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6 a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柴靜有那麼可怕嗎

週日 2015年03月22日, 8: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1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Tom Jay

丹尼爾·加德納 2015年03月20日

《穹頂之下》經歷了旋風般的幾周。這是一部以中國嚴重的大氣污染危機為主題的類似TED演講的紀錄片,由曾在中國的國家電視台CCTV擔任調查記者的柴靜製作並擔任旁白。2月28日周六的時候,人民網等機構發佈了這部片子,並且附上了對柴靜的專訪。第二天,新上任的環保部長陳吉寧將該片比作中國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宣稱「柴靜從一個特殊的角度,從公眾和健康的視角,換取公眾對環境的關注,值得我們敬佩。」

然而,兩天後,上海市委宣傳部下髮指示:「對紀錄片《蒼穹之下》(網上流傳的指示截圖中原文如此——譯註)和該片作者……各級各類媒體……一律不再報道。」

不過,就在柴靜這部環境方面的揭露性影片的命運開始逆轉之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3月5日在全國人大會議上發言,「環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鐵腕治理。」

到了第二天,北京卻進一步加強了之前的指令:「視頻網站刪除《穹頂之下》,注意控制有關評論。」

就在同一天,國家主席習近平希望明確無誤地傳達出自己在環境方面的堅定承諾,表示「對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不能手軟,不能下不為例。」

讓人困惑吧?為什麼會如此反覆無常?一定程度上,這顯示出,與許多外部人士的看法不同,北京的一些人的確意識到,污染已發展為一種引發民眾普遍擔心的危機,必須加以應對。然而,說到底,在所有這些相互矛盾的信號背後,隱藏着一個現實:黨的領導人害怕的是,環保熱潮演化為有組織的全國性運動之後所帶來的政治後果。

《穹頂之下》是部強有力的紀錄片。在104分鐘里,柴靜在一面大屏幕前來回走動,將圖表、數據、生動的圖片、訪談和個人經歷融合成一個有關中國污染危機的動人故事。

正如其他一些人指出的那樣,這部片子並未提供多少新信息。觀眾聽到的是:燃煤與汽車是污染的主要來源;至少有50萬中國人因心血管與心肺疾病早逝;中國有許許多多的環境法規,但執法薄弱,甚至不存在;環保部人手嚴重短缺,資源極度匱乏;全國各地的地方官員常常對污染行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權有勢的油氣行業——其中多數為國企——對提高燃油標準相當抗拒,因為它們擔心提高的生產成本會落到自己頭上。

柴靜小心處理,以免讓主要話題淹沒在大量的數據中。她還給片子增添了濃重的個人色彩,將中國的大氣污染與自己女兒的健康問題結合起來。可以說,這是一部牽動為人父母者心弦的片子。

截至3月2日周一的時候,《穹頂之下》在優酷和騰訊等視頻門戶網站上的點擊量過億,還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可觀的討論,光是新浪微博上就出現了2.8億條相關帖子。在網絡上被刪除之前,有逾2億人觀看了該片(中國的網民總數約為6億)。人們都紛紛去觀看它、討論它。

這又不是一部探險、科幻或成人片。那麼,一部基於事實的關於大氣污染的紀錄片為何會瞬間走紅?一些分析人士將《穹頂之下》定性為中國關於污染問題的全國性對話的開端。不過,這種說法有失偏頗:公眾已然被喚醒了。過去兩年間發生的種種事件,共同提升了民眾對污染問題及其災難性健康後果的意識。當《穹頂之下》在網上推出的時候,觀眾已經準備好了。

畢竟,污染已經影響到個人生活——日復一日的霧霾、口罩、空氣凈化器、學校停課的日子、不絕於耳的咳嗽聲,兒童醫院的就診。所以,人們才會如此頻繁地走上街頭,抗議造成污染的工廠和發電站。人們迫切想要了解這些正在威脅自己健康、甚至子女健康的有毒物質:這裡面是什麼東西,它從何而來,它們會產生哪些影響,如何才能保護自己?他們想要從某個自己尊敬的人那裡得到答案。柴靜符合這個要求。

我猜,這部紀錄片對政府的批評態度,也是它能夠吸引人們瘋狂傳看的一個原因。公眾都深信官員腐敗是普遍現象。聽柴靜講述那些暴露官場腐敗現象的事件,不僅印證了自己的看法,或許還有宣洩的作用。當她質疑政府為何未能有效實施環保法規和執行現有的明文規定時,這個問題引起了共鳴——因為許多觀眾也一直在問自己同樣的問題。心理學家唐映紅關於這部視頻的吸引力的文章引人思索,她說:「人們觀看、傳播和討論,並不是觀念上的更新,而是情緒上的宣洩和感受上的釋放。」

因此,《穹頂之下》可能為中國民眾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公共」空間,使他們可以集體宣洩對政府的不滿,因為後者在應對民眾每天呼吸的有毒空氣這個問題上展示了自己的腐敗和無能。

審查機構突然封殺這部視頻的原因,可能就是它對大眾的這種吸引力。政府曾經展示出對網絡抗議甚至街頭抗議的一定程度的容忍——只要它們是地方性的鄰避運動(Not in My Back Yard, NIMBY)。在北京的領導人眼裡,《穹頂之下》這部視頻能夠刺激2億到3億人,並讓他們投入到共同的事業里。

2006年,在切爾諾貝利核災難20周年之際,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在文章中寫道:「切爾諾貝利的災難打開了讓言論自由大大增強的可能性,以至於我們從前所了解的那個制度再也無法維繫。」

可以肯定的說,中國的領導人注意到了他的上述言論,正在盡一切可能確保對污染的普遍憤怒不會導致自己的覆滅。

從《穹頂之下》的例子中還能得到另一個教訓。再次與許多人看法相悖的是,政府絕不是鐵板一塊。部長們在博弈,黨內的利益集團在博弈。《穹頂之下》支持了那些贊成從經濟增長或「GDP崇拜」轉向環境治理的部長和利益集團。我覺得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環保部積極推動了這部視頻的製作,希望向中國的內閣國務院施壓,增加目前十分稀缺的對環境保護的資金支持。

然而,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這樣的強大部委可能不會喜歡這樣一部視頻,因為它把經濟增長塑造成了這個國家環保工作的敵人,還譴責了中石化等國有企業把利益置於中國人民的健康和福祉之上。一些有影響力的官員早就準備好了在這個視頻成為麻煩時把它刪除,而它也的確成了一個麻煩。

去年,李克強總理宣布「向污染宣戰」。中國政府對這場戰爭的態度十分嚴肅。但要贏得這場戰爭,需要工業領域、各級官員,以及全體人民的共同參與。封殺《穹頂之下》不會讓人民團結起來支持政府的事業;這樣做更有可能只是加劇了政府打算消除的不滿。

丹尼爾·K·伽德納(Daniel K. Gardner)是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的德懷特·W·莫羅歷史學教授。他即將完成一本有關中國環境污染的專著。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1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