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3 am - Friday 18 October 2019

張鐵志:後太陽花真的向左轉了嗎

週二 2015年03月24日, 6:4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9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後太陽花時期台灣需要的應該是對政治、經濟、社會體制,台灣與中國乃至區域關係,更徹底的重新思考。

2015年03月24日00:04

太陽花一週年,台灣的政治經濟著主軸出現什麼樣的改變?

一種看法是這一年台灣社會向左轉了。例如,許多新成立的政治獨派團體直接冠上「左派」之名,也有人認為部分公共議題受到左轉氣氛的影響,如空總不做商業開發,或者房地合一稅制改革等。

不過,如果說對於不平等的關注主要是一種社會氣氛的話,那麼這幾年前就開始了。如果不健忘的話,2012年蔡英文代表民進黨競選總統的主軸就是「公平正義」──這不是因為民進黨多關心公平正義,而是表示他們嗅覺夠敏銳,看到社會風氣的轉向。因此,太陽花更多是過去幾年青年不滿的累積,而不是新的開始。

太陽花運動本身訴求是不是有左翼的分配正義意涵呢?顯然是有的。從318當日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宣言,就是訴求社會不平等與青年困境,因而強調反服貿的正當性。也有人質疑,參與者主要是反與中國的自由貿易,而不是反對自由貿易概念本身,所以這個運動的訴求是「反中」大於分配正義的色彩。但這種說法似乎過於教條。畢竟,抗議者們不論是運動幹部或是「素人」們,對於分配正義與世代正義的關切,顯然是事實。

不過,這場巨大的太陽花運動因為是針對兩岸服貿,所以一個客觀效果是把關於分配正義的討論過分聚焦於兩岸貿易的後果──這當然是重要的因素,但顯然不是唯一的因素。因此,後太陽花的這一年,雖然有經民連等團體持續關注兩岸經貿的社會分配後果,但台灣社會尚未形成一個社會改革的政治議程之廣泛辯論。

事實上,後太陽花時期最重要的政治後果之一是柯文哲現象:柯文哲對抗權貴的連勝文是很有象徵意義,但柯上任後雖然在許多議題上對財團頗為強硬,並提出社會住宅政策的討論,但並未更多對台灣結構性不平等的改革(這當然也不是市長可以做到太多的)。甚至,雖然法國經濟學者皮克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一時洛陽紙貴,但書中對於加稅與社會不平等的討論,也沒有對台灣政治有太多影響。

現實是,2008年馬政府將原本50%最高邊際稅率的遺產稅率,一舉降為10%, 「在遺產稅修低之後的六年裡,台灣的熱錢逐漸增加、房價被炒得日漸飆高、貧富差距明顯地年年拉大」,根據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指出。另一方面,長期來台灣的稅制改革不能有效進行,和誰能影響決策有很大關係,但關於此點我們也很少看到新的政治改革方案。

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雖然沒有提出特別具體的改革策略,但是不論是關於社會不平等,或者關於政治獻金改革以降低有錢人的政治影響力,都成為重要的公共議題與政治辯論。

可喜的是,新成立的「社會民主黨」提出五項政綱(提高薪資、年金改革、財團富人增稅、公平透明可受監督的政治制度、共創多元社會),直接面對社會不平等,但他們能在政治上取得多少迴響,還有待考驗。

太陽花運動代表的是新世代拒絕繼續承受上一代操作的民主體制(權力背叛民眾)、社會與經濟政策(嚴重不平等),以及兩岸關係(權貴利益與黑箱決策),因此後太陽花時期台灣需要的應該是對政治、經濟、社會體制,台灣與中國乃至區域關係,更徹底的重新思考。面對關鍵的選舉年,未來政治競爭的主軸是兩岸關係、憲政改革、還是社會正義,目前還不清晰,但無論如何希望這場選舉辯論台灣未來方向的新起點,而不是過多的口水讓我們還沒出發就全被淹沒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91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