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 pm - Thursday 04 June 2020

【時事想想】蘇獨公投、歐盟、我與SNP

週六 2014年09月20日, 3:5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2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賴怡忠 發佈於 9月 19, 2014

Credit: Neil [email protected]

不管公投結果為何,蘇格蘭大概都回不去了。公投過了就準備要獨立成蘇格蘭國,公投沒過,從魁北克公投後的例子來看,以後就應該沒機會了。這是蘇格蘭與英國的分水嶺,與過去模糊不清的狀態明確切割。未來只有更統或更獨,中間地帶已經被完全摧毀了。

其他也想獨立的地區從蘇格蘭公投過程獲得激勵,公投過了當然期待可比照辦理,即使公投沒過,但試這麼一下也被證明不是洪水猛獸。還發現支持獨立的世界人還真是不少。在今天,這些人都是蘇格蘭人。

另一方面,在反對獨立的聲音中卻讓人發現,原來一個五百萬人投票的蘇格蘭,有可能導致歐盟進一步解體,還可能帶來比2008雷曼兄弟破產引發的國際金融海嘯更大的經濟風暴,更有可能讓俄羅斯—中國聯盟更加坐大而改變國際地緣政治架構。感覺這個蘇格蘭公投對世界秩序的破壞力,與1917愛爾蘭的復活節起義(Easter Uprising)效果差不多。聽他們說來說去,原來英國與歐盟是這麼樣的脆弱,既然如此。留在這個脆弱的英國會better together嗎?還是自己掌握命運闖闖看比較好呢?對後者來說,雖然未來充滿未知數,但起碼是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當然蘇格蘭在今天會給出自己的答案,但對我來說,這個公投不論結果如何,反對蘇獨的英國與歐盟(消極不贊同)的國際威望都已經輸了一大半。英國與歐盟大概是這次蘇格蘭公投的最大輸家吧。

一般預料這次公投結果會很接近,使其無法不與1995魁北克「準」獨立公投(說準獨立公投,因為不是真正明確的獨立公投)做比較。當年在魁北克也是競爭激烈,美國克林頓總統在過程中更多次公開力挺加拿大,不認同魁獨。在國際力挺加拿大下,結果是50.58%:49.42%,反獨派以1.16%的5萬4千票微小差距勝出。之後加拿大政府的系列「反獨促統」措施,也讓魁獨運動受到重挫,特別是之後要求投票結果須有清楚多數,不再認同簡單多數,即便對何謂「清楚多數」沒有明確定義,但這已形同讓統派不需要票數過半就可以否定獨派公投主張。此次魁獨人士就多次告誡蘇獨運動者其1995年公投的失敗經驗,以及之後加拿大政府以大量行政資源重挫魁獨的慘痛教訓。

1995魁北克獨立公投與此次蘇獨公投,在意義上都被宣稱是民族主義的公投運動,當年魁獨更被指為是以語言與種族為背景的(反動)民族主義。由於1995南斯拉夫分裂後的內戰正酣,波士尼亞內部的種族清洗惡行更是令人厭惡至極,對歐盟在後冷戰時代管理自身內部問題的能力形成莫大諷刺。民族主義更被認為就是種族主義。在學界有關民族主義討論,也是延著Anthony Smith與Ernest Gellner早先的辯論來認識於冷戰結束後再度興起的歐洲民族主義問題。因此整體氛圍對於魁獨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事實上對台獨也非那麼友善,全球化反而在當時被認為是消弭「非理性」民族主義情緒的進步力量)。

二十年後的蘇獨有自己的公民民族主義提法,現在面對的並不是民族主義政治不正確,反而是一個垂垂老矣的英國當失去蘇格蘭後,就可能會失去僅剩的國際地位,變成是英國需要蘇格蘭更甚於蘇格蘭需要英國。而傳統對愛爾蘭獨立採取同情立場的美國,基於需要英國在歐盟幫華府說話的緣由,也加入不支持蘇獨的陣營。這個政治與論述氛圍在這二十年來的變化十分有趣。

蘇獨其實也在考驗歐盟的自我認同與發展哲學。現在已經位於歐盟的國家當然會反對獨立運動,也會策動歐盟其他國家一起反對自己內部的獨立運動。這表示做一個超國家結構的歐盟,是否不存在容許內部疆界再改變的空間呢?如果是這樣,所謂歐盟的「超國家」到底是超在哪裡?歐盟實際上變成支持既有成員政府處理其內部爭論的外部力量,這與1815之後的維也納大國協調有什麼差別?(梅特涅體系之後也是被其內部成員的中產階級革命撼動,在克里米亞戰爭後全面解體)。

當然對我來說,與蘇格蘭民族黨(國民黨,SNP)在過去還有一點點的個人關係。在1999於華府工作期間,蘇格蘭國民黨在華府也有設代表處(當時一些政黨與組織,包括以色列的likud,巴勒斯坦等,也都在華府設處),其代表就是現任黨魁的妹妹,一個蘇格蘭知性氣質美女。作為在華府賣命工作的單身男性,在還沒認識現在的太太前,對於這麼重要的政黨代表,當然要利用機會做政黨外交,否則豈不是不夠盡忠職守嗎?記得幾次encounter都很愉快。事過境遷,她說什麼大多忘了,只記得她說蘇格蘭人很喜歡讀書,跟我扯了一堆蘇格蘭人對世界的知識貢獻等,讓我目瞪口呆。之後我離開華府,這段小小的DPP-SNP插曲也跟著隨風而逝。

這也是我為何認為DPP華府一定要設代表處,seriously。因為各國與主要政黨都會考慮將其最親信與最菁英者派到華府,這個地方依然是世界外交的重心。設美處不會只做對美外交,價值是多重的。

賴怡忠
本文作者是台灣智庫副執行長,馬偕醫護管理專科學校助理教授。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2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