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6 pm - Thursday 04 June 2020

專訪普林斯頓大學榮譽教授林培瑞:中國對台灣的「和平」統一早就已經進行

週一 2014年08月25日, 8:0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1003212617 

採訪撰文:林紜甄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這一段話:馬英九在施政方向與兩岸關係上是主張兩岸統一,但令人諷刺的是,他的「優異」施政表現,讓台灣社會的「台獨意識」高漲到前所未有的水準。這可不是空穴來風,根據 BBC 的報導,兩岸服貿的黑箱作業造成 318 太陽花學運興起,一股反中的勢力在學運期間不斷醞釀壯大,助長了獨派比例達到 23.8%,創下 1994 年以來的新紀錄。

台獨意識高漲,紛紛在臉書蹦出來的社團就可以知其一二,只要輸入台獨兩個字,就會搜尋到台獨建國新世界、台獨論述研究所、台灣獨立革命軍等等。當然這不算進建立個人粉絲頁提倡台獨的臉書用戶。雖然,台灣社會追求「台灣獨立」的慾望高漲,但台灣要怎麼邁向獨立?又或者從現實面考量,台灣有獨立的可能性嗎?

曾歷經六四學運,並協助六四精神領袖方勵之赴美居住的普林斯頓大學榮譽教授,同時也是享譽國際的研究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雖然本身是美國人,但他長期研究漢學文化,對中國具有一定的理解。因此,適逢林培瑞教授前陣子在中研院訪問,《BuzzOrange》抓緊機會採訪,詢問他個人對兩岸關係的看法。

《BO》:你認為台灣追求獨立的運動,是否有機會成真?

林培瑞(以下簡稱林)你想要跟人家隔開是很美麗的理想,但同時也很天真。如果台獨能夠成功,我當然不反對。但我說天真的意思是,你不理中國是一回事,中國不理你又是一回事。但是中國肯定理你,而且它已經來了。媒體、金融等各個產業,中共已開始滲透。

編按:中共滲入的媒體產業,其最為知名的便屬旺中集團。雖然董事長蔡衍明否認,但國際媒體經濟學人的報導揭露旺中拿了中國資金,宛如給蔡衍明打了一個耳光。下圖來自經濟學人,圖中可以看到 2011 年中共補貼中國旺旺 4700 萬美元(約台幣 13.92 億),佔該公司淨利的 11.3%。拿了中共的錢,當然就要依照他們的指令辦事,旺中旗下的中國時報、旺報當然以中共傳聲筒之姿,開啟媒體統一戰略手段,對台灣人民進行一波又一波的洗腦。

《BO》問:中共以武力侵略台灣的可能性大不大?

一般都認為,台獨最大的風險就是可能引發中共的武力侵略,但我認為以武力侵略台灣的可能性不大。就美國的立場而言,只要中共不動用武器的話,只要以和平的方式來佔領台灣,美國就不會干涉。為什麼這樣說?因為美國人對戰爭極為厭惡,如果美國領導人表示,我們要救台灣,要動用武力,美國老百姓是不會接受。除非是非常緊急必要的局面,比如中國共產黨派戰鬥機、坦克車來台,美國很可能會伸出援手。但以 peaceful 的方式統一台灣,美國不會干涉。而且,美國國務院還一直強調:「我們反對暴力的方式解決兩岸的問題。」這意思是說,和平占領的話我們不會干涉

其實,佔領的過程已經開始了,我覺得很明顯。台灣香港化已經開始了,國民黨的高層領導與中共合作,而且共產黨慢慢的占領台灣,馬英九也不反對。我認為年輕人提倡台獨的精神可嘉,但方式不是很聰明,如果不了解這樣的國際關係背景,就大力號召台獨,完全不管中共在想什麼,這樣的想法很天真。

《BO》問:如果台灣想要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追求獨立自由的未來,你覺得目前有什麼辦法是可行的?

我認為唯一的辦法是就是去影響大陸。只要共產黨是集權專政、一黨專政,台灣的將來必然是烏雲密布。大陸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對一黨專政吃不消,各地有很多反抗的力量,但大陸沒有辦法作組織運動,而台灣、香港還可以組織反抗。因此台灣、香港要善用這一點,幫助大陸民主化。

中共為什麼怕香港、台灣的民主制度?因為民主制度跟中共目前的國情不同。中共可以對內宣傳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不符合國情,對中國社會洗腦說「人權、憲政這樣的觀念是外來產物不符合中國國情」。但是,中共要怎麼解釋台灣、香港的民主制度呢?如果中共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麼為什麼民主制度適用於台灣人,而不能適用於中國人?只要台灣的民主制度與公民社會對大陸人有吸引力,那麼就會威脅到中共的一黨專政。

北京律師浦自強、資深媒體人高瑜被抓,這些中國公共知識分子不顧自己的危險,站出來替大陸人民講話。但台灣人沒有危險,台灣人主動關心中國內部的人權運動,台灣的律師可以聯合起來,對中國來說會造成很大的壓力。因為,共產黨不可能像指責外國人那樣說:「你們不是中國人,不能干涉中國內政。」他們不能說:「台灣不是中國人,沒有資格為中國這些被迫害的知識份子說話。」台灣人站出來為中國人權運動者說話的力量比外國人大。

如果中國已經運用各種手法「和平」滲透統一台灣,那麼將中共搞垮,是台灣追求自由長遠的唯一辦法。

跟你們分享一個故事。這次我來台灣三個月,有到屏東的師範學院去演講,台下的聽眾大部分都是大學生,其中有一位是來自北京的研究交換生。我就跟他聊並問他,你在北京做什麼?他說,他在北京社會科學院當六年的研究員,然後他就到屏東這裡念教育系的碩士。當下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北京社科院的研究員是很高的位子。接著,我就繼續問,但是你為什麼選擇到屏東念碩士?他說,他想接觸土的台灣。我就想,你的意思是綠的台灣?然後,我再問他的論文題目是什麼,他說是海峽兩岸關係。我就想,這題目要嘛到政治系要嘛到台北學校去念,怎麼選擇到屏東來?這人很明顯的不是普通的學生,我不知道他有什麼特別的意圖,或許他是來收集南部台灣的資料與情況,並向中共匯報。而我相信不只他一個這樣的人來到台灣。共產黨不笨。

(圖片來源:彭明敏文教基金會蘋果日報

by: YH Lin 2014-08-2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3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