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am - Monday 14 June 2021

自閉當道!當台灣失去了自信‧‧‧◎黃創夏

週三 2015年04月01日, 11:0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7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阿扁時代,台灣民族意識開始萌芽,台灣流行音樂幾乎橫掃亞洲,馬英丸上台,親中媚共,親中媒體,更是引進大量中國影視娛樂,企圖聯合中國消滅台灣娛樂產業,進而打壓台灣民族意識,馬英丸這群人總有一天台灣人絕對會加倍奉還!等著!你們這群滯台支那雜碎!

至於文中提到培養親台派一說,其實真的是太不了解中國教育,中國教育沿用一貫洗腦作法,每個人腦袋幾乎都被定型,尤其64天安門後更是嚴重,只要重新投胎才有辦法改變他們的腦袋!

2015/04/01 08:32

前言:台灣社會在二○一二年六月,被《富比士》選為是世界的「十大偉大社會」,別理台北政壇的那些鬼扯和算計,台灣社會一切就都很好,台灣真正欠缺的是「祖靈」那種勇於面對挑戰的自信,而不是如今這種躲避的龜縮與自閉!

===【透視鏡】===

美國傳教士明恩溥在1906年3月,特別向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建議,用「八國聯軍」的庚子賠款在中國興辦教育,資助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

庚子賠款的總額為4億5千萬兩白銀,其中對美國的賠款為3200多萬兩,折合大約2400萬美元﹝那時,美國的人均GDP為363美元﹞,在當時並不富強的美國而言,可謂巨資。

1906年,美國還碰到了一個大災難,就是舊金山大地震,30萬人無家可歸,愁雲慘霧、百廢待舉。

那時候美國根本還是邊陲國家,英國、法國、普魯士、日本‧‧‧都瞧不上眼的一個小國家,那時美國連南邊之墨西哥都常找他的麻煩,卻對於美國的文化和體制充滿了自信,美國做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大戰略布局。

這個美國大戰略就是用「八國聯軍」的庚子賠款在中國興辦教育,資助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

羅斯福採納了明恩溥的這個建議,正式向國會提出贊助中國教育的咨文。1908年5月25號,美國國會通過了有關決議。1908年,美國正式宣佈向中國退還庚子賠款的半數,也就是1160多萬美元,用作資助留美學生。

為了開展派遣留美學生的工作,清政府1911年在北京開設了清華留美預備學校,1924年,中華民國政府改名為清華大學。

擁有可靠的經費來源,清華大學從創建之初就具備特殊的優勢和辦學條件。很多中國的庚子賠款留美學生成為中國學術界的精英,他們在推動中國在人文和科技領域的進步發揮了重大作用。

對於美國利用庚子賠款在中國興辦教育,培訓年輕人到美國留學。中國當局的通常說法是美國這種做法並非出於正義和公道,而是對中國的文化侵略,也就是說,美國的庚款興學非但無功,而且有過。

這樣的說法,並非中國的自我想像。

事實上,當時美國國會通過的理由,白紙黑字就有一點是:大學時代是一個人價值觀成熟的階段,透過「儲訓」中國的下一代,二、三十年之後,這些人對美國理解、對美國親善,又有現代化能力,總會在中國展露頭角,成為中國社會的菁英分子。

美國最大的利益就在此:利用教育,在中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親美派」的菁英預備隊!

如今,中國也大力的對台灣菁英招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親中派」的未來台灣贏者圈。

台灣呢?卻把「大學教育」被政客搞成是「國民義務教育」,好像「讀大學是國民的天賦人權」,台灣搞得大學錄取率是106%,除了幾所頂尖大學,台灣的「高等教育」,所儲備的「人才」,是那種十幾分就可以就讀的程度!

大陸呢?擁有九千萬名大學以上的適齡學子,大學升學率約兩成之譜,除了頂尖的幾萬人擠破頭要進北大、清華、復旦‧‧‧多數的學子,只能讀大陸的二、三‧‧‧甚至是努力空間實在很大、很大的不入流大學。

這些人的百分之幾、千分之幾,恐怕都比台灣那些「1/2 ┼ 1/3 = 2/5」水準的青年學子程度好太多了(不要笑,這樣的答案,真的是出現在台灣南部的一所「科技大學」機械系學生的考卷上)。

大陸有太多學子沒學校可讀,台灣有太多的學校沒夠水準的學生好收,陸生登台,豈不是互蒙其利,皆大歡喜嗎?

看看百年前美國的想法:透過「儲訓」中國的下一代,二、三十年之後,這些人對台灣理解、對台灣親善,總會在中國展露頭角,成為中國社會的菁英分子,在中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親台派」的菁英預備隊!

這樣,才是更好的「愛台灣」大戰略吧?

悲哀的就在此,面對培養「親台派」的戰略機會,馬英九和國民黨「逢中必跪」,竟把大陸來台的留學生當成是「上國欽差」,給予超額的補助與待遇,犧牲台灣子弟卻供養大陸學生?也沒有真正讓這些大陸學生能真正學習、崇拜台灣最深邃精華的人文素質與民主素養。

民進黨方面呢?「逢中必反」,也沒有智慧將這些來台的大陸留學生當成是「親台派」的籌碼,把這些小朋友視為是中南海高官,劍拔弩張‧‧‧

其實,真的要去培養「在中國的親台派」,更該害怕與反對的,應該是中國共產黨才對,怎麼會是台灣在怕?

這才叫做「台灣的悲哀」,「自信心」已經被統獨假議題與選舉利益,自我糟蹋,自我封閉,不知伊於胡底‧‧‧

同樣的情況,只有留學生一項嗎?回顧數十年之兩岸互動,這種缺乏自信的「自閉」,罄竹難書!

台灣怕甚麼、台灣真的沒有「人才」了嗎?

事實不然,光是台灣人的數理天分,就能在當前的科技時代中,傲視全球。

二○○六年,台灣學生在PISA鑑定中,排名全世界第一名,這些年雖然被「教改」、「建構式教學」、「十二年國教」‧‧‧搞到烏煙瘴氣,近八年的PISA排序中,台灣還是依然是全球前五名。

數位時代,數理能力當然重要,所以,《華爾街日報》在二○一四年三月三日引述知情人士報導,美國 iPhone 製造商蘋果 (Apple)(AAPL-US) 正在中國及台灣招募數百名新的工程師及供應鏈管理人員,以加快產品研發工作,並計畫推出更多種類的裝置產品。

前一陣子,當「好奇號」成功經歷「恐怖七分半」安全降落火星時,那個多達五十多萬條星際遙控程式碼,在美國NASA的八位操控工程師中,有兩位要角,是台灣清大數學系培養的人才。

有這麼多的人才,台灣能領先的,不只是紮實而不是抄襲浮誇之技術,還有更深邃之文化水平!

其實,台灣的多元創意,不但應該在通俗文化上去影響中國,在教育上多多招攬陸生也可以創造未來的「親台派」,更應該鞏固精進台灣的民主水平來引導中國。

不要妄自菲薄,台灣的多元文化應該全面引導中國,有計畫地文化反攻,引導中國走出前現代的集體主義,發展出多元文化,變成某種意義上之台灣文化「分支」。

史學家威爾‧杜蘭就在他的《世界文明史》中強調:古希臘時代,雖面對著強大的「馬其頓」,因同文同種的優勢,「雅典」卻能引領「馬其頓」,甚至到了後世,當羅馬鐵騎踏入雅典城那一刻起,雅典文明從此「引領」羅馬兵團。

用文化反征服,這樣的典故,正是台北應該努力的「戰略優勢」。

看到北京集體主義的極致美學,與人民解放軍的絕對武力;想到台灣的活潑多元與創意無限,不正是古典的斯巴達與雅典的現代美談嗎?

本來就沒有「兩個中國」,「一個中國」和「一個台灣」雖然曾經同文同種,卻因為歷史糾結早就走出不一樣的道路,希臘終究還是希臘,然而不管是斯巴達或是雅典?都是希臘之美,都是人類圭寶。

隔海分立超過六十年了,換個眼光看,真的,台海兩岸也可以很希臘‧‧‧何必急、也何必怕呢!

台灣怎麼會變得看到中國就恐慌,連一個「亞投行」都有很多人怕到屁滾尿流,不敢直接上籌備會議桌合縱連橫,與歐美和各國折衝取得更大利益,卻非要中國先給「承諾」才敢動作?

台灣怎麼會變成是如此害怕挑戰中國強權,「逢中必躲」,只想自閉當自了漢而不敢正面直視相互競爭呢?

這樣,不該是台灣人應有的「祖靈」傳承,坦白說,沒有「炸彈客」精神、沒有那一種敢於向「集權與皇權」抗衡與挑戰的勇氣,中華民國不會誕生!

這種「炸彈客」精神,也正是在台灣能夠挑戰威權戒嚴,讓「言論自由」、「人民主權」終於落實的一脈相傳。

一九一二年,在「炸彈客」精神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誕生;一九九六年,還是在前仆後繼的「炸彈客」精神傳承下,人民主權終於落實,直選總統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第二共和」開展新頁。

更早,還有反抗清兵與挑戰「禁海令」的「羅漢腳」精神‧‧‧

我們的身上,不論是四百年前來到台灣的人,還是一九四九以後來到台灣的下一批移民,其實流的都是「炸彈客」的血脈!

台灣社會在二○一二年六月,還被《富比士》選為是世界的「十大偉大社會」,別理台北政壇的那些鬼扯和算計,台灣社會一切就都很好,台灣真正欠缺的是「祖靈」那種勇於面對挑戰的自信,而不是如今這種躲避的龜縮與自閉!

不要以為只有中國能產生林覺民,台灣更有一個羅福星,「殺頭相似風吹帽,敢在世中逞英雄」,真正開創台灣榮耀的年輕人,絕沒有「逢中必躲」不敢正面迎戰與承擔的怯懦!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7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