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 am - Monday 30 November 2020

「中華台北」是什麼名堂?

週四 2008年10月23日, 10:4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中華台北」是什麼名堂  (全文 )

太平洋上有一塊陸地名字叫「台灣」已四百年以上,土地上住有「台灣人民」,但現在的國名混合著「中華民國」和「中華台北」,不是「斯土斯民斯邦」一致的「台灣」本名,何以沒有土地、人民和國家完全合一的國名?「台灣」是此地人民認同期待的國家名稱,這個名字曾經是國際奧會承認接受過的本地奧運會代表名稱,為什麼會另外出現「中華台北」名號?讓我們來回顧這個近世紀的歷程。

1949年中華民國失去大陸領土退到台灣來,1954年國際奧會承認了對岸新國家奧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奧委會」,並繼續接受遷台的「中國奧委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 簡稱COC」,同時間承認了兩個以「中國」命名的中國奧委會,兩岸奧會都各有管轄的領土,所以可以各取適當名稱,有歷史因素時先用者為主,有空間牴觸時以大者為尊,重點在於名稱應能相互區隔。國際奧會的立場,實際上是在雙邊承認和推動一中一台,接受兩岸兩奧會的決定正是這種傾向。

1958年中共因反對國際奧會承認兩個中國,宣佈退出國際奧會。次年國際奧會年會議決議通知台灣的『中國奧委會(COC )』:「因為台灣的中國奧委會未能控制中國的體育運動,不能以該名稱繼續接受承認,原來的名稱將從正式名單中剔除,但可以考慮接受用另一名稱申請承認。」

COC嗣於1960年以「中華民國奧委會 (Republic of China Olympic Committee ) ROCOC」名稱向國際奧會重新申請承認。8月22日國際奧會年會通過同意,更名使用中華民國奧委會(Olympic Committe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但認為其控制地區僅為台灣 ( 台、澎、金、馬 ),因此只能使用「台灣」或「福爾摩沙 (Formosa)」的名義參加比賽,這就是國際奧會承認「台灣」或「福爾摩沙」代表團,以之認定作為國格名號的模式。

國際奧會知道400年前台灣的舊名「福爾摩沙」,顯然非常了解台灣的歷史,就其通過所答覆的聲明文義,可知當時我們用「台灣奧委會 (Taiwan Olympic Committee)」名義申請入會還是會被承認,因為「台灣」就是此地基本合理的代表名分。

早在1922年COC創立時,中華民國領土在中國大陸,並不包括台灣,是1945年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太平洋戰區中戰勝日本,勝取台灣才交予中華民國受降接管的。這一年也是聯合國成立年,中華民國是創始會員國兼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四年後的1949年中華民國失去了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佔領那個地方獨立建國立名中國,中華民國才退守台灣。台灣從來未曾與對岸稱為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隸屬統治過,所以「台灣」是獨立於對岸中國之外的國家實體,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華民國在台灣稱為「台灣」本是當然,台灣參加了1960第十七屆羅馬奧運會、1964 年第十八屆東京奧運會及1968年第十九屆墨西哥奧運會,參賽出場名牌和大會的公報或文件,都被稱為「台灣」,體育前輩紀政、吳錦雲、葉菊妹、李秋霞、吳阿民等先生女士都可以做歷史見證。雖然中華民國奧委會曾於奧運出場時,抗議國際奧會禁止使用「中華民國」名稱,實際上當時兩岸奧會都一樣,各自堅持是中國唯一代表,互相排斥,從兩岸政治對抗延燒到國際奧會抗爭名稱。

中共既然因抗議國際奧會承認兩個中國而退出,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奧委會, 1968年10月國際奧會在墨西哥召開之年會中,因應台灣中華奧會的推動,提出台灣奧會名稱問題,結果32 票對10票通過以「中華民國奧委會(Olympic Committee of Republic of China)」作為國家奧會名稱,列名China R. O.,即以中華民國名義參加奧運,這年奧運會後生效。在那個兩岸爭奪唯一中國代表權的時代裡,這不是結局,三年後的1971年,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替,「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台灣的「中華民國」名義風雲續變,逐漸被聯合國及國際奧會冷卻處理。

台灣的中華奧委會只需全心放在台灣,以單純「台灣」名稱參加奧運,或者成立「台灣奧委會」,甚或面對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位可能被迫應變時走向「台灣」奧會模式,就可以永久參加奧運,國際奧會並未排拒中華民國使用原有國旗、國歌;另方面在國際組織的聯合國席位上,還是可以務實沉機應變,以努力在聯合國爭取永遠的一席之地。這個時候,國際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已逐年增加達到聯合國會員國的過半數,很多有邦交的聯合國會員國,建議中華民國及早未雨綢繆,以「台灣」名義保存聯合國席位。

很遺憾,因為中華奧會惟恐台灣為名的奧會模式,會影響「中華民國」的聯合國代表權提前崩盤,所以捨棄「台灣」名分,以與中共爭奪和賭注奧會的「中國」名分,但終究仍難免除1971年,聯合國大會以中華民國侵奪中國代表權為由,投票通過2758決議案,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中國」進入聯合國,「中華民國」才被聯大否決逐出。中華民國堅持是正統中國,但聯合國還是支持中共政權代表中國事後證明,中華奧會爭名之舉,無助於保護聯合國的中華民國代表權。

退出聯合國後,1973年11月伊朗奧委會(1974年第七屆亞運主辦國)召開「亞洲運動協會特別理事會」,會中通過「排除中華民國會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案,國際奧會主席基蘭寧反對其排斥中華民國(台灣),伊朗奧委會列舉許多國際奧會的事證反駁,最後仍以中華奧會侵奪中國奧會代表權,無權代表「中國」為由,拒絕台灣的亞運代表隊參加第七屆亞運,這就是「台灣」更名為「中華民國」的後果,中華奧會被逐出亞運正與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因果相同,國際並不認同其代表中國。

1975年中國奧會再向國際奧會申請恢復承認,台灣的中華奧會仍堅持不放棄「中華民國」國家奧會名義。次年21屆蒙特婁奧運會時,國際奧會通過『要求中華民國代表團以「台灣」名稱參加奧運』,禁用「中華民國」,中華奧會曾動用中美外交請美國福特總統出面向加拿大奧會抗議,加國總理杜魯道最後還是堅定表示,中華民國代表團可用其國旗、國歌參加,但不可以用中華民國」的名義進入該國參加奧運會,於是中華奧會代表團因名稱被拒退出這屆奧運,是奧運史上中華民國被要求使用「台灣」名稱的最後一次機會。從此國際奧會在推展兩岸奧會問題上,除了中華奧會名稱外,另增加國歌、國旗及會徽的爭議。

由於中國奧會排除中華奧會堅持一個中國國際奧會暫時擱置其入會。蒙特婁奧運會後,國際奧會主席主席基欄寧依據1978年5月雅典年會通過的決議,繼續進行解決奧會的中國代表權問題,邀請三位委員成立研究小組,訪問中國與台灣調查「兩個中國」的狀況對國際奧會規章的影響, 1979年4月國際奧會第81屆年會在烏拉圭首都特維迪歐舉行,先聽取小組委員報告,其中對中國奧會的三點建議,傾向接受兩岸對等參加國際奧會,內容是:

  1. 修正其會章以完全符合國際奧會憲章規定。
  2. 排除對中華奧會有效控管區域的管轄主張。
  3. 不接受上兩項建議時,兩岸分別成立「中國奧會(北京)」與「中國奧會(台北)」。

在場兩岸代表接著後續發言,隨後接受委員詢問。

中華奧會副主席丁善理聲明為什麼不接受「台灣」名稱:

  1.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斷聲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分,因此,為維護我們的獨立地位,我們決心反對任何想把這個名稱加給我們的嘗試。
  2. 就地理而言,中華民國奧會控制的有效地區不僅是台灣,而且還有金門、馬祖、烏坵等地區。
  3. 就行政上而言,台灣只是中華民國奧會管轄四個地區之一,其他三個地區是福建省、台北市、高雄市,這三個地地區災行政體系上都與台灣省分開。

批評其第一點:

不論「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麼聲明,台灣有本地的歷史事實,從來不曾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隸屬統治過,所以不是對岸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台灣」,有自己的立場,對岸的中國是「中國」,台灣可以超然不受左右。

批評其第二、三點:

不論從地理上或行政上考量,台灣是台澎金馬領土中最大的陸塊、腹地、內地和國家基地,金門馬祖面積僅佔全領土中的0.5% ,所以可以用單純「台灣」這個名稱代表這個領土,世界各國都這樣立名。當時的中華奧會代表貶低台灣地位,可見心無台灣。

接下來中共代表宋忠秘書長表示:堅持一個中國,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接受兩個對等中國,但同意台灣改用台灣奧會「NOC Taiwan,China(NOC 即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稱,並改用不同於「中華民國」的國旗和國歌 ……。因名稱附加「中國」,且反對兩岸對等,基本上是一國兩制。

年會經兩岸代表發言和答詢後,委員們認知兩岸表達一個中國的意見,基於不排斥兩岸對等而以36:28票通過以下決議(中華奧會接受此一對等結果,但中國奧會仍有異議不接受):

(一) 承認在北京的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Pekin 。

(二) 繼續承認台北的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Tapei 。

所有有關雙方的名稱、國歌、國旗及會徽問題,將盡速在完成研究與安排後,交由主席和執委會處理。

自從對岸中國取代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之後,國際上已公認其為唯一的中國,受到1979年初美國與中國建交、與我斷交的影響,1979年6月波多黎各的聖望再召開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討論中國代權問題,會中推翻兩個月前的年會決議,將兩岸對等變成不對等(即中國奧會囑意的一國兩制模式,一個中國和一個中國屬區),內容如下:

為了使台灣能參加1980年冬季奧運會,建議台灣改變其名稱及旗歌:

(一) 承認位於北京的奧會為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和國歌。

(二) 承認位於台北的中國奧會,將在中華台北奧會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名稱下參加奧運會,但需提出與現在使用不同之名稱、會旗、會歌並經執委會批准。

中華奧會拒用台灣名稱,但想要的中國名稱對岸不讓,處於如此一個中國之下,參入中國之名並無對等地位,所以不利的結果變成: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奧會為COC,台灣使用不對等的Chinese Taipei中華民國原來的名稱、旗和國歌將被禁用,不接受時將永遠不能參加奧運!

1979年10月國際奧會在名古屋年度最後一次執委會議決,函請國際奧會全體委員對執委會上述決議案進行通信投票,同年底完成投票通過了台灣新奧會名稱「中華台北奧委會(英文是中國的台北奧委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中共確定取得了「中國奧委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名稱,這個COC就是中華民國 1922年創立,後來台灣的中華奧會申請改成China R O,此時變成「中華台北」,對岸中國終於接手COC名分。

19813月,台灣的中華奧會主席沈家銘與國際奧會新任主席薩瑪蘭奇簽約接受中華台北」的奧會名稱與地位,面對現實殘局。中華奧會聲言名稱不重要,參與才重要,放棄了歷屆奧運會或亞運會中所堅持的「中華民國」,也捨棄國際奧會堅定同意承認的「台灣」,接受了這個名稱。如果真是名稱不重要,參與才重要,那當初只要接受單純的「台灣」名義,不需變更國旗、國歌,不需抗爭,就可以被國際奧會承認永久參加奧運會了,何必繞個大彎走遠路,投入許多無助的工夫(諸如中華奧會提出國際訴訟、國際奧會相對修改奧會憲章不盡有利中華奧會等),流失了機會與權利,最後連中華民國原有的國名、國旗和國歌全部被國際奧會禁止使用於奧運會和各項體育比賽!

    同理,既然參與聯合國重要,稱也是次要,只要當初意識到土地與人民才是國家根本,自1949對岸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中國的絕大多數土地與人口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中華民國要向世界主張代表中國是多麼荒謬的事!想保存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的一席權利也難!中華民國的主要土地與人口僅侷限於台灣與台灣人民,本可以台灣名義參加聯合國,原本是合理的選擇卻置之不理,致早於中華奧會易名中華台北」之前,中華民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擠出聯合國,結果是台灣、中華民國同樣孤立於國際。

走過一甲子歲月,看到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從起初堅持代表唯一的中國,演變到被逐出聯合國;也看到在國際奧會上,從起初拒用台灣名稱,排斥對岸另一個中國,演變到爭取兩岸對等承認不成功,終至落空換得不對稱的「中國的台北」,有許多感概!中華民國站立在台灣海峽的這一邊,這個獨立的海島土地上,原本「中華民國」與「台灣」是一體,兩岸名稱以「台灣」對應「中國」讓台灣站穩,也算是保護中華民國的尊嚴,作為長遠務實的選擇,也是正確的走向,但是決策者對這裡的土地和人民總是很疏遠,寧可沒有台灣之名,不能能沒有中國之分,只要貼上中國之名,不在乎失去國格地位和國家尊嚴。

如果當初開放民主,讓「台灣」名義留住聯合國及國際奧會的權利,「台灣」可以是這裡人民、土地與國格結合的名號,仍舊是中華民國民主體制的永久傳承,實際上中華民國是站立在台灣土地上,完全依賴這個土地的資源,可惜中華奧會接受了「Chinese Taipei」,以「中國的台北」屬區立場面對「中國」一個國家,根本就是屈服投降中國!既無國格可言,更談不上中華民國的尊嚴。(此一時點台灣持續在戒嚴,民主尚未建立,政府支配外交與奧會決策,台灣人民沒有機會自主另走出路,蔣經國總統正式宣告解嚴是較後的1987年7月15日。)

台灣的中華奧會英文名稱改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雖屬國際奧會所承認的國家奧委會,但不是真正國家奧會會員國,只不過是冠上中國的地區奧委會。中文「中華台北」不是很好的名稱,其英文譯名「Chinese Taipei」也很不妥當。以下是文字的註解:

中文的「中華台北」:

中華民國只剩一半(因為「中華民國」名字中最重要的「民國」兩個字沒有了),台灣被拋棄了(因為沒有「台灣」名字)。

「中華台北」僅是中華民國內用的名號,國際通用英文名稱。

英文的「 Chinese Taipei 」:

再翻譯回中文就變成「中國的台北」,儘管中華奧會聲明他代表中華台北,外國人並不能理解,總是會用英文觀念想成中國的台北,認為台北是中國的了,像是對中國宣示「台北屬於中國」。中華奧會接受這個模糊名字讓中國來調侃矮化我們,也造成了國際誤稱我「中國台北」,一路挫傷了台灣與中華民國的尊嚴。

「中華台北」雖從國際奧運體系演變出來,深思其由來可以了然於心,影響及於台灣的國家主權,是守舊的中華民國當政者執迷於「一個中國」,呼應中國打擊台灣名分和國際國格,所操弄出來的代表名號。

「中華民國」實質上就是「台灣」,為著綿延子孫的安和幸福,大家應該同心凝聚合一意識,珍惜也擁護台灣,這個我們一向共同生活、賴以生存的土地。

    1949到1987年間,台灣曾有過兩種族群意識,一個是擁抱「中華民國」的族群,1945年以後移民到台灣來,大都從業於軍政公教,歷史的反共因素使他們放不開中華民國情結,然而大部分都已經就地成家、傳嗣、定居半世紀以上,迄今大半生落腳生活在台灣,已經算是台灣人了。另外一個族群是1945年以前代代在此地繁衍、從先祖起就生長、生活,生存在這裡,是土生土長的道地老台灣人,血統包括300年前自清國來台的移民、本土古老的平埔族和原居山區或台灣東部的原住民,大都從業於公教農工商,正盼望台灣成為國際上獨立自主有尊嚴的國家,名叫「台灣」。

十月 23, 2008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