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8 am - Saturday 28 November 2020

麥卡錫主義與習近平主義(余杰)

週二 2015年03月24日, 6: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1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發布 2015.03.23 | 02:24 PM | 更新 2015.03.23 | 02:28 PM
中國今天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麥卡錫主義,而是習近平主義。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文革),怎麼辦?

習仲勳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刊登文章,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選舉中,有人借一名內地學生的共青團員身份大做文章,是「麥卡錫主義」。文章指出:「有來自內地的候選人因為曾經是共青團成員,在校園和網路上受到不公指責。少數港人處處惡意針對內地生的行徑,與麥卡錫式政治審查無異,這股歪風委實不可長。」《環球時報》的評論員自以為是地使用「麥卡錫主義」的比喻,簡直就是「抱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首先,在中共和西方左派的歷史敘述中,麥肯錫主義被描述為「美國的法西斯主義」、「白色文革」,這些說法這並不符合歷史真相。麥卡錫是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參議員,由他牽頭,美國參議院組成一個反對共產黨勢力滲透的調查委員會,因其調查人數太多和出現侵犯人權的問題,後來該委員會受到參議院決議的譴責。

但是,麥卡錫去世時,並沒有「聲名狼藉」。麥卡錫被以國葬待遇安葬,70名參議員參加了葬禮。幾千名大眾在華盛頓特區向他的遺體致敬,估計有超過3萬威斯康辛人到他家鄉的聖瑪麗教堂向其表示敬意。近年來,美國歷史學界越來越多地給予麥卡錫和他肅清蘇聯間諜的努力以正面評價。很多學者認為,麥卡錫主義的意義,在於它及時抑止了共產主義對西方民主制度的顛覆,此後,美國政府內部再也沒有出現過原子彈和氫彈設計圖紙洩密這樣的事件了。

保守派作家安•科爾特在暢銷書《背叛者:從冷戰到反恐戰爭期間左翼自由派的背叛行徑》中評價說:「今天『共產主義者』這個詞聽起來和『君主制主義者』一樣可怕,不是毫無原因的—那絕不是因為大無畏《紐約時報》的社論譴責麥卡錫,讚美哈佛大學教育出來的蘇聯間諜。是麥卡錫使得當共產黨主義者成為可恥的事情。美國內部的共產主義運動再沒能恢復元氣。」當蘇聯崩潰以後,莫斯科的克格勃檔和內務部檔案第1次向研究人員和公眾公開,這些檔證明麥卡錫當年的懷疑符合事實,蘇聯間諜確實對美國政府進行了廣泛的滲透。

另一方面,麥卡錫並不能一手遮天,也沒有成為希特勒、史達林和毛澤東那樣的暴君。他只是一名參議員,並不是執掌最高行政權力的總統,也不是像胡佛那樣權勢熏天的中央情報局局長。在對蘇聯間諜和共產黨同情者的調查過程中,確實出現過一些過激行為。但是,在三權分立、憲法為大的美國,危及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的作為,很快會受到遏制和糾正。即便在麥卡錫主義的巔峰時期,麥卡錫和他的同事也未能控制美國的獨立媒體—他們甚至沒有作過這樣的嘗試。

因為麥卡錫和他的支持者們清楚地知道,大部分傾向左派的媒體是反對他們的,他們必須容忍反對意見的表達。而當時麥卡錫真正所能做到的,最多就是將一些嫌疑人傳召到參議院召開作證會,他並不具備司法審判和定罪的權力。麥卡錫也沒有將數以千計的美國人送進集中營、古拉格或勞改營,而希特勒、史達林和毛澤東殺害的政治異見者的數量才是滿坑滿谷、罄竹難書。

因此,《環球時報》沒有必要故作驚惶地宣揚「狼來了」的危險,拿麥卡錫主義來說事。此前,香港的大學中曾出現過當選學生會領導的陸生,在六四、法輪功、西藏等問題上亦步亦趨地執行北京的命令,侵害廣大學生言論自由的先例。港大學生警惕共青團和地下黨滲透校園,要求每個學生會主席的參選人公佈其政治身份,這是每個參選人的義務,也是保障每個投票的學生的知情權,何錯之有?學生會的章程中,並未規定共青團員不能參選和當選,但候選人不得隱瞞此類身份,是為了讓投票者在瞭解充足的資訊之後,能夠更加謹慎和準確地投出自己神聖的一票。

中國今天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麥卡錫主義,而是習近平主義。以「政治審查」的方式,肆無忌憚地侵害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的,不是早已過世半個世紀的美國參議員麥卡錫,而是以「今上」自居的「習禁平」。習近平主義的中心思想是什麽呢?有人曾用—聯加以概括:「江山是老子打的,誰叫你開口民主,閉口民主;龍位由本黨坐定,且看我今天抓人,明天抓人。」

習近平企圖打造出一套可以跟毛澤東思想相媲美的「習近平主義」,可惜他本人和他挑選的御用文人的才幹有限,他們一邊翻馬列主義的舊帳,一邊從中國傳統的儒家和法家中淘寶,卻始終無法捏合出一套言之成理、高屋建瓴的主義來。沒有主義,就只好先創造一些奧威爾式的「新詞」。

《南德意志報》在評論文章《又見馬克思》中指出,中國強人習近平比他的前任在一些方面更高一籌,最顯著的特長就是傳播既好記又上口的關鍵字:「中國夢」、「新常態」均榜上有名。「慣用『新常態』描述的事實是:中國經濟將來要更緩慢和更健康地發展,過去幾年的過熱發展勢頭已經結束。很快這些詞語就紅遍大江南北了,紅到了宣傳機器之外。但對中國的自由派和知識份子而言,天色更加昏暗:中國比2012年的時候更加不自由。」文章舉例說:「中國的『新常態』是:僅在去年一年就有近千名維權人士被捕,人數相當於前2年的總和。中國的新常態是網路審查月復一月的愈加嚴格,中國政府逐漸創造出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平行網路空間。」換言之,中共不用像北朝鮮那樣斷網鎖國,也可以讓中國成為「西朝鮮」。

偏行己意的習近平拿不出一套系統的、可以征服人心的價值體系和治國理論,卻清楚地知道「敵人」是什麼、「敵人」在哪裡。習近平上台後不不久,就祭出「七不講」的殺手鐧,向民主、自由、憲政等普世價值宣戰。這份「黨的檔」本該大白於天下,卻成為「國家機密」,在海外媒體上批評這篇講話的資深異議記者高瑜因此而下獄,並在獄中倍受折磨。

從這個細節中就可以發現,習近平內心是多麼地不自信,正如《南德意志報》的文章指出的那樣:「中國共產黨有一個問題:他們幾十年來就缺乏一套團結全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體系。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淡化後,中國一直處在意識形態的真空狀態,習近平現在偏偏要嘗試用其腐朽的殘餘去填充。與毛澤東的意識形態清洗不同,如今的運動只有一個攻擊的物件:西方及其價值被定義成敵人,同時,中共卻無法提出具有說服力的替代價值。中共唯一可以期待的是人們順從的姿態。」習近平用中紀委震懾黨內其他派系,用政法委鎮壓民間維權運動,他手中的筆桿子雖然軟弱無力,刀把子卻發出閃閃寒光。

教育部長袁貴仁善於察言觀色,試圖討喜歡揮刀弄槍的習近平,在媒體上信誓旦旦地宣佈要將「西方價值觀念」趕出大學課堂,他的「三個絕不」是習近平的「七個不講」的依葫蘆畫瓢。如果說習近平像是跟風車作戰的唐吉訶德,那麼袁貴仁就像緊緊跟隨的僕人桑丘。然而,吊詭的是,習近平和女兒和袁貴仁的兒子,都在西方留學,他們下一代的心思意念全都是西方的價值觀念。

人們不敢直接去質疑剛愎自用的習近平,而當袁貴仁語出驚人之時,反對的聲音遂此起彼伏。看到袁貴仁在這場輿論戰中落了下風,官方的理論刊物《求是》雜誌立即出馬聲援,刊登了一篇頗具文革遺風的文章:由中國社科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朱繼東撰寫的《抓好高校意識形態工作要敢於拔釘子》。這篇文章聲稱:「袁貴仁為何竟然遭到圍攻?其中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一條就是,這些參與圍攻者近年來屢次圍攻在意識形態領域敢於亮劍者,並且沒有得到應有懲處,才使得其越來越肆無忌憚。」這篇文章還建議:「要真正抓好高校意識形態工作,一定要敢於拔釘子,對那些經常發表攻擊黨和社會主義的言論的教師要堅決清除,才能真正懲惡揚善,迎來高校意識形態工作的嶄新春天。」如此磨刀霍霍、殺氣騰騰的言論,比起當年美國的麥卡錫主義,不知要厲害多少倍。

袁貴仁是習近平的打手,朱繼東則是袁貴仁的打手,正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可惜,這群打手的質地和成色都太差了,跟毛澤東時代比起來望塵莫及。當年,毛澤東身邊網羅了一批堪稱一流的貨色,如陳伯達、胡喬木和鄧力群;如今,習近平身邊只聚攏了周小平、孔慶東和朱繼東等一些不入流的傢伙。毛澤東本人雖有粗鄙不堪的一面,卻也算是熟讀詩書的奇才,又有文采風流之魅力,可以吸引到不少知識份子忠心耿耿地為其服務;習近平卻志大才疏、粗魯無文,那種「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習氣,讓那些「有心入幕」的知識份子不得不裹足不前。於是乎,「周帶魚」、「孔三媽」和「朱釘子」等一群小丑才沐猴而冠、粉墨登場。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才有什麼樣的奴才。

好事的網友搜索有關朱繼東的資料,發現他此前原是薄熙來的馬仔,直到薄熙來垮台後,才痛改前非,鑽到習近平的圍裙下。人們還發現,自稱擁有博士學位的朱繼東,其博士論文居然是抄襲而來。這一點,倒跟他的新主子習近平有異曲同工之妙。習近平的博士論文也是找槍手寫的,習近平登基後出版了多本暢銷上千萬冊的「巨著」,但他偏偏就是不敢出版在清華大學的那篇博士論文。

那麼,我們就安靜地等候習近平和朱繼東這主奴2人,這2個「假作真時真亦假」的假博士,連袂打造一套將中國拖向專制暴政的深淵的「習近平主義」吧。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1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