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1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金恒煒專欄〉馬英九、朱立倫同步了

週二 2015年02月10日, 3:4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2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2-10

金溥聰與李全教本來是風馬牛扯不在一起的,但「九合一」選後,兩人如命運女神操弄下的角色:一個去職、一個被捕。兩事件除本身具有十足張力外,金李的際遇,也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值得拿出來合論;做為「照見五蘊」的例證。


朱立倫(右、)馬英九(左)。(資料照,記者張嘉明攝)

金溥聰高居於國安會秘書長職位,李全教則是雄踞台南市議會議長寶座;一個位尊於中央、一個勢起於地方;一個與過氣的前任黨主席馬英九有「特殊性關係」(馮光遠說的),一個與現任人氣黨主席朱立倫有「兄弟情誼」(朱立倫唱的)。所以金溥聰與馬英九是舊馬時代的一對,李全教與朱立倫則是後馬時代的一對。從金溥聰辭職,可以看馬英九的氣數已盡,從李全教的賄買與收押,可以看朱立倫前景的堪憂。

十一月二十九日的選舉,其實是埋葬「馬金體制」的收尾,套孔尚任描寫南明覆亡的鉅著《桃花扇》所說:「宮車出,廟社傾,破碎中原費整。養文臣帷幄無謀,豢武夫疆場不猛,到今日山殘水剩;對大江月明浪明,滿樓頭呼聲哭聲。」力透紙背,何嘗不是三百年後馬統政權的寫照。「九合一」選完,內閣幾乎組不成,早跳船的如江宜樺、龍應台等,晚跳船的如葉匡時、管中閔等;不是閣揆就是部長。這還不說,甚至連中常委如邱復生、徐欣瑩等也紛紛求去,迤邐到總統府的秘書長楊進添與國安會的金小刀同時罷官摘冠。老實說,這個殘山剩水,朱立倫豈「費整」得了!

金溥聰與李全教雖是異曲,卻有同工之妙。金溥聰與楊進添雙雙求去,外有中國為航路打臉台灣的肅殺,內有立委補選的激戰,投票日前一天這麼敏感、激烈時刻,一天都不等,金、楊非走不可。李全教的賄選案,內則求助立院,上從院長王金平下到藍委同志們,等於沒人伸援手,難怪李全教憤恨不平說:「我只有一人,要對抗整個民進黨,是要怎樣對抗?」於是只好打點中國,選完後一天欲搭飛機投奔外國,迫使南檢提前收網,到機場逮人。李全教之窮途末路,竟而與馬金同病相憐,豈是偶合!

現在連馬英九最後的支持者、曾任總統府發言人的羅智強都不諱言的公開說,他看到一些國民黨內人士努力「切割馬英九」,從而質疑「朱立倫會是那個可以施展妙手讓陷入重症的國民黨回春?」羅智強替馬英九塗脂抹粉,固不忍卒睹,但結尾卻直白承認國民黨的「重症」。一句「重症」,不只抵消了虛美馬英九、痛訾朱立倫的用心,更透顯朱馬治下的中國黨救無路了。

金溥聰的掛冠,是為馬英九敲響喪鐘、釘棺蓋;馬英九的最後一步,走完了。李全教被聲押,則是為朱立倫唱輓歌;朱立倫的第一步,也走完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2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