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1 p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憤怒的台灣人

週五 2015年03月06日, 11:5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1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摘自《網際時代的台灣民族運動2.0》第3.2節,劉重義著)

1945年8月15,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從50年的殖民地桎梏中解放出來的台灣人,欣喜萬分地期待著回到「祖國」的懷抱,做為平等的國民,重建美好的家園。殊不知自10月初,中國黨軍隊、陳儀等接收官員先後抵台之後,到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前,短短一年半時間,「祖國」來的貪官污吏將台灣搞得物價飛騰、社會烏煙瘴氣,早已在台灣絕跡的黑死病、霍亂等瘟疫復發肆虐。台灣人那種重歸「祖國」的美夢淪為一場失望,更進而由失望轉為憤怒。
美國記者紐頓(William Newton)來台灣採訪之後,從1946年3月下旬,在華府的報紙登出幾篇令人髮指的頭條新聞,包括《腐敗中國人統治失血的豐饒島嶼》、《中國人剝削福爾摩沙更甚於日本人》、《中國統治無能,福爾摩沙工廠生銹》、《福爾摩沙受苦,美國難辭其咎》等報導。《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則在3月29刊登《福爾摩沙醜聞》的社論,說「中國人已建立一個集恐怖、全面掠奪、乃至赤裸裸攔路搶劫行徑於一體的政權。」該社論敦促美國不應袖手旁觀,而任由國民黨政府「如此踐踏戰時的所有解放承諾。」

台灣第一位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的林茂生,在1947年2月27他所主持的《民報》社論警告:「最近物價突變地在高漲,整個的經濟社會在振盪著、人民生活極端困苦,奔走駭告朝不保夕。誰都在希望政府能夠有辦法,切切實實來個解決。人民實在太夠苦了。再提起日本投降時所自設想的美麗遠景,那只有癡人。」就在當天傍晚,專賣局傅學通等查緝科員在台北市延平北路天馬茶行前毆打女煙販林江邁,釀成槍擊旁觀民眾致死,星火燎原,觸發了全島性追求高度自治的二二八大革命。

一整個世代的台灣社會菁英,估計有二萬個教授、醫生、律師、民意代表、商人、作家、藝術家、新聞工作者、教師和學生等,在二二八事件當中,幾乎被蔣介石的中國黨軍隊及特務有計畫地屠殺。罹難者受到野蠻的殺害,甚至屍骸下落不明,目擊者口述:「以鐵絲貫穿被捕人士的手腳,三人或五人綑成一串,槍殺之後,丟入海中,以致基隆港灣佈滿浮屍,慘不忍睹。」被屠殺的台灣先輩所流的血,終於匯流成為台灣民族切割中國認同的利刃,揭開了目標明確的台灣民族獨立運動。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在1995年成立,當時是台灣人「總統」李登輝主政時期。2003年該基金會集合了一個「二二八事件真相研究小組」,在2006年發表《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確定了蔣介石為事件最大的責任者。儘管好長一段白色恐怖的年代,赤藍權貴將所犯的罪行列為公開談論的禁忌,即使在李登輝和陳水扁主政的20年間,前特務系統的機構仍然頑強拒絕交出重要的檔案資料,或宣稱沒有保留任何資料。但是,許多台灣人已經不再沉默,歷史真相終究不可能完全永久被掩埋。

雖然從已解密的公文往來資訊,蔣介石被認定為這個民族屠殺事件的元兇,赤藍權貴依舊公然在台灣各地樹立和維護蔣介石銅像,毫不掩飾地膜拜這個屠殺台灣人的兇手,究竟,所有赤藍權貴到今天在台灣所擁有的政經、社會與媒體優勢地位和特權利益,都是受惠於蔣介石當年所示意的民族屠殺及其後施行的白色恐怖。葉石濤就指稱,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是有計畫、按劇本導演而進行的殘酷殺戮,由1950年起,至1987年解嚴為止,台灣有14 萬人受難,其中3,000至4,000人遭處決。2008年赤藍權貴復辟,重新獨攬政治權力後,他們就積心處慮企圖抹煞、掩蓋過去20年台灣人主政期間已被掀開的、可能妨礙赤藍統治的史實。

台灣人由此可以深一層認知赤藍權貴的外來性,以及台灣社會的民族壓迫本質。如此,才能掌握台灣民族運動的正確鬥爭方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1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