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4 am - Thursday 22 October 2020

凃京威:台灣是抗日,還是抗盟?

週一 2015年04月06日, 12:4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3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 沖繩全島樹立超過360座「慰靈碑」。(本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作者: 凃京威

坐上飛機,關上小窗,靠著機艙小睡,不到一小時便到離台灣最近的日本國領土──沖繩(Okinawa)。台灣每年20萬人次造訪沖繩,這個數字幾乎佔外國觀光客的半數,也就是說,每兩個外國觀光客就有一個台灣人。

台 灣人愛沖繩的原因,不外乎沖繩離台灣近、沖繩像日本一樣乾淨衛生、沖繩人像日本人一樣有禮守秩序。另一方面,沖繩人的胃口和台灣人相近,同樣都吃內臟、三 層肉、豬腳,去沖繩玩,可以同時享受日本現代化的氛圍,又不必擔心水土不符。所以,沖繩彷彿是個仙境,來到沖繩接觸異文化,又能徜徉大自然的洗滌,輕輕鬆 鬆就把台灣的煩憂拋在腦後。

但全島樹立超過360座「慰靈碑」,幾乎處處可見,走在島上除了玩心也多了些「毛毛的」感覺。離開市區的夜晚,隨處亂走彷彿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好奇心強的人或許會發現,這些遺跡,其實都是二次世界大戰在沖繩身上留下的烙印,即使沖繩的今天是個熱情、歡笑的國度,戰爭的記憶,仍然深植在沖繩人的日常生活裡。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今,已經過了70年。當時參戰的年輕人,鮮少在世。如今,在台灣大家對於二戰的概念,多半來自歷史教育、二戰電影提供的素材。我想,多數人都能輕易想起《搶救雷恩大兵》裡的「諾曼第登陸」,或者是德國的納粹和「小鬍子」希特勒。

但是,關於我們祖先,關於台灣自己的二戰記憶呢?

提到二戰,有不少人立即想到中日「八年抗戰」或「南京大屠殺」,應該有些人也知道高砂義勇隊,但台灣人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角色是什麼?比如高砂義勇隊到南洋,他們遇見的敵人究竟是「盟軍」還是「日本兵」,其實多數人並不清楚。

小 時候在《漢聲小百科》裡讀過一段叢林求生的故事,故事主角──李光輝被日本人帶去印尼打仗,他不甘心為日軍效命,於是趁日軍不注意時,脫隊躲入叢林,仰賴 他擅長的野外求生技術,一個人在叢林裡活過30年。這個「抗日」的故事發人深省,提醒著年幼的小朋友,抗日精神很重要,平時練習野外求生術也是重要功課。

《漢聲小百科》原文寫著:

民 國33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在印尼作戰的日軍,強迫一批台籍山胞組成敢死隊,去破壞摩羅泰島上盟軍的飛機場。李光輝正是隊員之一,他不甘心為日本人作 戰,趁日軍不注意時,脫離敢死隊,逃進了熱帶森林裡,為了怕日軍找到,他一躲就不出來,他帶進森林的裝備,除了軍衣以外,共有步槍一支、十八發子彈、鋼 盔、軍刀、十字鎬、圓鍬、火柴、香煙、一片透鏡。憑著這些,他一共在叢林裡生活了30年。李光輝其有豐富的野外常識。

不過,網路發達的今天,同樣一件事,《維基百科》卻有另外一種說法:

史 尼育唔出生於日治臺灣臺東廳境內的都歷(阿美族)部落,日本姓名為「中村輝夫」;8歲就讀都歷公學校,擅長相撲和棒球,曾以臺東廳代表隊捕手的身分參加全 島比賽。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村輝夫1943年10月入營,隨第五批「義勇隊」出征,途經菲律賓,投入荷屬東印度群島(印尼)的戰場。1944年隨軍駐防 摩羅泰島;9月15日,盟軍反攻登陸該島,經過兩個月的攻防,日軍不敵,只能退入叢林進行游擊戰。這段期間,中村輝夫與部隊失去聯絡,便獨自在叢林中等待 援軍;此時他身邊只有兩枝三八式步槍、幾十發子彈、一頂鋼盔、一把軍刀、一個鋁質餐鍋、一身軍服、一面鏡子,以及少許其他軍用補給品。由於遍尋不著中村輝 夫,其部隊於同年11月13日以「戰死」處理。

史尼育唔,這個名字念來陌生,但換作後來中華民國政府「賜予」他的名字──李光輝,就比較好懂了。史尼育唔的故事裡,李光輝的「抗日精神」和「鬥士精神」消失了,他只是一個和部隊失散的平凡日本兵。

李光輝/史尼育唔真的「抗日」嗎?為什麼一個故事,會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

台灣人在二戰裡的角色是什麼?

最近有個爆紅的Youtube頻道──台灣吧Taiwan Bar,他們透過輕鬆的動畫,解釋二戰這段錯綜複雜的國家認同和歷史記憶,包括皇民化時期,日本政府公佈「陸軍特別兵志願兵制度」試招1000人入伍,卻招來42萬6千人報名,台灣人搶著當日本兵為天皇效命,更有人血書寫下願為日本帝國犧牲,無論如何就是要入伍。

「台灣吧」說的故事,你相信嗎?

史尼育唔/李光輝故事,你相信哪個版本?

走 在沖繩陽光普照的鄉間路上,對照沖繩和台灣,我很好奇,為何台灣現在的地貌,彷彿二戰從未發生一般。台灣有些廢棄糖廠宿舍,像是台南的鹽水糖廠,還能看到 幾座雜草叢生的防空洞,但是早被後人遺棄,旁側沒有任何歷史敘述,更無人管理,路過它們的年輕人怎可能知道這裡過去發生什麼事情?

我想著這些事,繼續在沖繩縣平和祈念公園挖掘關於二戰的記載。

70年前的4月,日本海軍不敵美國海軍攻勢,美國54萬部隊,順利從現今沖繩中部嘉手納美軍基地的位置登陸。當時,沖繩人口57萬,部分縣民組成防衛隊和學徒隊,結合沖繩守備軍共12萬人對抗美軍進擊。

美軍白天砲擊壕溝,夜間逐步前進以手榴彈攻擊可疑據點,4月1日到沖繩終戰的短短78天,盟軍射出271萬發砲彈,平均每天3萬5千發。最終,造成沖繩縣民和日本守備軍,共18萬8千人喪生,美軍折損1萬2千人,屍橫遍野,房舍幾乎夷為平地,世界遺產首里城亦無倖免。

沖繩戰(鐵の暴風)的戰爭數字相當驚人,但你可能會說「這和台灣有什麼關係」?在問這個問題前,或許先看看下一張照片。

沒錯,台灣派去沖繩的台籍日本兵也在沖繩戰役喪生,雖然為數不多,但他們的名字刻印在這裡被後人記憶著。可是,多數的台灣人,記得他們嗎?

二 次世界大戰,台灣作為日本國民,熱烈參與日本作戰的行列,在太平洋大大小小的島國上為抵抗盟軍獻身。個別參與者的內心,「親日」或是「反日」現在已經無從 得知,但無役不與的台灣日本兵,要說他們參與「抗日」,或許是對歷史莫大的曲解了。史尼育唔的故事,要相信《漢聲小百科》的抗日宣傳,或是《維基百科》靠 眾人智慧梳理的答案?不難合理選擇。

2015年,二戰終戰70週年的時刻,中國、日本大張旗鼓宣揚各自對二戰的歷史詮釋。其實,我們不應該 隨著大國起舞,台灣在二次世界大戰裡有台灣獨有的參與經驗。從大國歷史角度來看,我們的二戰角色,可能很微小,可能沒有英雄般的故事,但放眼沖繩、太平洋 諸島、東南亞國家,我們卻共享相似的二戰經驗。

隨著2016選舉到來,「中台關係」不可避免又將成為敏感政治話題。思考台灣歷史經驗,以及 奠基於歷史經驗的外交版圖,我們並不貧脊到只剩與中國移民的歷史共業,放眼海洋,重現我們在二次世界大戰的角色,連結太平洋島嶼小國們的歷史記憶,作為二 戰後的第三代,或許,也能為台灣的外交開拓一塊未經嘗試的肥沃土壤。

(作者為台灣自由圖博學會(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常務理事,大學畢業於哲學系,專業興趣是東亞政治思想史、中華人民共和國研究,目前正努力在政治助理圈謀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36 views

Leave a Reply