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 pm - Monday 21 June 2021

從太陽花大審 看外來政權殖民台灣◎黃天麟

週二 2015年02月17日, 11:0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3 Comments
  • 102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2-17

◎ 黃天麟

殖民的特徵是人民受外來者統治,而外來者「屬於」或「心繫」另一國家…宗主國。殖民者制定法律,但這些法(包括憲法),多是為統治及宗主國利益而存在。不願受殖民的人民,若起身反抗(註:如公民不服從),即依「法」處治,稱為「法治」,美麗島事件即是其代表作(註:遠者有228事件)。當時美麗島的一批人挑戰戒嚴法,結果被扣以暴民,交軍法審判,若無國際聲援與壓力,那些參與者可能早已是殖民統治者的刀下亡魂。


太陽花學運。(資料照,記者吳柏軒攝)

35年的歲月過去了,台灣也進行了一段民主化改革,政權也已輪替過,但殖民統治的大架構與餘黨仍在。2008年趁陳水扁總統之失政,中國國民黨復辟。復辟後的中國國民黨,「黨就是國、國就是黨」的黨性沒有絲毫改變。

明知與大經濟體(中國)的結合,只有利於一小撮財團與政商,不利於小經濟體的台灣,仍貫徹黨意,迎合北京意旨,與中國簽署包括ECFA、服貿在內的十九項協議。影響所及,使台灣的資產、技術、人才逐年加速流向中國,留下台灣22K悶經濟,台灣勞工薪資退回至十六年前水準,房價、物價卻年年高漲,民不聊生。

ECFA是以經濟交流互利為幌子,實則是透過「大經濟體(中國)吸納小經濟體(台灣)」的市場原理,完成「中樞(中國)-邊陲(台灣)」的經濟殖民架構協議,終極目標是以經濟併吞台灣。服貿協議即是ECFA協議的補全版,只要生效,中國就可憑其龐大人口及資本入島入戶,建立綿密的樁腳組織系統,掌控台灣的政治命脈。是以服貿不只是經濟議題,而是七分政治三分經濟的政治議題,經濟上它是國共的「弱台」政策,政治上更是「滅台」政策。(註:服貿問題不僅是「黑箱作業」而已,它大不利於台灣人民及台灣經濟,國人必須注意此點)

馬政府為實現馬習會完成「終極統一」的施政目標(註:這就是殖民統治的表徵),不惜踐踏民主憲政的常規,傷害台灣人民共同的未來,以黨意用30秒強行通過「弱台、滅台」的服貿協議,激起了一群青年做出捍衛台灣核心價值,救己圖存的行動。這毋寧是義舉,應予讚許與褒獎(註:學運擋下服貿後,台灣經濟雖然緩慢但顯已復甦中,外資對台亦信心大增,買超台股4577億,可以明證),但馬政府竟然將青年學生衛國的行為,視為犯罪,稱之為暴民,此種做法不但令人不齒,其思維幾與三十五年前的美麗島事件如出一轍。突顯了台灣仍處與外來政權統治的次殖民時代,也證明了馬政權雖然名義上是民選,實質仍然不脫中國國民黨外來政權的本質。

(作者曾任第一銀行總經理、董事長及總統府國策顧問)

  • 3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29 views

3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3First« PrevNext »Last
  1. 如何脫離被 "中華上國" 這個世界觀所綑綁, 是每一個有思考能力的台灣人應該去探討, 去身體力行, 去實踐的.

    九十年前的蔣渭水, 林獻堂等人並沒有做不到.
    他們曾經在這個 "中華上國" 魔咒的驅使之下, 從原本為了反抗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共同目標, 變成蔣渭水和林獻堂團結在一起, 帶領其他右派文化協會同仁們, 組織了中國革命同盟會在台灣分部.
    他們信奉那一部奇形怪狀並且邏輯不一致的三民主義; 更不用說逃出 "唯上國是瞻" 的世界觀之牢籠(蔣渭水,林獻堂等人可曾讀過那本啟蒙日本人世界觀的[脫亞入歐論]作者福澤諭吉?). "中華上國" 真是魔咒啊! 林獻堂自詡為有國際觀, 也曾經寫過一本書名叫做[世界環球遊覽]. 怎樣說就是受到在"中華上國"世界觀所束縛的捆綁之下, 所寫成的的著作罷了!

    想一想同時代的越南國父胡志明, 他是如何自我教育, 又是如何啟蒙自己的?
    胡志明青年時期就跑船, 在歐亞之間的郵輪上當服務生; 中年他深入中國, 再跟中國的國民黨蔣介石應對過招; 也蹲過黑牢, 曾經在中國國民黨的監獄裡,有過九死一生的經驗.
    胡志明當時就已經覺悟並且體會到: 寧願吃法國人的餿水, 也不要去當中國人的奴隸.
    所以, 經由一群頭腦清醒的越南愛國志士們(由胡志明,武元甲等人所領導), 當時的越南就依靠這一群智勇雙全的志士們, 在越南北邊邊界上, 以寸步不讓的堅定態度, 來抗拒想要越過邊界的中國軍隊.
    因此越南沒有因為麥克阿瑟將軍, 以盟軍統帥之身分所下達的—–以中國軍隊來代表盟軍, 來接收所有位在越南北緯十七度以北投降的日軍之命令—–沒有因為這個麥帥的命令而變成中國的一部分.

    同時候的台灣島上, 正好擁有二十五萬完好如初的精實日本軍隊.
    當時的一群年輕日本軍官直接面見林獻堂等台灣頭人領袖, 期望能擁護他們成為台灣新的領袖, 來策劃謀求台灣獨立建國之大計畫. 可是呢?! 可是呢!?
    難道說台灣人群裡面, 從來就不存在過擁有目光深遠又豪氣萬千之仁人志士, 是嗎?
    十三年之後, 當林獻堂在一九五八年病死於流亡中的日本東京時, 他遺留下多少因為後悔, 悲哭之下所寫成的哀歌—–是綿綿串串的遺恨追悔之血淚.
    "中華上國" 真是魔咒啊!

    台灣人民, 請我們花一點時間為我們現在的處境想一想.
    台灣先賢前輩吳濁流先生, 為何會寫下[無花果]這一本書遺留給後代的我們, 他到底是想要告訴後代的我們一些什麼呢?
    吳濁流為甚麼會在[台灣連翹]裡面, 把主人翁取名為胡志明(胡太明)呢?! 值得台灣人深思啊!

  2. 服貿, 貨貿如果真的去落實, 去運作,
    那麼整個台灣就會變成, 北京 “一個中國" 政策裡面的那隻小黃雀.
    “一個中國" 這四個字組成一個功能十足的鳥籠.
    中國吹吹口哨說盡甜言, 耍盡腹劍, 就是想要置台灣人民, 這隻小黃雀於鳥籠中;
    去唱唱民族大義, 唱唱中國人統治世界, 唱唱全人類當中國人多美好!

    在此呼籲台灣的司法單位, 相信你們是屬於自由的台灣人民,
    而且你們的家人孩子, 以及子子孫孫也是自由的台灣人.
    那麼當這個自由之身曾在遭受到極端致命威脅利誘的時候,
    是哪些人出面來拯救台灣人民的自由呢?
    是誰拯救了台灣, 是誰?
    就是這群引領太陽花運動的青年學生們!
    青年出英雄, 英雄出青年!
    天佑台灣!

  3. 服貿, 貨貿如果真的去落實, 去運作,
    那麼整個台灣就會變成, 北京 “一個中國” 政策裡面的那隻小黃雀.
    “一個中國” 這四個字組成一個功能十足的鳥籠.
    中國吹吹口哨說盡甜言, 耍盡腹劍, 就是想要置台灣人民, 這隻小黃雀於鳥籠中; 去唱唱民族大義, 唱唱中國人統治世界, 唱唱全人類當中國人多美好!

    在此呼籲台灣的司法單位, 相信你們是屬於自由的台灣人民,
    而且你們的家人孩子, 以及子子孫孫也是自由的台灣人.
    那麼當這個自由之身曾在遭受到極端致命威脅利誘的時候,
    是哪些人出面來拯救台灣人民的自由呢?
    是誰拯救了台灣, 是誰?
    就是這群引領太陽花運動的青年學生們!
    青年出英雄, 英雄出青年!
    天佑台灣!

Comments -49 - 0 of 3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