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 p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南方周末》輿論戰因「道歉」聲明激化 相關新聞彙整

週一 2013年01月07日, 11:1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33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不少台港文人、媒體人紛紛在公共網媒上呼籲人們關注《南周》事件。

圍繞中國廣東《南方周末》(下稱《南周》)「新年獻詞」是否被省委宣傳部官員自行修改一事的風波呈激化態勢。

北京時間1月6日晚間21時20分,《南方周末》官方微博發佈聲明稱,該報新年特刊封面導言系報社負責人草擬,網上有關傳言不實——即「新年特刊」內容為《南周》編輯部撰寫,變相否認有宣傳部門介入。

然而,北京時間晚9時,也就是上述道歉聲明發佈前20分鐘,《南周》微博爆料被逼「上繳」帳戶密碼,另有南周員工稱對今後發佈內容不負任何責任。

在早間《南周》官方微博突發表「道歉」之後,有傳聞稱《南周》的現職記者已經宣佈罷工以示抗議。

據跟蹤微博動向人士稱,各類有關評論和發言不斷被刪除。

《南周》風波


《南周》員工共同聲明稱微博帳戶密碼已經被「上繳」。

《南周》的新年獻詞特刊,在經編輯簽字定稿付印後,據指稱被廣東省委宣傳部強行修改,據稱宣傳部長庹震更新自撰寫了錯漏百出的百餘字,刊在南周頭版。

獻詞被指稱經省委宣傳部強改,隨即激發南周前任和現任記者、編輯、實習生及讀者聯署要求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辭職的事件。

《南周》編輯部雖然屢發聲明要求調查事件,但是省委方面則一直保持沉默。

《南周》 記者在微博公開事件,激起多方聲援;但官方除了借《環球時報》社評勸微博上的網民「不應高估自己」,以及借外交部之口稱「中國沒有新聞審查制度,中國政府依法保護新聞自由」外,並無就此事作出具體回應。

多方聲援

香港作家廖偉棠稍早已經在Facebook上呼籲廣大港人關注《南周》事件。

他寫道:「今天晚上,南方周末編輯記者與企圖箝制他們的中共宣傳部的抗爭已經白熱化,在微博上全民關注,請大家有微博的也去聲援,轉發真相。中國民主有賴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有賴新聞獨立,是役至關重要。」

台灣媒體人、香港《號外》主編張鐵志則也在Facebook上表示這次事件是中國新聞重要戰爭。

他寫道:「今晚南方周末報系在微博上出現巨大的鬥爭,「南方周末」微博的密碼被迫繳出,發出了一則粉飾問題的無恥微博,原維護者公開說與他無關,「南方周末經濟」和「南方周末文化」公開批評官方微博,更聯名發起了罷工!這是中國新聞的重要戰爭!」

更新時間 2013年1月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7:18

南方周末獻詞事件 微博打響攻防戰
更新時間 2013年1月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8:00

《南方周末》元旦獻詞已經是微博上搜索無果的敏感詞

《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獻詞事件似乎愈演愈烈。雖然官方媒體對此消息避而不報,但微博世界卻因此相當繁忙。

在《南方周末》新浪微博上的官方賬號發出了一條承認”工作疏忽”並”向廣大讀者致歉”的短文後,《南方周末》經濟部的微博卻發表聲明寫道:”十萬火急!經過一天的攻防過後,南方周末官微失守!所做聲明不能代表南方周末採編人員的態度,為有關當局施壓南方周末 管理層的結果。南方周末採編人員將與此不實聲明抗爭到底。事態解決前,本人不再進行正常採編工作。請大家合力保衛南方周末!”

這一停止採編工作的罷工聲明其後獲得多位《南方周末》工作人員的簽名支持,並在微博上獲得多方轉發。

但是相關的微博卻被陸續刪除,也因此引發了更大規模的轉發。

支持

曾在蘋果、微軟和谷歌等公司任職的互聯網名人李開複在新浪微博上轉發的相關微博,被屢次刪除,以致他的微博網頁上多條顯示:抱歉,此微博不適宜對外公開。如需幫助,請聯繫客服。

著名作家章詒和在微博中寫道:在我們是刪轉大戰,他們是生死之戰,都有血與淚。

現任騰訊新聞中心副總監,曾為南方周末資深記者、資深編輯傅劍鋒在微博上寫道: 今夜,為你們守望!今夜,為真相守望!鴕鳥們可以劫持官微,但無法劫持真相!

同為南方報業集團的《南方都市報》新浪微博刊出了「堅持、堅強、堅韌」寥寥數字,不久卻被刪除。

在新浪微博上以「南方周末新年獻詞」為搜索詞,卻有提示稱「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南方周末新年獻詞」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在騰訊微博上的這一搜索,得到的也是相同的提示。

這些現象顯示,《南方周末》元旦獻詞事件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上的敏感詞。

「造假」

而《環球時報》則在周日刊發文章,指責《南方周末》元旦獻詞整個事件」看來在最初階段就被擴散者造了假。

《環球時報》的文章稱,南周風波近日發酵,但仔細看,最積極在網上擴散的人除了有一些目前在南周工作,很多是早就離開《南方周末》、與該報系如今已沒什麼關係的人,還有一些微博活躍人士。他們在現實中很分散,通過互聯網聯繫在一起。他們的最新支持者是遠在美國的陳光誠。

文章還預測,像《南方周末》這樣出了風波時,它的大走向最終一定不會是一個「意外」。它的結果一定會展示十八大之後中國政治的確定性,而非不確定性。

文章甚至宣稱「即使在西方,主流媒體也不會選擇同政府公開對抗。在中國這樣做,一定更是輸家。一直以來有一些外圍人士試圖推動中國個別媒體搞對抗,他們是在坑這些媒體。」

《環球時報》的文章認為,新聞需要不斷改革,但有一樣改不了:中國是「打包的」,中國新聞和中國政治在宏觀上必然是協調的,互動的,這些年中國新聞的彈性空間不斷擴大,微博也加入進來。與此同時中國政治的彈性空間在同步擴大。

「但中國新聞決做不了同時期政治不能承受的單獨突進。」

聲援南方週末 陸大學生盼道歉


廣東「南方週末」新年獻詞被換稿事件持續發酵,大陸多所大學新聞系學生聲援,圖為學生在新浪微博發表的聲援照片。(中央社台北傳真 102年1月6日)

(中央社台北6日電)大陸多所大學新聞系學生最近紛紛在微博上聲援「南方週末」,南京大學金陵學院傳媒學院學生表示,強烈譴責一切踐踏新聞從業底線的倒退行為,要求廣東有關肇事官員公開說明道歉。

「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被廣東省委宣傳部換稿,引發軒然大波,事件持續發酵。

今天在新浪微博上還可以看到金陵學院學生「關於南週風波的聲明」。

聲明指出,作為透過教育努力積累正能量的新聞傳播學院,「我們非僅傳授專業知識,更致力於對獨立思想、自由精神和健全人格的共同追求」,強烈譴責一切踐踏新聞從業底線的倒退行為,要求廣東肇事官員公開說明道歉。

重慶部分高校(大學)學子關於事件聲明指出,人有人格,報有報格,國有國格,三格不存,人將非人,報將非報,國將不國;聲援「南週」,譴責庹震之流,不只是對事件的憤怒,「還有我們對這種用尺度綁架制度,權力就踐踏權利行為的痛恨」。

廣州大學新聞窗編輯部則發表「我們願意成為其中一束光」指出,「黑夜永遠阻擋不了黎明,但光需要凝聚才能衝散雲墨,作為有擔當的校園媒體,我們願意成為其中的一束光。」

這篇文章希望「南方週末」的編輯和記者繼續抗爭下去,不要輕易辭職。

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生刊物「文心」全體學生記者等,也在微博上表達對「南方週末」的支持。

直至今天傍晚,在新浪微博鍵入「庹震」還是搜尋不出內容,換成「尺度先生」則可以搜到一些南週事件的網友發言,「尺度」成為事件發生後網上熱門詞。1020106

方文武:應該怎樣處理《南方週末》事件
2013-01-06 07:59 PM

【新唐人2013年1月6日訊】《南方週末》新年特刊被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改動一事,被該報記者通過微博抗議後。庹震之名也震動天下,這幾天在互聯網上已是沸沸揚揚,一些境外媒體也關注到此事。


前南都總編揭中宣部毒瘤 促庹震下臺

中共外交部稱「新聞審查制度」不存在

人出名看來不一定非得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英雄事蹟出來,能幹出為所有的正常人都不恥之事,現在看來也能出名了。

庹這個姓,我相信,別說外國人,就算是中國人也沒有幾個人能讀得出音來。但這也不算庹震之過,他去改動別人的文章,又以別人名義發表,這就算庹之過了。

常言道文如其人,戴志勇《南方週末》新年特刊發表的《中國夢,憲政夢》,本是一篇呼喚憲政的文章,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新的一年來了,舊的一年過去了,人們自然會想起新年想做些什麼,過去的一年還有什麼可以回憶的,如是戴志勇就寫了這篇《中國夢,憲政夢》,不過只是說說夢想而已,發表出去於人、於社會也不會有什麼害處。

就這麼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被這個姓庹的一弄就給變成了一件極不正常的事情,變成了一件世界性的新聞。可見庹之揚名手段,確有獨到之處。

為什麼呢?一個省的宣傳部長,原來還當過新華社的副社長,也是50多歲的人了,居然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別人寫的文章,在沒有得到別人允許的情況下,他卻要去強行改動,改動之後不是以他的名義發表,也不是以廣東省委宣傳部的名義發表,卻是以《南方週末》的名義去發表,這不是沒有禮貌嗎?不僅是沒有禮貌,簡直就是嫁禍於人。

如果庹的文章寫得好那還算行,起碼能給別人《南方週末》增添些文彩,可是據看過庹的文章的人說,都說是狗屁不如,被庹修改過的《南方週末》頭版新年獻詞中提到「2000年前大禹治水」,但是兩千年前是漢朝,有網友諷刺稱,這正是王莽篡漢的年代。也有網友問,難道大禹穿越了嗎?這就是庹的文采,基本的歷史年代都搞不清楚,可是對中共歌頌德他卻是一點不忘,儘是些偉光正的肉麻話,實際上就是一篇馬屁文章。

難道這還不算是沾汙了人家《南方週末》嗎,讓讀者看完了這篇新年獻詞,還誤以為這就是《南方週末》的水準,《南方週末》也搞不清楚歷史年代,《南方週末》也只是會拍馬屁,這不是栽贓陷害是什麼,這不是嫁禍於人是什麼?

現在大陸的網友,發起驅除庹的民眾運動。這樣做非常好,這種東西是應該早點被驅除,連他的主子中共流氓集團也一併被驅除看來也是為時不遠的事情了。

【禁聞】每期《南方週末》近20篇稿被撤刪改
2013-01-07 06:35 AM

【新唐人2013年01月07日訊】《南方週末》現職編輯、記者親自站上臺面發表聲明,呼籲廣東當局成立調查組,徹底調查《新年特刊》違反出版流程的事故及原因。而,2號發生的新年特刊遭竄改《新年獻詞》事件,只是一個導火線,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南方週末編輯部被改、撤稿件共1034篇。一年共52期的《南方週末》,平均每期有將近20篇稿件被撤或刪改。

這封公開信5號透過南方報系下屬媒體的官方微博發出,隨後立即被南方報系編輯、記者及大陸網民瘋狂轉發。

公開信呼籲廣東當局成立調查組調查此事,併發佈調查報告;解禁和恢復所有因討論此事而被禁言的微博帳號。據報導,5號微博上,大批南方報業員工及關注者的帳號陸續解封。

《南方都市報》5號也發表《讓無聲者有聲,讓有聲者多元》社論,呼籲中共當局放鬆輿論環境。據了解,一年共52期的《南方週末》,平均每期有將近20篇稿件被撤或刪改。

公開信之後,網上聲援的音浪一波接一波。各家意見領袖參與討論,呼喚「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認為,事件核心並不是新聞自由的問題,而是新任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對媒體的管制方式問題。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新聞與傳播系教授 展江:「這是因為一個官員的胡來﹗這是地方官員的…. ,不代表北京的新領導人,是他自己的行為,他沒那麼清楚,他以為他這樣能討好呢!」

大陸學者辛子陵:「我認為他代表不了中央的意思,因為習近平剛訪問了廣東,他全是代表左的勢力,唱反調的。這就是庹震那個傳統勢力—-媒體絕對不要放風。」

大陸作家 鐵流:「庹震這個人,他過去就是一般部門主任,他90年代是經濟日報評論部的主任。這個人應該說,他不是一個媒體人,就是一個牽頭、傍大腿的這麼一個無恥的小人。」

針對「2013 年新年獻詞事件」,前《南方週末》編輯和記者的公開信表示,事情極為嚴重,不得不表明共同立場。

公開信寫道,南方週末2013年新年特刊主題為「篳路藍縷、不懈不止:家國夢」。1月2號,在南方週末已經簽版定樣、編輯記者休假、完全不知情的狀態下,廣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庹震,指示對新年特刊做出多處修改、撤換,並導致多處錯誤、事故。

辛子陵:「因為這個事情是…現在大家對十八大以後,希望出現一個寬鬆的局面,而且習近平總書記也給了大家這種期望,結果他做起事情來是這樣子的話,這不是…他也是跟中央唱反調,所以群眾就反應很激烈。」

鐵流:「而且他(庹震)又用《南方》的名義發出來,你說這對《南方》簡直…怎麼交代﹗那怎麼不感到憤怒﹗他的目地就是要跟劉雲山、李長春勾結起來,反對十八大新的領導人習、李,因為現在習近平都提了,任何部門、任何團體,都必須置於憲法之下,任何違反憲法、超越憲法,都要受到追究。」

大陸作家鐵流認為,這是一個「政治事件」,一個「反十八大」和「反習李」的政治事件。

鐵流:「習近平要推動憲政,劉雲山、李長春、庹震一幫,就要反對憲政、反對民主,就這麼一個問題。所以這件事,一定要把庹震轟下臺,要撤換庹震。」

辛子陵:「中央一定要很正式處理他,不會讓他們這麼幹的,儘管有劉雲山支持,那也不行,現在是習近平當家,因為他這是直接對習近平唱反調,直接反對中央的。」

大陸學者辛子陵表示,他周圍的學生跟他都是一樣的觀點,認為,這次事件反映: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意識進一步提高,是個好事情﹗

採訪/常春 編輯/周平 後製/周天

Southern Weekly: 1,034 Articles Censored in 2012

Editors and journalist currently working at the Southern Weekly recently appealed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authorities in Guangdong Province.
These media professionals requested an official investigation into the cause for the forced alteration of 2013 New Year message, which is deemed as merely a fuse. Reportedly, the CCP regime censorship altered and deleted at least 1,034 articles. This is equivalent to nearly 20 articles in each issue of the Weekly published in 2012.

The open letter was released on January 5 in the newspaper’s official microblog. It was swiftly and widely circulated on the internet.

It appealed to the CCP Guangdong authorities; 1, to set up a research team to investigate the issue and release the findings. 2, to restore all microblog accounts that have been blocked for participating in discussion on the issue.
Media reported that on January 5, many Southern Weekend staff and followers had microblog accounts restored.

On the same day, the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published an editorial, urging the CCP regime to de-regulate the press. The Southern Weekly publishes 52 issues per year.

On average, nearly 20 articles per issue were reportedly deleted or revised by CCP official censors.

Support for the open letter has surged on the internet, calling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Some online critics say that the core of the issue is not about freedom of the press. Rather, it is a question of how Guangdong CCP propaganda chief Tuo Zhen exerts control on media.

Zhan Jiang,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China Youth University:“An official’s deliberate action caused it! It was a local official’s own behavior, not representing the new leadership in Beijing. He actually didn’t know what he was doing, but thought this might help him to curry favor with the new leaders.”

Xin Ziling, Scholar in China:“I don’t think the Central authorities authorized him to do it. Xi Jinping just visited Guangdong not long ago. Tuo Zhen advocates leftist conservatism, which upholds harsh media control.”

Tie Liu, Writer in China: “Tuo Zhen was not an unusual figure. In the 1990s, he was in charge of the comment section at the Economic Daily. He cannot be called a media professional, but a shameless bureaucratic villain.”

In the letter, former Southern Weekend editors and journalists claimed that they had to express their common position to protest the 2013 New Year message incident.

The open letter said that the original theme of the 2013 New Year message was the pursuit of China‘s Dream. On January 2, without the knowledge of newspaper editors, Tuo Zhen, Guangdong CCP propaganda chief, deleted and altered content on the final signed-off print proofs. To add to this, Tuo made several obvious errors.

Xin Ziling: “Now the general public expects some bans to be lifted in China.
Xi Jinping has also made such a gesture in public. Yet consequently in reality, Tuo Zhen acted contrary to the central leadership. So it has aroused a strong reaction among the public.”

Tie Liu: “Later, Tuo Zhen‘s altered piece was still published under the name of the Southern Weekly. How could it not drive the newspaper’s staff mad? He simply did that in collusion with Liu Yunshan and Li Changchun. This was to fight against Xi Jinping and Li Keqiang. Xi has just openly said that any department or group shall be subject to the Constitution. Any breach or overriding of the Constitution shall be criminally investigated and held accountable.”

Tie Liu calls it a “political incident”, as it was against the 18th Party Congress and new CCP leaders.

Tie Liu: “Xi Jinping intends to drive constitutional governance. The forces headed by Liu Yunshan, Li Changchun and Tuo Zhen just do the opposite thing. So, Tuo Zhen should be removed for this incident.”

Xin Ziling: “The central authorities will deal with it formally, and won’t leave it unchecked, I think. It’s useless that Liu Yunshan backs up Tuo Zhen, as Xi Jinping is the new boss. Tuo Zhen just sang a different tune, which is directly against the central leadership.”

Xin Ziling adds that the students around him feel the same way. They all view the Southern Weekly incident as a good thing, as it shows Chinese democratic consciousness is improving.

大家談中國:《南方周末》哪裏錯了?
中國新疆網友 劉鵬
更新時間 2013年1月4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34


《南方周末》推出了2013年的新年獻辭。

近日,《南方周末》推出了2013年的新年獻辭。然而,這份獻辭卻被網友指出了幾個低級錯誤,比如頭版「2000年前大禹治水」;比如報紙刊頭寫著「第一千五百零七期」,獻辭第二段卻出現了「這是我們第一千零五十七次和你相見」;比如眾志成城的「城」字,也被寫成了「誠」。(1月4日央視)

《南方周末》以「在這裏讀懂中國」為口號,其也確實是長期以來,在國內頗具影響力的一份報紙。這樣的一份報紙,僅新年獻辭這一期,就被發現三處錯誤,想不引起熱議都難。

人們之所以對《南方周末》的錯誤進行關注並表示惋惜,除了對《南方周末》的喜愛和尊敬之外,顯然還有這三個錯誤實在不該犯,犯得低級。眾所周知,大禹又稱夏禹,是公元前2000多年的夏後氏領袖。站在今天來看,大禹治水顯然早已經是4000多年前的事情了。正如網友所調侃:「兩千年前是漢朝,難道大禹穿越了嗎?」而刊號明明已經到了1507期,文章中卻寫成1057次和讀者見面?至於眾志成城的「城」字,寫成「誠」更是讓人無法理解。

責怪與批評顯然已經無法挽回錯誤,但反思卻是必須的。之所以犯下低級錯誤,原因無非是相關責任人責任心不強。我們知道,一份報紙,一個版面,要與讀者見面,首先有記者文章或者版面內容的撰寫者、提供者等,接著有編輯,編輯之後還有校對,校對之上還有領導審核等,然後還有印刷。這麼多的環節,按道理來說,只要有一個環節能夠仔細認真,多一份責任感,「2000年前大禹治水」這樣的低級錯誤就不可能出現,眾志成城也不至於被寫成眾志成「誠」。

撰文者或者是一時失誤,但文章撰寫好是否認真修改?編輯肩負著文章編輯、審閱、修改、取捨等義務,何以就沒有發現錯誤?校對呢,領導呢?其責任感都去了哪裏?

《南方周末》的低級錯誤絕對是一個教訓,一方面,他向相關責任人提出了質問和警示,拷問著他們的責任感和工作態度;另一方面,對所有媒體甚至所有人,都是一面鏡子:小中見大,一個人一個小忽略,兩個人兩個不大的疏忽,到最後,將有可能鬧出千古笑談!態度端正、工作認真仔細、加強責任感,這些口號如果不落實到實際工作中,今天出現小錯誤,明天,誰又能保證,不會出現更大的錯誤?

《南方周末》元旦獻辭兩版本比較
更新時間 2013年1月4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3:47

《南方周末》元旦獻辭遭廣東宣傳部長庹震撤換引發編輯人員抗議。

《南方周末》原來的新年獻辭由該報評論部編輯戴志勇撰寫,題為《中國夢,憲政夢》。

而最終出現在《南方周末》上的有庹震代筆的獻辭則題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以下奉上兩篇文章的全文。

《中國夢,憲政夢》

天地之間,時間綻放。

這是我們在2013年的第一次相見,願你被夢想點亮。

2012年,你守護自己的生活,他們守護自己的工作。守護這份工作,就是在守護他們對生活的夢想。

2012年,廟堂之上發出的憲政強音嗡然迴響:「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我們期待憲法長出牙齒,憲政早日落地。惟如此,才能成就這個滄桑古國的艱難轉型;惟如此,國家與人民,才能重新站立於堅實的大地之上。

今天,已是能夠夢想的中國,今天,已是兌現夢想的時代。經歷過憲政缺失的「文革」夢魘,我們花費三十多年的時間來逐漸回歸常理與常情。從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到個體戶、鄉鎮企業到「民企」,稍稍歸還國人自主安排生活的權利,我們便創造了繁華城市,收獲了滿倉糧食。

我們重新體認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是其是,非其非;我們重燃對公義的熱愛,對自由的嚮往。面對暴虐強力,我們雙手相握,一起走過艱難時刻,迎接生活轉機。

今天,我們終於可以從厚厚的歷史塵埃中挺起胸,從瑣碎的日常生活中抬起頭,重走先輩的憲政長征,重溫先輩的偉大夢想。

一百七十多年前,我們開始從***上國的迷夢中醒來。先敗於英,後敗於日。百姓愈加民不聊生,恥感深深刺痛中國士人。保國!保種!由洋務而君憲,由立憲而革命。從器物到制度再至文化,激憤者不惜徹底打倒「孔家店」,決絕地將自己的文明連根拔起。
辛亥革命後,清帝退位,先輩們終於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但是,一個自由、民主、富強的憲政中國並沒有隨之而來。

國家內外,戰爭連連;人群內外,殘酷不斷。

一度,人們遠離仁,遠離義,遠離天道,遠離對自由的堅守。

一度,人們認錯為對,指鹿為馬,萬千生靈生機斷絕。

美夢與山河,齊齊破碎。自由與憲政,雙雙消隱。

度盡人世劫波,深味人性幽暗,我們依然是能做夢的人,有顆能做夢的心。

今天,我們斷斷不只夢想物質豐盛,更希望性靈充盈;我們斷斷不只夢想國力能強盛,更希望國民有自尊。新民和新國,救亡與啟蒙,誰也離不開誰,誰也不能壓倒誰。而憲政便是這一切美夢的根基。

兌現憲政,堅守權利,人人才能心如日月流光溢彩;鰥寡孤獨才能感受冬日暖意而非瑟瑟發抖;「城管」與小販才能談笑風生;房屋才能成為自己與家人的城堡;

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我們才能建成一個自由的強大國家。

兌現憲政大夢,每個人才能做好個人的美夢。而這需要我們就從手邊做起,就從守護此時此刻的生活做起,而不要將重任留給子孫。

很多人一直深深懂得這一點,很多人早就努力踐行這一點。

不是傑出者才做夢,是善於做夢者才傑出。

你的天賦權利就是可以夢想,並且兌現夢想!

為你的夢想鼓掌,為這個國家的夢想加油,這就是很多新聞人的夢想,是他們不大不小的野心。他們忠於新聞,更忠於內心。願你也有個玫瑰色的美夢;自由成就自己,完成天之所賦。

總會夢想人人都可以做一個有尊嚴的人,不論身居高位,還是街頭賣藝;

總會夢想人人內心有愛,即使罪犯也未必窮兇極惡,總有惻隱之心自由閃動;

總會夢想階層只是引人自由流動的動力,而不再是相互猜忌和仇視的天塹;總會夢想這五千年文明生生不息,為改善人類的現代處境,捧出一掬甘冽清泉……

兌現這一千一萬個夢想,才能撫平這一百多年的刻骨痛楚。

兜兜轉轉一百七十年,美夢成真何其難!一百七十年後,依然有人渴望良知萌新芽,重溫天命之謂性;依然有人堅持要求權利一一落地,政治復歸於正,公義自在流淌。

依然有人相信,不管多難,夢想終會落實為憲政良制,風行為敦敦美俗。

先輩們篳路藍縷,踐義成仁。如今,後人承繼其志,燃燈前行。

兌現夢想,自然要借鑒前賢智慧,與古人的信仰、習俗和情感和解。儒釋道法墨,百家皆是源泉;周漢唐宋明,代代皆有可取。

但這決不是要復古,古人不能給予今天所需的一切。只是不再輕易貶損先輩,平心靜氣地吸收轉進,以讓中華文明開新花,結新果。

兌現夢想,自然要吸取世界經驗。所以要認真審視希臘民主,羅馬法治,借鑒英美憲政,追趕現代科技文明。

但這也不是僅僅作一個西方文明的優等生,西人有西人演進的軌跡,同樣未必能直接給予我們今天所需的一切。

我們要站在自己的大地上,與各國人民一起,生活出一種古今相融的新生活,文明出一種中西合璧的新文明。在古今中西的激蕩中,要遵循人類共通的價值,也要不憚於做自己的新夢。

稱美古人,讚揚鄰居,不是因為他們足夠完美,而是因為我們熟悉他們眼中洋溢的快樂,心底流淌的自由。

中國人本應就是自由人。中國夢本應就是憲政夢。

憲政之下,才能國家持續強盛,憲政之下,才有人民真正強大。兌現憲政夢想,才能更好地外爭國權,維護國家的自由;才能更好地內爭民權,維護人民的自由。而國家的自由最終必得落腳於人民的自由,必得落腳於人人可以我口說我心,人人可以用心做美夢。

生而為人,誰能不熱愛自由?這自由,不僅是權利針對權力而言,也是寬恕針對報復而言,是般若針對無明而言,是仁愛針對暴虐而言,是有道針對無道而言。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萬物自在,各正性命。這就是古人的夢想,先輩的夢想,也是今天很多人的夢想。

中國夢,自由夢,憲政夢。

萬物速朽,但夢想永在。萬物誕生,因夢想不滅。夢想就是生生之幾,就是當你失敗了一百次,那第一百零一次充實你內心的不死之希望。

依然有人傾聽你的夢想,期待你敢於做夢。你從苦難中爬起,他們為你加油;你嘗盡人世冷暖,他們為你加油;你收獲美好生活,他們為你加油……他們別無所資,惟有對夢想的執著;他們別無所長,惟有對真相的追求。

一句真話能比整個世界還重,一個夢想能讓生命迸射光芒!

《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夢想是我們對自己的期許,夢想是我們對應然之事的承諾。

這是我們第一千零五十七次和你相見,也是2013年的第一次。過去、現在以及將來,你守護你的生活,我們守護這張報紙。讓我們彼此祝福,願你我都能夠在新的一年離夢想更近一步。

夢想是我們對自己的期許,而這期許常新。我們曾創造燦爛古國延續千年,但1840年的炮火驚醒***舊夢,我們始覺昨日之弊。開眼看世界,鼓民力、開民智、新民德肇始於此;變法維新肇始於此;革命共和肇始於此;五四吶喊肇始於此;而南湖遊船上的暢想、天安門土的宣告、改革開放的號角,亦肇始於此。

我們對自己的期許從來不能脫離時代的進程;「苟日新,日日新」,唯有融入文明進步的潮流,期許才不會退化為桎梏。

夢想是我們對應然之事的承諾,而我們必須對自己一諾千金。農民從種子裏收獲一個好年景是應然之事,孩子從學校平安歸來也是應然之事;先賢所謂「老有所終,壯有所用,鰥寡孤獨皆有所養」是應然之事。

在2012年年末,夢想的火焰又一次被點燃。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說:「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這個夢想,凝聚著近代以來無數仁人志士的探索奮鬥,蘊藏著中華民族固有的「家國天下」情懷,更包含著中國走向未來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體現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是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共同期盼。

站在新年的起點,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

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是因為「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這樣的時代強音,因為憲法正是國家對萬千生民的夢想所簽署的契約。

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是因為「每個人的前途命運都與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相連」這樣的民生承諾。「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民族復興之夢必須將廣大人民個人小夢串聯匯聚,把國家與人民真正連為一體的承諾正是匯聚的閘門。

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是因為今天的我們已處於能夠兌現夢想的時代。我們夢想權利一一落地,公義自在流淌;我們夢想國家的強大成為人民福祉的保障,讓每一個人都從國家的發展中收獲自己應得的成果。

兌現這一千一萬個夢想,才能祭奠那無數捨身成仁的亡靈;兌現這一萬一億個夢想,才能撫平這一百多年的刻骨痛楚。令人欣慰的是,從新中國「站起來」,到改革開放「富起來」,再到新世紀「強起來」,我們的夢想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

萬物速朽,但夢想永在。我們傾聽你的夢想,我們期待你敢於做夢:不是傑出者才做夢,而是善做夢者才傑出。我們別無所倚,惟有對期許的追求;我們別無所長,惟有對承諾的執著。

陳光誠力挺南方周末:中宣部,你是幹什麼的?(圖)
2013-01-04 17:11:22


「南周事件」持續發酵,媒體人、學者和網友相繼聯署聲援《南方周末》,及抗議中宣部門遏制新聞自由。旅美人權律師陳光誠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認為該事件將成為開年公民行動的導火索。

德國之聲:”南周事件”發展到目前,我們看到傳媒界已經有很多呼籲行動,您認為此事是否會成為媒體與中宣部門一直存在的矛盾爆發的導火索?

  陳光誠:我覺得不僅是會不會激發的問題,事實上已經激發了,而且這種激發不僅限於媒體內部的人士,從民間層面,老百姓對這個問題也看得非常清楚。那就是,它所打擊的不僅是《南方周末》這樣的開明報紙,包括體制內開明刊物《炎黃春秋》,他們也在打擊。

  這裡邊最能讓人聯想的就是,將習近平的講話去和報紙被中宣部再三操刀的這樣的事情做一個對比,解釋了中國文化當中所說的”看一個人也好、看一個團體也好,不要聽它說什麼,而要看做什麼”,口中是”兌現憲法承諾,關鍵在於執行”,手裡做的是 “一方面對網路實名制,封人的嘴,一方面是對體制內本已有專門部門控制的媒體大打出手。” 黨代會剛開過,人大會還沒開始,動作就已經開始了。在此之前也有例子可循,當年《冰點》被封,李大同被調離。所以關鍵要看,所謂的新領導人所說的和他們現在所做的相對比,同時把現在領導人所說所做與”胡溫新政”做對比,再和江澤民在1997年所做對比,會發現他們一脈相承沒有任何區別。

  德國之聲:還記得2004年,作家焦國標發表《討伐中宣部》一文,近幾年,媒體和中宣部門抗爭的個案也一直發生,這次南周個案發生後,引起的反響範圍從媒體擴展到其它層面,有人甚至提出”全民討伐中宣部”這樣的說法,您預計這一個案將如何持續,並帶來怎樣的影響?

  陳光誠:幾年前焦國標提出討伐中宣部,那個時候如果是一個點的話,現在已經連成一個面了。據我所知,當時焦國標的文章,很多學者網民手裡都有一份,但是評論不是很多,並不是大家不知道,而是那時候大家還處於觀望狀態。現在看到的這種趨勢,不管是媒體人也好、學者也好、網民也好,通通在發出自己的聲音,現在已經到了”我要說話”的時候了,接下來非常有可能不僅我要說,我還要做。這個趨勢已經非常明顯,只不是這個量還未累積到涵蓋整個社會”我要做”的程度。

  德國之聲:既然影響範圍很大,這次官方會如何收場?官方會不會象以往案例那樣採取強制手段壓制主張言論自由的聲音?還是有可能對庹震問責?

  陳光誠:我們要換個角度思考,他們要怎樣收場並不取決於他們想怎麼收場,社會發展到今天,決定他怎麼收場的是我們民眾,視我們民眾的抗爭程度。我不得不提,當初中國”綠霸事件”,他要把”開關”安裝到你的電腦上,控制你的所有。最後在民眾的強烈抗議下破產了,我想當初他們決定把綠霸安裝到你的電腦上,他絕對不會想到要停下來。為什麼最後停下來,是大家的力量。

  所以很多人都覺得我人微言輕,我在社會上沒有地位,沒有影響,所以我說的話沒人會在意,從小的角度講,是自己瞧不起自己的想法;另一個角度來講,也是不願意承擔社會責任的表現,其實每個人的能量都是無窮的,隨著說話越來越多,能量就會越來越大,隨著做的越多,能量就會更大,一旦邁過這個門檻就不會再有恐懼,就開始阻止了強權和奴役或對言論自由的限制。

  最終我覺得非常有可能把這個問題探討到”所有的媒體都是共產黨的喉舌,那我們民眾的喉舌在哪裡”?到這個層面的時候就是在問”中宣部你是幹什麼的?中宣部是替人民說話的?還是限制人民說話的?”這個層面可能對於將來實現《憲法》當中的言論自由的條款,是打下民眾基礎的非常好的開端。

  德國之聲:目前原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就任中宣部長,他原來在四川是以強力維穩著稱,您覺得這是不是也預示著中宣部門在未來會卡得更死?

  陳光誠:卡得更死的真正含義可能是會用不同的方法來卡,至於說”更死”,我覺得他們已經沒有這樣的能力了,從以前的事先卡著喉嚨不讓你說出來,到現在只能是你說出來我就威脅你、我就讓你承擔一些代價,這種轉換表明只要大家站出來去說,他們已經沒有辦法不讓你說。和以前想說說不出來已經有了質的變化。如果說的人多了,事後找麻煩的可能性和威脅作用也會不存在的。

  一位朋友曾說”民無信則不立,官無信則不威”,所以我們考慮問題應該把民眾放在主語,不要再把當權者放在主語上,這本身就是對他們的抬舉,以後要把他們放在賓語上。不是說”你要言論控制”,反過來要想,現在這個社會,民眾意識覺醒、逐漸戰勝恐懼以及網路科技的發展,誰上來也控制不了民眾的言論自由。

精彩推薦: http://www.soundofhope2.org/

野渡自渡人:由南方週末「中國夢」問題說開去
2013-01-06 10:29 PM

【新唐人2013年1月6日訊】據說遠在廣州的南方週末報最近出了點事情。什麼事情呢?相對於國際經濟危機來說,相對於美國財政懸崖問題來說,或者是對於中國新政府的權力交接來說,這個事情當然是小事一樁,簡直不值得一提。但對於網路民意來說,對於輿論媒體來說,對於新聞自由度來說,對於中國民主進程來說,這又是一件大事。到底是什麼事呢?就是南方週末新年獻辭「中國夢,憲政夢」一文篡改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前南都總編揭中宣部毒瘤 促庹震下臺


中共外交部稱「新聞審查制度」不存在


【禁聞】中共太子黨富豪 摧毀「中國夢」

2013年新年頭一天,南方週末就發生這件非常狗血的事情。是不是說官樣文章是南方週末的傳統?或者是官方指令是南方報系的傳統?抑或是強姦民意是中國媒體的傳統?我們不得而知。當然,這些種種惡行,受到南方週末一些編輯記者的抵制,他們通過微博的方式傳播事實真相,表達自己的態度。但事情遠未如此簡單,員工的行為卻受到打壓,轉發此事的部分網友的新浪微博被禁言。

今天發生在南方週末的這件強姦民意事件,不是偶然,也不是突然,它是一種必然。自從去年底權威部門叫囂「網路實名制」,幻想通過微博實名控制網路輿論以來,特別是12月28日《人大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網路資訊保護的決定》通過實行以來,權力部門一片歡呼,中國貪官欣喜若狂,中國線民們人人自危。近日47家網站被莫名關閉,其理由是最令人能夠合理解釋的「打著維權、反腐旗號進行招搖撞騙、敲詐勒索活動」……

「中國夢,憲政夢」一文熱情謳歌:「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我們才能建成一個自由的強大國家」……

依法治國最高形式是憲政治國。憲政是什麼?憲政就是憲制權力執政,就是約束統治者權力的政治。縱觀當今社會,人類的最偉大成就既不是宏偉的科技發明,也不是輝煌的經濟成就,更不是浩瀚的文化典籍,人類最偉大的成就,就是發明了憲政、民主、法律等手段來制服統治者。

憲法是各種法律的母本,也是各項法律的最高形式。憲法是人民授予政府權力的法律性檔,這種權力也意味著職責。憲法主要規範的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人民的義務。因此,只有立法者、政府才可能違憲。人民的義務應該規定在法律裏,而不是規定在憲法裏。因此來說,人民只可能違法,而不可能違憲。所以人民才必須用憲政來限制統治者,並順服他們為人民服務。

今天中國線民熱議的官場亂象問題,反腐敗問題,官員財產公開問題,都是一些表面現象,這些問題只是一些枝節問題。依靠行政手段反腐,依靠統治者權力反腐,沒有制度反腐,沒有法治反腐,中國的腐敗問題必將越反越腐,無限惡性循環。而相對於依法治國來說,憲政治國是最高形式。只有民主政治、憲政治國才能根本懲治腐敗。

中國歷史上專制是有著普遍傳統的。歷朝歷代統治者使用起來也是駕輕就熟的。專制體制下當然也有被稱為法律的東西,但它們與其說是法律,還不如說是行政命令。專制國家的法律就是統治者的命令,反過來說,在專制體制下,統治者的各項命令就是法律。其實,法律對於專制體制來說是可有可無的,他們多半只是做做樣子,只是用來對付人民,法律對專制統治者自身是不起作用的。對專制統治者來說,沒有法律也沒什麼不方便,直接下達命令會更加簡便。這就是我朝權大於法的根本原因。

中國的憲政運動發軔於戊戌變法,百餘年來,憲政在中國總是命運多舛,歷經劫數。直至今日,社會和政治生活中仍然沒有形成健康成熟的憲政秩序。今天的南方週末事件,就是利益集團壟斷媒體,權力勢力控制輿論,專制政治干預法律的鮮活樣板。在「網路實名制」旗幟下,權力宣傳部門叫囂的所謂「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完全是一種脫離現實群眾,背離國際實際,違反民主自由的盲目的意淫。

新年伊始,中國夢成為熱門話題。限制統治者權力,兌現憲政,堅守人民權利就是未來的中國夢。今天權力部門狗急跳牆竄到前臺,那是他們急不可耐,是他們內心在發慌,而這正好是說明人民的淡定,正好說明依法治國的從容,正好證明憲政治國的力量。在中國夢指引下,我們堅信,中國憲政的到來是任何腐朽勢力阻擋不了的!

(1月4日於野渡閣)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360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看看中國南周…
    想想台灣的聯合…
    唉… 可恥又可悲啊~~~~

    人家是被政府霸凌後,拼死命傳出訊息,讓大眾知道真相,
    聯合,卻是自己去霸凌公義,扭曲是非黑白,改編、炮製出假新聞給大眾~

    民主先進的台灣,存在這麼一個醜惡、無恥的媒體,
    專制幽閉的中國,出了這麼一個無畏、良心的媒體…

    真是何等諷刺啊 !!!!!!!!!!!!!!!!!!!!!!!!!!!!!!!!!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