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7 am - Wednesday 26 February 2020

中國國民黨五十五年統治下 台灣第一世家─連家與連戰

週四 2014年10月30日, 12:2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0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10-28 14:10

莊萬夀
長榮大學台灣研究所名譽講座教授、前台師大台文所創所所長、國文系教授、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中國國民黨五十五年統治下 台灣第一世家─連家與連戰
中國國民黨五十五年統治下,台灣第一世家─連家與連戰。(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出賣鄉親的台灣世家史

台灣數百年來不斷更迭的外來統治歷史中,被殖民被剝削的台灣人民拼死拼活要得到溫飽,都非常不易,若是要成家、致富,就必須俯首認命,充當順民,或趨炎附勢、依賴權貴。至於要富貴尊榮、庇蔭子孫、無不要投靠統治者、迎接征服者當鷹犬、當馬前卒,出賣自己的鄉親,甚或虐殺自己的同胞,來鞏固其主子對台灣統治的政權。所有的反對者、反抗者都是沒有好下場的。正如「勇敢的台灣人」所說:「雖然英雄代代輩出,可惜攏半途來犧牲」。因此,長期以來,台灣人共同利益的主體思想與台灣人民可以當家作主的價值觀並沒有建構,台灣人迄今不斷的重演應史的悲劇,不斷的在出賣鄉親、投靠統治者而不以為恥。台灣人必須重新反省,來記取歷史的教訓。

清朝施琅就是典型的開始,太遠不必細說。日本上山、鹿港辜家、高雄陳家之興起,百年不墜,今天依然是呼風喚雲的兩大家族。

如今,台灣已進入可以選總統的時刻,台灣人是否繼續投靠舊時統治者,被擺佈未來的命運。還是我們能幡然覺醒,掙破歷史的宿命?戰後五十多年來,全球已由四十多個國家,而獨立增至二百個國家,特別是近十來年迄今,隨蘇聯瓦解,許多極權、獨裁政權紛紛下台,包括台灣近鄰南韓已由轉為在野人士執政,由金泳三以至於今日的金大中。而長期執政的政黨,如英、德,都又巳下台,由在野政黨上台。全世界沒有一個所謂民主國家,像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統治超過半世紀的。同時,全世界也沒有一個可以自由選舉自己國家元首的國家,而繼續選擇舊的威權體質的政黨。四年前(1996),在中國飛彈的恫嚇下,台灣人民不得已而選擇了執政的中國國民黨的李登輝,多少肯定了他在台灣推動民主的地位。今天中國國民黨推出連戰,與李登輝有根本的不同。李登輝手中沒有自己的人,足以繼承大位,而不得已用了華、台混血的連戰。當蘇志誠指宋營用張昭雄罵李登輝是「利用台灣人罵台灣人!」以暗示連戰亦是台灣人,而向本土的台灣人訴苦,宋用台灣人來打台灣人的李連。

連戰不同於李登輝

連戰,是蔣氏父子的舊人,連家祖、父、子三代都是中國國民黨的忠烈,連戰的父親連震東長住中國二十餘年,受中國國民黨的裁培,娶東北有滿族血緣的小姐趙蘭坤為妻,早已中國化,而連戰在兩位中國小姐──母親與妻子的環繞下生活,與受長期日本教育說日語的李登輝,成長背景與價值觀,頗南轅北轍。

現在連戰競選總統的所謂兩岸政策,雖然表面上仍掛著「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實則已退回「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原點,而且又大談違反「兩國論」的「國統綱領」的中程階段。還要拋棄李登輝的「戒急用忍」的原則。而連戰陣營的核心,已充斥反李登輝的非主流系。當他們看到宋楚瑜的敗象,轉而挺連,能從宋拿到的,一樣能從連身上取到。

連、宋對決,看似涇渭分明,其實本是同根所生,皆是依附在蔣氏王朝分享人民血汗的豪族。從法律的觀點,個人的功過皆不牽涉祖孫。然而時至今日,中國國民黨內外的蔣家臣僚世家豪族,他們的權力都是封建世襲的,並由權力而擁有金錢與知識、名望。

遊走兩岸左右逢源的連橫

連戰的祖父連橫有過人的文史才華,亦有敏銳的政治嗅覺。他在台灣讓不久,(1897)二十歲時,即開始遊走於「海峽兩岸」。1899年,日本總督徵詩,他作「歡迎兒玉督憲南巡頌德詩」稱「允祈恩澤遍閭閻,保我黎民無災咎」頌兒玉源太郎之德。他的詩文固然有故國之思,但並無參加二、三十年代台灣士紳推動的如火如荼的社會、議會請願運動,他曾收了日本三百圓巨額,撰文「台灣阿片特許問題」大談吸食阿片之利。以支持日本官方的「改正鴉片令」的鴉片政策,以致被當時著名的詩社「櫟社」開除會籍,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他所著的「台灣通史」1920年在台灣出版,大邀日本名流題辭,包括兩任總督明石元二郎、田健治郎。總務長官下村宏序文稱「近世巨觀」,台南新報主筆西崎順太郎序文稱:「此書刊行……足以貢獻帝國(日本)學界者為不少。」他在中國,又向大學者徐珂、章太炎乞求序文。後來印在重慶版的「台灣通史」。連橫交通日、華權貴,左右逢源。

最近中國南京第二歷史博物館發現連橫親筆文件,是1914年要求國民政府恢復福建原籍兼改名為連橫的有關文書。

接管台灣的大員──連震東

1931年連橫把剛畢業於日本慶應大學的兒子連震東送到中國,當時日華關係緊張,連橫將兒子送給中國國民黨栽培,確有政治眼光。(是今日政要送兒子去中國留學的先驅)。他寫信給中國國民黨中常委,西京(西安)委員會委員長張繼(溥泉)照顧。當時張繼要求連震東回復國籍,連震東說:「我原來就是中國人,還要回復什麼?」後來辦理回復國籍。連橫1933年遂定居中國,三六年死於上海。而連震東遂開始中國國民黨黨官的生涯,任西京委員會秘書、重慶的軍事委員會的少將主任等職。並在中央訓練團台灣幹部訓練班受訓,是中國國民黨刻意栽培的人物。

1945年戰後,連震東以接管大員返台,任台北接管委員會主委,並為台北縣(原台北州,包括基、宜、桃)長。1946為參議會秘書長,是黨在參議會的耳目。1948為國代。而後歷任省府建設廳長、民政廳長。1960年被蔣介石信任,引入內閣,成為所謂台灣人的第一個部長,據說美國政府以為至少在內政方面要給台灣人一個部長,連震東成為第一個蔣王朝的花瓶,並擠入中常會,奠定台灣第一世家的地位。(其先黃朝琴在省議會議長任後被黜從商)。

中國國民黨戰後匆促接管台灣,對台灣社會毫無了解,既無能力,又無人才,先前到中國為中國國民黨效命的台灣人,便被派回台灣工作,是為半山。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及其後的清鄉,台灣人的菁英被殺殆盡。

誰提黑名單,殺害台灣菁英?

1987年,出版了已故台灣大文豪吳濁流的「台灣連翹」,包括二二八以後的後半部公開出來:「誰策劃把台灣人知識階級一網打盡的?……P先生:被捕的黑名單台灣人二百多名……是從重慶回來的半山幹的。他們是劉啟光、林頂立、游彌堅、連震東、黃朝琴等人。……只因這份黑名單,悲劇的歷史上演了,美麗的福爾摩沙為此流血。」

吳濁流又說:「背叛了本省人的這些半山們,雖有種種派別,不過在打倒本省知識階級,以求自己的飛黃騰達,卻是一致的」。「這批半山派之中,還有個陰險的策士連震東。……」今日人事已非,難知原委。但台灣菁英受到半山排擠,是不爭的事實。「台灣連翹」完稿於1974年,其中有段述連家三代的文字:「白雲蒼狗……如今出賣了台灣民眾的連雅堂的卑劣行為,全被付諸不聞不問,還把做大詩人,寫台灣通史的大學者,予以神化。連兒子和孫子都沐其餘蔭。這也算是台灣七大奇觀之一吧!」

連家的財富

吳濁流先生已逝世二十四年(1900–1976),他這一番話,為世世代代被統治的台灣人之悲劇宿命作無奈的傾訴。而連家子孫的財富,富可敵國,以百億計,是連橫料想不到吧!為連戰包裝寫書「連戰的奉獻與承諾」的美國華裔統派學者楊力宇說:連橫沒有遺產留下。連震東說:「先父遺稿外,別無長物」。而1945年,連震東來接收台灣時,匆匆上路的盤纏據說還是借的。然而,做為接收大員台北縣長以至節節高升的權力,他的財產不知誰可說明白與那個恐怖、威權的時代無關。楊力宇用好多文字來說明他們的財富,是連戰之母趙氏如何善於理財。至於連震東死後,沒有遺產稅,原來財產早就轉掉了,連戰不斷增加之錢財,更不必論了。如果監察院來調查連家五十五年的財產史,將可印成數十巨冊,宋楚瑜的報告是小巫見大巫了。

中國國民黨宮庭孕育的貴公子

作為第三代的連戰(1936生),十歲從中國隨父到台灣,一帆風順的台大畢業即出國留學,娶了台大教授女兒浙江籍的「中國小姐」方瑀,二十九歲博士,三十二歲台大政治系主任,三十三歲聯合國顧問。與錢復、陳履安、沈君山諸名門之後為「四公子」。三十九歲駐外大使,四十二為中國國民黨副秘書長,後為交通部長、行政院副院長、外長,以至於省主席、副總統。完全在中國國民黨統治宮庭中所孕育的貴公子。這是蔣家臣僚弟子的生成公式。曾為聯勤副總令宋達(蔣經國親信)之子宋楚瑜,三十二歲博士歸,即進內廷為蔣經國秘書,三十七歲新聞局長,四十二為文工會主任……秘書長……。而中央研考會副主委馬鶴凌之子馬英九,三十一歲哈佛博士歸(蔣經國推薦入哈佛)即為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的京官,三四歲黨副秘書長、部長……權貴子弟的飛黃騰達,是中國國民黨國一家封建體制的結構的使然。這與三級貧戶佃農之子的陳水扁,如何靠自己千辛萬苦胼手胝足的打拼,豈止是平民與貴族之別而已。

中國國民黨層峰必須以半山的所謂台灣人做為裝飾的花瓶,事實他們當年亦是來自中國的外來統治者,並不是台灣人。使得連家與謝東閔家五十五年來,永享富貴,甚至比蔣介石的重臣子弟更為風光。

當李登輝將退出政壇,連戰的非主流班底與他的中國國民黨權貴軟弱的性格與大中國的情感,將使李登輝路線難以延續,連宋之爭,實是泛中國國民黨體制的權力鬥爭。台灣人民現在正是全面摒棄中國國民黨,終結中國國民黨的最好時刻。連戰與宋楚瑜一樣,絕對不能讓他們奪取台灣總統之位。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03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