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0 p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後太陽花的運動臉譜】出身正藍家庭,民主鬥陣副召吳崢:2000 年時覺得陳水扁是壞人

週四 2014年10月23日, 10: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9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1003212617 by: 吳學展 2014-10-23

jeng

圖:吳崢大戰蔡正元,壹電視畫面截圖

曾在太陽花運動期間嗆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我老師是江宜樺」而爆紅的吳崢,目前是台大政治系學生,也是民主鬥陣副召。他在綠色逗陣電台主持廣播節目「黑鬥不服從」,也是網路節目「政治到了」製作團隊成員。吳崢兩邊的祖父母都屬 1949 年從對岸來到台灣的族群,其家庭政治色彩濃厚,他在高中時期開始接觸政治思想與關心時事,2012 年 7 月到中天大樓前參與反媒體壟斷的行動是他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

  •  100% 的「外省家庭」

由於父親是律師,吳崢表示其家境「還算 OK」,他也提到其父母都有閱讀的習慣,而且在他小時候會買很多書給他看,他認為這是「我家給我還蠻大的禮物」,對個人思維的養成頗有幫助。但吳崢也提 到,在那段期間,也讀了不少「大中國主義」的書,例如漢聲小百科、中國童話、中國歷史故事,家裡也只訂聯合報。吳崢也說,兩邊的祖父母都是 1949 年從中國來到台灣的,因此可以理解他們為何自認是中國人。

 小時候就覺得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啊,就算是本省人也只是比較早從大陸來台灣的,那時候我覺得中國人是個「很自然」的事情。

在吳崢開始主動關心時事之前,經常聽到父母對政治的評論。他的父母平常不算太關心政治或時事,都是鐵桿 689、很相信黨國餵養的意識形態,「陳水扁執政,八年鎖國民不聊生,喪失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機會」吳崢談到一半,突然模仿起自己父親。

1996 年選總統,我忘了我爸投誰,我爸跟我說李登輝是壞人。2000 年他們支持宋楚瑜,當然也反對陳水扁,所以我就覺得陳水扁是壞人。

在吳崢漸漸認識政治後,他曾對母親表示,「你就是只看聯合報,你才會只會支持國民黨」,其母親以「我哪有只會支持國民黨,我也投過新黨跟親民黨啊」作為回應。在 318 運動後,其母親的政治立場逐漸轉向。

運動結束後,她剛好買了 iPad,有天她就跟我說,「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我一看,挖靠,是賴怡忠老師登在想想論壇上的文章。

  •  被中國網友刺激,開始思考認同問題

吳崢在國中畢業後,成為政大附中第一屆學生。他在高中這段期間,開始在網路上看文章,理解到何謂人權、小政府、自由主義等概念,並在高中畢業後考上 台大政治系。他坦承,考大學時,本來想考法律系,考上政治系是「按照分數排」的結果。他說,台大政治系的課程多在討論理論、比較各國政治制度或量化模型, 而不是在討論「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左派、右派、善、正義」這些傳統政治學的東西。

當然我一直都很不用功,但以我有限的上課時間,我都覺得很無聊。

過去曾是大中國主義者的吳崢,現在卻對中國「超級感冒」。他提到,以前曾在網路上看到關於台灣加入 WHO(世界衛生組織)的新聞,當時中國外交官沙祖康嚴詞厲色的說,「早就給拒絕了,誰理你們!」,加上中國網友常會說些「再有意見就派解放軍輾平台灣」 這樣的挑臖言論。事後,吳崢就開始思考「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誰要跟你們一起?」

後來,吳崢對台灣的民主化與近代政治發展產生興趣,開始閱讀二二八、白色恐怖、陳文成、拉法葉、江南案、林宅血案等歷史資料。

就會覺得國民黨政府在過去做了非常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義務教育根本不會接觸到這些東西。

他過去的那些政策,他本質上就是個殖民政府,把台灣跟台灣人當作次等的存在,是為了服務那個不存在的祖國。

  • 發現台灣的「黨國體制與裙帶資本主義」

吳崢過去自認是名「古典自由主義者」,在政治上,會同意性交易、娛樂性用藥合法化、婚姻平權等等,前一陣子吳崢也因為對柯震東吸大麻一事發表意見,而遭到 ptt 鄉民批評;在經濟上,則認為要減少政府管制,相較於實質正義,他更重視程序正義。但在他開始關注時事議題之後,卻發現「台灣要右不右、要左不左的」。

台灣好像常說市場機制,但也很常看到國家干預,例如賣菸這件事情上,就很不市場機制啊。

但台灣也很明顯不重視社會分配或公平正義,就覺得台灣看起來很奇怪。

吳崢說,他在野草莓運動後,開始觀察各種選舉。他看到國民黨以其政治資源打破應有的法治,「去打壓他的反對者,具體來說像是民進黨」,也認為台灣的問題在於「國民黨的黨國體制與裙帶資本主義」

2010 年的選舉前,郝龍斌做這麼爛、花博花這麼多錢、一堆弊案、狗屁倒灶事情一大堆,我那時候看 ptt 八卦版,大家一直罵,以為台北市要變天了,結果開票結果一出來,蘇貞昌大輸。

2012 年的總統選舉,國民黨就用它龐大的勢力、用媒體去打壓他的對手。

在 2008 年野草莓運動發生時,吳崢沒有到現場參與,僅是「鍵盤聲援」。他回到家向父親表示自己支持野草莓的訴求後,父親卻暴跳如雷,並緊急召開家庭會議。

爸媽把我叫到房間,跟我說,學生太單純,不要被有心人士利用,這背後都是民進黨在操控。那時候我就覺得很生氣,哪有什麼民不民進黨,就算是民進黨,警察就是打人啊,這就是不對的啊,集遊法就是違憲啊。

這是吳崢與家人在政治上分道揚鑣的起點。

他第一次親身參與的,是 2012 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在中天電視大樓前的抗議行動。直到去 (2013) 年,吳崢的社會運動參與僅止於「去遊行、遊行完就回家」。吳崢提到,他是在今年二月參加起造工作坊時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賴品妤,也才因此在 318 當晚被找去「參加行動」,他說,當下他心裡想的是:

什麼行動???是要衝嗎???

  • 318 後,雙棲運動圈與媒體圈

在參與 318 運動之前,吳崢沒有找到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事情或是明確的未來。他認為,政治系不像法律系或醫學系是很實用的科系,「好聽是出路很廣,但其實就是沒有明確的 方向」。因為契機進入 318 運動後,吳崢承認自己因為在運動過程中,有機會對外發言或上節目,也因此在 318 運動中受到了一些意外的關注。

真的是運氣啦。只是說,在這運動裡剛好找到了一個位置,因為某種機緣巧合,也有了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目前身為民主鬥陣副召的他也承認,要經營學生運動團體,得花很多時間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因為大家都是自發且無償的,沒有人對其他人有強制的支配關 係。「組織裡面或組織之間,如果大家看不對眼,就散了、就不要一起做事了。」除了經營民主鬥陣之外,吳崢也是廣播節目「黑鬥不服從」與網路節目「政治到 了」的主持人,他希望能夠過這些平台設定自己想談的議題,也讓大家聽到年輕人的聲音。

(圖片來源:Youtube 影片截圖

YouTube Preview Image

Posted by:
吳學展

無神論者,討厭各種封建、父權與神權思想,受考試引導教學的義務教育荼毒很深,直到22歲才醒過來,從理工科跳槽到社會科學。人生願望是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標、台灣能夠正名制憲加入聯合國,還有登上木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9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