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9 am - Thursday 24 June 2021

中國僵屍工廠裝點虛假繁榮

週一 2014年12月29日, 2:2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年12月29日 12:39 PM

英國《金融時報》 吉密歐 北京報道

在一片巨大的煙囪和廢棄的鑄造車間的陰影下,一塊斑駁的標牌歡迎著前來聞喜縣鋼鐵工業園參觀的訪客。

然而,在附近的村莊里,處於勞動年齡的男人和女人們都走了,只留下老人和小孩。

“如果你砍掉了大樹,周圍所有的小樹都會死掉,”69歲的王培清(音譯)稱,他指的是海鑫鋼鐵集團(Highsee Iron and Steel Group)的破產。海鑫鋼鐵曾運營這些鑄造車間,它的破產摧毀了聞喜縣曾經繁榮的經濟,該縣位於中國中部的山西省。

“整個地區都依賴這座鋼鐵廠;現在年輕人不得不前往全國各地找工作。”

6個月前,海鑫開始停止向一萬名員工發放工資。當地官員估計,這家工廠間接支撐著聞喜縣約1/4人口的生計,該縣總人口為40萬。海鑫是山西省規模最大的民營鋼鐵廠,納稅額占聞喜縣的60%。出於這些原因,當地政府不願讓這家企業破產,盡管它已連續數年處於嚴重的財務困難之中。

“到2011年,海鑫就已經像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一名官員說,他因為未被允許接受外國記者採訪而不願透露姓名。“大半個工廠都停工了,但是仍然在產鋼。盡管供應商要求除非提前支付現金,否則不予發貨。海鑫深陷債務泥潭。”

在地域遼闊的中國各地,類似的事件正在不斷上演,重工業部門的數千家企業受到長期產能過剩的困擾,按說這些企業應該破產,而不是在當地政府的支撐下繼續維持。

在全國各地,國有銀行、地方行政部門以及中共官員,準備利用超越法院的巨大權力,不遺餘力地支持本地就業大戶、處境困難的企業。

海鑫掙扎了4年,直到上個月,政府才終於允許其啟動破產程序。

僅在過去的一個月中,中國媒體已經報道了至少9座大型鋼鐵廠在停產後生計岌岌可危,但卻不被允許正式破產。

北京中咨律師事務所的破產律師韓傳華稱:“中國各地有很多企業應該破產但卻沒有破產。”

“政府不希望看到破產案,因為一旦企業破產,失業率就會攀升,稅收也會減少。通過阻止企業破產,官員可以繼續維持地方繁榮、經濟增長、稅收穩定的假象。”

根據澳新銀行(ANZ)的估算,自2013年年初以來,中國銀行業的不良貸款額增長了一半,但整個行業的不良貸款率依然極低,僅略高於1.2%。

然而,中國的高級財政官員私下承認,幾乎可以肯定,實際不良貸款率比這個數字高得多,地方政府竭力扶持企業的做法掩蓋了真相。

今年或許將是中國自1990年以來經濟增長率最低的一年,當時中國處於天安門事件後國際社會的製裁中。在多年的高增長和建設狂潮後,中國房地產業的低迷給上游產業造成了嚴重問題,比如鋼鐵、玻璃和水泥等長期產能過剩的行業。

就鋼鐵行業而言,中國的鋼鐵產量在2006年到2013年間增長了兩倍。2006年,中國的鋼產量約占全世界產量的三分之一;而到2012年,這個數字已經上升到50%左右。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中國鋼鐵行業嚴重的產能過剩,以及中國需求的下降使煉鋼的關鍵原料——鐵礦石的國際價格在2011年7月到2014年7月之間猛跌46%。按照當前的趨勢,今年可能是中國自1995年以來第一次出現鋼消費量全年大幅萎縮的情況。

產能過剩和競爭給海鑫鋼鐵造成嚴重沖擊,一位當地官員則認為海鑫鋼鐵的負責人李兆會也要負一部分責任。2003年,李兆會的父親被一個憤怒的商業夥伴槍殺,時年22歲的李兆會接手了海鑫鋼鐵。李兆會近幾個月下落不明,英國《金融時報》的記者無法聯繫到他。

“政府的方案是快點賣掉鋼鐵廠,然後像之前那樣恢復生產,即使鋼鐵市場的狀況已經如此糟糕,”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官員說。

“問題是這個廠至少負債100億元人民幣(合16億美元),實際上很可能遠遠超過這個數字。我們不知道上哪找能夠償清所有債務的人。”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