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5 am - Thursday 24 June 2021

張鐵志:新台北的城市精神

週二 2015年02月10日, 11:3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4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北的形象逐漸轉變為一個兩岸三地中最舒服、最小清新、最慢活、最有人文精神的城市。

2015年02月10日00:02

過去十年,台灣人自己、香港和中國,乃至世界都開始以不太一樣的視角認識台北。

台北的形象逐漸轉變為一個兩岸三地中最舒服、最小清新、最慢活、最有人文精神的城市;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認為,相對於上海或中國其他城市,台北缺乏野心、大膽,過於安逸;甚至有人覺得台北沒有北京上海的華麗,宛如中國的二三線城市──這當然只是對台北或是對城市精神的膚淺認識。

台北曾做過亞洲金融或xx中心的大夢,但這些夢想早已黯淡。中國的主要城市拼命走向國際化(雖然其實從上網到很多方面都很不國際),昔日亞洲四小龍的首爾、新加坡亦未停止前進的腳步,東南亞城市更奮起直追,於是某些人認為台北似乎陷入停滯,但也有人認為台北的緩慢是另一種城市精神的體現。

無論如何,這個城市的外在景觀和內在精神確實在過去十年,經歷不小的改變:生活美學和文創成為時代的關鍵字,並落實在具體的城市生活中;巷弄之間隱藏著各式咖啡店、創意小店、另類藝文空間、獨立書店;新的生活方式崛起如戶外野餐、農業市集、腳踏車,也有人認為台北是亞洲最友善的同志城市。屬於台北的生活風格產業逐漸成熟,新的網路、科技、設計團隊也以此為基地,在亞洲和國際崛起。

許多人都看見或描述台北的美好生活,但這個美好是如何出現的?畢竟,在十幾年前,我們台北人是缺乏自信的,只覺得確實是一個都市規劃糟糕的醜陋城市。

八十年代以來的民主化是一個關鍵,舊的權力體制鬆動,城市能量逐步解放──94年台北市長民選是一個新高峰。在這個過程中,人們認識自己的公民和市民權利,裡所當然地認為這是屬於我們的城市。

進入新世紀,我們無意中走進一個小確幸、小清新、小日子的新時代。這個小確幸的追求有其社會脈絡:八、九十年代的本土化、民主化和各種社會運動──農業的、環境的、土地的、社區的,他們提出民主時代的新價值,而慢慢改變這個城市。例如,台北早期的重要社區運動是九十年代中期永康街的保樹運動,這也讓永康街成為至今台北最鮮明的「人文社區」。

作為前二十年那些社會運動的「革命之子」,新世代年輕人在這些新價值中成長,信仰「後物質主義」;他們不把進入大企業、賺大錢當做人生目標,更願意享受有品質的小日子,有更多空間實踐他們的創意、發揮「職人精神」,並把那些新價值-如環境友善、土地正義、獨立創作──帶進他們的小夢想。這些變化不只是所謂的”lifestyle’。在許多咖啡館、獨立書店或者另類藝文空間,都舉辦大量講座與沙龍,都成為新的公共論述和行動的基地。

也有人認為台灣/台北充滿發展方向的焦慮,尤其是面對中國崛起/上海崛起,台北人的小生活只是自我邊緣化。但這種邊緣化的說法,顯然預設了一種奇怪的中心/邊緣觀。事實上,台北相對較低的房租(不是房價)和消費水平,開始讓過去前往中國工作的人回流,甚至吸引了部分香港人來這裡築夢;一種新產業模式也逐漸形成,亦即所謂「生活風格產業」,或者「小確幸產業」,他們既是伴隨著新的消費市場逐漸形成,更進一步改變台灣的城市美學和生活風格。而從台北出發,這些新的創作與創意當然可以「反攻大陸」以及國際市場。

其實,新台北的變化是與中國和香港比較才凸顯其特別,放在西方國家或日本則不稀奇,畢竟經濟發展到一定成果,以及各種社會運動的洗禮,他們的城市早有更多元豐富的文化創意和空間實踐。這十年的香港也可以說正是在經歷這種巨大的社會與價值轉變。

台北當然不是中國的二三線城市,而是越來越像一個美好的歐洲二三線城市──亦即他們不會成為巴黎或倫敦那樣的超級大都會,但是他們有自己的品質生活、產業,而且基於歷史和當下人們價值所創造出的城市精神和特色。
讓城市的歷史與記憶可以被保存,讓新的創意與夢想可以被實踐,讓人們可以生活的更自由、更有尊嚴,這才是台北該有的方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4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