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1 a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澳門民間公投光芒萬丈◎桑普

週五 2014年08月29日, 10: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6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桑普 2014-08-27 10:03
政治評論人,律師,台大法律系畢業,現居香港。自2007年起,在香港《蘋果日報》、《信報》、《主場新聞》、 《開放》、台灣《自由時報》、英國《BBC》中文網、美國《觀察》、《民主中國》等平面媒體與網絡媒體發表多篇政論文章,部分文章更引發廣泛迴響。著有《風雨如晦》、《革命倒影》。

澳門民間公投光芒萬丈
澳門選委會「等額選出」唯一特首候選人崔世安(左)為特首,繼續專政;為了反映真正民意,三個澳門民間組織聯合舉辦民間公投,讓澳門市民清晰表達個人意願。(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澳門將在8月31日由小圈子選委會合共400名委員「等額選出」唯一特首候選人崔世安為特首,篤定連任,繼續專政。近月來,澳門先後有蘇鼎德、陳秀瓊、仇國平三位教師疑因參與社會運動或批評特首而被解僱、降級或停職。然而,市民滿腔義憤是禁不住的。三個澳門民間組織(澳門良心、澳門青年動力、澳門開放社會)發揚良知,力爭民主,為了反映真正民意,聯合舉辦類似「香港佔中民間公投」的民間公投,讓澳門市民清晰表達個人意願。

民間公投自24日凌晨12時開始,至31日中午12時結束,所有年滿18歲的澳門居民均可上網投票。網站以外,市民也可在24日和30日的早上11時至晚上9時,親身到澳門各區5個實體票站投票。民間公投包括兩道問題:一、你是否贊成2019年澳門特首由普選產生?二、你是否信任2014年澳門特首選舉唯一候選人崔世安成為特首?第二道問題有「棄權」選項,一旦出現大量棄權票,崔世安將會相當尷尬。

事實上,本屆特首400名選委,僅由4505名小圈子人士選出,因此只要參與公投人數超過4505人,公投結果已比小圈子特首選舉的認受性更高。果然,根據澳門民間公投資料,截至25日凌晨4點為止,投票人數已經高達4723人,一舉擊潰了缺乏民意支持的崔世安政權之執政正當性。

不過,澳門政府和特首無視最近澳門終審法院指出,法律沒有明文禁止民間公投因而居民「可以做」的判辭,鋪天蓋地斥責民間公投「非法、無效」,進而開始全方位「封殺」公投。首先,主辦單位早前曾經申請以公眾場地作為票站,但被民政總署拒絕,於是他們改變策略,改用「人肉票站」手捧平板電腦在路上接受公眾投票。

實體「人肉票站」甫開始運作,已有大量便衣警員當場駐守。大約到11點半,陸續有警員到票站警告工作人員,要求立即停止投票程序,否則會以「加重違令罪」拘捕所有票站人員。所有實體票站在警方重重包圍下被迫停止運作,改為呼籲市民網上投票。以風順堂街票站為例,全部4名票站人員被治安警人員帶上警車,兩部供人投票的平板電腦也被帶走。在警局落案後,他們隨即被警方宣告為「嫌犯」,涉嫌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在勸諭下未停止蒐集個人資料,指稱民間公投蒐集個人資料「目的不正當」,控告他們「加重違令罪」,並將移交檢察院處理。另外,在水坑尾街站,有疑似便衣警員叫停和盤問已經投票的市民。在場記者立即衝到該人面前,質問他是否警員,為何不配戴警員證,但該人沒有回答任何問題,立即閃逃。

這令人想到崔世安最近出席鏡平中學公聽會時,大談「年輕人應該有批判思維」,又說「年輕人希望有一個希望」,但那他轄下的司警卻大肆掃蕩由年輕人發起的民間公投活動,不是很諷刺嗎?

此外,民間公投管理委員會成員、知名社運人士周庭希,已經被多名警員帶走。在街站投票開始後兩個小時左右,由於司警連番干擾,主辦單位決定暫停所有街站的投票行動,並且將街站投票系統和網上投票主系統分離。

在網上投票方面,澳門民間公投的網站也有疑似來自中國大陸的駭客攻擊,由凌晨至早上10點,曾偵察到7個具威脅的攻擊,IP地址全部來自中國大陸。主辦單位目前已經禁止中國大陸IP地址登入網站。另一方面,共產黨更加仿效「香港反佔中簽名」模式,在澳門以「工黨」名義擺設街站,舉辦「民意調查」來對衝「民間公投」,澳門司警全無阻撓。此外,數位不明人士走到民間公投實體票站舉起標語反對公投,指公投違反《基本法》,其中一人更聲稱澳門特首崔世安「做得好」,又指如果澳門60多萬人(實際上澳門合資格選民人數僅約28萬)有權投票就會「太亂」。

從「光輝五月」到「八月公投」,澳門公民社會與政治抗爭力量嶄露頭角。今年5月,澳門政府計劃制定《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俗稱「離保法案」,讓離任高官享有極度優厚待遇,被市民稱為「貪官自肥」制度,激發逾2萬名市民上街抗議,開創回歸以來最大規模集會示威的紀錄,迫使崔世安在5月底匆忙撤回法案。由此可見,人走多了,就自然成了路。正如這次民間公投發起人之一兼「澳門良心」成員曹傑森所表示:「5月澳門集會參與人數遠超預期,讓他們萌生民間公投的想法。通過這次民間模擬公投,可以測出民眾要求直選民主的意願。」這正是澳門公民社會與政治抗爭力量的另一次新嘗試和新突破,承前啓後,繼往開來。

面對這番新氣象,崔世安與共產黨相當徬徨,既恐懼,又憤怒,於是決意照搬照抄共產黨對付香港那套爛招式,強勢打壓民間公投。但是多行不義,終究事與願違。打擊越大,反抗越大,激發更多澳門市民挺身而出,參與民間公投。僅以澳門民間公投開始後首18小時所統計的投票人數來看,已經超過了2012年4月那次由新澳門學社舉辦、有近2600名澳門公民參加的類似投票活動,開創了歷史紀錄;而且在公投開始後短短28小時內,澳門市民已經成功以4723票,成功擊潰小圈子4505票選舉特首的認受性,數字目前仍在節節飈升當中,至8月底自有分曉,盡顯崔世安政權毫無執政正當性。

無論如何,時至今日,澳門人已經勝利了!任憑由中國共產黨幕後如何層層操控澳門特區政府,如何大肆包圍、恐嚇、封殺、干擾、拘捕、起訴、囚禁民間勇士,經過「光輝五月」和「八月公投」的兩次洗禮,澳門公民社會已經發芽成長,拒絕沉默,拒絕懦弱,拒絕奴性,拒絕專制,解除了許多外人對澳門人逆來順受的刻板印象,形勢已非任何人的主觀意志所能轉移。客觀現實已經擺在眼前:民間公投票數已經摧毀掉小圈子特首「等額選舉」的認受性,撕破其「假選舉」外衣,突顯出崔世安政權的傀儡專政本質,為日後澳門市民更廣泛、更深入的政治抗爭、不服從、不合作運動,奠定了重要的民意基石,把4505人的小圈子認受性壓個粉碎,澳門當局根本無法繼續砌詞狡辯。香港反佔中奴才運動還要標榜「我為和平普選獻了花」,澳門民間公投運動卻是標榜「我為全民普選投了票」,正邪判然,高下立見。

眾所週知,澳門《基本法》沒有像香港《基本法》第45條般列明特首最終要由普選產生。在法律條文中,既沒有路線圖,也沒有時間表,只稱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特首。因此,澳門政府和共產黨從來不認為有必要或責任推動澳門民主普選。政制要向前,必須依靠民間力量,不能依靠一紙《基本法》。爭取民主,從來不可能依靠明文法律如何授權自己來爭取民主,而是依靠公民社會的理性覺悟和抗爭行動,掌握機遇,善用智慧,跟專制政權持續抗爭,矢志不渝地拚回來的。民主、人權、自由、法治,都是法律條文以外的重要價值和理念,法律只能承認之,無法創造之。如果法律承認了這些價值和理念,公民應該要求落實之;如果政權扭曲了法律,搞釋法,搞決定,導致背離了這些價值和理念,公民應該譴責討伐之;如果法律根本沒有寫明這些價值和理念,公民應該竭力爭取之,促其實現。這些都是基本常識。當局所謂「普選特首於法無據」之類的遁詞,根本無法折損澳門公民爭取普選特首的正當性。

2012年澳門回歸週年大遊行,澳門巿民清晰表達了希望在2019年實現民主普選的政治訴求。但澳門政府不理民意,悍然決定2014年特首選舉繼續維持小圈子模式,也沒有對2019年普選有半分著墨。壓力鍋內氣壓急速上升,「光輝五月」與「八月公投」已經清晰地響出兩次警號,如果當局還要滅聲和打壓,還要繼續阻撓實現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崔世安傀儡專制政權的下場,最後將會如同壓力鍋一樣,轟然瓦解,粉身碎骨,死不足惜。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6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