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8 am - Sunday 31 May 2020

為黨營事業打造的石化政策?◎張世鋒

週六 2012年12月08日, 9: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9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2年12月8日星期六

文/張世鋒

馬政府上台後積極地推動石化政策,雖國光石化在彰化設廠受挫,但馬政府並未對石化產業的推動有絲毫喘息。除了推動所謂「石化產業高值化」的產業提升方案外, 還意圖將國光石化轉移至台中港區,甚至,為了踢開「環評」這塊大石頭,也不惜召開全國產業發展會義,企圖假借產業發展之名,暗自開展石化業的康莊大道。這 看似一連串為國家經濟發展所推動石化政策,事實上,很可能是國民黨動用國家機器為一黨之私所進行的自肥計畫。

長久以來,國民黨的黨營事業和石化業原本就是利益共同體,其盤根錯節超乎常人想像。根據許甘霖在1993年《黨資本的政治經濟學─石化業個案研究》文中指 出,國民黨政權1990年代以前就以國家資本掌握石化業上游,以黨資本結合私人資本,壟斷了石化業中游,形成所謂「黨資本共生體」。甚至,國民黨政權也早 就以此共生體進入「政策形構」,即以國家機器進行政策掩護,以維護其最大利益。

國民黨黨營石化事業群如下:中美和石油化學,台灣苯乙稀,台灣石化合成,永嘉化學工業,延穎實業,東聯化學,厚生,大穎企業,福合工程塑膠。這些公司大多占 據了石化業中游的有利位置,在一九九七年時,黨營事業甚至意圖與現今中國的石化大亨陳由豪聯手,建立黨營的石化上游基地─七輕。若非陳由豪後因財務困境避走中國,黨營的石化體系早已臻於完備。但以陳由豪今日在中國石化業的地位,我們其實可以合理懷疑,這應該是與國民黨黨營石化事業合作的成果。

所以不難理解,國民黨與石化業的關係如膠似漆,即使二十年過去,歷經八年的民進黨執政,這樣的利益共生狀態應該仍是穩固不搖的。但黨營事業體撲朔迷離,很難讓人捉摸其共生體系的究竟。在李登輝時代,劉泰英將黨營事業化零為整,將龐大無序的眾多黨營事業聚攏在七大控股公司之下,一度外界估算其資產超過三千億。 但民進黨執政後,隨著國民黨不定時的處分黨產與稀釋事業體股份,使黨產快速的化整為零,讓人難以精確地掌握其事業體版圖。

但是近年來經濟部與環保署多次在六輕或相關石化產業問題上,一搭一唱地為其鋪平道路,不得不令人對其動機產生高度質疑。像陳冲就提出檢討環評制度,環保署長沈世宏則加碼宣稱環署應該要擁有最終的決定權,這種為特定產業改變制度的做法,若不是為了龐大的黨營利益,誰會甘冒輿論抨擊的風險?況且,倘若黨營事業不經由政策護航,或許只是政黨競爭上所謂不公不義的問題,但如今政策不但公然地意圖改變體制,甚至支持的就是高耗能、高耗水、高汙染、高罹癌的石化產業,這 就是徇私舞弊、禍國殃民的醜惡行為。也許在黨國體制下成長的馬總統,根本就不認為結構性的貪腐有甚麼問題,政策護航不過小菜一碟。

另一方面,黨營事業與台塑的關係亦十分耐人尋味。因為永嘉化學工業明擺著就是與台塑合資,若是經由轉投資與台塑聯合的,就更不知有多少。雖然民進黨的政治人 物也時有幫台塑敲邊鼓的情形,但像國民黨政府這種以院長、部長級公開幫特定產業發聲的狀況,顯見其關係之特殊。君不見,很喜歡鼓吹「節能減碳」的馬英九總統在2008年上台之初,不就去覲見「排碳之神」王永慶嗎?

在2012年的今天談黨營事業,看來似乎有些不合時宜、讓人備感時空錯置,彷彿那是威權時代的產物。然而,黨營事業問題,從來沒有被正式解決過,政策替黨營事業護航問題更鮮少被人關注,但這種所謂「黨資本共生體」一日不除,就是台灣全體人民的恥辱。過去馬英九總統高喊「黨產歸零」,如今看來格外諷刺,因為黨 產不但沒有歸零,國家機器甚至積極地幫黨營事業服務,不僅嚴重地毀壞了國家的體制,也以最「毒」的石化業的毒害環境與人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9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