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罔顧社會共識 轉向急統的馬英九◎王乾任

大員通訊 – 王乾任 社會觀察家

04月01日(三)

馬英九拍板同意以中華台北名義,透過國台辦申請加入亞投行。

或許是九合一大選慘敗,眼看2016國民黨繼續執政無望,也可能是柯文哲查台北市弊案查得太凶,怕火燒上自己,還可能是全台灣都不再理睬此人,總而言之,只剩下一年任期的馬英九政府,近來一反過往「化獨漸統」的父親遺訓,以行政權所能允許的範圍,積極加速對中國洞開門戶,頗有加速推動統一的意味。

從M503航線逕自接受中國的規劃而不抗議,到拍板核可中國人民來台置產買房,再到馬英九拍板同意以中華台北的名義,透過國台辦申請加入中國的亞投行,還有強化網路言論之管制等等,在在都是轉為急統的證明,無論馬政府對外放出多少消毒的言論,箝制言論、放棄主權、以經逼政,讓台灣的經濟更加仰賴中國,最後形成與中國不可分割之命運共同體的方式,促成統一,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去年318之前,馬政府再怎麼蠻幹也還知道要通過立法手段,建立依法行政的社會印象,不得罪社會觀感的推動其統一大業。318與九合一大選之後,或許馬英九見自己已經失勢,但仍然不願意放棄自己的人生目標與歷史定位,故而在行政權能夠允許的範圍內,大量對中國開放。

我這樣寫並不是說,台灣不能選擇跟中國統一這條路,而是台灣無論統一還是獨立,都應該是公開透明的把選項交付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來選擇,這是民族自決原則。如果絕大多數台灣人並不傾向統一,或者即便支持統一但不贊成馬英九這種直接奉送式的統一方式,馬英九卻要以身為總統所擁有的行政權蠻幹,就應該被撻伐甚至阻止。

不少支持統一或深藍的朋友私底下也都抱怨,就算要賣掉台灣,起碼也幫台灣談一個好價錢和好位置,哪有這樣隨便賣,甚至是強迫對方現在就要中獎的硬塞模式?馬英九一廂情願的急著趕快把台灣送給中國,又有問過中國是否現在就想馬上統一台灣?台灣對中國來說是越晚收服越不需要耗費心力處理,在中國的世界霸主大業根基未穩,與周邊國家仍有紛爭的狀況下,台灣只要不立即獨立,其實並沒有馬上統一的急迫性。只有害怕卸任後會被清算與司法調查的馬英九,才需要中國這個強力靠山,因而不斷示好靠攏。

中國並不想對台灣擺出蠻橫統一的強者姿態,以微笑取代恐嚇,以經濟讓利取代武力犯台,強調血濃於水的中華道統是如今中國對台灣的基本態度,且今的中國更想扮演的是亞洲大家長,一個關心人民百姓生活與經濟發展的好父親,好父親是會教訓不乖的孩子,但並不會一天到晚擺出個嚴父形象,也不會處處管制孩子的作為,只會在有需要時才出手干預。

反而是馬英九不斷壓低姿態,對中國卑躬屈膝,不惜賤賣奉送台灣,讓人看不下去。M503航線連做做樣子抗議一下都沒有就接受,制空權白白奉送中國,還派一堆沒有社會信任度的官員出來否認,真以為就能夠安民心,讓人民吞下去。
開放中國人民來台買房一事,不反對者總以誰要來買台灣的房地產為由,駁斥這項法案的實質影響。這是非常可笑的駁斥理由,一個法案的通過與否應該重視的是法理精神!

至於以中華台北身分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馬英九更是直接拍板交由陸委會向國台辦申請,根本坐實馬英九公開發言表示的,台灣與中國不是國與國關係,甚至連特殊國與國關係都不是,而是馬英九向來主張的中華民國憲法的狀態「一國兩區」。也就是說,馬英九透過加入亞投行的舉措,向中國政府宣告,「兩岸是一個中國」狀態,至於兩區該如何相處,可以再來談。其實這一直是馬英九擔任總統以來的核心價值,只是總統個人的價值信念可否強迫社會接受,即便廣大社會輿論都還沒有共識?

馬英九每次碰到自己想推動但被民間反對時就會推說「社會沒有共識」而不採納反對意見,碰到他想推動的法案時,卻是千萬人吾往矣,根本沒再怕民意的反撲,端著總統的身分蠻幹。

去年318之後的台灣社會共識是,事關兩岸的重大政策,都應該經過《兩岸監督條例》審查無虞後才能放行,接著政府才能夠推動。然而,如今《兩岸監督條例》仍然躺在立法院,審不出個結果,馬英九則無視社會共識,強行推動他的統一夢。

不是說統一一定不行,政治人物想推動自己的政治理念本無不可,只是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大家都聽過,可惜馬英九決定當北風而非太陽,蠻橫的推動自己以為好的政治信念,不惜公然說謊,推翻自己過去的承諾,與社會撕破臉,罔顧民意的蠻幹,除了讓人不齒之外,也註定招來更大更強的反對抗議能量,與國民黨和馬英九對抗到底。這是一個國家領袖所樂見的嗎?當一個國家的領袖不再採納民意而一意孤行,跟獨裁暴君有何兩樣?

最好馬英九總統有把握,從今天起到明年5月19日卸任時能把台灣賣個精光,讓中華民共和國的五星旗插在現在的總統府上,否則卸任後等著馬英九的絕對不是總統禮遇,而是各種追究政治與司法責任的調查。

從完全執政到舉國唾棄,馬英九真是創造了難以超越的歷史定位!


上圖取自風傳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