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 pm - Thursday 01 October 2020

國際打臉文再現!《The Diplomat》:見到習近平就是馬英九夢想的一部份◎Nancy Lee

週二 2014年08月19日, 10:3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8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1003212617  by: Nancy Lee

13483827524_b6d50cb4b2_z

 《BO》導讀:原文作者 J. Michael Cole 是駐台北記者,專注於東北亞及兩岸軍事問題。原文刊登於日本線上雜誌《The Diplomat》,該雜誌專注於亞太地區從政治軍事到文化藝術各方面的深入報導。

以第一人稱編譯。

  • 不想讓台灣失去競爭力,我們應該怎麼做?得付出多少代價?

前幾天《華爾街日報(WSJ)》發表了一篇未署名的文章「Taiwan Leaves Itself Behind 台灣自甘落後)」,據推測有可能是由馬英九的幕僚們所撰寫。

八月五號,當這篇文章發布的那天,馬英九不斷重申這篇文章確實一針見血直指問題所在,呼籲台灣必須盡快與中國簽屬自由貿易協議,以免落後於其他國家。

對《華爾街日報》來說,這個馬英九的回覆並不令人意外。這只是再次反應了服貿協議的絕望。服貿和一連串與北京的商品貿易協議其實早就在去年六月就簽署完成並公布內容清單,但由於談判過程未公開,受到在野黨與民間反彈。

目前,南韓和中國已經計畫要完成自由貿易協定,讓多數南韓商品零關稅的進入中國大陸,然後,就像前面提到的,台灣會被擠掉。

「台灣出口至大陸的商品中,大約有2%~5%會被南韓取代。」

要解決的這問題很簡單,就像《華爾街日報》說的,就是執行服貿協議,如此一來,就可以透過與北京的互動,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根據該作者的觀察「北京也表示,如果台灣不願意和中國進行自由貿易的話,他們也不會讓台灣加入 TPP 或其他多邊貿易協議」。

但我必須要說: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台北是否能加入 TPP 和北京沒有關係,重點是台灣是否能好好重建經濟結構才是

更奇怪的是,除了經濟過度依賴的問題,在《華爾街日報》投書的這位作者並沒有提到服貿所帶來的其他風險以及中國帶來的其他影響。而僅僅是強調「透過北京來降低對中國的依賴程度」(不覺得矛盾嗎?)。

要是我會說,要降低對中國的依賴程度,應該透過市場的多樣化,不分藍綠的一起努力,讓台北成為改變台灣經濟環境的推動者,吸引更多貿易夥伴和投資人。台灣與中國的互動,應該更著重在非摩擦經濟(Friction-free),也就是透過網路讓生產和交易成本趨近為零。

  • 即使是《華爾街日報》也一樣沒搞清楚:中國與台灣雙方在國際地位與認同上的不對等

這位作者還提到了「太陽花學運」,雖然沒有太過於著墨,但是卻強烈的表示「學運是服貿的絆腳石,也阻礙了台灣的貿易和投資」。可是作者卻沒有提到,開放中資進入台灣,將會對出版、翻譯和通信等部門遭受嚴重的迫害,進而對台灣民主、言論自由以及人身安全造成危險。

服貿和其他協議之所以無法推動,並不是因為那些無理取鬧的反對者,而是因為政治因素。在這些協議之中,協議的雙方力量差距太過於懸殊;也就是說,往後若有其他協議,一樣會有反對者出現,這是必然的。因為兩者間權勢大者「中國」並不認同台灣的存在,他用盡各種方法來破壞政治系統,把這當成一種對判離者的詛咒。

而且其實多數台灣人並不反對貿易自由,相反的,他們非常樂意和中國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往來。

然而,作者選擇了忽視非貿易相關協議,他忽視了非營利組織(NGO)、學術界、藝術界等等來自社會各界皆有加入的太陽花學運,以及這些人希望促成政府同意的法案:「未來所有和中國有關的協議都必須受到適當的監視和調查」。

對於這些,作者隻字未提。(而沒錯,事實上,全世界的協議幾乎都是秘密進行的,但這不代表這種方式是恰當的,尤其當談判的另一方是一頭野心勃勃的巨獸。)

在「服貿」議題上,真正的問題並不是要不要和中國貿易(事實上這也是無法避免的趨勢),而是如何確保台灣人的生活價值、政治環境並不會因此受到嚴重的影響。

這篇文章和這整個事件中,我認為最令人困惑的是《華爾街日報》竟然天真的以為北京會依照上述合約,幫助台灣加入 TPP?在我看來北京當局勢必會違約的,為什麼?拜託,他們現在的核心目標可是統一台灣呢!

當然也人提出質疑,認為自從 2008 年以來,台灣和中國已經簽訂了超過 20 個協議,但台灣民主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好吧,那根據這樣的邏輯,我們大可以相信過去的成功案例、忽略種種北京的「陰險計謀」,相信所有協議其實都是建立在「純經濟」的狀況下。

  • 兩岸真的有「純經濟」?我只能奉勸各位:忘記對岸狡猾的伎倆,等同忘記台灣的未來

好吧,誰真的相信了「純經濟」?如果你相信了,那你就跟那位作者一樣:忽略了習近平所帶來的影響(別說你不記得這位領導人一上位以來的種種強硬作風,像是薄熙來周永康事件)。

別忘了,習近平曾不諱言的表示,他正在進行一些計畫,而這項計畫將會打破前任領導人「小心翼翼」的原則。(或是更清楚一點,在去年 APEC 會議上,習近平曾明確對蕭萬長說 :「台灣問題不能一代又一代傳下去,兩岸政治分歧總歸要逐步解決。」)

最後,你也應該要記得馬英九這個環節,他的任期剩下不到兩年了,他也沒有第三次連任的機會了,他勢必想要留點成果給後人。而想見到習近平就是他夢想的一部份

馬英九已經沒有時間了,而北京方面則是擔心台灣 2016 年的總統選舉結果;在這一刻,雙方都理解到必須要趕在「結果」出來前取得更多協商空間。

  • 還有哪些環節被這位作者遺漏了呢?例如:你(馬政府)不是應該很討厭《WSJ》嗎?

說了這麼多、挖了這麼多漏洞出來,我知道要要求那位在《華爾街日報》的投書作者在 550 字之內寫出所有台海兩岸關係的細節,著實太為嚴苛。但是文章長度的限制並不能成為「歪曲事實」的藉口,尤其是文章的內容只圖利了北京,以及希望服貿快速通過的台灣人。

回過頭來,看到馬英九如此盛讚這篇文章,就可以知道對馬英九來說,這篇文章真的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如果這麼具有公信力的《華爾街日報》都說了,那就一定是真的,該篇社論發表後,馬英九不斷這麼強調著。

不過,我還是要說這篇文章有諸多奇怪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幕僚居然會在《華爾街日報》上面發表文章,他們應該很討厭 《華爾街日報》才是!為什麼呢?

不要忘了三年前 2011 年時,《華爾街日報》還曾經有過一篇關於中國滲入台灣的消息,這在當時可謂重創了台灣的形象,那時候馬政府甚至要求《台北時報》驅逐這位投書《華爾街日報》的作者呢!

(資料來源:《The Diplomat》;圖片來源:Eddy Huang,CC Licensed)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8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