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 pm - Thursday 01 October 2020

1949 古寧頭戰役日本指揮官-根本博◎WTFM CLAN

週五 2013年08月23日, 3: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6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949 古寧頭戰役
傳奇人物 -林保源 中將
日本指揮官 根本博
保衛古寧頭的日本七武士

YouTube Preview Image

根本 博(ねもと ひろし 華名:林保源 、1891年(明治24年)6月6日 – 1966年(昭和41年)5月24日)、日本陸軍中将功三級、中華民國中將。福島縣出身。

日本仙台陸軍地方幼年學校、東京陸軍中央幼年學校畢業、 陸士23期。陸大34期。

1927年根本 博就任中國南京領事館駐在武官 。

1927年3月西方列強因國民黨北伐炮轟南京事件,日本領事館遭到國民黨北伐軍襲撃,根本博被國民黨北伐軍士兵用刺刀刺中、從二樓摔落重傷。

經過「三月事件」(1931年3月)、「十月事件」(1931年10月)日本陸軍中堅幹部企圖政變的影響,根本博均被連座處分,遭到日本軍方冷凍。

在陸軍省當新聞班長閒置的根本博本要參加1936年(昭和11年)2月26日」「皇道派」激進的中級少壯軍官政變,掃除日本天皇「週邊的壞人」、但在前晚喝酒過度而睡過頭,沒參加「二・二六事件」,逃過被槍斃的命運。

「二・二六事件」政變失敗後根本博由陸軍再編原隊的連隊長,日中戦争爆後根本博復歸建於日本参謀本部支那課。

1944年(昭和19年)2月7日 根本博就任関東軍第3軍司令官。

1944年11月根本博就任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兼駐蒙軍司令官直到日本投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剛宣佈投降時,根本博曾無視投降命令,與蘇蒙紅軍在張家口北部地方交戰,並以武力抵抗俄國紅軍與中國八路軍的接收。

為了保護滯留在內蒙張家口當地的4萬日本僑民不遭以「兇暴」聞名惡名昭彰的俄軍殘害,等待投降接收的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兼駐蒙軍司令官根本博很有「guts」的說:

不需要問理由,入侵陣地的俄軍一律格殺勿論,一切責任由司令官我負責」(「理由の如何を問わず、陣地に侵入するソ軍は断乎之を撃滅すべし。これに対する責任は一切司令官が負う」)

日軍與俄軍發生激戰,根本博軍團拼死抵抗,2軍甚至發生近身肉博戰,連八路軍(中国共産党軍前身)也來為俄軍助戰。

從8月19日開始根本博軍團抱著必死的決心反撃與蘇聯紅軍血戰了三天三夜,守備鐵路線與列車,讓4萬日本僑民能安全搭乘撤離。

蘇聯紅軍戰意喪失,根本博日本軍在8月21日以後開始撤退,在8月27日經萬里長城撤回關內。

出來迎接的駐蒙軍参謀長落涙不止,感謝根本博從内蒙古救出4萬名日本僑民。

(北京故宮太和殿的受降儀式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根本博中將在“投降代表”下簽字)
日本投降後的1949年春,根本博的家裏來了一個人,自稱是奉蔣介石之命請他出山,協助國民黨軍隊對抗中共解放軍。

為了對蔣介石「感恩」沒將他列為戰犯,根本博在五月初化名「林保源」,(意思是「保護中國的根源國民政府」)率:

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陸士41期,陸大44期)、
化名「宋義哲」的淺田哲大尉(陸軍航校教官)、
化名「陳萬全」的岡本秀俊少尉(幹部候補生)、
化名「劉台源」的中尾一行曹長(下士)、
化名「林良材」的吉村虎雄(日軍在華北的參謀本部人員,中國話講得非常流利)
化名「劉德全」的照屋林蔚(浪人),
一行七人準備偷渡到上海。

這「根本博7人組」從宮崎縣延岡市沿岸以釣魚為名,偷偷乘船出海。他們原本想到中國大陸,但因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中共人民解放軍迅速向南挺進,只好轉去臺灣。

根本博一行人的行動,被港日媒體大幅報導,連美國「芝加哥論壇報」也轉述。

最誇張的有「蔣在日本招募十萬義勇軍協防台灣」、「蔣在日本招募義勇航空隊協防台灣」,當時日本軍人回國後,不但生活無著落,美軍也不准他們從事公職,社會也瞧不起這些戰敗的軍人。

根本博的新聞一出,日本回國軍人(尤其是航空飛行員),一大堆人擠到中華民國駐日代表團要報名,震動了盟軍總部。

(1950年2月6日,臺灣空軍三十多架轟炸機狂炸上海楊樹浦工業區,令上海停電斷水,駕駛這批轟炸機的主力是抗戰時侵華日本航空兵。這還是美國來華助戰的飛虎隊隊長陳納德,居間穿針引線,使這些前日本航空飛行員打扮成臺灣空軍的樣子去空襲上海。)

蔣介石意識中,共產黨始終還比日本人可怕。

用有「侵華經驗」的日本戰犯求生存比民族意識重要。

根本博回憶錄說,戰後蔣介石在書房裡召見他時,侍衛長商震上將、戰區司令官孫連仲上將都站著。

蔣介石卻拉著他的手請他坐下,沒有一絲戰勝國的驕傲,讓他感激在心。

根本博最大的“功勞”是古寧頭之戰使用「巌島合戦」戰法幫助國民黨軍隊保住金門

根本博說服湯恩伯把仍在大陸的部隊儘快撤到沿海的一江山島、大陳島、金門、馬祖,增強了國民黨金門守軍的實力。

「古寧頭之役」領導指揮這場戰役的實是所謂的「日本侵華戰犯」將領根本博中將所領導日本七武士將校團,換上往日敵人國民黨軍制服,進駐金門指揮部。

1949年10月,中共「長勝將軍」葉飛所屬第三野戰軍第28及29軍先頭部隊,不知道金門的指揮系統已換上了一批日軍將領,還以為仍是軟如豆腐的「常敗將軍」湯恩伯的國府軍指揮系統,於是,大膽進軍金門。

為什麼共軍視湯恩伯為「常敗將軍」?

湯恩伯陳儀出資保送留學日本,進入明治大學政經系。1926年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十八期。中國抗日戰爭初期在南口、台兒莊戰役有所表現。

因軍功湯恩伯成為第31集團軍總司令在河南擁兵40萬,管轄魯蘇皖豫四省,有「中原王」之稱,但日軍僅花38日以少數兵力攻下河南省全省,慌張失措的湯恩伯脫掉軍服,裝成伙夫兵逃亡,戦線崩壊朝野激忿要求軍法處罰湯恩伯,但蔣介石私心庇護其脫罪。

1947年3月,湯恩伯任第1兵團司令攻撃山東省共黨解放區。但是精鋭部隊張霊甫的第74師在孟良崮戰役被殲滅,湯恩伯的指揮大失誤,被解職處分。

1948年春、湯恩伯復職任徐州綏靖主任,在徐蚌會戰時所指揮指揮的軍隊又被殲滅。

湯恩伯屢戰屢敗或不戰而敗,1948年湯恩伯失守上海後,蔣介石對他說:「不要老逃跑,名譽要緊。」

蔣介石日記記載:

「六月二日  星期四

本日朝課後,見陳大慶,談上海作戰經過,砲兵幾乎全失,戰車亦失四分之三。湯始報為全部撤出,完全謊言。將領怯弱不勇,可痛!

六月二十六日  星期日

晚 課後,湯恩伯來見。對湯滬戰撤退以前,慌忙圖遁,而未能充分準備,且未及時通知各將領,致被陷、被俘者大半,聞之痛憤,未知其將如何以見來者。除湯本身之 外,而其副司令石覺,本為最有希望之將領,竟亦被其牽累,喪失信用,不能復其指揮所部,是誠等於死亡矣!將領如此,若不重新教育,作育後進,何能復興耶?

六月二十八日  星期二

朝課後,與蔚文談話。想至湯部敗退損失實情,不勝悲憤。東南二十軍以上之兵力,幾乎被其送完,而彼猶自以為不差,毫無羞愧之心。」

但是蔣介石湯恩伯除了口頭斥責之外,沒有任何處份……

共軍渡過長江,擔任南京首都防衛的湯恩伯棄守,5月下旬逃到廈門,剛好任派廈門綏靖総司令,9月、廈門失陷,湯恩伯逃往金門。

中國人民解放軍葉飛將共軍下的32軍船隻分發給中共28軍,決定集中船隻來進攻大金門,但是鑒於船隻數量還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後,終於在1949年10月24日當晚決定下令渡海進攻大金門。

葉飛曾說:「看來大陸再也不會有什麼大仗打了,你們28軍就掃個尾吧。」

湯恩伯蔣介石發出哀求「放棄金門島的許可」電報。

但是蔣介石不允許,命令其固守金門。

此時認為將要命喪金門的湯恩伯的日本救星們也來到金門………………

實際指揮官 根本博

面對共軍壓境,慌張失措的湯恩伯除了很會逃外,根本不會打海島戰役,實際指揮委託日本作戰專家,湯恩伯也是留日的,日文交流不成問題。

湯恩伯倚靠日本人從中國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時期就開始,當時湯恩伯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時請教拘禁中的日本侵華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如何固守長江天險,岡村寧次根據自己長期以來對長江下游軍事要地的研究,操起教鞭在地圖上,指指點點,滔滔不絕地陳述了有關防守長江的意見。

湯恩伯頻頻點頭,他的參謀人員,則一一用筆記下。談話約1個小時。

1949年元旦,湯恩伯攜帶禮品,向岡村寧次祝賀66歲生日,並再次與之交換了關於江防的戰略戰術。

不過,江陰要塞叛變,湯恩伯狼狽而逃……..

自此~湯恩伯根本博言聽計從,根本博提出「建議」,湯恩伯馬上下令實行…..

根本博日本將校研究佈陣將原孫立人所屬之青年軍201師601、602兩個團,擔任瓊林至后沙、壟口、湖尾、以迄古寧頭一帶,尤其壟口至古寧頭「東西一點紅」之間海岸,正面廣約五千公尺,縱深也有五、六百公尺的地方認定為共軍來犯最可能的地方。

國民黨原本打算在古寧頭將登陸的共軍「阻敵於海上」,但被根本博制止。根本博要讓共軍登陸再集中殲滅。

25日凌晨1點30分,中共200艘登陸船(大部份為漁船)開始登陸金門。共軍251團在古寧頭突破登陸,253團在在湖尾登陸,突破防線。

這時人民解放軍葉飛將軍接到登陸成功報告,以為勝利在望,但是由於不熟悉潮汐漲退的關係,結果造成了搶灘船隻全部因爲退潮所以全陷在沙灘上動彈不得。

根本博計畫發生效果,國民黨海軍於三時左右在古寧頭西北海面,猛烈轟擊擱淺的人民解放軍船隻和軍隊。再用優勢的空軍將共軍所有艦艇炸沉後。天亮後一百多艘人民解放軍船無一返回,第二梯次援軍隔海望洋興嘆。

根本博將國民黨軍撤退,讓「被破釜沈舟」沒舟回去的共軍全數上岸。

上岸的共軍被增援而來的高魁元軍殲滅了大部分,共軍殘部於是佔領古寧頭的民宅做困獸之鬥,國民黨軍也準備用「火海」圍攻。

根本博又反對國民黨軍「火海」戰術,會燒死無辜古寧頭村民,結果國民黨軍打開包圍的一角,讓共軍到北海岸集結等待對岸支援,古寧頭村民因此逃過一劫。

26日凌晨,共軍湊齊一些船隻由246團團長孫玉秀率該團的兩個連和共軍第85師的兩個連增援。246團在湖尾登陸;另兩連在古寧頭登陸。

246團的兩連,天亮時突破包圍,在古寧頭和據守該地共軍會合。

26日凌晨6時30分在國民黨軍全新的戰略布局下,根本博親自指揮8500名國民黨軍配合M5A1老舊戰車(金門之熊)擊潰中共葉飛第三野戰軍9千餘人。

快到中午戰事近尾聲時,國民黨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羅卓英偕第十二兵團司令官胡璉才到達金門戰場,根本博「打完收工」,才由剛從潮汕撤回的胡璉接手指揮收尾,而胡璉成為金門「現代恩主公」。

中共軍登陸總指揮官孫玉秀於古寧頭北山斷崖下舉槍自盡,共軍在古寧頭遭到毀滅性的摧毀,這就是中華民國國軍一些老將領動不動就拿來炫耀的古寧頭大捷


:「好像硫黄島的日軍戰法,只是共軍比美軍差太大,難怪兵敗如山倒又沒打過海島戰的湯恩伯~突然打了勝戰!」

硫黄島からの手紙

YouTube Preview Image

古寧頭戰役獲勝,蔣介石大為欣慰,送給根本博一個景德鎮官窯燒製的花瓶。這批花瓶是1947年中國政府為慶賀英國伊莉莎白公主(現在的女王)大婚而訂做,共6個,蔣自己留下一對,將其中之一送根本博

為”修飾”其戰功,「通說」戰事發生前後,湯恩伯還要他待在停泊於海邊的「錫麟號」上,免得世人知曉國民黨起用日本將領以掩蓋真相。

好笑的是,爾後國民黨軍內為爭功發生了金門保衛戰指揮權歸誰的爭論,主要的爭論焦點在不是真正指揮的湯恩伯(只會打敗戰)與胡璉(當時根本不在金門)身上。

湯恩伯(後排左起第二人,根本博(前排左起第三人)等人合照】

而由於金門真正恩主公-根本博的奮戰,讓盟軍加強安檢,原本蔣介石與岡村寧次的佈局也被牽連,臺灣方面招募「日本義勇軍」的計畫胎死腹中,縮水成了由化名「白鴻亮」的富田直亮少將組成「顧問團」,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白團」。

自此直到1952年3月,根本博才以“個人顧問”身份,在湯恩伯軍中參與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進行騷擾作戰。

根本博比起其他日本軍事顧問不同,他是直接參戰「玩真的」、功勞很大,而且官階輩分都比富田直亮高,但「白團」成員一起抵制他。

更嚴重的是為了防守舟山群島(當時登步島、一江山、大陳島仍在國民黨手中),他赴日本以「漁撈」為名,買了33艘機帆船,卻因在口角時殺了一個流氓,引起日本海上保安隊的追捕。

根本博的行動不夠保密,以致連累岡村寧次也被盟總麥克阿瑟約談,而中華民國代表團團長朱世明也收到盟總的警告,招募「日本義勇隊」計劃胎死腹中,因此讓蔣介石不滿,於是先遣送其他六人回日本。

而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又侵吞了其他幾人的安家費,在日本成了重大新聞。蔣介石更擔心連「白團」再也沒有優秀的日本軍人來參加,將根本博也遣送回去。

1952年6月,根本博歸日之時,湯恩伯贈送書翰紀念,內書「根本先生‧‧與恩伯,朝夕相聚,出入金、廈、舟山各島,危難生死,置之度外,此崇高之義俠精神,實可天地間久長」。

這位「好戰」又充滿「仁義心腸」的日籍臺灣將軍根本博回日本後,鬱鬱寡歡、終日酗酒,1966年5月24日病沒。

古寧頭戰役(The Battle of Ku-Ning-Tou)已過60周年,根本博是拯救了中國國民黨而見不得光的日本人,在金門也不會有他的銅像,甚至中國國民黨也絕不想提及的古寧頭戰役英雄。(後來臺灣國防部承認有根本博等日本將校參戰,但卻硬掰他們只是”顧問”性質)

當時有強大美國艦隊防衛臺灣海峽,金門的「古寧頭戰役」與後來的「八二三炮戰」皆是「中華民國最後的領土戰爭」,但卻是臺灣不必要的戰爭。

根本源自於毛澤東蔣介石的追殺,與蔣介石要保住國民黨「反攻復國」跳板求翻本的意氣之戰。

換言之,是蔣把戰禍連結金門而帶給臺灣,拖臺灣下水,要臺灣人為中國國民黨枉送性命。

戦略将軍 根本博―ある軍司令官の深謀 (単行本)
:「為了KMT的面子~古寧頭一定要抹去根本博!」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6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