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 pm - Thursday 02 February 2023

我對港獨一點看法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梁慕嫻)

週二 2015年02月10日, 9:2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8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梁振英於施政報告批評學苑刊登港獨言論,卻引起社會上對港獨的討論。資料圖片

去年二月的時候,由於練乙錚先生在文章中介紹,我看到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出版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題,近期也看了《香港民族論》一書。看後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莘莘學子走出象牙塔不再只為追求學位。他們關心時局,憂慮香港前途,思考民族自決獨立的可行性這樣敏感前衞,直插中共心臟的議題。其敢想敢言,挑戰權威的勇氣令我嘆為觀止。

想到多年前我曾指出港大已有地下黨領導,估計早已組成黨支部,影響着港大的運作。(請參閱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p.190至191)近年來,港大已先後有兩位校長不大光彩地離職,而學生會亦約有五年時間被親共學生所滲透和滋擾,我曾經害怕港大已經淪陷。現在看來港大雖然被地下黨蹂躪多年,但民主力量在抗爭中仍然成長發展,堅守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我是滿心歡喜的,認為香港大學始終是引領思潮的基地,知識人的重鎮。正如史學家陳寅恪在《對科學院的答覆》中寫道:「唯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日久,共三光而永光。」

憂的是:這可不是鬧着玩的議題呀!年輕人的思想已經被中共及地下黨梁振英的倒行逆施,胡作非為刺激到憤恨無助而轉變為切割分離港獨,遠去不願回頭了。被迫到懸崖邊上,面向危路,他們就有孤注一擲,向中共插上一刀的傾向。

他們的文章使我的心跳加劇,啊,香港,你應往何處去?本擬寫一篇回應文章,因雨傘運動興起而放下。誰知這個瘋狂的梁振英竟然利用施政報告,綁架整個港府,向學苑開炮叫陣,打壓學術自由。把學生命運自主,民族自決的討論當成千軍萬馬的戰鬥來打來批。這才是真正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呀!

好吧!既然梁振英為了執行中共中央《關於進一步加強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意見》的指令,專門揀選學苑進行圍剿,還要大家「警惕」「勸阻」。我就給他一個回應,痛痛快快地,暢所欲言地,開宗明義地申明對港獨的看法:捷克共和國前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1999年4月29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對國會兩院議員演說中,陳述的新世紀價值觀,被概括為「人權高於國家主權」,已成為新世代人權運動最響亮的口號之一。

哈維爾先生始終堅守「人的價值高於國家」的理念。他說:「民族國家的榮譽,作為每個民族共同體的歷史高潮,作為世俗的最高價值——事實上唯一允許為之殺戮或值得為之捐軀的價值——已經盛極而衰。數代民主人士的啟蒙努力,兩次世界大戰的可怕經歷,以及我們文明的全面發展,逐漸使人類認識到個人比國家更重要。」

「對自己國家盲目熱愛——一種認為愛國至高無上的熱愛,一種僅因是本國就為其行動尋找藉口的熱愛,一種僅因有差異就拒絕任何其他事物的熱愛——必然變成危險的時代錯誤,變成醞釀衝突的溫床,最終更成為難以估量的人類痛苦之源。」
他又說:「有一個價值高於國家,這價值就是人。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的,而不是相反……人之權利高於國家權利,人之自由所構成的價值高於國家主權。」「為甚麼人類有特權要求任何權利?」哈維爾的結論是:「人之權利、人之自由、人之尊嚴,具有超凡脫俗的最深根源,一種價值——國乃人創,人乃神創。」

我非常推崇讚賞「人權高於國家主權」這新世紀思潮,這個理論解決了我多年來的:愛國主義呀、民族主義呀、獨立自主呀等等思想的困擾。

根據港大法律學院陳弘毅教授的文章〈主權和人權的歷史和法理學反思〉可以看到人權思想的發展。文中指出:「現代人權思想誕生於十八世紀西歐的啟蒙時代,盧梭對西方人權和主權的思想發展有劃時代的影響。『主權在民』就是他的主張,即國家的主權不屬於國王,也不屬於某個統治集團或統治階級,而屬於全體國民。自由和平等是所有人與生俱來的權利。」

陳教授在文章中說:「中國政府和內地學者大都反對『人權無國界,人權高於主權,不干涉內政原則不通用於人權問題』等盛行於西方的觀點。但歷史證明政府是人權的最大守護者,也常是人權的最大侵害者。西方人權思想的精髓在於以人民主權代替專制主權,以人權來制衡國家主權。當個別國家裏的人權受到嚴重侵害時,由國際社會採取和平合理的行動以圖補救,不失為正義的伸張。」最後,他說:「主權原則是世界各國和平共存的基礎,它是照顧現實的,人權原則把我們引向一個更合理、更正義和仁愛的世界,它是理想的呼喚。」

然則,人權為甚麼應該高於國家主權?查建國在〈為甚麼人權高於主權〉一文中說:「人權是人的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所決定的。必須承認人權的普遍性、基礎性、統一性、不可違性、最低標準性。主權是一個集體的人權。人權高於國民權,國民權高於政府權,即人權高於主權。」

齊輝在〈人權高於主權論的法理學依據〉一文中引美國法學家亨金認為:「在我們的時代,一個權利的時代,權利的觀念已實現了從社會到社會的超越,它不考慮國界……如果人權總是屬於國內管轄的權限,那麼國際人權協議豈不都將成為越權的行為了?」。作者說:「自由主義常識告訴我們:國家是手段,個人是目的。個人的價值永遠在國家之上。主權是手段,人權是目的,人權的價值永遠在主權之上。」

我自己的看法是,認同「人權高於國家主權」並不容易,要批倒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才能達成。現在香港或海外的一些自由民主鬥士,如果未有搞清為愛國而鬥還是為普世價值而鬥的概念,我敢打賭,將來中國民主轉型了,他們就會堅持領土完整的,不准獨立。我現在主張:人權高於國家統一,住民人權高於國家領士完整。住民可以自決,不用浪費精神去考證香港人是否一個民族,種族民族論還是公民民族論了。

鍾祖康在文章〈台灣有權獨立〉中認為擺脫不公義統治是民眾尋求脫離的有力理由,叫做政治離婚。其實根據上述理論,就算文明公義國家的住民也可要求獨立,也可公投自決,像加拿大魁北克省、蘇格蘭、斯洛伐克等。

台灣實際有軍隊,有三權分立政治架構,有民主選舉制度。他們每屆政府為甚麼總要提出一個兩岸關係問題?總要看中共的面色,總要像香港一樣忍受中共的滲透侵蝕?最近柯文哲把兩岸關係定位為「客戶」是很有見地,卻未能徹底解決問題。希望來年如果蔡英文上台,民進黨有骨氣的話,先作好軍事準備,然後發動全民公投,決定台灣的命運。

但是,我不贊成現在推行香港獨立。根據上述理論香港當然應可獨立,當年結束英國殖民統治時就應該提出,沒提,是因為那時的民主人士深受愛國主義思想毒害,相信「民主回歸」而上當受騙,未及覺醒,我是其中之一。不贊成,因為港獨不是香港現在的出路而是死路,不贊成,不是推翻上述理論,而是因為這是策略。

香港沒有像台灣那樣的條件,可以隔着台灣海峽拚死一搏。港人爭取真普選中共未出兵,但爭取港獨中共就會毫不猶豫地出動軍隊。港獨分子,不管有槍沒槍,只能撤退上扯旗山,然後轉身跳下香港仔再跳入海中滅亡。年輕人有政治幻想討論研究可以,付諸行動就要慎思。

我認為香港的出路只有一條,就是:「民主扎根本土,民主送上北方」。當北方專制主義價值觀頑強地進佔香港的時候,香港就像一個戰壕,人們堅守保護戰壕,以戰壕為屏障抵擋凜冽的北風。「民主扎根本土」就是擴大宣揚本土意識本土情懷命運自主,堅固抵抗北方入侵的思想基礎。比如:本土歷史、本土土地、本土人文關懷,本土文化藝術、本土民主鬥士、本土反共英雄、本土中共地下黨、本土核心價值等等。江關生先生專著《中共在香港》是最好的本土共產黨歷史書,一本民主派人士必讀的書。弘揚本土信念藉以提高使命感,團結民主力量,鼓舞人心。配以各種形式的街頭和議會鬥爭,把雨傘運動引向新高潮,直至實現真普選。

至於「民主送上北方」絕不是民主回歸,而是積極的,主動的策略性出擊。不要老是躲在戰壕之內激憤哀嘆,坐以待斃,要伺機跳出戰壕北上作戰面對中共這個源頭。目前的港獨意識實際上是一種軟弱、逃避、犬儒的心態。陳健民先生是我們的榜樣,他帶着一身專業武藝北上傳授,沒有被收買、被統戰,戰鬥到嚴峻時刻,適時地成功全身而退,保存實力,他就是本土民主英雄。這樣,新的戰士北上接力,代代相傳,直至結束一黨專政,這才是香港的出路。

請記着,我們北上不是為愛國,不是為報效祖國,是為宣揚普世價值意識形態而戰。所以不能遠離被中共綁架了的中國和中國人,他們都是我們傳遞訊息的對象。流亡美國的失明維權律師陳光誠曾說:「台灣若不能把民主送去大陸,大陸社會就把專制送來台灣」,同理,香港若不能把民主送去北方,北方就把專制送來香港,這是無法逃避的戰鬥。也許,真要獨立的話,等到中國民主轉型後才有機會,像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分離一樣。

請注意,團繞着批鬥《學苑》一事,有一點非常弔詭。無論本土論、城邦論、港獨論的始作俑者是誰,港大學生只不過是受思潮影響而作進一步討論,但梁振英卻放過主謀,專門只批《學苑》,為甚麼?

梁慕嫻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8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