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 am - Thursday 13 May 2021

保險退場機制出爐 四百億保險黑洞 要全民買單?◎林昭儀

週四 2014年07月24日, 6:3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7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07-24 天下雜誌 527期 作者:林昭儀

保險退場機制出爐 四百億保險黑洞 要全民買單? 圖片來源:黃明堂

國寶與幸福人壽,兩家公司財務缺口加總已達四二二億台幣,面對這坑財務黑洞,監管者金管會為何舉步維艱?即將公布的保險退場機制措施,對保戶、業者有何影響?

夏季,台灣保險圈暗潮洶湧,氣氛詭異。

七月三日,金管會對國寶人壽介入龍邦興業董監選舉祭出重罰,並要求撤換投資長。

董事長是律師葉佳瑛的國寶人壽,隔日以新聞稿回嗆:「……金管會顯然忽視行政指導係不具法律上強制力之行為,更無視於行政程序法第一六六條,相對人明確拒絕指導時,行政機關應即停止,並不得據此對相對人為不利之處置之規定。」

金融業者公然挑釁執法者,史上罕見。更何況,國寶人壽是一家資本額已經虧光、淨值負二○九億,所有業務、投資都被執法者高規格監控的保險公司。

跟國寶一樣,體質孱弱的,還有淨值負二一三億的幸福人壽。

除了公然嗆聲,弱體保險公司的未來再引關注,原因是七月底金管會即將公布新措施,未來保險公司被接管,保單不再照單全收,保額可能打折給付。這將是台灣金融史上,首度要求消費者必須承擔買錯保單的風險。

立委、監委 逼出退場措施

事實上,金管會即將公布的保險退場機制與配套,是被立法院與監察院逼出來的。

五月初,立委費鴻泰在立法院提案通過,要求金管會在七月底前,依據保險法一四九條授權,擬定保險業退場機制與配套實施方案,未來如再有壽險公司被接管,保單將不給予全賠保障。

費鴻泰解釋他提案的背景,因為有選民告訴他,現在還有壽險公司用政府會全賠的藉口來賣保單,「這不是吃定政府,吃定人民嗎?」他說。

○九年八月,保險安定基金接管國華人壽,保單完全不打折。去年,終於找到全球人壽願意接手,條件是,安定基金必須貼給全球人壽八八三億。

保險安定基金的財源,是保費提撥與保險業營業稅。換言之,這是一種變相的全民買單。

國華人壽被接管時,淨值為負五七九億。而總計擁有保戶約三十八萬人的國寶與幸福人壽,去年底淨值加總已達負四二二億,虧損持續擴大中。

擔心國華全民買單惡夢重演,今年五月,監察院對金管會提出糾正,認為未善盡監理之責。

「金管會必須更積極且盡速處理這兩家公司,把傷害控制在最低水準,」監察委員葉耀鵬受訪時直言。

面對監察、立委與學者的聲聲催促,談起如何處理這兩家公司,金管會副主委王儷玲依然保守。

她強調,目前的工作重點,是七月底先如期將退場機制與門檻清楚確立好,年底前要訂出明確的監理門檻。並且已要求業者增資,確保保戶的權益得到充分的保障。

但是否照學者建議,參照美國做法,資本適足率(RBC)(見小辭典)低於七○%就硬性接管,「還要繼續研議評估。」

法規綁手腳 業者怨翻身難

面對挑釁的業者,強調盡力監管的金管會為何保守?這兩家公司能自救嗎?為了國華人壽,才剛賠了近九百億,等於是台灣一年科技預算,短短一年,為何又有是否該接管另外兩家壽險公司的疑慮?

金融海嘯、新股東財力不足或有錢也不願大幅增資、經營者對保險行業認知不足、金融監理未能決斷即時,是台灣再度陷入兩難窘境的主因。

事實上,國寶與幸福人壽的問題,已經拖了多年。幸福和國寶分別自○四年和○五年走上連年虧損的不歸路,淨值也在○五年和○六年由正轉負。

國寶大股東福座開發,於○七年把公司賣給神祕大股東朱國榮與律師背景出身的葉佳瑛。

同一年,幸福也找到新股東,在上海經營房地產事業有成的台商鄧文聰,與立委黃正一願意增資。鄧文聰於○八年十月,承接黃正一股份,接手當時淨值負數已達一六四億的幸福人壽。

沒想到,當年竟遇上了百年未見的金融海嘯,鄧文聰一口氣增資的十二.五億,馬上就賠光了。之後的歐債危機,又讓幸福人壽淨值快速惡化至負二○六億。

而遲遲不一次增資到位的幸福與國寶,也抱怨金管會管得他們無路可走。

幸福人壽總經理郭明枝無奈的說:「我們一開始就無法公平競爭,業務推動也受阻,有如兩手兩腳被綁起來,要怎麼改善經營?」

他強調,幸福責任保證金都有提足,醫療險都有再保,風險在控制之內。但閒置資金高達四成,只能投資利率○.八%的貨幣市場,投資報酬低於資金成本,光這樣,每年就得虧五.七六億元。

郭明枝說:「我們只有一個卑微的請求,就是請主管單位輔導我們,找到投資報酬率較高且透明的資金出路。」

保險業為何不急著增資?

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說,由於淨值持續惡化,金管會監理是基於風險承受能力的考量,為了保障保戶,不放寬其業務,以避免這些保險公司過度擴張,影響清償能力。因為怕業者投資高風險標的,導致虧損擴大,因而限制投資範圍。

但一味的限縮,也造成愈虧愈多的惡性循環。

《天下》過去三個月六度提出採訪要求,國寶人壽一直不願正面回應。

國寶人壽董事長葉佳瑛接手時,國寶已面臨超過百億的淨值負數;接手三年,負數再翻一倍。

葉佳瑛在一○年回答媒體詢問,如何弭平財務缺口,他直截了當地說:「要我拿出一四五億元,讓國寶人壽資本適足率達二○○%,我相信台灣任何有錢人都不會做這件事。」

「保險業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大股東沒有增資的現實感與迫切感,」一位與這些大股東打過交道的金管會官員沉痛地說。

他比較,銀行如果不穩,存款戶最多損失利息也要解約,擠兌風險讓有心掌握經營權的銀行大股東,會急著增資。

但保險業不是。以壽險為例,若無意外,三、四十年後才要理賠,但保費收入是立即的。

「這些人覺得,只要保單賣得出去,一開門就有白花花的銀子進來,公司理賠也沒少做,也沒有跳票,根本不急著增資。」該官員又說:「但大家該問,一家公司的經營者已經把資本額都虧光了,又找不到錢,還有資格繼續經營這家公司嗎?」

從財報數字看,除非大幅增資,幸福與國寶均已陷入即使生意好,卻仍虧損的惡性循環。去年,幸福、國寶營收分別成長二○○%和九四%,卻繼續虧損。

為了拉高自己的投資報酬率,這些公司不惜頻頻觸犯金管會對投資上限與不動產投資的紅線。

此外,兩家公司內控缺失屢遭重罰,甚至使經理人遭撤換,招致更多限制,例如,不能投資台股,金額超過一千萬元必須提報董事會等。

恐難逃被接管的命運

更令外界無法理解的是,增資遲緩的葉佳瑛與鄧文聰,這幾年,卻在台灣快速收購媒體或公司。

葉佳瑛陸續買下老牌政論雜誌新新聞、民眾日報;鄧文聰則投資中央日報,入主上市公司長鴻營造,標下高雄地標八十五大樓,還申請投標北市雙子星案。

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系教授張士傑認為,這兩家公司業務和投資受到限縮,難以靠投資和控制成本把財務缺口弭平。

股東作為精明的生意人,大幅增資的意願恐怕不高,要把兩百多億元的財務缺口一下子補足,難如登天。

「除非市場利率大幅攀升,否則恐怕仍難逃接管一途,」他說。

當年奉命接管國華人壽的保險安定基金總經理林國彬比喻,該監管時,業者有如已經重感冒,但一直不處理,拖到不得不接管,就會拖成癌症末期。國華人壽九百億的代價,就是最好的例子。

「錢不是問題,安定基金有穩定收入。為了賠付國華而借的五六○億元,利率才一.二%,七、八年就可還完,要再借不難。」保險安定基金發言人黃銘滄說,只要主管機關下令,「我們一定配合。」

金管會已經畫好政策箭靶,需要的是把箭搭在弦上的勇氣,以及不能不發的決心,來建立所有業者與保戶寄予厚望的健全環境與平台。

幸福人壽

成立時間:1993年7月23日

董事長:鄧文聰

持股狀況:鄧文聰個人(4.7%),軒景集團(51.4%),Golden Benchmark (26.5%),富久有限公司(17.1%),華翔資產管理(0.3%)

資產:626.6億台幣

淨值:-213.1億台幣

(以上為截至2012年底數據)

罰款:2,180萬元(截至今年7月累計3年罰款)

國寶人壽

成立時間:1993年7月20日

董事長:葉佳瑛

持股狀況:成威投資(81%),福座開發(14.9%),國寶服務(2.1%)

資產:533.7億台幣

淨值:-209.2億台幣

(以上為截至2012年底數據)

罰款:1,470萬台幣(截至今年7月累計3年罰款)

資本適足率(RBC,Risk-Based Capital)

全名為「風險性資本適足率」,指公司自有資金和風險資本的比率:RBC=自有資本/風險資本額。RBC數值愈高,表示公司愈有能力承擔風險。金管會對國內保險業設有RBC標準限制,最低安全門檻為200%。

保險業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大股東沒有增資的現實感與迫切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7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