者搭配大資本家「何不食肉糜」的怪異腔調,對著抗爭者說:你們會反對,是因為你們是資本市場競爭過程中的失敗者,所以閉嘴別吵了,學學那些勇敢迎向資本主義市場遊戲的創業者吧。

這絕對是最粗糙的、最沒有格調的,連修辭都稱不上的,反動的厥詞。

經濟全球化運動,本質是要求國家退位,解除管制,由市場和「有效率的」私人資本掌控經濟空間。面對這樣的衝擊,政府必須謹守基本職責,例如,控制壟斷的出現,維護市場的穩定和機會公平;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等。全球化之所以嚴峻,在於其規模是世界性的、滲透的深度和劇烈程度前所未見,政府職能受到空前壓制,愈是與全球市場緊密相連的資本市場政府,愈需要尋求因應之道。

然而,江宜樺所代表的馬政府在政府與財團協商的場合裡做出這樣的發言,幾乎等於昭告:這個政府在全球化威脅下,在政經利益分配的選擇上,毫不猶疑的選擇極右傾向資本家和財團。

  • 江宜樺毫無自覺,他讚揚的青年創業家和那群只會「抱怨」的年輕人,兩者高度重疊

江宜樺不是故意忽視,就是不可思議的在學運之後失去辨識輿論的基本能力,所以完全不知道,他口中所說的,「一般媒體所說的只會抱怨的年輕人」和他所見面的「青年創業家」,是高度重疊的同一群人。

創業家的本質,是在舊有的破敗或陳腐中創造新局。在這個意義上,青年創業者很難不同情學運,尤其是,他們這麼多年來,因為政府陳舊法規、公務員在懲 戒法威脅下怕事不願擔責的文化下,屢屢在面對全球市場競爭時被政府公務員扯後腿。學運期間、以及其後,多少網路創業圈的創業者、投資者參與,或者行動支 持,或者言論上給予肯定,募款、透過網路快速集結動員的各種串連,其中有多少青年創業家的影子。

從這個角度理解江宜樺的發言,對整個台灣社會而言,我們所面對的執政者,不僅是「令人失望」而已,恐怕更是需要即刻警覺的國家發展危機。

馬、江作為執政團隊之首,在推動重要經濟政策的溝通上,姿態高傲、與民意背道而馳,導致整個技術官僚團隊也跟著被迫無能化,將台灣帶向最惡劣的政治僵局。

  • 如今,推不動的自經區,只是馬、江失去統治正當性的結果

回頭看「自由經濟示範區」政策的醞釀與規劃,早在去年 2 月,經濟學者出身,現任國發會主委、時任政務委員的管中閔即曾在接受《TechOrange》專訪時說明這個政策的思維與願景。依照當時管中閔的說法,自由經濟示範區的目的是要「給中、小企業適合的市場與政策環境,加速台灣產業升級的速度。」

根據這個專訪,管中閔的自經區政策有幾個基本思維:

1. 反對短效式直接補助特定產業
「對於經濟發展,我們的社會習慣只在經濟景氣差的時候,等待政府提出立竿見影的作法 ,用大量財政資源補助特定產業。」

2. 台灣產業轉型應該著眼於中、小企業
「相較於韓國高度垂直整合,台灣是大量中、小企業水平分工的結構體質,台灣的活力集中在中小企業,台灣的轉型升級,要看我們怎麼給中、小企業適合的市場與政策環境。」

3. 面對全球化競爭,台灣必須加速產業升級速度
「台灣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某個被政府指定,等待公部門大量補助、政策圍事的一、二個明星產業,相反地,我們需要千軍萬馬的隱形冠軍。」

4. 政策的規劃重點,是創造一個符合時勢的創業環境
「現階段的台灣經濟結構轉型有時間上的壓力,經濟示範區希望能追趕上落後的進度。…… 現實狀況是,如果全部要走立法程序,台灣光是一個產業身上可能綁了 30 條、40 條枷鎖。花了很多力氣、很多時間鬆綁了 20 條,他身上還有 20 條枷鎖,還是幾乎不能動,鬆綁是從根本改善台灣經濟結構體質,絕對不能停,但同時,設立經濟示範區快步調拉動,台灣才來得及迎頭趕上。」

管中閔在專訪中說,自經區是要讓企業透過特區規範鬆綁的特性,做在島內因為不合時宜的法規而不能做的事情,快速與全球市場接軌,在商業模式、人才國際化、技術等各面向創新。

管中閔是自由市場派的經濟學者,相信市場才能創造可長可久的創新,自由經濟示範區的理念與他的學術信仰一致,從政策基本思維來看,也是近年少數不惟 選票是宗的務實看法。台灣社會是否接受自由市場的信仰與政策,必須交由代議機關立法院的審議,若接受,行政院還需要配套提供經濟弱勢者必要的保護傘,適度 調節制度帶來的社會利益分配後果。

而在立法院審議之前,行政院有義務要向社會闡明政策內涵與後果。

然而,就在「自由經濟示範區」在行政院各部會研議的同時,發生九月政爭,總統馬英九與立法院長王金平赤裸裸的政治鬥爭,台灣社會對馬政府的不滿來到臨界點。一直到國民黨在立法院試圖以 30 秒強渡關山通過兩岸服貿協議,318 學運終於爆發。323 江宜樺下令警察得以警察得以暴力鎮壓驅離行政院前民眾,一週後,330 黑衫軍走上街頭。

自此,馬、江政府與台灣民間社會之間猶如平行線。馬、江政府的嚴重失能,以及面對社會抗爭的傲慢冷血,失去僅有的統治正當性,這個現象,在「自經區」政策尋求社會共識的過程中展露無遺。

上個月底,管中閔以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的身分,召開網路溝通會,邀集網路媒體與網路意見領袖代表直接面對面解釋「自經區」政策,現場開放問答,網路即時直播。溝通會過程中,國發會的說明與網路社群語言相去甚遠,頗受批評,但會中部分網路社群代表提問方式的無禮,也讓整場溝通會陷入各說各話的僵局。318 學運之後,馬政府的親中面貌已經定型,所有政策遊說的內涵,全都被懷疑準備「賣台」,都得以被粗暴的否決與質疑。

一個體制以民主為基本精神的社會,社會下意識的,帶著防衛心否決所有執政者提出的政策,而且這樣的否決還擁有強大的輿論正當性,社會共識無法形成,台灣的國家發展危機,正在懸崖邊上。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同時也是 318 學運領袖黃國昌在接受《 BuzzOrange 》專訪時說,「我的確觀察到這個現象,但是我必須說,台灣社會的僵局和危機,馬英九和江宜樺必須負最大的責任。」

對台灣社會而言最可悲的是,馬英九和江宜樺的言行,在在呼應黃國昌的評論。

馬英九 9 日剛要求國民黨團必須在立院臨時會全力推動服貿過關,第二天,江宜樺就陪著財團罵學生。在這個狀況下,管中閔 10 日晚間召開記者會說,示範區和兩岸服貿或貨貿不一樣,絕對不是只向中國大陸開放,而是面向國際,「只要有機會溝通,願意去拜會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顯得特立獨行,顯得腹背皆敵。

馬英九和江宜樺說,學運青年阻礙了台灣的未來與希望。他們沒搞懂的是,歷史上,政治領域的創新,幾乎都是從學運、政治抗爭運動開始的。和商業領域的 創業者一樣,這些參與學運的年輕人,只不過是選了政治這個領域創新,而且承擔了遠高於商業創新失敗的個人風險。這個創新的力道多猛烈、這個社會需要付出多 大的代價,就看在位的統治者距離民心多遙遠,多大程度的,阻擋了這個社會共同期待的,未來與希望。

(圖片來源:presidential office, CC Licensed)

by: 張育寧 2014-06-11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4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