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pm - Thursday 22 October 2020

施儒珍躲白色恐怖新竹香山柴房夾層自囚18年至死+二二八受害者為了躲避政府的追捕,把自己關進這個只能躺臥、無法起身的柴房夾層內

週六 2014年10月04日, 10:5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3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施儒珍:堅持思想無罪,寧可自囚至死

施儒珍 (1916~1971年)於日治時代受文化協會影響的知識青年,戰後,親見228事件屠殺,他參加新竹市反國民黨的地下組織,當其他同志紛紛被捕和自新 時,施儒珍堅持思想無罪,四處逃亡,最後躲在新竹香山家中柴房僅容得下一個人坐臥寬度的兩道牆縫之間,每天由家人移動活動磚塊送飯,或出來活動,探視睡夢 中的子女,時間長達18年。直到1971年,施儒珍因黃疸病逝,草草掩埋於自家後院,等到解嚴之後,施家才得以撿骨安魂。右圖是施儒珍唯一的遺照。(鄭萬 成 提供.曹欽榮 翻攝)

ws005

ws006 (1)

◆施儒昌在新竹香山舊宅,說明兄長施儒珍躲藏在兩道牆壁之間僅60公分的狹窄空間,也訴說兄長躲藏家中,必須與時常來家盤查的情治人員,不斷的周旋。(曹欽榮 攝影)

———————-

自囚三款╱施儒珍、鄭南榕與施明德

作者是 張肇烜

台灣史上有三次著名的自囚,分別代表不同的歷史與時代意義。

出生新竹香山的施儒 珍,少時深具抗日思想,曾密謀抗日活動,遭判刑六年。在二二八事件後,他對貪污腐敗的國民政府徹底絕望,開始參與 左翼的讀書會,要推翻國民政府;豈料因而在清鄉中被列為軍警緝捕的對象。他一度試圖躲在舅舅家,沒想到三天的借住,卻連累舅舅長達三年的牢災;而後他又躲 到堂伯家旁的洞穴兩年,最後才在弟弟的掩護下返家。即使回到家,他還是藏在柴房牆壁內的二尺夾層,就這麼度過了十八年的自囚歲月到死方終。

而 十八年前「外省囝仔」鄭南榕的自焚,更使人肅然起敬。他創辦《自由時代週刊》,「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抗議國民黨政府戒嚴、 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推動二二八事件的平反,並主張台灣獨立,推動新國家運動,因而不見容於國民黨當局。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一日,鄭南榕收到「涉嫌叛 亂」的傳票,當下他立即展開自囚行動,長達七十一天,至四月七日上午八點多,國民黨軍警包圍雜誌社,破門闖入之際,鄭南榕反鎖進入總編輯室,引火自焚。他 的果決殉道,對照了國民黨政權的黑暗;猛烈的火勢,也燒出台灣今日的政治光明。

最後,則是倒扁總指揮施明德的自囚。去年九月施明德展開倒 扁運動,帶領紅衫軍「螢光圍城」、「遍地開花」。然而,這場運動的針對性, 「反貪腐」卻不怎麼反國民黨的貪腐,違反了公民運動的核心價值,終至草草收場。先前揚言「隨時準備殉道」的施明德,開始「自囚」,還宣稱要讓未來史家把這 段自囚歲月加到他的「坐牢年資」中。他在自囚聲明裡還表示要「自我囚禁,直到阿扁下台」。沒想到,昨天,四月一日愚人節這天,他突然宣布結束三個月餘的自 囚,準備繼續倒扁。

三段不一樣的自囚歲月,寫著三段不同的人生故事。施儒珍堅持「不入國民黨的牢房」,直到年老死去,他都自囚於柴房的二尺夾層牆內,女兒終生都無法大聲地喊叫「爸爸」,怕會害全家被抓。這是白色恐怖時代最失落的人倫悲劇。

鄭南榕自囚,誓言「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用行動抗議威權體制的自由箝制和民主桎梏,為台灣史寫下最光明、最悲壯的一頁。

而 施明德的自囚則是提前告終,更預告紅衫軍幹部有可能籌組新政團。整個行動看不出果決的生命承諾,看不出論述的深層意涵。使得幾個月來所謂的「殉道」與「自 囚」,彷彿在愚人節這天做出適時而合宜的自我評價了!http://archives.hakka.gov.tw/blog/liu /articleAction.do?method=doViewBlogArticle&articleId=NTczMjE=

(作者為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

—————————-

躲白色恐怖 柴房夾層自囚18年至死

2011-02-24

〔記者曾韋禎/台北報導〕在家自囚十餘年是什麼滋味?將於今年二二八正式開館展示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重建了一座小柴房及夾層;二二八受害者施儒珍當年為了躲避政府的追捕,把自己關進這個只能躺臥、無法起身的柴房夾層內,終至病逝。

二二八受害者施儒珍為躲避追捕,家人在柴房內蓋一小夾層,將其藏匿於其中,圖中的小洞是用來送食物的出入口。(記者曾韋禎攝)

施儒珍在小柴房夾層內只能平躺,難以站立。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特地將側面挖空,藉以呈現夾層之結構。(記者曾韋禎攝)

位於台北市南海路及重慶南路口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原為日治時期的台灣教育會館,國民黨在戰後接收改為台灣省參議會;省議會搬往霧峰後,美國租作在台新聞處使用;台美斷交後,改為美國文化中心。行政院在二○○七年核定其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預定地,定於下週一正式開館展出。

國家館共有二層,一樓北側為二二八基金會的辦公處所;二樓為主要展場。

國家館在六年期的二二八常設展內,興建一座小柴房。基金會執行長廖繼斌指出,施儒珍在二二八後,因涉嫌閱讀左派書籍遭政府追緝,家人先在他堂伯家中挖地洞,讓他在裡面躲了將近兩年。

弟砌二尺寬密室 僅容一人躺臥

為 不連累其他親人,施儒珍弟弟施儒昌在柴房砌出二尺寬的夾層,僅容一人躺臥,無法站立。施儒珍就躲在夾層內,每天送飯、遞排泄物時,就得拆下一、兩塊磚頭, 再重新砌上;若施儒珍想出來活動一下筋骨,就得多拆幾塊磚。施儒珍在此躲藏十八年,至一九七○年病逝,當時才五十五歲。

廖繼斌表示,他們搬回施家的舊磚,在此重建當年的小柴房,並鏤空其側面做出當年一樣大小的夾層,讓參訪者知道裡面究竟有多狹小,目的就是讓大家知道二二八的恐怖,即便是倖存者,為了不想被政府逮捕,竟願在這種環境躲藏十八年。
展區還用一面牆展出所有申請補償的受害者姓名及照片,但竟有六、七成受害者,連其家屬也無法提供照片,館方也希望藉此次展出,協助家屬找到受害者遺留人間的影像

117

5495502639_0c6962ec65_z

5495504127_db562aec44_z

5496095090_18588bd72c_z

5495502639_0c6962ec65_z

5496093472_c38c068379_z

5496097764_86829daf61_z

5496100734_7e31d49227_z

施儒珍(1916年-1970年),台灣白色恐怖時期「自囚」的思想犯,被稱為是台灣版的安妮·法蘭克。出生於新竹市香山區。

施儒珍自從宜蘭農校(現國立宜蘭大學)畢業後即有反日本統治的思想,由於受到台灣文化協會成員黃旺成的想影響,施儒珍便帶領十多位青年,有意潛赴中國參加抗日活動,由於事跡洩漏,施儒珍遭到日本警方逮捕,並被處有期徒刑六年。

第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但是施儒珍對於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腐敗的政治作為卻逐漸不滿,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施儒珍對國民政府澈底絕 望,便開始參與左翼讀書會活動,企圖推翻國民政府,結果在二二八事件後的清鄉之中,施儒珍便成為軍警的拘捕對象。施儒珍先前往親舅舅家躲藏三天,結果導致 舅舅被捕並處以有期徒刑三年的牢獄之災;之後又躲到堂伯家的屋旁洞穴裡達兩年,最後才由胞弟施儒昌掩護回家,藏在柴房的隔間牆內。而這一藏就是十八年。

施 儒昌在家中隔出一道寬約兩尺的假牆藏匿施儒珍,供躲藏其中。每日拆除部分磚塊送飯,然後天黑前讓施儒珍出來活動,夜晚再回夾層內,以相思樹灰燼混合水泥再 封牆。但是施家仍然不斷地受到軍警騷擾。最後施儒珍在「自囚」中罹患黃疸,但是不敢找醫生診治,而病逝家中囚室,享年54歲。而施家也不敢聲張,將施儒珍 草草掩埋於後院中,結束施儒珍在家中自囚的歲月。

Oct 04 Sat 2014 20:19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3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