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4 p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新新聞】衛福部不放權,不管事,還背書餿水油不致癌

週五 2014年09月12日, 12:12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2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年09月11日18:15

本內容由新新聞提供

文/林筱庭

啪啪啪!急促的拍門聲震得整條巷子都是回聲,「我是食藥署中區管理中心副主任許景鑫,請開門!」無論許景鑫怎麼喊破喉嚨,「美廚食品」的藍色鐵門內就是無人回應。

位於苗栗縣頭份鎮的「美廚食品」,主要生產肉燥、油蔥等調味料,被苗栗衛生局查出,今年三月至八月間曾購買九百桶全統香豬油,並已將成品轉賣維力食品以及知名虎牌米粉製作調味油包。

許景鑫和苗栗縣政府跨局處食品聯合稽查小組,發現成品流向仍有疑點,於七日上午到美廚的工廠,打算稽查「餿水油」流向,偏偏業者就是拉下鐵門不配合。但許景鑫只是衛生單位稽查人員,不具司法警察權,僅能執行行政稽查,無法強制店家開門受檢。

許景鑫說,當時他只能再請地方衛生局通知當地派出所,派員警到現場,但警察也只能「幫忙配合」拍門及詢問左鄰右舍,沒辦法及時強制搜索及扣押,整隊稽查人員也只能望「門」興嘆。

不配合調查,前線稽查莫奈何

這是諸多前線稽查人員常見無奈的情景。食藥署區管中心科長吳明美說,行政調查有所極限,「業者倘若故意隱瞞欺騙,我們也沒有辦法。」頂多以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四十七條,規避、妨礙、拒絕查驗處以三至三百萬元,許多業者根本沒在怕。

吳明美表示,不同於檢調單位,若業者故意給假資料或不到案說明,都有司法強制力可執行或予以懲處,且衛生單位查的是有營業登記的工廠,「看他的環境衛生、原料是否有問題,或是做抽查,但像這次強冠公司的地下工廠,他們要藏,我們真的很難查。」

第一線稽查人員、基隆市衛生局食品衛生科長王翠雯說,業者規避手法多,有次她為調出某食品工廠進貨及出貨量,人都站在工廠電腦前了,但業者說「忘記電腦密碼,無法開機」,她也只能乾瞪眼,「只能以現場稽查看到的事實做判斷,並用抽驗做double check。」

不設衛生警察,衛福部自廢武功

稽查人員權限不足不是新鮮事,早在二○一一年塑化劑事件,各界就曾呼籲衛生單位應該設立專門警察,以強化稽查人員執行公權力。但至今三年過去,衛生署早已升格衛福部,專門警察一職仍只聞樓梯響,全然不見影子。

事實上,當年《衛生署組織法》本來有「衛生警察」一職。立法委員劉建國批,該條文曾明訂,「本署得商請警政主管機關,設置專業警察,協助執行衛生醫療法令。」衛生署有權可設置,只是衛生署一直沒設置,沒想到升格成衛福部時,竟然自己將條文拿掉。

劉建國說,當時是希望將條文從「衛生警察」改成「衛福警察」,能一併解決食品稽查問題,由訓練有素的警察人員協助稽查,並隨時啟動偵查機制,才能避免拒絕查廠狀況一再發生,況且市售食材種類繁多,新食品不斷產出,製程以及添加物愈來愈繁雜,「魔高一尺」,「如今卻是『道低一丈』,衛福部就像災害應變中心,只能在後頭處理,永遠是食安出包才在後面擦屁股。」

立法委員林淑芬認為,食品工業幾乎都是大財團,關上門來稽查員就是進不去,徒有稽查制,甚至有的稽查前還要先發公文知會,「這樣能查出什麼東西?」

食藥署弱化,只會事後擦屁股

劉建國說,「食安問題絕對不是單一機關能獨立處理,今年初在修《食管法》時,我也曾強烈主張成立院級『食品安全委員會』。」劉建國不解,衛福部百般不同意放權,結果一頭豬在畜牧場是農委會管、死後販賣是食藥署管,各部會各管前後一半,中間卻沒人管,當年塑化劑就是因為工業原料加到食品裡,「現在又發生餿水油事件,請問這次食安是誰要出面負責?」

衛福部常務次長許銘能表示,當初曾與警政署協調,但由於警力問題,沒辦法再額外設立專門警察,衛福部已跟警政署積極協調,將統一由保安警察第七總隊派出人力,陪同地方衛生單位稽查人員值勤。

本應主動查緝的食藥署,在權力有限的情況下,功能早已弱化,變成「食災應變中心」,也難怪食藥署長葉明功開記者會的第一件事,便是強調「食安等級是綠燈」、「餿水油無證據會致癌」,消災滅火而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2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