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pm - Monday 08 March 2021

東海與南海緊張的軍權鬥爭因素◎賴怡忠

週二 2014年08月19日, 10:1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賴怡忠 2014-08-18 10:45
現任台灣智庫副執行長,馬偕護專助理教授。念物理卻誤打誤撞進入國際政治領域,希望協助打造一個有公義、自信、尊嚴、獨立與繁榮的台灣,讓下一代可以專心實現自己的夢想。

東海與南海緊張的軍權鬥爭因素

軍隊對中國的對外決策影響力極大,包括國安、外交體系與黨的外事部門都無法攖其鋒。(圖片:網路資料翻攝)

從2013年以來,外界一直感覺奇怪的是,在六月習近平與歐巴馬展開「陽光莊園美中非正式峰會」時,似乎美中對於建構新型大國關係已形成某種默契。之後八月國防部長常萬全訪美時提到要建立美中新型軍事關係,美國還邀請中國在2014參加環太平洋演習(RIMPAC)。九月外交部長王毅訪美時對新型大國關係的操作正式提出建言,之後11月20日美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在喬治城大學演講正面回應了習近平的訴求,提到美國願與中國建立「新合作模式」。當時副總統拜登還計畫在十二月初訪中,就在2014於中國進行二度非正式峰會一事與習協商。但當美中關係似乎前景穩定之際,北京卻在11月23日單方面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之後更與菲律賓、越南加深在南海的衝突,今年五月更逕自宣布在西沙爭議海域進行油井探勘,引發區域緊張。

中國說東海與南海是其核心利益,習近平上台後又以大國夢、強國夢自居,強調建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領土議題上寸步不讓自是主旋律。但問題是中國才在10月25日舉行周邊外交工作會議,不僅習近平出面致詞,所有中常委還全部與會,顯示對這場周邊外交工作會議的重視。習近平在致詞中強調,周邊外交的基本方针,「就是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堅持睦鄰、安鄰、富鄰,突出體現親、誠、惠、容的理念」。換句話說,以當時的美中氣氛,習對外交的指示是強調敦親睦鄰,雖然還是要堅守主權,但與處處生事強硬以對相差甚遠。美國也應在事前就接到信號,所以才會在一個月後,透過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在喬治城大學的演講正面回應美中新型大國關係。也由於之後的事件與中共最高領導當局的直接指示背道而馳,再加上東海與南海連續出現緊張的作為,更與「不同時打兩個戰線的戰爭」此一外交基本策略大相逕庭。我們不禁要問,這種種的不合理,以習是「大國夢、強硬民族主義者」可解釋的了嗎?

另一個發展軸線,可能會對中國對外作為提供不一樣的觀察角度。眾所周知,習近平上台後多次巡視軍區。不到兩年期間,習已巡視軍區十四次。一開始大家多認為習近平巡視軍區是要鼓勵軍隊立威,所以習近平上台後第一個巡視的就是主導南海防務的廣州軍區,之後中國在南海的表現也的確十分強勢。但隨著時間推移,特別在今年六月、七月先後宣布開除前軍委會副主席徐才厚的黨籍,與對前中常委周永康立案調查,以及外傳另一位前軍委會副主席郭伯雄也被限制居住等,我們才赫然發現,似乎一股以打貪反腐為名的權鬥,特別是圍繞在軍權的鬥爭,已全面展開。這個權鬥邏輯對這兩年中國對外行為呈現某種關係。

習剛上台就提到貪腐是動搖國本的嚴重問題,要求身兼中紀委的王岐山處理。基本上,這股打貪反腐的風潮約略遵循兩個邏輯,第一種是對貪腐共產黨官員的追殺,這就是由王岐山主導。第二種則針對高度政治性案件,特別是與軍方有關者,則由習近平親自上陣。從18大習近平授權王岐山之後,到現在已有四十二位省部級以上官員落馬(其中還有13位有公開訪台紀錄),縣級官員更是不計其數,瞬間中國變成全世界公認官僚最腐敗的國家。據傳還有超過80多名官員自殺或「被自殺」。這股追殺的力道還在加強,與過去「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狀況不太一樣,中國官場現在是風聲鶴唳,中方官員表示宴客要十分小心,以免惹火上身。

而習近平親自處理的是政治高層,與黨紀組無法動到的軍方上,徐才厚、周永康是較受人矚目的兩例(對薄熙來動手在胡錦濤時代就展開)。前者曾任軍委會副主席與中央政治局委員,後者還是前中常委。對周永康進行調查意味習近平打破過去中共官場「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也因這兩人與江澤民關係密切,讓人懷疑是否習有意順藤摸瓜,對盤據上海的江系動手。日前傳出中紀委巡視組進駐上海,與軍方剛好此時在上海之外海展開大規模演習,更增添神秘氣氛。

對周、徐的追殺實際上牽涉到的就是槍桿子。周永康是前政法委書記,掌控公安武警,徐才厚是軍委會副主席,與另一位副主席郭伯雄,一左一右將胡錦濤變成空殼的軍委會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這三人掌握了軍隊、武警到公安的中國所有武裝力量,其黨羽遍佈軍中及政法公安單位。如這些人不聽命於習近平,威脅自是極大。而習上台後頻頻巡視軍區以及頻繁調動軍區人事,也讓人感覺與周、徐、郭等因素有關。

習首度出巡就是廣州軍區。廣州軍區與習近平父親習仲勛關係密切,因此某種程度也是習的管家軍。第一波打貪防腐從廣州軍區打起,也符合習近平「打鐵還需自身硬」的邏輯。習近平之後接連巡視蘭州軍區、成都軍區、北京軍區、瀋陽軍區、濟南軍區,以及今年初巡視南京軍區。在一年內把七大軍區全走過一遍,現更進行第二輪巡視,此外,軍委會的巡視組也同步以每三個月期間巡視兩軍區的速度進行。

除了巡軍區外,習也頻頻調動軍中人事。習近平最先處理的人事,就是把外傳「平定」周永康政變有功的38集團軍軍長許林平少將調升為蘭州軍區副司令。此外,從瀋陽軍區直接調升潘良時少將為北京衛戍司令,也是令人矚目的安排。南京軍區轄下六個省軍區一把手更是最早完成部署的軍區。由於習過去在福建、浙江、上海任省市委書記時,都在南京軍區的轄區內,習也積極與南京軍區建立關係,因此南京軍區從大軍區到各省軍區司令會這麼早完成部署,令人印象深刻。

另一個有趣的跡象,可從這次中共中央軍委會成員中發現端倪。中央軍委會的四大部長中,總參部長房峰輝是胡錦濤愛將,總政部長張陽出身於習仲勛舊部的廣州軍區,總後部長趙克石則是南京軍區出身,還擔任過駐防福建,擔負攻台任務的的31軍軍長,總裝部長張又俠過去懲越戰爭有功,2007年擔任瀋陽軍區司令。再加上軍委會副主席許其亮是空軍出身,另一位副主席范長龍過去是濟南軍區司令,這兩人雖然過去都在徐才厚掌握總政治部時獲提升,但與十多年來盤據解放軍的兩大軍系,徐才厚的東北軍(瀋陽軍區),以及郭伯雄的西北軍(蘭州軍區)關係不甚明顯。由此可見,在習近平上台前期中央軍委會的郭、徐力量已經大衰,對習上台後先處理郭伯雄大本營蘭州軍區的人事,進行大規模軍中人事調動等,就不構成阻力了。

更有趣的是,當七月二十九日中央政治局公佈要對周永康立案調查後,習近平隨即南下,在兩位軍委會副主席許其亮、范長龍,與南京軍區司令蔡英挺的陪同下,視察31軍「舊部」。由於31軍駐紮福建,習近平過去也長期在福建,可看出除了與南京軍區關係非比尋常外,駐紮在福建的31軍現更號稱是習軍中「嫡系中的嫡系」:外界指稱獲習欽點升任總後勤部部長趙克石,以及南京軍區司令蔡英挺,現任副總參謀長王寧等,過去都曾擔任過31軍軍長。在公佈整肅周永康後,軍委會主席與兩副主席共同視察其嫡系,充滿了很多想像空間。

從這裡可發現,隨著習上台,過去長期壟斷軍中人勢力的東北軍(徐才厚、瀋陽軍區)與西北軍(郭伯雄、蘭州軍區)勢力被以反貪腐為名進行整肅,相對的東南軍(南京軍區)與西南軍(廣州軍區)的影響力大增,這新舊軍中力量角力的關鍵表現就是在預算、人員編制與將領的升遷上。這不由得令人懷疑,習上台後同時在東海與南海與日本、東協、美國等勢力對著幹,這種種不合乎國際外交「不同時開拓兩個戰線」的作為,其考慮與中國內部的軍權鬥爭有關。特別是當習準備要對薄、周、徐等人動手的跡象越明顯,中國與外界在東海、南海的衝突就越激烈。蓋習近平要提拔東南軍與西南軍的重要性、預算與編制,對外關係如出現緊張,對增加這兩個軍區的預算與部署會更有正當性。負責東海的南京軍區與習個人關係密切,負責南海的廣州軍區與習的父親「習習相關」。當東海與南海出現緊張之際,對這兩個軍區要求放大資源與強力部署就變得理所當然。

與此類似但結果相反的邏輯,似可解釋為何在2013年五月在李克強訪印度前,解放軍忽然在中印邊界大舉進軍,突入印度實際控制線數十公里,並在其內設帳棚三周後才返(帳篷對峙危機),讓李克強任總理後首度的出訪氣氛低迷。由於當時的西藏軍區司令,在「帳篷對峙」後調任成都軍區副司令的楊金山,現疑因參與薄熙來案而被調查,我們有可能略猜一二。意即是否是軍中敵對習、李的勢力有意讓李克強難看,是觸發這場莫名其妙「帳篷危機」的起因之一呢?

外界對中共政權的一般性認識,就是當內部越緊張時,越傾向透過對外強硬來轉移內部注意力。這是將中共的對外行為視為一般社會氛圍的產物。但如果將權力鬥爭與資源競爭的方向帶入,可能會得到結果類似,但邏輯完全不同的結論。如果習近平展開的軍權鬥爭是存在的,而這個鬥爭已經嚴重影響中國的對外行為時,顯示中共黨無法完全指揮槍,軍隊對中國的對外決策影響力極大,包括國安、外交體系與黨的外事部門都無法攖其鋒。這樣我們就可以理解當年胡錦濤對來訪的美國防部長蓋茲(Robert Gates)說自己對2007年中共發射衛星殺手導彈一事毫無所知,可能就不是「胡說」了。

這個邏輯會得到的另一結論,是中國對外的強硬作為在習近平完成對軍中人士的清洗後就會告一段落。因為東南軍(南京軍區)與西南軍(廣州軍區)在軍中的地位已經穩固,不再需要升高對外緊張來正當化自己對資源的分配的需求。但同樣的道理,如果這個清洗不順遂而形成僵持,表示對外緊張會持續升高,導致原先只是嚇唬兩下的行為會帶來其他國家的強力回應。當東南軍與西南軍和外界的爭議越大,就越無法在權力鬥爭中全面擁護習近平,進而使反習力量再度坐大,又使得東南軍與西南軍在對外作為上更沒有彈性空間。這個內外交相征伐的結果,不僅會讓中國困在自己搭建的囚籠無法自拔,也可能讓亞太陷入一片火海。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對這波習發動的軍權鬥爭就不能掉以輕心。有可能一不小心,看戲的就會變成劇中的一部份了。吳伯雄當年大讚薄熙來是「中國的馬英九」,郭台銘在十三跳事件後選擇的處境,都是前車之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