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 am - Wednesday 25 November 2020

臺灣228大屠殺 高雄屠夫 高雄要塞司令 彭孟緝

週三 2015年02月25日, 1:1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0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Taiwan 228 Massacre

彭孟緝(1908年9月12日 – 1997年12月19日),字明熙,湖北武昌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又稱”西子灣屠夫“。彭孟緝於黃埔軍校畢業後,參與中國內戰時代蔣介石的”東征”、”北伐”,後奉派赴日本戰野砲兵學校進修,返國後任陸軍砲兵學校主任教官。

台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美國盟軍總部委託中國政府代為接收,1946年彭孟緝來台灣擔任高雄要塞中將司令。

1947年3月3日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228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國民黨貪官汙吏;但在另一方面,由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大陸籍教員。

5日,高雄參議會號召市民參加抗暴,並組織了「處理委員會」。

一 般市民與學生遂集結於高雄中學,由涂光明(時任高雄市敵產清查 主任)擔任總指揮。在地警察兩百餘人也攜械參加。

這支高雄起義民眾在一日之間控制了市內所有軍政機關,並把七百餘國民黨官兵集中監管。

此時,只剩擁有重兵的高雄要塞司令部尚未被繳械;而要塞司令彭孟緝正準備進入市內襲擊起義市民….

6日上午,處理委員會委員為防止流血犧牲擴大,乃推派黃仲圖(高雄市市長)、彭清靠(高雄市參議會議長)、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五名代表上山到司令部規勸彭孟緝自動解除武裝,而後再談處理辦法。

不料彭孟緝當場開 槍打死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三人,並扣留拷問彭清靠,只放黃仲圖一人下 山回覆。但在黃尚未回到處理會之前,司令部所屬官兵三百餘人即攻下山來, 直殺入市政府。

當時處理委員及市民尚在市政府等候談判代表回來報告,要塞軍隊以機 槍、步槍、手榴彈向這些人掃射濫炸,當場擊斃三十四人(其中有王石定等參議員四人), 射傷百餘人。隨後不分青紅皂白地見人就開槍濫射,馬路上橫屍遍野,哀號呼 救之聲不絕。

彭孟緝軍隊以七五砲集中轟擊高雄市體育場示威,並向鼓山一路 一帶掃射、封鎖。隔天一早軍隊 見愛河水面上有氣泡,起初以為是魚,仔細一看知道有人躲在河下, 又開槍掃射。

這時高雄青年學生(雄中敢死隊)也紛紛勇敢地反擊,到處是混亂的巷戰。

至半夜, 由學生堅守的前金派出所終於被彭孟緝的軍隊奪回,學生抵抗至最後一人,全 部壯烈犧牲。僅僅這一天,傷亡的高雄人竟達數千人!

而後,要塞駐軍和由鳳山趕來支援的國民黨軍隊,在彭孟緝的指揮之下, 進行著屠殺的競賽。

彭孟緝還脅迫受難家屬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

高雄市不分晝夜,槍聲不絕,直到三月八日!當日下午,才有三 三五五的老嫗少婦冒著危險四處尋覓親人的屍體。

不省人事的負傷者被送往市 立和省立醫院時,血還不斷地淌著,使病院宛如屠場!

1947年3月8日彭孟緝進入屏東屠城。

當年5月5日,原任高雄要塞司令的彭孟緝,被記大功二次,傳令嘉獎,被「國民政府」 拔升為台灣警備司令且於次年元旦敘勳,奉頒四等雲麾勳章。

彭孟緝自己寫的回憶錄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在事件剛蔓延到高雄的3月2日即主觀認定是「奸黨陰謀」,意指共產黨叛亂;4日決定以軍事解決,雖然陳儀還在等待國府援軍,不許他輕舉妄動,但彭已「毅然決心平亂」。

甚至,5日涂光明等人上壽山準備談判,彭孟緝因軍事準備尚未底定,還「虛與敷衍遷延」、誘騙談判代表次日再來,而予一舉成擒,並且提前軍事行動,迅即出動部隊三路屠殺鎮壓高雄市民。

國民政府遷往台灣後,由日本侵華軍官(白團)主持的1950年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彭孟緝擔任主任,此後並成立高級班及石牌班等訓練機構。

1952年擔任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

1954年擢升為副參謀總長,在參謀總長桂永清去世之後,彭孟緝接任參謀總長。

1957年調任陸軍總司令並兼臺灣防衛總司令。

1959年晉升陸軍一級上將,再任參謀總長。

1965年擔任總統府參軍長。1967年先後出任中華民國駐泰國及日本大使。

1972年彭孟緝擔任戰略顧問,退休後於1997年死掉。

由於高雄屠夫 彭孟緝在二二八事件以及之後的清鄉中,以「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態度進行鎮壓,造成不少台灣人的無辜傷亡,一般咸以為彭孟緝是造成二二八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

蔣介石將「台灣228事變」與「共黨分子」連在一起,無異為「二二八事件」「定性」,如何處理也「定調」。

3月10日蔣致電慰留要辭職以示負責的陳儀,同時強調「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勿令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台灣省警備司令參謀長柯遠芬明確指陳台灣事變的「政治大陰謀之幕後主使者,自非共產黨莫屬」,厲行「寧可枉殺九十九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見白崇禧訪問錄)完全符合蔣的用心。

二二八大屠殺正是國共內戰之一環,難怪蔣介石如此心狠手辣。

而最近《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直指蔣介石是元凶,蔣介石有一明一暗兩個手令,明的如「請兄負責應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抗令論罪」,暗的則要陳儀不可手軟,「殺光光但秘密行之。」這原是蔣的一貫手法,不足詑異,足證蔣介石主導平亂之不可掩蓋。

「二二八」所謂”平亂”,是蔣一手掌控,五月七日蔣首派二十一師師長劉雨卿率部隊赴台灣「維持秩序」,名義上歸陳長官指揮,實際上卻直接聽命蔣介石

二二八大屠殺透過台奸”精準的指引”虐殺槍斃了許多沒參加所謂「暴亂」的臺灣精英與各類高級知識份子後,開始了更可怕的長期國民黨白色恐怖(KMT White Terror)統治,戒嚴臺灣。

彭孟緝一生受蔣氏父子重用、享盡富貴榮華,但在民間被惡評為「高雄屠夫」。彭孟緝是造成二二八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但彭死後竟因功入祀忠烈祠,如此沒有天理之事,引發不少爭議與憤怒。

彭孟緝則傳聞偷偷移出忠烈祠,國防部曾特予澄清「未入祀」!!

吳國楨(曾任台灣省主席)對他評語為「人品極劣」,孫立人回憶蔣介石甫來台時,驚魂未定,彭孟緝極盡奉承之能事,每天燉一盅雞湯給蔣介石補養身體。

彭孟緝之子彭蔭剛(前中國香港特首董建華的妹夫)託連戰的門生朱浤源等人積極為彭孟緝平反,有趣的是,他們提出的報告竟推翻了當事人彭孟緝的「奸黨陰謀」親筆回憶。

彭蔭剛在媒體刊登廣告,歌頌其父一生,更於文章中指稱當年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為「暴徒」,該則廣告引發受難者涂光明家屬的強烈不滿,控告彭蔭剛誹謗。

中國國民黨過一甲子60年來沒有任何人因這二二八大屠殺事件受到譴責、懲罰或審判。

死不認錯的中國國民黨坐擁龐大非法黨產還用大家納稅人的錢來”補償”(非賠償用語)228受難家屬,建建幾座紀念碑公園唬弄一下!

叫大家忘了過去~要往前看..別再消費228了.lol

這就好像,一個人被揍得流血倒地,旁人卻一直評論說大家要互相諒解、說我們要寬恕對方,而揍人的那個卻若無其事兩手叉腰站在旁邊,甚至兇巴巴還指著被打的家人們「向前看」、「不要停留在歷史的悲情」那樣的風涼話。

我們期待公理與正義來到的那一天。正義未能伸張,何來的諒解?


:「每年去蔣經國墳前真情落淚哭後,就會去228家屬面前”表演哀悼”~」

v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v二二八事件 台灣魂的怒吼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