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3 am - Wednesday 30 September 2020

我被逼寫下「中國」籍

週二 2014年09月30日, 9:2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110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一中」是否真的存在?即便存在,又是否真的有「各表」的空間?

2014年09月30日16:31

作者:陳永恩(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研究學生)

近期國立政治大學學生於「陸生新生迎新輔導會」中稱呼來自中國的學生為「中國留學生」而遭其比中指,引發一連串後續效應。中國籍法律學系博士生邱唐於中國媒體環球網撰稿評論台灣對中國有種「小女生心態」,此文不但在網路引起熱議,在政大交流版更有許多中國同學與台灣同學隔螢幕交火。

這讓我想起一個月前的一件事。

那時我滿心歡喜拿著香港知名大學錄取通知,到位在火炭的入境事務處準備辦理香港身分證(類似台灣的居留證),遞交資料於窗口後我坐在休息區等候唱名。第一位辦事人員詳細檢查我的資料、學生簽證、入境證明後,讓我按壓指紋並且拍照,一切辦理完畢便要我帶著資料在休息區等候第二次唱名。第二位辦事人員再次檢查我的資料,他確認一切都沒問題正準備交給我收據時,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再次查看我的表格,接著將表格退給我,指著寫著台灣的國籍一欄說:「在這裡寫中國。」

我迅速抬起頭狠狠瞪著他,他則是一臉倨傲的望著我。腦中轉過千百個念頭:不寫是否就拿不到身分證?我應該立刻撕毀表格打包行李回台灣嗎?韓信尚能忍胯下之辱,我又如何?大約僵持一分鐘,昂貴的學費、父母的期待、求學的渴望,我屈服了,顫抖的寫下「中國」二字。辦事人員滿意地點點頭給了我收據,我在踏出入境事務處那刻放聲大哭。

這是我出生至今二十四年來,受過最大的屈辱。「台灣」既符合中國對我國之認知,亦符合我國之自我陳述,然而為什麼這樣一個溫和的詞彙不能被接受呢?旅行近二十個國家,從沒有一次寫「台灣」遭遇挫折,即便多次入境香港也未曾有。今日台灣人在自己的國土上,尚且需降低對自己國家的尊重,回避「敏感話題」、體諒中國學生意識形態、配合被打壓的官方國際稱謂、迎合中國喜好的稱呼中國學生為「陸生」,更何況身在對方領地?我羞愧自己蚍蜉之軀難以捍衛國家尊嚴,更傷痛政府無能、無心為力,任此喪權辱國之事一再發生。

近日馬英九總統才重申接受一中各表,然而「一中」是否真的存在?即便存在,又是否真的有「各表」的空間?從政大不能稱呼「中國留學生」,到我辦理香港身分證被迫說自己是「中國人」事件看來,從中國政府到中國人民皆不允許「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兩邊的國族表述是分開的,更一再侵門踏戶在言語上、正式官方文件上將兩邊合而為一。

然而,台灣人民普遍對現實的認知,中國和台灣不論在政治、國際意義、國族認同皆是不一樣的,九二共識卻逼我們忽略現實的差異並相信兩邊是一個國家。「一中各表」這樣一個虛無縹緲的兩岸理想和現實的落差,真的是持續隔空喊話便可忽視的?持續用這種曖昧不明的說法來定位兩岸關係,又真的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嗎?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02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是不會寫中華民國? 反正都一樣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