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am - Friday 22 January 2021

【新新聞】林元輝:戒嚴餘毒至今仍影響媒體

週三 2014年09月03日, 9: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1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年09月03日18:00

文/林元輝 整理/紀淑芳

編按:九一記者節,正巧落在秋老虎張牙舞爪的季節,日頭赤炎炎,烤得人心煩躁,像極了烘烘鬧鬧的現下媒體,努力發威卻又盡惹人嫌。

就在日前,政大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在寫給大一新生的文章中,期勉學生「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有正義感、有批判的勇氣、有改革社會的熱情與毅力、有成事的智慧」。

林元輝更話鋒一轉強調,「希望你懂人道」,「不要以為有人樣子就是人了,是不是人,看品質,不看形貌。」「人,是學做來的。希望傳播學院畢業的都是人,沒有畜生。」

這段「畜生論」透過媒體傳播,迅速引起廣大迴響與討論,也讓寧靜的校舍,一時間電話聲響不停,林元輝也頓時成為新聞焦點人物。

曾經捨台大不讀,以政大新聞系為第一志願的他,早年曾相繼在聯合、中國時報兩大報系擔任過記者,還曾經拿過聯合報資助員工的留美獎學金,年輕時就是個骨子裡熱血沸騰的新聞人。

儘管在前身是黨校的政大任教,林元輝除了曾經連署反旺中併購中嘉案、串連反政府置入性行銷;他還曾經推薦「刺蔣案」主角黃文雄成為政大首屆傑出校友,這在政大,堪稱是個大號外。

由於最近身處爭議的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也是出身政大新聞系,林元輝近期的一番言論,不免引發外界聯想。對此,林元輝否認意有所指,他僅透露,金溥聰這位小他四屆的學弟,年輕時就「意氣滿盛的,是個不服輸的人,個性沒有什麼多大變化」。

面對台灣媒體身處黑暗時代,究竟要如何走「人道」,避免墮入「畜生道」,以下是林元輝的口述紀要:

————————————————

「如何成為一個人?」「人跟畜生不一樣」,這是我過去二、三十年來很深刻的體會,也常跟學生這樣講。畜生不是只存在媒體界,每個行業、每個時代都有。做人並不簡單,要自我要求,墮落是最輕鬆的,上進則要逆勢而為,各行各業都一樣。

媒體這行業現在跌到最谷底,做新聞記者已經不覺得光彩。台灣早年的《自立晚報》,記者薪水固然不高,精神上卻很快樂,所以待得住。

現在很多記者基本上是在抄新聞,我隨時都感受到媒體在製造爛新聞,明明我昨天看到的新聞,今天還在報,也沒有增加新內容,因為開發新內容需要一點成本,連這種成本也不想花。這種狀況,閱聽人都看在眼裡,現在的媒體根本沒有什麼高檔的東西,幾乎都是地攤貨。

我搞不懂的是,台灣早年靠外貿立國,做生意最需要的就是快速、正確的資訊,因此,高品質的資訊,有內涵的言論,絕對是有市場的;但現今社會上並沒有提供這些東西,大家只好自力救濟,上網去找。先進國家固然有爛媒體,但一定會有好媒體,不同的媒體應該扮演不同的功能,社會上需要有各種產品。

高品質的產品出不來,這不能怪記者,主要取決於主管跟老闆的品質與志氣。過去大家都罵蘋果日報不入流,可是黎智英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他敢花錢,幾年下來,蘋果不管在硬體、軟體、議題設定等各方面,都扮演領頭羊的角色。這個外來的媒體,一直帶給台灣媒體新的刺激,其他的老闆都在幹嘛?

中時及聯合報系從前號稱是台灣報紙的龍頭,現在的表現,則凸顯他們沒有信心,自由時報也是,當初打仗打輸了,就全都跟蘋果日報學,問題是又學得不像,人家蘋果日報脫起來多暢快,不像你扭扭捏捏不敢脫嘛。傳統大報應該把自己原來的賣點,提煉出更有價值的東西,進行市場區隔。

事實上,因為科技發展,全世界的平面媒體都遇到共同的困境,都在找出路,但是,台灣的媒體還有屬於自己的困境,那就是早年戒嚴時代對台灣媒體不能進步,有很大的影響。

在戒嚴時代,有脊椎骨的報紙都被幹掉了,活得下來的都是跟黨國體制能夠合作跳探戈的媒體,當年的聯合、中時,就是這樣成為所謂「成功」的媒體,全都是靠著全台灣最大的黑道老大──國民黨,給它保障,讓它賺錢,於是出現大頭病,以為自己真的那麼厲害;到了二○○三年壹傳媒在台灣推出《蘋果日報》後,兩大報面對真正的刀來劍往,加上老大沒有影響力了,馬上被打得唏哩嘩啦。

和黨國跳探戈的媒體,都面臨挑戰

傳統兩大報靠著所謂的意識形態,做市場區隔,起先是沒有錯,的確有固定一批人喜歡看,但將來會愈來愈沒有意義了。從民調顯示,有六成多的民眾自認是台灣人,如果報社的言論還是鼓勵大家做中國人,至少會有六成的人對你沒興趣。所以聯合報如果繼續擁抱原來的群眾,會越來越慘。

反觀自由時報賺在哪裡?早年台灣人想看自己的故事、資訊,都沒有機會,永遠只能看大江大海,自由時報基本上是提供給台派讀者一個園地,有自己的利基。

至於愈來愈「紅」的中時,如果它著眼的是中國十億人口,的確是擁抱最大的群眾,若從台灣的角度,它則是擁抱最小的市場;他的老闆蔡衍明很會賺錢,辦報虧本不會傷到他的筋骨,是辦過癮的,他有另外的目的跟動機,甚至包括成就個人的感覺,或換取中國方面更大的利益,那是另外的盤算。

錢放第一的人不會來跑新聞

有人認為,台灣媒體此刻正處在黑暗時代,身為傳播學的老師,角色及立場應該很尷尬?

以政大傳播學院而言,近十年課程改革得非常劇烈,我們訓練出來的人,固然和產業界仍有落差,尤其是技術面,但是,如果老闆根本不要記者去跑真正的新聞,只要你去抄批踢踢,學也是白學。

就我的立場,對於有心念新聞的人,你若不鼓勵他,不是很奇怪嗎?這個行業本來就不是求利的行業,有心進這行的人,通常具有服務公共事務、喜歡管閒事的雞婆個性,對社會有使命感。

鼓勵適合的人進入適合的行業,生命就可以開花結果,這原本是件功德,難過的是,本來是很好的記者胚子,卻因為大環境不理想,無法好好開展生命,這是個悲劇。

其實,每個行業都有其苦勞面、黑暗面,當記者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有些人天生適合當記者,例如,喜歡包打聽、懶散、早上起不來、不喜歡九點上班的人,還有那些愛臭屁的人,永遠可以在丈母娘面前吹噓說,「我知道金溥聰又怎麼樣了……。」當記者的快樂就在這裡!

當記者比開計程車還好一點,兩者最爽的地方都是自由業,但至少記者不用憋尿,開計程車則必須做到體力完全乾枯為止。

駕牛車專業不能拿來開飛機

倒是,我最近似乎看到媒體出現一絲轉機,我們學校這一波的博士畢業生裡,有三位分別被電視台及報紙雇用,應該是進去研究開發新產品,顯示媒體開始有在動腦筋。

以前媒體不會雇用博士,如今經營被逼到牆角,老媒體人卻遲遲找不出新的獲利模式,這就像開牛車的人,一直在替開飛機的人設想,怎麼樣都不對味嘛!換句話說,新世代要進來,老闆要敢投資、有眼光,理論上來講,這個行業絕對仍有出路。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1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