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台灣認同」,民進黨的王牌,或是包袱?◎獨傲村夫

獨傲村夫  2014-09-12 19:53

「台灣認同」,民進黨的王牌,或是包袱?
在阿扁時代,台灣認同一直是民進黨的主要政治議題,2008年後似乎消失了。

未來..,「台灣人」的認同問題會再度浮上檯面,成為驅動台灣群眾政治運動以及台派政治菁英角力的主程式。」 蘇利文 (Jonathan Sullivan)

不久前,英國諾丁漢大學的一位助理教授蘇利文 (Jonathan Sullivan), 在美國的「國家利益」網站 (The National Interests),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台灣的認同危機 (Taiwan’s Identity Crisis), 蘇利文就其所觀察,論述了「台灣」認同,在國民黨政權復辟後,從政治議題消失的現象。

蘇利文指出,台灣在陳水扁當總統期間,所有政治以及大部份的施政均以「台灣認同」為依歸,並以推行台灣化(Taiwanization)為要務,然而民進黨2008年總統大選挫敗,尤其是阿扁遭到國民黨殘酷政治迫害,關進監獄之後,民進黨不只與阿扁切割,也刻意淡化了台獨意識,而台灣人的認同,幾乎從民進黨的政治議題消失得無影無蹤。

馬 上任後,居於他的「中華民族」認同,發動了「傾中」引擎,猛踩油門,加速把台灣推入大中華經濟圈,同時推行再度中國化(Re-SINIFY),企圖清除台 灣人的認同意識。據蘇利文的研究,馬自從2008年以來在各個場合的演講中,除了選舉造勢外,隻字未提任何有關台灣認同的問題。

蘇利文質疑,民進黨不提台灣人的認同議題,國民黨則是欲去之而後快,加上今年4至6月的太陽花學運以及其他由公民團體所發起的抗爭運動,也都不是以台灣認同號召起來的,年輕人對兩個政黨都失望,對政治冷漠,是否顯示台灣人認同的議題,已經過時?失去勢頭?

光從表面現象,就論斷「台灣人」的認同議題,已經失去市場。蘇利文認為,那是中國與台灣統派,一廂情願的想法。潛藏在台灣內部的認同分歧,依舊存在,未來可能在某個時間點,「台灣人」的認同議題會再度浮上檯面,成為台灣群眾政治運動以及台派政治菁英角力的主要驅動器(Main Driver)。

蘇 利文之所以作此預測,是因為自從台灣解嚴,實行民主化以來,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民眾比率,始終呈上升的趨勢,從90年代的30-40%,升至今年的 60-70%,依據蘇利文的觀察,自從台海兩岸經貿、旅遊往來以後,台灣人與「大陸人」頻繁接觸的結果,反而覺得跟「大陸人」不同,更認同自己是「台灣 人」!

台灣人的民族意識,日漸抬頭,按此趨勢發展下去,北京的政治分析家,預測2016民進黨有可能勝選,屆時台灣最終的政治地位,將訴諸票決,這樣的結局將不利於統一,因此,北京當局必須以經濟挾帶龐大的資金滲透台灣,來瓦解台灣人的獨立意識。

北京「以經促統」的策略,配合馬政府「以經化獨」的政策,國共兩黨合謀,一搭一唱,簽訂ECFA後,北京攻下一城,再接再厲,擬以「兩岸服貿協議」(CSSTA),再下一城,馬陰謀算計只要「兩岸服貿協議」一簽,台灣的繼任者,不管哪個黨取得政權,都將無從改變既定的事實,等於馬替台灣買了「單程票」,迫使台灣人步上「統一」的不歸路!

過 去台灣是亞洲四小龍,台灣人創造了經濟奇蹟,貧富差距並不明顯,階級對立也不嚴重。但是自從馬上任以來,台灣的經濟,每況愈下,即使2010年後,經濟復 甦,但台灣人普遍無感,不管在任何經濟指數的數據,均不如陳水扁時代,馬政權卻推諉卸責,把台灣經濟惡化,通通推給了全球化現象。

由於經濟發展停滯,民眾失業,工資倒退,房價高得一般人買不起,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經濟成為切身的問題,台灣人失去了安全感,逐漸有了「階級」的意識,有些學者就此論斷,階級意識的興起,甚至會取代台灣人的認同意識。

蘇 利文認為,蔡英文上次在大選中,馬施政無能,失去民心,原本有利於民進黨,對照黨產千億的國民黨,民進黨是照顧弱勢普羅大眾的人民黨,而國民黨則是偏袒富 人的財閥黨,三隻小豬對抗大野狼的訴求,點燃了民進黨傳統支持者的熱情,形勢一片大好。然而一般死腦筋的選民,老是對民進黨胡亂畫上負面的等號:民進黨執 政=搞不好經濟。民進黨執政=兩岸經貿關係不穩定,甚至會惡化。

2011年,台灣人用實際的行動,編寫「三隻小豬」感人的故事。

至於民進黨蔡英文上次敗選,蘇利文認為,敗在無法提出可行的「兩岸政策」,來化解一般選民的迷思與心理障礙,「台灣共識」未能有效的反擊國民黨虛構的「九二共識」。

由 於民進黨是以台灣為主體的政黨,一方面須顧慮到獨派選民的意向,另一方面又怕刺激中國,始終難於說出一個明確的「國家認同願景」,而這個願景又不致於讓 「兩岸關係」產生問題。這就是民進黨的難題,由於這種困境,使得「台灣國家認同」成了民進黨「弔詭」的議題,難以拿捏,雖是王牌,民進黨既愛又怕受傷害。

蘇利文在文章最後作出下列的結論:民進黨的難題:被馬踐踏、摒棄的台灣人認同,既是王牌也是包袱。

“The conundrum for the DPP is that the Taiwanese identity that has been trampled on and discarded under Ma is both a trump card and a liability.”

雖然我不同意「台灣認同」有危機,不過作為一個外國學者,蘇利文對台灣政局有此深入的觀察,也著實難能可貴,在此就其所論,發表一些個人的看法。

台灣人的街頭抗爭是否跟台灣人的認同無關?

照蘇利文的說法, 台灣的工人與農人,走上街頭抗議馬政權與中國簽訂的ECFA,以及學生佔領立法院,抗議服貿協議,開啟了太陽花學運,似乎跟台灣人的認同不相干,其實不盡然。

當國民黨出賣了民眾的生計與未來,讓他們深深感受到,切身的利益受到威脅,走上街頭抗爭時,自主意識覺醒了,面對外來的經濟入侵者,台灣人產生了 「他們中國人」VS「我們台灣人」的敵我意識,台灣人集體防衛的動作,進一步擴大、深化了台灣民族意識。


2014年,年輕人的反服貿抗爭,進一步推升了台灣認同意識。

英 國的歷史學家,艾瑞克 霍布斯邦(Eric J. Hobsbawm)在其著作,「國家與民族主義」(Nations and nationalism since 1780),考察了自從法國大革命以來,民族主義的發展史,他發現,不管是右派或是左派,泰半是民族主義者。

霍布斯邦寫道,19世紀有許多歐洲國家的社會主義政黨,有的在黨綱裡明列民族主義訴求,有的藉社會主義壯大民族主義,後來都成了領導建國的政黨,如波蘭的社會黨,芬蘭的社會黨,亞美尼亞的聯合黨,他們雖穿著社會主義的外衣,搞的卻是民族解放革命。

霍布斯邦指出,知識份子與工人常是社會運動的主力,並作出結論「史實證明,以社會革命為訴求的運動,最後反而成為帶領民眾投入民族運動的急先鋒。

階級意識,是否能取代或弱化民族主義?

根據霍布斯邦的研究,一戰結束,1918年巴黎和會後,民族主義風起雲湧,威爾遜的「民族自決」大獲全勝,「以階級為基礎的社會主義,根本不是民族主義的對手」。

馬 克斯以唯物史觀,推論「階級意識」最終將取代「民族意識」,然而歷史的發展,卻否定了他的說法。馬克斯與恩格斯在1847年的「共產主義宣言」中,高喊 「工人無祖國」。諷刺的是,到了資本主義全球化的21世紀,則是資本家無祖國,工人需要祖國。台灣廣大的工人、農人需要「台灣」這個祖國,宣稱HTC是 「中國品牌」的王雪紅,信的上帝是財神,心中的祖國是中國。

全球化是否是台灣經濟走衰的主因?

全球化始於90年 代,阿扁主政時期,國民黨與一些不學無術如陳文茜之流的全球化論者,一天到晚造謠,說什麼台灣不夠全球化,扁政府「鎖國」,何以鎖國的扁政府,經濟表現亮 麗耀眼?門戶洞開的馬政府,經濟表現黯淡無光?顯然問題出在馬把台灣「鎖進中國」,阿扁則是「守台灣國」,誰說國民黨比較會搞經濟,除了賣國當匪諜以外, 哪項數據可以證明馬政權比較行?!

經濟統合是否能消弭住民的自決意識?

蘇 格蘭人即將舉行公投,決定自己的命運,蘇格蘭與大不列顛,經濟統合已有數百年之久,為何要爭取獨立?加泰羅尼亞與西班牙經濟一體,為何加泰羅尼亞人,要求 獨立的呼聲,始終不斷?最近香港人,爭取特首直選的抗爭,由「佔中」變「戰中」,不就說明了任何一個群體都有追求「命運自決」的權利與自由!「民主不能當 飯吃」,那是甘願當奴隸的語言,不配享有民主自由。

居於威爾遜的「民族自決」原則,台灣人本來就有 選擇獨立建國,自己決定命運的天賦人權,而這也是先知彭明敏教授與及許許多多先輩,畢生犧牲奮鬥的目標。然而近幾年卻有一些民進黨的大老,主張凍結或廢除 「台獨黨綱」,一個政黨把未能執政,怪罪到黨綱,不只背叛忠實的支持者,也會讓敵人瞧不起,民進黨把黨綱廢了,難道國民黨就會把政權拱手讓給你?對岸的共 產黨隨即放棄統戰,把瞄準台灣的飛彈,轉向越南?

言歸正傳,台灣認同到底是民進黨的王牌?或是包袱?這個王牌打不打?如何打?端視領導人的勇氣、智慧與判斷,有膽識的領導人,會把它當作王牌,無膽識的領導人,則會視為包袱。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說過,「無膽識,就無榮耀,No guts, No glory」, 畢竟歷史是英雄豪傑的舞台,唯有勇敢足智多謀的領導人,才能創造時勢,推動歷史的輪子前進,寫出後代子孫吟詠的偉大史詩與樂章。

YouTube Preview Image [1]
2004年,認同台灣是個國家的人民,手牽手寫出偉大的歷史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