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日本的「強國」雄心

國和日本在爭奪東亞的霸權。日本希望通過加強與美國的夥伴關係來確保在該地區的地位。與此同時,中國則在爭取讓韓國保持中立。

Shinzo Abe mit Flagge Archiv 2013 Okinawa [1]

(德國之聲中文網)120年前,日本在亞洲崛起,進入了西方列強的行列。與此同時,日本也接受了帝國主義的意識形 態:1894年8月1日,東京政府向中國宣戰,將其軍隊趕出朝鮮。十年之後,日本贏了對俄戰爭,成為近代歷史上第一個,也是迄今唯一的一個戰勝西方大國的 亞洲國家。

儘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但是日本因同美國簽署了一項安全條約得以繼續留在西方陣營。雖然本身缺乏自然資源,但是在 美國的核軍事保護傘下,這個島國逐漸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今中國崛起,並已發展成為一個佔主導地位的軍事和經濟大國,迫使鄰國日本不得不在亞洲和 西方之間重新進行選擇。

Xi Jinping mit Park 03.07.2014 Seoul [1]中國密切與韓國的關係

新的自我意識

對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來說,答案是明確的。 日本必須抵制中國 [2], 密切與美國的盟友關係。美國是唯一一個可以與強大的中國相抗衡的國家。因此,安倍內閣在日本自衛隊建軍60週年之際,重新解釋其憲法第9章的條款。根據迄 今的憲法規定,日本士兵只有在本國領土受到直接攻擊時才可作出回應。修改後的條款則允許日本軍隊在日本利益受到損害的情況下,與其他國家 – 也就是美國 – 一起進行戰鬥。

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七月初在華盛頓明確表示,這意味著日本政策的重新調整。他說,日本將明顯擴大在東亞安全和防務政策方面的行動。 「對於日本這樣一個大國來說,在安全局勢日益緊張的該地區發揮負責任的作用是理所當然的。」。到目前為止,日本最多被視為是一個經濟實力雄厚的國家,但幾 乎從沒有被視為一個「強國」。日本官員後來便也儘量避免使用「強國」一詞。

五角大樓:「歷史性的決定」

根據民意調查,許多日本人不願背棄和平。日本知名反對派政治家小澤一郎(Ichiro Ozawa)警告安倍晉三防止戰前時期的復興。而由於反對聲浪高漲,東京政府決定將根據新防衛政修訂法律的日期從今年秋季推遲到明年。

安倍晉三的做法是否合法?美國根本不關心這樣的問題。美國國防部長黑格爾(Chuck Hagel)稱東京作出了一個「大膽,具有歷史意義的原則性決定」,對此他表示「堅決」支持。

華盛頓對日本的偏袒引起韓國的質疑。幾百年來,韓國一直處於中國的勢力範圍內,儘管作為美國的盟友如今 韓國和日本 [3]屬於同一條戰線,也是冷戰和朝鮮半島衝突的結果。如今,韓國和日本至少在汽車,電子和重工業領域成為競爭對手。

對韓國的中立發出警告

經濟的崛起令中韓兩個鄰國之間的關係進一步密切。雙邊貿易額增長到2740億美元。韓國人成為中國最大的外國公民群體。如今,中國國家主席 習近平試圖通過對首爾的國事訪問 [4]來強調兩國間的密切關係。新的中國領導人沒有先去朝鮮訪問,這是第一次。

習近平通過與韓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在貿易中使用中國貨幣進行結算以及就朝鮮問題發表聯合聲明來拉攏朴槿惠。兩位政治家對日本拒絕承認戰爭罪行的憤慨加強了雙方間彼此休戚相關的意識。

日本和美國認為習的訪問是中國離間日美與韓國同盟的一個新的嘗試。日本前防衛大臣和執政的自民黨國會議員小池百合子 (Yuriko Koike)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警告人們提防韓國「芬蘭化」。她說,習想讓韓國相信中國將決定韓國的未來,包括韓國與朝鮮的重新統一。但是,如果 韓國出於經濟動機保持中立,削弱與其盟國的關係,將受益很少,並且面臨被孤立的風險。

朝鮮的新舉措

無論是中國還是韓國都不希望日本借助新的軍事和安全政策來加強它在該地區的勢力範圍。而朝鮮則認為這是它減少對中國的依 賴,改善與日本關係的一個機會。因此,經過多年拒絕之後,平壤在前不久開始與日本就幾十年前被朝鮮綁架的日本公民問題進行談判。金正恩政權或許希望因此能 夠實現與華盛頓舉行會談的訴求。中國不斷增長的力量顯然導致東亞的安全結構發生變化。

作者:Martin Fritz 編譯:李京慧

責編:石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